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诗的杨黎(外十六首)

◎芦哲峰



《和老丈人聊口语诗》

我以桔子姐
的诗为例
给老丈人
讲口语诗
他一听便懂
频繁点头
最后我说
那你以后写诗
韵就不要押了
他说:那不行
韵是不能不押的

2021.1.29




《父亲老了》

以前父亲病了
让他去医院
从来都说
没事
不去
用不着

这次他病了
我对他说
在家好好吃药
过几天
去医院复查
如果肌酐值没降
我就接你
来沈阳住院
他点点头说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就在那个瞬间
我感觉到
父亲
真的老了

2021.2.14




《读诗的杨黎》

一看到
生病的杨黎
就想到
生病的父亲
杨黎会写诗读诗
父亲不会
他只会和我
念叨一些
他小时候的事
他不说小时候的事还好
一说起小时候的事
我就更难过了

2021.2.17




《哪个更值钱》

他们俩
在参观布达拉宫时
想到一个问题
是布达拉宫更值钱
还是故宫更值钱
对比宫内藏品
和建筑本身
两人有点犹豫
但一考虑地理位置
和占地面积
两人立刻达成共识
一致认为
还是故宫更值钱

2021.2.27




《隔壁床的男病患》

48岁
木匠
在深圳打工
年前两个月
感觉体乏无力
硬挺到过年
返乡后
喝了两顿酒
彻底起不来了
急性肾衰竭
全身浮肿
每日透析
妻子陪护
闲聊时
我问她
花了多少了
她眼圈一红说
一个星期
就得5万多
已经住了20来天
也不知道
啥时候是个头儿

2021.2.25




《元宵节不快乐》

元宵节这天
隔壁床男病患的妻子
喊女儿过来陪护
自己回老家
卖房子筹钱去了

2021.2.26




《重症监护室》

隔壁床的男病患
病情加重
肾衰竭
胃肠出血
又增加了肺感染
大夫们会完诊
问他女儿的第一句话是:
家里条件怎么样

2021.3.4




《最后一个电话》

他在进重症监护室前
接到的最后一个电话
是一起干活的工友
约他外出打工的电话

2021.3.4




《万分之一》

医生和护士
为他做
进ICU前
最后的准备
女儿在门外
擦眼泪
我走过去
想安慰一下她
她边哭边说:
大夫说
我爸进去后
是万分之一的几率
我听完
一句安慰的话
都说不出
她哭得更凶了:
那我也得搏一下啊
我就这一个爸

2021.3.4




《羯》 
 
2004年4月
作家赵波
到重庆搞活动
我跑去参加
席间聊到星座
她问我是不是射手
我说我是摩羯
我把“羯”
读成了“蝎”
倒不是
不认识“羯”字
读错只是因为
从来没留意
是摩羯
还是摩蝎
那时我
完全不了解星座
也不关心
没想到
8年之后
我却成了占星师
天天帮人看星座

2021.3.11




《见不得人》

有个女诗人
见不得别人写性
这也算正常
但她还见不得
别人写身体
这就有点过了
当我看到她
连“发育不良”
这四个字
都见不得时
才知道她
是见不得人啊

2021.3.18




《读桑格格诗集<倒卷皮>》

我不知道
倒卷皮是什么
我是第一次
听到这个词
读了诗集里的
第一首诗
才知道
原来它就是
倒卷皮啊
在我们这儿
它不叫倒卷皮
它叫倒枪刺

2021.3.19




《诗中嫖娼》

老典在诗里
写到嫖娼
紫蝶丫头看了以后
生气地说:
你嫖娼
那钱用来发红包不好吗
我不高兴了
本来想给你转
因为你嫖娼
就不转了

老典问:
诗中嫖娼
算不算嫖娼呢

紫蝶丫头想了想说:
好像也不能算
然后她又说:
我在诗里
也干了不少坏事呢

2021.3.16




《女字不能提》

在群里聊诗
我说了一句
小安是最好的女诗人之一
有人不干了
诗也不聊了
站出来质问我
为啥非得加个“女”的限定词
女诗人是诗人之外的第二性吗
我说
因为她就是女诗人啊
这不是一个事实嘛
这下更多人不干了
纷纷站出来
以女司机为例
给我上了一堂女权课

2021.3.25




《八卦的代价》

谢君在群里骂老邪
60秒一条的语音
一骂就是几十条
我在医院
陪护父亲的时候
实在没事做
就会逐条点开听
因为在病房里
会影响到别人
我就去走廊上听
走廊窗户开着
听完之后
就着了凉
喝了三大杯热水
才缓过来

2021.3.27




《慈云寺》

有一年
在重庆
我和女友
手牵手
逛慈云寺
一个年老的尼姑
挡在我俩身前
用手指着
我们牵着的手
直到我俩松开手
她才让开

2021.3.29




《反差》

她戴了副眼镜
也不化妆
上下一身黑
连包都是黑的
里面却穿着一条
粉色的小内裤
后屁股上
还有三个单词
Kiss My Ass

2021.3.31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