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因 ⊙ 海因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三月桐花令

◎海因



三月桐花令

 


1
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桐花开遍华北原野
谷雨的雨点
敲打在桐花的叶片上
发出金属的清脆
桐花下面我那少年身影
像极了某一片桐花
刚硬,脆弱,本色而充满想往
我那欲望横流的童年时光
从桐花初放,到桐花坠落
没有一刻不是煎熬的

2
记得有一个故事
故事不太完整但很生动
故事里的少年和我一模一样
都多情,都瘦弱
总是泪流满面地逡巡在三月的
原野上。期待着桐花开放季
期待那个饥饿的故事中
开满桐花,更期待母亲把大堆的
桐花搬进厨房里
那时,我静静地坐在
故事中,看炊烟升腾
看炊烟把我所有的仇恨
推送到很高很高的蓝天上
然后再眼看着仇恨一片片分解
散落,种植到泥土里

3
我曾经不止一次的追问外乡人
“你有桐花的坚硬吗?”
“你有桐花的绝望吗?”
如果没有就说明你是不明就里的
外乡人,与我的家乡格格不入
我的家乡在北中国
北中国坐落在荒凉里。那时节
西伯利亚的寒风窜行在浩渺的
空胃里,叩击着千家万户伸出墙外的
老桐树枝条:打探桐花的归期

那是锣鼓频繁敲响的季节
不可遏制的鼓点儿
一声声敲响在上天的脑门儿上
敢问饥饿可休乎

无论是将军令还是追魂枪
以及那言不及义的急急如律令
都不及肠胃的轰鸣
那时的饥饿啊,真的比天大、比华北
空洞、比鸟能飞,比溪流漫长
还有什么不可比的呢
一尺小命,万里山水
其实“比”的意义并不在这里
只在于众生愁总得有一个倾泻的出口
总得让愁肠百结人硬撑到下一天
等来桐花满枝头

4
把所有杂物都剔除掉
给桐花一个无与伦比的空阔地
让桐花一层层,一片片
在民间怒放,让桐花锁定一个或多个
回乡者不可告人的私情
波涛滚滚的燃烧在四月天
四月天就深陷在中国腹地

5
桐花怒放的三月
也是蜜蜂扛枪的日子
当飞翔不断地被效仿
当心底恨一夜间转化成蜜糖
世界就会出奇的安静起来
——
蜂蜜在花心里窃窃私语
记忆在阳光下被不断抹去
有关桐花的生平点滴
有关桐花的摇曳之姿
在仰望的蓝天上
渐渐弥散的真实也许本来就是那
虚无

6
一直想举办一个桐花节
让那些热爱桐花的人们团结起来
让桐花作冰凉的旗帜高举在头顶上
一呼一应间完成人生交替

无论留下来的会是什么
也无论天高地大中是否会有一人
勢如蚁类地拼着命往前爬行
总之在这规定的情境中
桐花一直是背景,众生是道具
桐花清苦淡涩的香气形成了主流
渐渐的高出所有记忆

7
超前的思虑
滞后的真实
与桐花同框的岁月里
总有柔弱揭竿而起
总有强硬被强硬击碎
尔后被抛掷到画框的外面
画框以外是另外的
真实

8
那是二十年前的初春
北京城弥天的沙尘里
我躲在神鬼凄厉的嚎叫中
开始想念故乡
以及原野上那一树树
茁壮桐花

于是就有一条回乡的路
在窗外伸展开来
两侧的桐花密匝匝的护卫着
那宽阔而又漫长的空洞啊
真期待有一个身影从路的另一端
渐渐清晰起来
无论是谁
只需是故乡人招一招手
给泪水一个放肆的
机会

9
我不知道万物的绝望是什么样子
但我知道桐花坠落的速度
那一天桐花重重的
砸在爷爷的秃头上
爷爷的头顶上寸草不生
闪着光,就像传说中
智者的头颅

那一天阳光很好
爷爷仰脸看着那积攒一树的桐花
心里却想着另外的故事
另外的人生
这就是他与桐花的全部恩怨了
他的欲望从此忽略了桐花的供养
比如他想到了远方、还想到了
锦衣玉食的富贵生…………
于是他在阳光中堕落了
不相信眼前的饥饿日
不相信桐花能活命
他站在只属于他的光明中
一树桐花落如雨
噼噼啪啪
加重着他的堕落

10
不时有鸽子的叫声传过来
在人家的屋檐下
在匍匐的草丛中
那是桐花高举的日子
粉粉嫩嫩的摇曳
鲜艳活泼的笑声
好日子里都应该有鸽子叫
鸽子在草丛中、在印花的桐蔭下
虽然那叫声空洞、艰难、执着
但确实是一种不错的
发声

              2021.04.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