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英在野 ⊙ 息夫人之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六行体《觉诗》第二辑

◎老英在野






是你吗?每次
我醒来,你都在

像夜的心
你震颤,吟唱,令虚无闪烁

谢谢,谢谢!因为你
我才确信:我在

*

真正的春天不需要歌颂

阳光,雨水,风和鸟鸣的分配
多么不公

落下的花,我写过的诗

柳絮,垃圾箱,被屏蔽的
暗物质,一样也有自己的四季

*

一只小蚱蜢被我惊起,天哪
这可是塑胶操场的中心

很快,它消失在假草之中
那么坚定,那么自信

我也继续前行
在我认定的世界里,朝着认定的方向

*

汝瓷从窑里拉出来
琳琳朗朗,像回到山间,溪水旁

久坐的达摩要舒活全身骨节
缪斯也为她的竖琴调音

我的诗啊,你什么时候也会这样
自顾自的拔节,吟唱

*


我走遍异地,寻找故乡
我遁入空寂,确定方向

我下潜,我攀爬
我从悬崖跳下,称量肉身的惊慌

我展开,计算人世的浮力
我从此端消失,又一次蛰伏,生长


*

写诗,但不要有诗人的名号
不被利用,最好

避免成为食材,作品
也不会被反复涂抹

生前。死后

真的在意,就小心那些人
他们擅长寻找,也擅长捆绑螃蟹

*

十年前,我买了这处围栏小宅
种下蔷薇,忍冬,葡萄和玫瑰
我还搭上花架,装了露台,计划百年后的光景

我常来这,读书,发呆,写东西
一整天,悄无声息,像没人在
今年,疫后再来, 却发现锁锈斑斑
示以沉默:自然,才是这儿唯一的主宰

*

汝州到信阳,最快三个半小时
信阳到息县,走高速也要一个多小时
三个地方,我都有一个家
邻居见到,总是笑问:“回来了?”

从一个家抵达另一个家,都是回家
那么,每次出门,又叫什么

*

释卷漫行,长风入襟
满眼花柳招摇

内与外
一时鲜活如春

一世为人,夫复何求

*

突然,窗外成了工地
电锯,轰鸣,敲打……时时搅挠你的梦境

整个时代都伏在你枕边低吼

你放下执念,与它和解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悬在半空
再也无法入眠

*

刚刚立夏,一阵风
就把你浮在香气里

天上的云都是香的
你只要闻就行
只要不想别的

其实,想一想也没啥

*

这些年,我一直在想一位朋友的话
他说:是我的,我就全占
不是我的,我就捣乱

这是什么人
后来,我明白了:这就是我的同胞
要么集权,要么,全民买单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