2021年5月上旬诗作

◎巴枣



皇帝不急太监急

前方几个行人
挡住去路
见我前面的电动车
闷声不响降速继续前行
我在后面
赶紧揺响了
自行车铃铛

2021/05/01


我有了新的姓氏

父亲痴呆了
为帮助他锻炼记忆
我凑到他跟前
大声问道
“爸爸
您老姓什么”
“我姓十三个”
父亲笑呵呵答道

2021/05/01


牛奶

一盒牛奶
母亲每次
都说她喝不完
要与父亲分着喝
今儿让她先喝
能喝多少
就喝多少
剩下的
给父亲喝
母亲含着吸管
嗞——
嗞——
忽然抬起头
看着我笑起来
咋就没了
好像喝完了呢

2021/05/01


五一节下午三点

跟母亲说女儿女婿
可能待会儿要回
话音刚落
母亲便起身
去小菜园里
剐蚕豆夹
开始准备晚饭
我说才3点钟呢
母亲说准备好了
他们不就差不多
该回来了吗
我开玩笑说
他们不回来
母亲一下子
愣在那儿
看着我
好半天
说不出来话来

2021/05/01


好混

父亲老年痴呆
如今卧床了
邻居们都替母亲担忧
一天多难得熬到头哟
母亲淡淡一笑
好混得很
早饭吃完
推着他到外面玩会儿
回家接着准备午饭
吃完午饭休息会儿
起来吃点儿
水果什么的
接着就该
准备晚饭了
晚上
看完新闻联播
就去睡觉
夜里帮他翻几遍身
换一次纸尿裤
天就亮了

2021/05/01


原住民

一个外来户女人
在她家小菜园里
挖蒜坨
母亲看见
问她卖不卖
她说太少了
没打算卖
如果母亲需要
她可以给点儿
母亲要了一斤
塞给她5块钱
她不要
母亲说
你要是不收钱
那我就不要蒜坨
回到家
母亲说
她一个外来户
我要占她便宜
那还不得被人
骂死呀

2021/05/01


可爱的侄女

刚刚在朋友圈
看到侄女发的
她自个儿的
一条短视频
一看就是
一个时尚前卫的女孩子
一顿点赞猛夸过后
不禁想起
这正是
传统保守的女儿
身上所没有的
哦,现在我才明白
自个儿为什么
一直把侄女
视如己出

2021/05/01


归心似箭

女儿女婿
带着小外孙
凌晨3点过点儿
从长沙开车出发
9点半便到家了
女儿说
长这么大
还从没有
这么想家过
我在想
会不会跟她
做了妈妈有关

2021/05/01


习惯

早上回父母家路上
遇到一个男人
给另一个男人递烟
后者没接
“我有个习惯
早上不过早
就不抽烟”
不禁想起
以前我抽烟那会儿
早上起来蹲厕所
必定点上一根烟
现在则改成了
带上手机
看朋友圈
和微博上
诗人朋友们
新鲜出炉的诗作

2021/05/01


80分

骑电动车女人
问后座上孩子
“这次期中考试
语文考了多少”
“80多分”
“还80多呢
你当我不知道呀
我问过老师了
恰恰80分
待会儿
去超市买吃的
不许超过10块钱
下次考好了
给你买好吃的”

2021/05/01



不吃低保

村民老朱
爱玩牌
社区干部
三番五次
警告他
再发现他玩牌
就将他夫妇俩低保
取消掉
老朱一气之下
做出决定
“老子宁可
不吃低保”

2021/05/02


接句

伊沙发朋友圈
“漫卷诗书喜欲狂”
诗人左右
在底下评论区留言
“青春作伴好还乡”
我想到的却是
“便下襄阳向洛阳”
想着伊沙
可能要带着妻子
去他丈母娘家

2021/05/02


无题

一只蚊子
将我左手大拇指
叮了个疙瘩
我跟患老年痴呆的父亲开玩笑
“爸爸,是不是你故意
让蚊子咬了我一口呀”
“我哪儿有那么蠢呀”
父亲笑呵呵答道

2021/05/02


另一门语言

父亲痴呆症进入后期
经常会坐在那儿
自个儿叨叨
或主动找人说话
但谁也听不懂
他在说什么
小妹说父亲讲的
很可能是
痴呆症病人的语言

2021/05/02




父亲患有老年痴呆
为锻炼他记忆力
减缓病情进程
我经常会问他
姓甚名谁
没想
今儿父亲
没有作答
而是反问我
姓是什么意思
想了半天
也没给出个
合适的解释
最后
不得不问度娘
跟她要答案
看完之后
内心忽然一动
哦,这是父亲
用另一种方式
教我知识呢

