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笑忠 ⊙ 醉生梦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它们并非误入歧途,只是烂醉如泥(4月杂诗七首)

◎余笑忠



   

    檐下雨



雨是天意。檐下
密集的雨帘是传统
回来的人,无论光着头
还是撑着伞
都必低头穿行

檐下摆了木桶
雨水留下一小半,跑掉一大半
反过来说也成立,不过
留下的皆是布施

在檐下洗手、洗脚
像自我款待
夜来听雨,分不清檐下雨
和林中雨,偶然的夜鸟啼叫
像你在梦中翻身
认出了来人

2021.4.6



       渡 河


时近傍晚。河水清澈,让人感觉不到
傍晚将至
赤脚的小男孩正在水中忙碌
不时弯腰去加固
用作跳墩的那一溜石头
相较于流水,他的全部努力
不过是顾此失彼
大石块明显不够,他也不会认真到
让别人走一两步,再把后面的石头
挪到前面——他没那么大力气

站在河边的红衣女孩决定过河了
她扛着新买的风筝,彩条飘飘
像她头顶别样的装饰
她已料定鞋子会打湿
但即便一只脚踩到河床上
另一只脚还是去够垫好的石头
这样,她好像挽回了一点什么
为自己,也为先前忙碌的男孩
她真正在意的是,带着风筝过河了
奔流的的河水,也像追着风筝在跑

前面,就是一条
他们还未涉足的大河

2021.4.15



       毫无疑问


电脑尚未打开时,显示屏上
灰尘清晰可见
显示屏一亮,灰尘隐匿

关机,黑屏,那些光鲜的东西
随之消失
灰尘现身。同时映现出
一个模糊的投影,那是你
面对另一个你——
深渊的中心,一个蒙面者
等于所有的无解

一个小小孩,坐在电视机前
盯着空空的屏幕发呆
他说他在等人,因为那里面
明明有位小姐姐
对他说:“亲爱的,亲爱的”

2021.4.16



       艰难的追忆


我和我叔叔天蒙蒙亮就去往山上
已是秋末,我们都加上了外套
那里没有路,打着手电筒
我们穿过荆棘丛生之地,来到
头一天做过标记的地方
被惊动的鸟雀,不像是飞走了
而像是掘地逃生
我们动手砍掉杂草,连带几棵小树
在破土之前,这是
必须由我们来做的
所幸,会是一个好天气
上午,我们请来的人就要在这里
为我的父亲忙乎
他们不称自己的劳作是挖墓地
他们的说法是:“打井”
这样一种委婉的陈述,让我努力
把死亡理解为长眠,把长眠
理解为另一种源头……那里
“永远”一词,也变得
风平浪静

2021.4.21



       访璜泾旧宅人家


虽是偏僻小巷
却有独门独院
阿婆园中
有菜地一畦,牡丹一丛
腊梅、桂花树各一棵
最大的一棵是桂花树
天生的夫妻相
左右各表一枝,独立又相依

阿婆的老伴两年前离世
只剩她一人,独守这院落
角落里一棵矮树
已有百岁高龄
黄杨“每岁长一寸,不溢分毫
至闰年反缩一寸。天不使高
……故守困厄为当然”
清人李渔,授其名为“知命树”
这不过是以自然的本性
安慰起起伏伏的人生

一首诗也可以写得很慢很慢
一个疑问却始终挥之不去
这小院还能存续多久?
当阿婆跟我们挥手道别
蹲坐的小狗也起身,那神情
像一个人抬头看看窗外
为听到一阵风雨
穿林打叶之声

2021.4.26



       孟河村赠诸友


相逢之人都是风尘仆仆
离去,皆是匆匆
久别后的相聚是快乐的
这快乐也属于殷勤的主人

我来过,但并不能留下什么
只记得夜中蛙鸣连成一片
替黑暗中还在亮着的一切发声
在此处,也在彼处
就像河汊纵横,让人辨不清流向
但我知道
它们共有一个名字:璜泾

不必以故乡山水来衡量此地风物
但我承认,无论幸与不幸,有时
一个人代表一座城
但愿我们为之欢笑的不再令我们哭泣
我们为之哭泣的,不再有
任何人认领

2021.4.27



       篝火诗会


先是聚集在舞台下的人多
后来是聚集在篝火周围的人多
火苗更旺了,像为蹁跹的舞者赋形
烈焰更渴望风

由此,可以理解白天所见
那片格桑花海
每一朵都迎风而举
忘我的蜜蜂,其实更像是
火中取栗的苦行者
进而可以理解,为何蜂蜜
无需冷藏

回到宾馆,就得谦恭地面对
这一天的另一面
皮鞋上满是泥渍,夹杂着落叶、草茎
没有刷子,只好用擦鞋布缓慢地清理
(甚至会爱上“慢条斯理”这个词)
在我看来,它们并非误入歧途,只是
烂醉如泥

2021.4.29



余笑忠 : 动荡中的片刻宁静——谈我的一首小诗《凝神》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https://www.poemlife.com/index.php?mod=showart&id=83514&str=1281

余笑忠 : 荒丘上青草如花(杂诗十五首)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https://www.poemlife.com/index.php?mod=showart&id=83474&str=1281

变形记(诗九首,刊发于《扬子江诗刊》2021年第2期)_余笑忠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37be890102z8nq.html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