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故乡之夜》等10个

◎边围



故乡之夜

全然陌生的——街衢、灯饰、
廊桥下的粼粼光影。

洄漩,又急转——是旬河?
还是一条蛇尾在甩动?

夜风更猛了——失散的根,
未必能在孑行中找到。

当回归时——本不是游子,
一切怀想都如隔世。

皆是虚空的——(无关繁华,
或僻静。)前缘不可捉摸。

独属于先辈的——那些传说中,
再无狼啸。化为太极之掌。

             2021.5.2.




汉江畔

不会泅渡,不可靠近水。
远立,反而越能
瞥见宏阔。江面上
一切都是平静的,但暗礁
也是未卜的。
驳船要小心,诗卷中的
那一叶扁舟
更要加倍防范风雨。
(泊在码头也不例外。)
已经离岸的,那些野史
都存储在了古镇的
一长串斑驳里。
不再有清代的商帮,
水运的货物并不因此
没了秩序。
水波,也是一圈跟着一圈。
伺机汇入更远的大江。

          2021.5.3.




山间隧洞

幽深,而无尽头
——以多少伟力开凿?
车已超速,还在偷偷私奔,
车灯也映不红石壁。
山被笔直地穿肠,
也曾刺痛?是的。
痛,可以让人更专注。
音箱里的山歌,
好听与否都要一路唱下去。
在昏黑处,
在突然于出口端迎来的
一大束强光下,都要警觉。
写诗也可以防止犯困,
但那是乘客的特权
(——司机的命运就是驾驶)。
在绵延的山洞间,
用一鼻子的花香来导航吧。
不会出错,只管向前。

         2021.5.3.




红椿镇

夜间,流水声
依然可以响彻山谷。
星光无比晶亮,
入骨的寒气包裹了一切。
至今,白日里的盘曲
与颠簸,还在震惊一个人
——即使已来过多遭。
有春天,有冬天,
在巴山深麓大口吸氧,
吃大块腊肉。
小学门前,茶园周边,
撒下友爱的种子,
结出淳朴如金的果实。
明早即回程,今夜的风啸
请一定稍稍温柔于昨夜。

         2021.5.3.




紫阳寻茶

清晓,雄鸡都在赛歌。
那时早醒的人独自上路了。

河水尤嫌太慢,盘旋着。
农人却早知那还是个外乡人。

山岚总是慷慨,可用来怡目。
在仙气间更欲使人飘然。

茶乡里,肺被掏出来沐洗一新。
大片大片的绿,不是染过的。

天然中才见天性——人需静悟。
真正能懂得每一声鸟鸣。

虽忘了:出门前痛饮一口早茶。
但不知何时,齿间已留香多时了。

               2021.5.4.




高山云雾

至山巅,一切都是小的。
水流,石板房,
栉比的古木……
——不因被俯视,
而是自甘于成为衬景。
老茶树在此,
神灵一般庇佑万物,
数百年未被飓风所吹折。
四顾,瞳仁之间都是翠峰,
5月4日的岚霭,
与4月8日的并无不同。

枫杨不见了,
栗香却还在扑鼻。
6点起床总会看到奇景,
有坠石也无惧。
羽化成精,也求不得的仙境
就在眼前了。
不要呼吸,不要。

           2021.5.4.




宴游

河边吃黄鱼,
湖边吃黑鱼。日日有余。

馋猫,你馋对了地方!
腊肉不是随时就有的。

五人小聚,十二人一大桌。
苞谷烧就是“跟头酒”。

免费的鲜氧再炒它一盘。
土鸡下酒,更醇香。

巴山里你已昏醉过多少次。
不记得了,“添些酸菜”。

山谣也唱不尽,你光顾饕餮。
比野狸还似饥渴。

           2021.5.4.




秦巴山区

被群山环拥,
有没有某一刻为此而激动?
不是因闭塞,
恰恰是自足于纯净。
隔绝,成就了另一种美——
让汪洋般的绿,泛滥。
每每置身其间,
再不分是秦人或是巴人,
都要竭力鼓呼出来,
以此报答山水的知遇。
有没有人,感恩到堕泪,
在无穷的绿中,下跪?
往往,被视为
单调得近于贫瘠的色调里,
包藏着更大的丰盈。
山里人的困顿,
山外人常于梦中私会的桃源,
都纠结并交汇在此。
每一支弯曲的溪流,
终会联接,从此只有通衢。
无跌宕,怎有逍遥?
无秘径,何时才到终南?
每一条隧道宛如又一次开窍,
让每一座山有了灵魂。
山行,才能亲近山,
被山所深深留恋。
成为山的子孙,忠诚于山。

            2021.5.4.




峡谷

从高峙处下来,
回到低处。有小河一条
候在深壑中。
两山夹击,人被追逃
于隔世的长廊。
觅不见天梯,
沿老藤也爬不出命运。
人会瞬间愣掉
——被相似的风景戏弄。
岩壁,灰黑交错,
仔细分辨也必有不同。
有的酷像鹰嘴,
有的皲裂,成扯碎的豹皮。
但,山间并无凶戾,
几乎是清凉的。
果然有泉,在石上静流。
人抱膝而坐,
若有所悟……最好,
整座山谷都是一人的。
使劲晃摆索桥,
也无人管束。大口吐雾,
吐出一团佛光。

          2021.5.5.




秦岭高速

熄火了?鸟
也飞不过蠕行的车群。
在山中,一次未知的剐蹭
足以堵塞一条长龙。
前车迂缓,后车也不得动弹。
这分明是山神
在挽留贵宾,多嬉耍几时。
过境之处,皆为灵地,
不远数百里而奔驰以赴。

一号隧道。漫长
而绝无分支。有警车
开道,再不担心顿滞不前。
货车已靠边减速,
但也不可得意到狂飙。
归程不再遥迢,不必急迫。
宁陕服务区在东,
可以避险,可以歇脚。
从高坡下坠惊魂还未定。

除了山,还是山。傍晚
接近六点仍未出山。
四天了,一旦扎进山丛
就沉迷得忘记时辰。
变成了山的一部分——
一粒藐小的青石,在漂移。
阴天,渐渐转了晴,
一路并无令人沮丧的雷雨。
涝峪就在眼前了。

          2021.5.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