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 我们的蓟门里小区(诗二首)

◎叶虻



妈妈 我们的蓟门里小区

妈妈 我回来的时候
我们的小区依然格外的安宁
妈妈 我要取回一些日常需要的东西
被热爱虚掩的门 在风里寻找支点的晾衣架
像隐身衣一样的棉花被和一双丈量过雨水的鞋子

妈妈 我们养的每一盆花都有远行的姿态
斜阳在白墙上缓缓的爬行 星光都出自寒门
我们的小区和一座星球一起自转
大出的半径刚好是我们六层砖楼的屋顶

妈妈 从学院路下来的车海里
我还保持着远方在体内的惯性
我们的小区就像一个拾穗者
在梦想荒芜之前 我还是它手中宝贵的粮食

妈妈 我回来的时候
我们的小区依然安宁
其实在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
都会有这样一个小区
孩子们都不再远行
隔着简易的饭桌 母亲的目光
饱含着天下所有海水的湛蓝和深邃



妹妹在母亲节寄回的照片

妹妹出国前带走一些家里的照片
在母亲节这一天她拍下来发给我

她常和我说:我更像咱爸
可她出国的前一天特意和母亲的照片合了影

记得她出国前我们兄妹俩在双榆树附近逛街
我无意中瞥了一下妹妹的侧影 只是比妈妈高一些

那一年的春天北京少了些沙尘
甚至会常有丝丝的小雨拂面

母亲走后 我们兄妹俩都先后离开伤心之地
仿佛漂泊是愈合伤痛的唯一方式

今天在微信里我沉吟了片刻一直不忍开口
我想把我们一家四口的照片合成一下

但我想这个提议会让妹妹更伤心
我那时只是太小 不记得爸爸的模样
而妹妹还在妈妈的腹中
连记不起的机会都没有


祝专栏上的各位诗友母亲节快乐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