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下旬诗作

◎巴枣



握手

走进会场
一个多年不见的熟人
老远把手伸了过来
本不想握手
忽然想起
刚才在洗手间门口
看到一个酒精喷壶
便毅然决然握了
然后
假装上厕所
把手连喷了两遍

2021/04/21


统考进行时

这几天
全省高三统考
妻子学校
早晚自习
照上不误
我很好奇
“咋不给学生
自由复习时间”
妻子说
“时间给他们
那就只有自由
没有复习”

2021/04/21


派车

下午外出开会
让办公室工作人员
新来不久的小陈
安排车
她说安排不了
问她为啥
她说之前
给其他领导
安排过几次
司机都不听
除一把手外
我说你这次
跟他们明说
我要用车
很快
她来回话
说车安排好了
临走
她怯怯问我
他们是不是
都很怕您
我说
那倒不是
你记住
我坚信一点
邪不压正

2021/04/21


脱身

妻子喜欢看
手机百度
推送的文章
但从不发表评论
她说她是老师
万一说的话
被人抓到
搞不好
混了大半辈子的饭碗
都得丢掉
不过
每次看到
有符合她想法的评论
就顺手点个赞
我说点赞
手机后台也能看到
她哈哈一笑说
这个抓到
可以脱身
就说我不小心
手指碰到了

2021/04/21


请祖先

忽然想起
1980年代
具体哪年
不记得了
腊月三十
请祖先
父亲不在家
母亲让我请
烧完纸钱
燃放鞭炮时
我脑子抽风
把一串鞭炮
撂在钱灰上
炸得满屋子
钱灰乱飞
母亲出来
看烧钱的地方
光溜溜的
问我烧钱了吗
我说祖先已经
拿走了

2021/04/21


早归

早上6点过点儿
从父母家回来
进屋不久
外面劈里啪啦
又下起雨来
妻子笑着说
“昨儿晚上
雨下了一夜
5点钟才停
这会儿
又接着下
刚巧你在路上
这段时间没下
看来
是你孝心
感动老天爷了
不想让你淋雨”
虽不认同妻子
但我没反驳
因为没淋雨
确实很开心

2021/04/21


买白菜

早上从父母家回来
路过肖家台菜市场
顺便进去买菜
一个摊贩
让我买他的白菜
我指了下他右边
一个老头
“我买他的”
“我的白菜
没他的好吗”
“他的是自家种的”
“你这人真有意思
难道他白菜上面
写了字不成”
“几天前
我买过一次
那次的白菜
比这次的小”

2021/04/21




夜里爬起来
给父亲换过纸尿裤
接着擦拭褥疮敷药
动作重了些
父亲疼得
嗷嗷叫起来
还不停地动着
手上继续擦着碘伏
嘴里轻声安抚着他
“乖哈,不要动”
父亲不叫了
笑呵呵应声道
“好,我听你的”

2021/04/21


再打一仗

昨夜睡父母家
早上5点32
从梦中醒来
听外面雨
已经停了
心说
赶紧起床回家吧
待会儿下起来
又该淋雨了
衣服还没穿好
便闻到一股臭味
糟糕
怕是老父亲
又拉了吧
掀开被子
好家伙
纸尿裤
胀鼓鼓的
好吧
那就再打一仗走
倒也省得
在单位坐班时
心里面惦记着

2021/04/21


失落

《新世纪诗典》
走过漫漫10年
各项统计数据
和奖项及排名
都出来了
曾几何时
我也梦想过
进入前100方阵
可最终
被人吐出的
一块口香糖
粘住了脚板
停留在
小300名上

2021/04/21



接种流程

一个半月前
第一针疫苗
打完就可领取
接种证明
抬腿走人
这次第二针
打完疫苗后
领的是留观单
上面载有留观
起始时间
不少人
还想跟上次一样走人
但不到规定留观时间
拿不到接种证明
走不了
有人猜测说
上次接种
肯定有人
提前走后
出了问题
所以这次
把接种流程
给改了

