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卑地与婆娑世界打招呼(组诗)

◎许承云



@玻璃

透明的湖水储藏着蓝色的、紫色的
还有黄色的火苗
只有茶色的天空出现过一道划痕
划痕里有令人神往的秘密
我们与所有的生物活在这样的空间站
是谁囚禁了我们,是谁保护了我们
又是谁创造了我们
皆一无所知
在那些苍松翠柏掩映之下
有一大片灰色的墓地
那是我们无法到达被截去的毛边部分
或许那里就是宇宙的边缘
也是它的最锋利之处
在那里,上帝被锐角刺穿了心脏
血染红的不是黄昏,而是黎明
一个多世纪前,尼采看到了现场
他说,上帝死了
而我们还在,依然要活下去
依然无法听到那玻璃的碎声


@光,就是光

不需要解释什么
光,就是光
白天里声势浩大
晚上也在天边轻轻歌唱

风有时助光,有时摇动光
有时把光遮挡
只有雨折射与反射
歪曲穿越它的光芒

在强光里行走
我们总是容易失去方向
而在黑夜里,借助一点微光
却从不偏离航向

连那些大雁也懂得选择高空
选择雪夜,选择星光
飞翔
只在白天里
降落平沙地
于芦苇中哀鸣,互相疗伤


@参观某发掘现场

这些掩埋于土层与洞穴
甚至深渊之水中
与黑暗为伍多年的菩萨和佛
一旦露出头脸
首先是笑,微微笑
谦卑地与婆娑世界打招呼

他们不知道
他们的身上还满是
泥土、臭味与污浊

他们仍然
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
度已,度人,度世界


@石僧镇

一块大石头立于岸边许多年
无人理会,它只在风雨和阳光中
伫立
来来往往的船只与上岸的人与物
皆大欢喜。而它
身上日日落满风雨与阳光

忽然,有一天
来了一位智者,对着石头大笑三声
翩然离去
行人不知所以
他们开始仔细地打量它
有人叫了一声,石僧
哦,有点像,它微微弯腰面对众生
双手合十
眉目不喜不悲,亦无忧
多年的顽石修正了正果
江边百姓轰动
人头攒涌
富贵贫贱者皆拜倒石僧脚下
香火日盛
遂庙焉,遂镇焉,遂市焉
官商民皆兴焉

一个暴雨的黄昏
雷击石僧,仆倒,夜至
众僧迅速报官
官急征四方名匠,连夜施策
黎明,一尊同等石僧仍立于岸边
百姓不知,唯官僧肚明
一方莫不怡然自乐


@钟与钟

古钟与时钟
这是两个概念
一个有声,一个或有声或无声
却能计算生命的流动

它们也会交汇
撞响的节奏谁不认其逝去
流动的无声有时胜过有声

无所谓贵贱
却为贵者所钟情
一个千金能求,撞一下嗡嗡
一个无金可购,响一声惶惶


@喜鹊与直升机

拖着长尾
喜鹊像一架直升机
或者,直升机像一只喜鹊
在空中飞来飞去

在劳动节
它们同时出现于城东
它们的叫声不同
传递的信息,也不尽相同


@墙与瓦

在那些年代
一堵墙的出现
就有瓦接踵而至
罩于顶上忠实地保护它
使之免受风雨侵袭
而倒塌

陷于老朽的墙
不堪承受的往往是
这些瓦的重量与阴影
它再也无力甩脱它们的爱
直到同归于尽

有人曾惊奇于城中
到处闪出的围墙
上无片瓦
竟然长时间屹立不倒


@失败之心

心形的石头从云层上滚落
飞流直下,撞在另一块巨石上
一颗失败的心
就这样碎裂开来

由此我想起年轻人的爱情
若一方强大,一方弱小
以一颗懦弱的心扑向坚硬的磐石
自然经不起一碰

往往引力者极具强势
而失败者又都是
敏感且易碎的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