2021/05/02


成功在望

一个星期前
在家照护父亲
伤着腰椎
休息几天后
感觉好多了
昨儿在家
抱了几趟父亲
母亲千叮万咛
别又伤着
我说没事儿
没想
到夜里
腰部果真
又疼起来
今儿回到父母家
怕母亲看出来
强忍着疼痛
帮父亲穿衣起床
将他抱到客厅
坐了两小时
吃完午饭
又把他抱回床上
心说
下午再抱出
抱进一次
就大功告成了

2021/05/02


便秘

经常看到
某个诗人
说他
几天
十几天
甚至个把月没写诗
我脑子里就冒出
这个词

2021/05/02


哄父亲

父亲痴呆症
进入后期
生活不能自理
中午给他喂饭
吃到一半儿
他说不想吃
要我也吃
端着饭碗
拿着勺子
在他面前
比划了几下
我说我吃了
父亲笑着说
“你比……
比了几下
冇吃到嘴里
你在哄我呢”

2021/05/02


水扫帚

一夜大风
洗车店门前
香樟树撒下
厚厚的一层
落叶和花托
洗车小哥
打开店铺
拿出把水枪
把地面打扫得
干干净净

2021/05/02


同名

看到微博账号
叫里所的一条微博
“也别说别人老外不会用蹲坑
就是现在小朋友这样的孩子
长大后也未必会用蹲坑呢
没有马桶
宁愿憋得哭都不用蹲坑
这都是怎么培养出来的
一些鬼习惯
不带这么矫情的啊”
心说
诗人里所咋会写
这么条微博呢
鼠标移过去
显示此账号
所在地为湖北武汉
又看了她几条微博
哦,果然不是
诗人里所

2021/05/02



晚饭

得知妻子
今天有晚自习
女儿将一个人
在家带孩子
母亲说
“待会儿
你吃了晚饭
就抓紧回去
好帮忙看孩子”
下午4点刚过点儿
母亲就迫不及待
煮饭做菜了

2021/05/03


父亲眼里的我

跟母亲讲了几件
小外孙的事儿
母亲说
“这孩子以后
肯定调皮得很”
我还没来得及应声
患老年痴呆的父亲
冲我笑着说
“你比他老实”

2021/05/03


坐不住

午休起来
正要回父母家
见一场雨赶到
女儿劝我
待会儿再走
坐了几分钟
想着父亲还躺在床上
便再也坐不住了
我早点儿回去
父亲就可以
减少卧床时间
甚至坐上轮椅
到外面转一转
现在是夏天了
冒雨回家
就算衣服打湿
很快也能干呀

2021/05/03


暖心

将父亲从床上
抱往客厅途中
因为以前摔怕了
父亲大喊大叫着
把他安坐在
木沙发椅上后
我说您老摔着没
父亲呵呵一笑道
“没有
没有
有你在
我就摔不着”

2021/05/03


慈母心

下午冒雨
骑车回父母家
一进家门母亲就说
“儿吔,下这么大雨
哪个让你回来呀
衣服都打湿了”
母亲边说
边伸手过来
要摸我裤腿
我后退一步
躲开了

2021/05/03


女儿给外孙网上算命

“命有桃花
异性缘分好
易受异性青睐
桃花多则滥情
易出轨
利演艺业
可吸引粉丝
增加知名度”
忽然想起
妻子几天前说
某女星离婚后
不到24小时
涨粉数十万

2021/05/03


燃气费

手机上
给父母家燃气缴费后
想到我家燃气
都是妻子去燃气公司缴费
我还不知道用户号码
便问她要
“我们家燃气缴费发票呢”
“你要拿去单位报销吗”
妻子盯着我
反问道

2021/05/03


将心比心

跟女儿聊天
希望她和女婿俩
再做两年公益
就不要做了
好好找份工作
尽可能给孩子
提供一个
好点儿的
生活环境
女儿怼我道
“从现在开始
让你再也不写诗
你愿意吗”

2021/05/03




小外孙
时不时
从喉咙里
发出一声
嘶哑的叫声
我提醒女儿
孩子会不会
肺部有问题
妻子在旁边
不高兴了
“我看是你
脑子有病”

2021/05/03


血色

家里一盆芦荟
几个月
妻子一直漏掉浇水
叶片干得都由绿色
变成灰褐色
妻子说
跟人大病一场样
看上去没有血色

2021/05/03



简介

已经好几次
看到有人
在由抒情诗人
转型为口语诗人后
还在自个儿简介里
介绍自己以前写的
假大空抒情诗
忽然想起
某城市
一直在简介里说及
当地有铁路连接线
把两大动脉铁路
串联起来
可谓四通八达
其实
那不过是一条
废弃了
30多年的
铁路支线