2021/04/22


留观

打完疫苗第二针
集中留观
在手机上读诗
对面一个家伙
在学习强国上
看新闻联播视频
音量实在太大了
吵得我没法
集中精力
怎么办
人家弘扬正能量
咱总不能让他关掉吧
只得起身
换了个地方

2021/04/22


变魔术

1993年
也是这般
春夏之交
从重庆
坐船到宜昌
中途在万县
停靠两小时
上岸闲逛
看沿街都是
卖竹凉席的
便买了两张
回到家
妻子看后
问我咋买
这么差的凉席
我怔了下解释说
当初买时
明明是
拣最好的买的
她冷笑着说
那你遇到
变魔术的了

2021/04/22


青莲

青莲离婚后
一直住她弟弟家
还借助有利地形
开了家小超市
生意做得
红红火火
她弟弟
也是离婚的单身汉
常年在外打工不归屋
正好托她看家
现在
弟弟跟前弟媳
两人想复婚
青莲跟她弟弟说
好马不吃回头草
这女人
你不能要

2021/04/22


聪明的司机

只要一把手
出差不在
司机小程
便将小车
停在僻静处
造成车子外出假象
就没人派他活儿

2021/04/22


最后的遗忘者

父亲痴呆症
越来越严重
如今
谁也不认识
谁不记得
倒还记得
他自个儿名字

2021/04/22


父子之间

父亲痴呆后
我经常问他一些
从前压根儿不可能
问出口的问题
比如
小时候
你爸爸
打过你没
父亲也会
照实回答
没打过
他这人
就一点儿不好
爱抹牌赌博
他很喜欢我
只要手里有钱
就买东西我吃

2021/04/22


不解

为什么
驾校教练
没有女的

2021/04/22


躲雨

天下着小雨
十字路口东南角
靠路边
一棵茂密的
香樟树下
站着个
年轻
漂亮的
女交警
她身后
停着一辆
载着各种
防水补漏
工具和材料
在那儿趴活的
蓝色机动三轮车
车上坐着个
中等个儿的
中年男子
他正用安徽阜阳话
跟身边的女交警聊着
女交警用普通话
时而答一句
但她脸上
始终挂着微笑

2021/04/22


荞麦膨化条

家属院门口
一个老太太
把一袋荞麦膨化条
搁在垃圾桶上角
放下后
拿手碰了碰
看塑料袋纹丝不动
这才一步三回头
离开了

2021/04/22



我错了

骑着自行车
沿路边红色车道
不紧不慢走着
斜地里
猛然窜出
一辆轻便电动车
我赶紧把车刹死
对方也停了下来
这才看清
骑车的
是个袖珍男人
正想我被吓着
他也一样吧
没想
他提高嗓门
但声音很细
教训起我来
“你骑车注意点儿
我这种小个子
不比你们
遇到突发情况
很容易出事的”
见他说得有道理
赶紧赔了个不是

2021/04/23


习惯了

昨夜留在父母家
夜里照护父亲
每隔个把小时
便爬起来
帮父亲翻身
顺便看看拉了没
父亲几乎彻夜没睡
一直在那儿
胡言乱语
可对我睡眠
似乎并没多大影响
夜里不仅记录下
22首梦诗素材
早上起来
精神也不错
记得前年冬天
刚开始陪护时
父亲吵得
还没这么厉害
我却一夜没睡

2021/04/23


偶感

不发朋友圈了 
不参加诗会了
不投稿了
只守在诗人们
几乎都撤离的
博客和微博上
白天写诗
晚上读诗
仿佛
住在一座
孤寂无人的
山村里
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

