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龙龙 ⊙ 幸福是一条虫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感慨》《银鬃铁树》《西盟县革命烈士墓》《洪水时代》《王莲》《丽江古城》

◎殷龙龙




《感慨》

两个人打了个照面
或互相看一眼,或点头微笑
或急匆匆擦肩而过
只有在卫生间里碰到
他们才聊几句,借火抽烟
云里雾里做感慨状

最好的感慨
需要辗转一生
需要下楼,兜回风
衣袖中有平安如江河
有教会如浸水礼、洒水礼、点水礼

有些感慨是有父母的
有兄弟,有前妻和儿子的

有时间长于中指
有不屑为粥,有和尚开业
有保姆拽住你
有监狱捞人,大海捞针

有些感慨迫不及待地赶来
拍着大腿
和脑袋
它要举行盛大的
颁奖典礼



《银鬃铁树》

 一天看望两条江,澜沧江和罗梭江
一天看望一个诗人

景洪美得很假
澜沧江,银鬃铁树,傣楼,郭力家

下版纳,我们住在力家的家里

力家的家在澜沧江上
在罗梭江拐弯处
力家的家横跨亚热带和热带,美轮美奂
力家的家迟到三十多年

八十年代就熟知
你和东北那帮诗人在一起鬼混
弄得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往事如烟 

现在绿色挡住了你,力家
芭蕉叶向你点头
朋友们拉你一起来天堂般的西双版纳
让你建立一个东北自治州
建立一个野象谷
建立一个被限制的微信号
力家,我们多像
一群被驯养的象,眼光无神
被一群无神论者驯

当年年少青衫薄
当年你距云南好几千公里
训人或被训
但,离我不远
却也是千里
但我们都没有家啊

今天我下了孟连
家的概念在边陲小镇上延伸
贺格老寨,芒列,芒海,广伞寨子
远山成了近邻
长长的边境线与肩同宽

力家,原来你早就开始喧嚣,给我写好了诗歌
你说傣族姑娘用舞蹈逮到了我
力家,你又何尝不是呢?
离国境越来越近
你的思想和话语会越来越真
你的红缨枪早就立在门楣上,成了装饰
就像傣族的孔雀,佤族的牛头,拉祜族的葫芦

我不要兄弟们偷渡
不要事先踩点,家是没有国界的 
我的思想没那么敏锐
我的手打什么字都哆嗦
如烟的往事无边无际,把我们拉扯到老

你生活在油画里
却叫我素描一个郭力家。靠



《西盟县革命烈士墓》

冷得下不了车,只好蜷缩成
一双眼睛

替我下去拍张照片,意思是后人来过
缅怀过

替我上短亭
撒些细碎的银子

榕树的根生在空中
却一头向下;绝不做北漂状

雾里,车子拐头并非迷路
那么多英雄有了归宿
昂首躲进下辈子
用现在的话,叫:归零

替我压低一寸江河吧!阿佤山
阿佤山上的魂
不信兄弟的手、石棺、纪念碑
它们像乌木
黑得流光溢彩
它们活,它们只流泪!它们死,它们只叫喊



《洪水时代》

漂流在洪水中的那个女子,最后到了哪里?
这话是你问我的,
却发到网上。

很多地方一片汪洋。
很多人
看到了美景。

漂流的女子
抓不住一段能上岸的木头;故事传来传去
七百座建筑烧成了锅炉



《王莲》

网购一个日子
送到了,就在空地上
聚餐

活着的人
像木桥
像莲叶、莲花、莲蓬、莲藕
一下解开扣子和快成扣子的乳房

到楼下
跺跺脚,忘了带风上来
这个来自古诗的
檀木的
叫小乔的女人
觉得人的嘴再多一张也无妨

便吃了葡萄
吃葡萄
吐出琥珀
她又爬上葡萄架
拉长了身影
脱掉落日


《丽江古城》

来丽江古城,没有邂逅有缘之人
轮椅倒是与石板路遇见了
五花石,铺上高原
高原到处是坑
质地邦邦硬;而轮椅的轮子打足了气
我坐在颠簸上,顾不上颠簸
顾不上古色古香
顾不上大腿,肚脐,吊带装
长发美女,银器店铺
顾不上云中的香格里拉
玉龙雪山
丽江,我来看你一眼
就为了解决生理问题吗
我只想让阿姨打开导航
快点走出这个迷宫式的古城
回到民主路60号
那里,老板娘热心地烧开了一壶水
让我们有了平稳的存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