2021/05/04


网红

女婿女儿
让5个月大的外孙
能自个儿抱住奶瓶
躺在沙发上喝奶
奶和瓶子
加起来快一斤重
两只小手居然
捧得稳稳当当
我说外孙
完全可以
去当网红
女儿说
我们可不想
他成为网红
妻子说
换别的父母
早就这么干了
女儿说
可惜他们
想培养网红
偏又
培养不出来

2021/05/04


车库

见家属院邻居老冉
把一条宠物狗
要关进楼下车库
我说那不得憋死它呀
他呵呵一笑道
没事儿
前年我妈
还在里面住过呢

2021/05/04


登记

上附近药店
帮女儿买了瓶
止咳糖浆
刚要迈出店门
被导购员叫住
“买治疗咳嗽的药
需要登记
姓名
身份证号
手机号码”
想到个人信息
可能泄露出去
有点儿不情愿
打算谎报
转而一想
不行
大数据时代
这么做
风险更大

2021/05/04


直男癌

女儿说前不久
有次她公婆和小姑子
还有她小姑子女儿
从娄底去长沙
看小外孙
她大姑子家
住在火车站附近
一家人便在那儿相聚
晚饭过后要到岳麓山
车里安装有
婴儿安全座椅
坐不下
得一个人坐地铁回去
女婿不好意思
让他母亲和小妹坐
要拆下安全座椅
女儿见状
只好选择坐地铁
女婿看她不高兴
让她把外孙抱上
女儿说她一听更来气了
问如果换成我该怎么办
妻子说我跟女婿做法
肯定一模一样
我说我们都是直男癌
你们要原谅
娘俩气得不理我了

2021/05/04


惊到了

五一假期值班
同事接了个电话
对方问街面上洒水
该找哪个部门
他一想
这人无聊吧
咱们又不是政务中心
于是随口回到
“我也不知道
你打114去”
哐当一声
把电话挂断了
几分钟过后
这家伙
忽然惊叫起来
“我操
刚才那个电话
不会是明察暗访的人
故意
这么问的吧”

2021/05/04


五一假期

下午要到单位值班
刚下到楼底
就遇到旁边单元邻居
妻子学校副校长
打了个招呼
“整个假期
学校就放一天假
你们也够辛苦的”
“还好
反正我没代课
上班跟不上班
没啥区别”

2021/05/04


购药记

女儿咳嗽
帮她去药店买药
一瓶止咳糖浆
30块钱
凭会员卡
给我打92折
收款27.6元
收银员说
满30块钱
可送10个
一次性医用口罩
我连说不要不要
收银员脸皮立马
跟霜打的茄子样

2021/05/04


豌豆荚

远房小堂嫂
也是母亲娘家
一个远房侄女
也算我舅表姐
送来一袋豆荚
母亲跟她客气
“叫我怎么好意思
光吃你的东西哟”
“谁叫您老
是我幺姑呢”
堂嫂走后
母亲打开袋子
看了看豌豆荚
“嗯——
一看就知道
她这豌豆
是有意蓄到五一节
等她儿们回来吃的
现在她儿们吃完走了
豌豆藤要拔掉
才送几个过来
还个人情
上次我给了她
几棵黄瓜苗
你看这些豆荚
好多都是嫩的
还没满扬呢”

2021/05/04


旁敲侧击

妻子见外孙
坐在沙发上
不哭也不闹
自个儿玩着
或东张西望
或玩手玩脚
大概觉得他
有点儿孤单吧
便跟他聊起来
“你要是
有个哥哥
或者姐姐
陪你玩儿
那就好咯”
女儿在旁边
给孩子织线袜
没吭声

2021/05/04


值班

五一假期
单位领导班子成员
每天轮流带班值守
今儿轮到我带班
刚到办公室坐下
便收到女同事J消息
“哈啰,我在外面玩
今天晚上才能够到家
值班的事
你负责处理哦
下属单位的人
都到机关值班
你教教他们
如果有查岗的
知道回答就好”

2021/05/04


他是谁

浏览微信朋友圈
意外发现
一个陌生的微友
“我就是中国”
发的一条朋友圈
“我是什么样子,
中国就是什么样子!
我,就是中国!”
翻遍通讯录
都没这个人

2021/05/04


秀恩爱

去单位值班路上
迎面走来一对
中年夫妻
两人手拉手
每走一步
两只手还
一同高高扬起
看上去
像是对高调儿
秀恩爱的夫妻
不禁多瞅了一眼
哦,原来那女的
中风偏瘫
男的拉着她
只为照护她
不让她手
甩得更高

2021/05/04



见人

五一假期
家属院在外的年轻人
都带着孩子回来了
爷爷奶奶
外公外婆
一个个抱着孩子
去楼下院里
跟人聊天儿
妻子也想
抱着外孙
去凑热闹
被女儿和我阻止了
妻子不高兴起来
“人家是孙女
都抱下去了
我的是孙儿
咋还
见不得人呢”

2021/05/05


神经过敏

每次抱起外孙
都要用我额头
抵一抵他额头
但凡感觉
他体温
比我高
心里就想着
会不会发烧了
妻子骂我
神经过敏
也改变不了
要知道
女儿正是这般大时
一次夜里发烧
到第二天早上
便烧成肺炎
将我吓得不轻

2021/05/05


好事传百里

晚饭过后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几乎所有
认识的人
都会问我
“你腰伤
好了没有呀
听你妈妈说
上个星期
你在家
服侍你爸爸
将要闪了”

2021/05/05


买胶带

给父亲换敷贴的
医用胶带
用完了
一路上
尽是药店
最终选择了一家
每次买好我需要的药后
从不向我推荐
其他药的药店
本来只需一卷
临付钱时
又跟老板
要了一卷

2021/05/05


大意失荆州

上午十点
帮父亲换了纸尿裤
中午送他午休时
想到他平常
都是下午
五点左右
才会排尿
便没太在意
将他放在床上
盖上被子
就完事了
没想
两点不到
父亲尿床
把身上衣服
全都打湿了

2021/05/05


母亲捡了一副拐杖

母亲在垃圾池边
捡回一副拐杖
我说要这玩意儿做啥
在哪儿捡的
仍旧扔哪儿
母亲说要拆解了卖钱
小妹说
妈妈
你这是给哥哥丢人呢
母亲说她捡时没人看见
然后拿上钳子
起子
和铁锤
躲在杂物间里
叮叮当当
拆起来

2021/05/05


门牌号

陪母亲去超市
路过一个邻居家
母亲指着说
“这就是罗四家
你看见没
他家门牌号是
104
大家都说
这是要他死”
母亲说的这个邻居
以前是个混混头儿
两年前
开枪打伤
一个男人
携枪逃窜
后来迫于压力
回家自守途中
被警察包围
最后选择
开枪自杀了
大家都说他
做得对
他一死
所有人
都解脱了

2021/05/05


老总PK长辈

父母一个邻居
开了家棋牌室
邀请另一个邻居
去她家玩牌
“彭总
我家三缺一”
“都是谁呀”
“我自族三个长辈
你都认识的”
“你咋从没
喊我长辈呀
我不去”
“难道老总
还不如长辈吗
有钱人
有身份的人
才称得上老总
长辈算个球呀”

2021/05/05


时事政治

小妹反复问我
昨天新闻联播
放的什么
我说我从不看新闻联播
她说那万一你们单位
考时事政治
你不就
不会答吗
哦,想起来了
小妹那年高考
就是没听老师的话
要把中午吃饭时间
充分利用起来
看看午间新闻
考政治时
有道题不会
丢了一分
最终
差一分落榜了
患上强迫症

2021/05/05


感冒

前两天
受了风寒
吃了几包午时茶
好了
昨儿不知咋的
嗓子忽然疼起来
吃下几包板蓝根后
已大为好转
仿佛
一座城
南北两座城门
先后都被攻破
急忙调遣了
两支军队
从敌军手里
夺回了阵地

2021/05/05


熏猪腿

父母家周围房客
大多来自贵州
刚刚看见
一个女人
蹲在门口地上
挥刀剁熏猪腿
几刀下去
没有剁开
旁边两个男人
急忙给她支招
“换斧头剁”

2021/05/05



建议

党办主任问我
对运行了好几年的
干部在线考核平台
有没啥建议
市委组织部
很重视
建议收集起来后
要对平台进行优化
我说
建议不要优化
直接取消
这是典型的形式主义
她哈哈一笑说
你这个
不能叫建议

2021/05/06


象牙

感冒第3天
鼻涕越流越多
擤得鼻头发痛
卷了两个纸条
塞进鼻孔
逗外孙说
“噌噌,快看外公
外公长出象牙了”
妻子冲过来
一把拽下
“别吓着孩子”
女儿在旁边打趣
“妈妈
拔象牙犯法”

2021/05/06


高人

女同事J
在QQ上问我
左边一个木
右边一个面
是啥字
我说
没见过
不知道
她随即发来
一张树木照片
说同事D告诉她
叫“树”
我操
原来要考我呀
于是回复道
“你遇到高人了
我只知道
本地有楝树
就是你发的
照片上的树”
“那可能
大家读音
不一样吧”
她回复说

2021/05/06


病程

见我抽纸
擤鼻涕
女儿问道
“爸爸
你一般感冒
多久能才好”
“两包纸巾
用完就好了”

2021/05/06


女儿洗头

中午出门上班
被女儿喊住
“爸爸
帮忙看下孩子
我想洗个头”
知道女儿做事
一向精雕细琢
过度追求完美
心里叫苦不迭
但还得抱起外孙
到阳台上看风景
没一会儿
女儿过来
把孩子接走
我看了看手机
哎呀
前后才8分钟
这要是搁以前
她要洗个头
没半小时
绝对搞不定

2021/05/06


操闲心

巷子口的
三间门面房
这几年
一年一个老板
都是开餐饮店的
换一次装修一次
这次又在装修
不知老板怎么想
反正我替他捏把汗
还有一个问题
一直困扰着我
这店能不能
干点儿别的
想了几天
觉得除了
开餐饮店
还真没其他出路
因为周围店面
都跟吃有关

2021/05/06


果树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发现很多人家
都在门前屋后
栽种了
桃树
枇杷树
橘子树
小果子
挂满枝头
记得小时候
村民都不爱
栽果树
村里只有
几棵枣树和
一棵李子树
因为那时
几乎除了树梢上
能有几个果子
成熟外
其他
但凡够得着的地方
果子刚长出来
就被我们
摘了个精光

2021/05/06


感冒

前天值班
开着门窗
办公室的穿堂风
将人吹感冒了
连着几天
鼻涕擤了又有
总也擤不干尽
不禁想起
小时候
每年夏天
去外婆家玩
外婆就会带我
去100米外的
一块水稻田边
那儿有个
沁水凼
沁水汩汩流出
给外婆家提供
免费的
解暑冷饮

2021/05/06


阅读量

早上浏览微博
发现五一假期
绝大多数微博
阅读量都不高
基本上
只有平时的
一小半儿
没一条500+

去年因为疫情
大家都憋了
整整一年
今年好不容易
景区都开放了
谁还愿呆家里
没事儿
看微博呢

2021/05/06


陈年旧伤

凌晨五点
左腿忽然出现
一阵钻心疼痛
心想
又该变天了
紧接着想起
这道陈年旧伤
那还是6年前
去一家养猪场
开展项目验收
踏勘现场时
从土坡上跳下
落下的
当时看到
猪粪直排
附近水库
我毫不犹豫
投了反对票
把验收工作
搅黄了

2021/05/06


立夏转天

凌晨4点
一阵初夏的南风
将一股二氧化硫味儿
送进卧室来
哦,附近做早点的摊子
开始生炉子了
那儿的油条
卖了一阵子1块5
现在又降回1块了

2021/05/06


炮弹

将5个月大的外孙
搁在床上
小家伙不爱坐
顺势一个侧滚翻
趴在床上
试着往前爬行
可就是挪不了窝儿
但见他双手抚床
同时头也抵着床
将屁股高高撅起
然后两脚
猛地一蹬
噌的一下
把自个儿
当炮弹似的
射出30厘米

2021/05/06



爆炸

中午吃饭时
接到单位电话
让我代替同事老项
去参加一个现场会
想到很可能
不能正常下班回家
卧床的父亲在等我
家里外孙也等着我
便断然拒绝了
工作人员强调说
这是一把手安排的
瞬间
一把手交代她的话
在脑子里响起
“你去跟他说
就说是我的意思”
这下
我态度更坚决了
几乎吼起来
“你跟他讲
我有事儿
去不了
让他另外安排人”

2021/05/07


下午4点半

这会儿在单位
肚子饿了
知道
只要挨个儿问女同事
肯定可以找到一点儿吃的
但我做不出来

2021/05/07


把尿

外孙转眼就快半岁了
今儿中午午休起来
看他光着屁股
头一次
抱着他把尿
还故意让他
尿到客厅地板上
之前
一直是纸尿裤兜着
没逮到机会

2021/05/07


讲信誉的店主

小妹夫年前
想买件皮衣
当时店主
为把生意做成
满口承诺
可终身上油
最终
280块钱成交
年后拿去上油
店主反悔了
“你买的
又不是2000多块的
200多块钱的衣服
终身上油
可能吗
我又不是个傻子
换你会做吗
我这人讲信誉
看你跑来一趟
就给你上一次
以后再拿来
绝对不会上”

2021/05/07


耗时

到社区参加劳动
清扫小街小巷
将近一个小时
便干完了
给我们带路的
社区网格员说
请大家注意一下
回去时走慢点儿
别走太快
不然
回早了
我们书记
又该骂我

2021/05/07


扫地

到社区打扫卫生
居民跟看热闹样
盯着我们
直到扫完了
才有人冷不丁冒出一句
“扫过是不一样哈
看着舒服多了”
回头看是位大姐
我说
“你们有空闲时
也该扫一扫”
“我扫
那是白扫
不像你们机关干部
扫地有人发工资
再说咯
我们都交过环卫费的
那些人总不能拿了钱
不干事儿吧”

2021/05/07


诗的功能

小外孙
一天天长大
带来的惊喜
也层出不穷
女儿看着高兴
我也跟着高兴
只是女儿时不时
会问及她这么大时
有哪些好玩的事儿
总让我无言以对
只能说上一句
“不记得”
唉,那会儿
我咋没想到
要用诗
把它们记下呢

2021/05/07


家里藏药

今年感冒
吃的还是
去年到医院
开的药
(我们这儿方言
药的读音同哟)
不禁想起
那次药没吃完
妻子让我扔掉
“家里藏药
疾病跑不脱”
我没听

2021/05/07


驾校

驾校从小河北岸
搬到小河南岸
新征的一块地
院墙还没砌好
校门倒是建起
——将原来的
钢构老校门
直接挪了过来
同事老项说
“沿用老校门
看上去
显得有底蕴”

2021/05/07


躲雨

又到油菜籽成熟的季节
看着阴沉沉的天
不禁想起小时候
经常到油菜地里割牛草
遇到不期而至的雨水时
那些被油菜籽压弯的秸秆
在上方形成一个
自然的弧顶
下面便成了
躲雨的佳处
如果雨水再大点儿
小伙伴们就得动手
把割下的牛草
撒一些在秸秆上

2021/05/07



父亲的牙齿

我给父亲喂饭
小妹在旁边
夸父亲牙好
都80多了
一颗没掉
心说
好啥呀
父亲下牙
几乎没一颗
长得端正的
仿佛预示着
父亲一生
命途多舛
奔波到晚年
正要享点儿清福
却得上老年痴呆

2021/05/08


感冒

女儿五一节
回来之前
在长沙时
就感冒了
我五四那天
到单位值班
开着门窗
被穿堂风
吹感冒了
后来小外孙
也开始咳嗽
流鼻涕
现在
妻子也偶尔
咳嗽两声
新冠病毒
仿佛
赶不走的
一只苍蝇
在我家里
嗡嗡飞着

2021/05/08


叹莫能助

QQ收到条
陌生人申请
加好友消息
“我刚毕业
在旁边租房子
吹做一次300
俩次500
+下”

2021/05/08


本地蔬菜

家里蔬菜不够吃
到菜市场补菜
不知买啥好
摊主见我眼光
落在四季豆上
赶紧说本地的
抓了一把装袋
扭头看到辣椒
他又说本地的
又装了半袋儿
他不知道我
是菜农出身
正常情况下
本地四季豆
和辣椒
这个时候
都还没开花呢

2021/05/08


邻居儿子

邻居儿子
26岁
给人修车
技术不错
老板待他也好
他想
老板肯给我
每月开1万工资
说明老板比我
赚得还多
于是
他也想开家修车铺
可他爸妈不同意
儿啊
你交际能力不好
不会宰人家
搞不好
人受累了
每月还赚不到
1万块
他想也是
便作罢了

2021/05/08


我不知道怎么定义她的行为

下午上班路上
看见个中年女人
拿着把铁锹
站在路边花坛外
伸出胳膊
戳着花坛里的
一颗海桐根部
心说
这棵海桐
造型并不好
她若要挖回去栽种
也该选棵好看的呀
哦,她是要它下面


2021/05/08


受惊

给外孙把尿
一句话
惊到他
尿一半儿不尿了
不禁担心起来
他长大了
会不会
跟我一样
每次撒尿
不喜欢人
靠得太近
否则
尿不出来

2021/05/08


邻居老太

回父母家
遇到两个
邻居老太
跟母亲
站在巷子口聊天
打了个招呼后
蹬了一脚自行车踏板
往家冲去
身后传来
两个老太的声音
“这孩子孝顺
天天回来
服侍他爸
哪天他爸走了
他肯定还不习惯”
“有啥不习惯呀
他爸一死
他就彻底解脱了
只怕过得比现在
还要好些”
后面
母亲说话没有
我没听见

2021/05/08


年轻人

回父母家
刚进小区
就遇到邻居王老太
她关切地问我
“听说前几天
你服侍你爸
把腰闪了
好了没有哟”
尽管腰伤没好利索
担心传到母亲耳朵里
我只好撒谎说
“好了
好了
我们年轻人
好得快”
“说起来
你也是好几十岁的人
哪儿还年轻咯”
心说
您老不知道吧
只要我父母在
咱就是年轻人

2021/05/08


轮胎瘪了

回父母家路上
发现车速
骑得没以前快
低头看了看
果然
前后轮胎
气儿都不足
想起肖家台
垃圾站旁边
有个修车摊儿
决定到那儿加气
转而一想
自个儿从没
在他摊上修过车
白加气
人家未必愿意
兜里又没零钱
最小的也是张50
掏出来
人家还以为咱
故意刁难呢
去球
就这么骑吧
改天上常去的摊上
加气

2021/05/08


参子

说好一家四口
我抱着外孙
和女儿步行
妻子骑我自行车
去超市买完东西
在超市门口会合
然后我回父母家
她们步行回去
在超市门口
寻不见妻子
也不见自行车
打电话问她在哪儿
她说已买好东西返回
站在回去的
十字路口等我们
我让她在那儿别动
我们马上过去
压掉电话往回走
老远就望见妻子
骑着自行车朝我们走来
一辆卡车挡了下视线
转眼妻子又不见了
电话联系才知道
她又冲到了
超市门口

2021/05/08



邻居母女

邻居周婶
一生勤扒苦做
都70好几的人
在银行存了
60多万
依旧歇不下来
起初
她女儿女婿
劝她别做了
后来不劝了
有次
她女儿跟我母亲说
“她爱做就让她做去
反正我们
也不要她的钱”

2021/05/09


给父亲把尿

吃罢晚饭
母亲催我
赶紧给父亲洗了
送他上床睡觉
早点儿回去
照护外孙
想到父亲
下午
还没屙尿
我走了后
又该母亲受累
给父亲擦洗之前
我盯着父亲的
纸尿裤
吹起了口哨

2021/05/09


我不认为这是什么隐私

不知打哪时候开始
很多人不再愿意
暴露自个儿年纪
本来这事儿
我没太在意
只因为女儿
找了个大她20岁的男人
妻子要隐瞒女婿年纪
我才觉得这种行为
简直不可理喻
老实说
我知道的
那些不愿暴露年纪的人
每个人心里面
都藏着鬼
要么为仕途升迁
要么骗取对方感情
没一个不是
为自个儿着想的

2021/05/09


母亲说她讨厌喝牛奶

大妹上个月带回
一提纯牛奶
母亲说她
最讨厌喝牛奶
大妹说
“这提牛奶
再有俩月就过期
不喝就浪费了
你不喜欢喝
那就给爸爸喝”
眼见父亲一个人
喝不完
母亲决定
跟父亲俩
分着喝
看母亲妥协下来
我故意对母亲说
“您老喝多少是多少
剩下的给父亲”
母亲开了一盒
含着吸管
滋溜滋溜喝着
突然看着我笑了
“没想到
我把一盒牛奶
一个人喝完了”

2021/05/09


母亲节里母亲做清洁

母亲午休起来
喝了盒鲜奶
拿起拖把
要拖地板
小妹说
“您老就不能
好好休息会儿吗”
母亲呵呵一笑道
“你们不说今天
该我过节吗
那就过个
干净的节”
然后
母亲坚持着
把家里地板
仔仔细细
拖了个遍

2021/05/09


蚕豆种

母亲每年
在小菜园周围
栽种一些蚕豆
春末夏初
剐蚕豆夹
吃嫩蚕豆
然后
留下几棵
做种子
年复一年
豆夹里的豆米
由最初的四粒
慢慢变成
三粒
两粒
今年
已开始出现
一粒米了

2021/05/09


充气坐垫

父亲老年痴呆
不能动弹
坐久了
屁股头上生褥疮
把父亲抱进卧室
送他睡下
回到客厅
母亲忽地一下
从刚才父亲坐过的
充气坐垫上
站起身来
“老东西
坐着舒服得很
不知道他为什么
还要哼哼唧唧叫
跟让他受罪样”

2021/05/09


搭料

给父亲喂饭
母亲坐在旁边
看我手捧的饭碗里
堆满了
排骨
豆腐
土豆块
藕丝
白菜
她忽然感慨道
“你爸现在就像
冬天里的
一头老牛
不搭点儿料
就瘦骨嶙峋”

2021/05/09


母亲节的赞歌

自打写诗以来
每年母亲节
我都不会刻意去
写一首母亲的赞歌
因为母亲给我们的爱
在日常生活中
而写诗
也是我的
日常生活
如果我没写
那就是一个
没心没肺的人

2021/05/09


妈妈的吻

中午给父亲喂饭
前面邻居家
忽然飘来一阵
熟悉的歌声
是1980年代火红的
朱晓琳的《妈妈的吻》
哦,今儿母亲节
邻居家租住的
全都是来自
安徽阜阳的
打工妹

2021/05/09



暴露

昨儿回父母家
看屋后放着一堆
淘汰的废旧纱窗
我跟母亲说
“以后不要捡废品
把它们留给那些
生活困难的人去捡”
母亲说
“不是我要捡
是后面楼里
一个年轻女人
自个儿送来的”
母亲太大意了
她万万没想到
自己给出的解释
反而暴露了自己

2021/05/10


小城景观

哪里有中小学
哪里就堵车
数小学
堵得最厉害
初中次之
高中再次之

2021/05/10


堂哥有心

母亲说她
昨天傍晚
用轮椅
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转到广场南区
刚好遇到远房
小堂哥两口子
打外面散步回
堂嫂站下来
跟她聊天时
堂哥有心
推着父亲
在广场上
转了两圈

2021/05/10


由奢入俭

在办公室
感冒擤鼻涕
抽纸用完了
后勤科没人
没领到
只好改用
桌上摆的
一筒卷纸
擤了几次
也没觉得
咋不舒服
心说
由奢入俭
也不难嘛

2021/05/10


被风吹走的雨

午休起来
帮着带外孙
见天色陡变
黑云压顶
狂风大作
一场大雨
即将倾盆而下
赶紧丢下孩子
骑上自行车
往单位狂奔
15分钟路程
7分钟走完
坐定之后
抬眼看窗外
风渐渐小了
天色也亮了
压顶的黑云
已不知去向
那场被风
吹走的雨
仿佛是我
不带孩子的
漂亮借口

2021/05/10


酒治感冒

这几天感冒
遵医嘱
一边吃药
一边注意饮食
多喝水
多吃清淡饮食
忌油腻辛辣
非但没见好转
倒有加重趋势
风寒风热症状
全都出来了
昨日回父母家
母亲做了几个荤菜
把酒瓶撴在桌子上
说感冒不喝吧
怕母亲担心
便闷声不响
跟以前样
给自个儿
酌了一杯
晚上照旧
今儿早上起来
女儿问我感冒
怎么一下子
好了很多

2021/05/10


菩萨不跟菩萨比

跟妻子说起
在楼下碰到
她同事
邻居老刘
聊了几句
他说他去年
就没代课了
再混一年
就退休
我说
“这不跟你情况
差不多吗
你咋还带毕业班啊”
“站着的菩萨站一生
坐着的菩萨坐一生
菩萨都不跟菩萨比
何况
咱还是人呢”

2021/05/10


打卡制度

学校要求
每个老师
必须按时上下班
没课也要坐班
起初老师们
怨声载道
但很快就适应了
并迅速想出对策
每个人两部手机
用来打卡的那部
留在办公室里
有事儿外出时
便请其他老师
代为操作

2021/05/10


我不是诗人

女儿有时开玩笑
在家里直呼我诗人
“诗人
来抱一抱你外孙
让他沾点儿诗气”
妻子一听来气了
“鬼的的诗人
别看他写了
那么多诗
这么多年
我就没见他收到
一分钱的稿费”

2021/05/10


父亲是个手艺人

长这么大
头一次听母亲说
她是如何嫁给父亲的
起初外婆并不同意
倒是外公看得开
说我们家虽然没落了
但好歹父亲有个手艺
母亲嫁过来
终归饿不着
还别说
外公真说对了
父亲打铁技术
堪称一流
1962年
从农机修造厂
分流回乡后
在村企上班
干到1982年
分田到户
才带着徒弟单干
直到21世纪的
最初几年
父亲打铁的收入
一直是我们家的
主要经济来源

2021/05/10


安全课

跟母亲俩
坐在门口聊天
忽然听到两个
七八岁的
一男一女
两个孩子
在屋侧讲话
疑似商量着
怎么爬上砖堆
赶紧冲了过去
一番劝阻过后
问他们学校
上安全课没
俩孩子
异口同声
“没有”

2021/05/1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