2021/04/23


女儿夸爸

女儿在家庭群里
发了个视频
地上散落着
很多小白花
让大家猜
姨侄儿说
肯定和吃有关
二姨子说梨花
我一眼就认出
“橘子花”
女儿随即
又发了张照片
问是什么花
见大家都不说话
我说
“这个不认识
看着跟橘子花很像
我猜柚子或者橙子”
女儿说
“还是我爸厉害
会认也会猜
是柚子”
妻子私底下说
“女儿夸你算啥
要外人夸
那才叫真厉害”

2021/04/23


昨日黄花

下班回家
靠在沙发上
读朋友圈里
诗人们新作
妻子喊吃饭
到饭桌边坐下
她一眼就瞅到
我头上趴着
一朵小花儿
边伸手拈下
边打趣道
“这是上哪儿
拈花惹草了”
接过来一看
是朵谢了的
樟树花儿
不用说
一定是刚才骑车
走在行道树底下
落到我头上的
“没办法
这是女追男”
“你为你是谁啊
没看见吗
这是朵
昨日黄花”

2021/04/23


大病当头

同学肖闯
在加拿大
前段时间
他全家人
感染新冠
数他最惨
他说
最严重的
那两星期
浑身无力
当时就觉得
《红楼梦》里
写贾瑞迷恋王熙凤
临死还想着那事儿
写得一点儿
都不真实
他那个时候
美女连看都不想看
甚至还有点儿厌恶
更别说想那事儿

2021/04/23


牙膏沫有毒

父亲痴呆症后期
生活不能自理
每次帮他漱口
他都把牙膏沫
给吞下去
母亲思来想去
总算想出个招儿
“你千万记住哈
牙膏沫有毒
吞下去
就会毒死”
果然
父亲把牙膏沫
全都吐出来了

2021/04/23


小外孙

女儿在群里
说5个月大的小外孙
岂止是鼾声如雷
连屁都打得
跟苗族的撼山鼓样
行动起来也像猿猴
可以从大人身上
翻越过去
心说
三翻六坐
七滚八爬
看来
这小家伙
天赋异禀
以后长大了
多半不会走
寻常人路线
可得呵护好
这棵苗哟

2021/04/23


浇水的老头

下午去打疫苗
走到国土局对面
见一个80多岁的
矮个儿老头
站在花坛草地上
左手扶着玉兰树
右手扶着他小弟
往树坑里浇水
过往行人看见
都跟没看见样
仿佛
那就是一个
小顽童

2021/04/23


土狗

早上5点多
从父母家回来路上
看到一户人家大门前
一只白色小土狗
拿两只前爪
扒拉门缝儿
看样子
它昨天在屋外过的夜
这会儿想进屋去
饱餐一顿之后
再美美睡上一觉

2021/04/23


爱花的女人

晚上八点多
市职中对面
一个散完步
往回走的
中年女人
手里拿着朵
刚刚折下的
粉色月季
边走边撕
枝条上的
叶片儿
一片儿
也没留下

2021/04/23



新聊斋

早上6点不到
从父母家出来
骑车走了
才20多米
发现一只黄鼠狼
从单身汉老金家
窜出来
钻进了
花坛灌木丛

2021/04/24


不看

微信推荐了
一组诗歌公众号
点开看了几个
没一个喜欢的
叉掉此广告时
弹出几个选项
我选了一个
“不看诗歌”

2021/04/24


二伯母

10多年前
全村人
都搬走了
只有我们家
没谈妥拆迁协议
成了独门独户
再就是
相距70米的
远房二伯母
住在一间
拆剩的
偏房里
一天夜里
来了个男人
问她要钱不成
企图强奸她
她说我一个
80岁的老婆子
有什么意思呢
南边还有一个
年轻的
她说的
是我小妹

2021/04/24


白热化

还剩个把月
就该高考了
侄儿学校内
大批住读生
宿舍距离教室
不过200多米
陪读的家长
纷纷拎着
保温桶
往教室送饭

2021/04/24


好心人

老家村里
一个老头
痴呆症初期
踩着三轮车
在马路上
捡废品卖
一不小心
走远了
不知道回家
后来越走越远
抵达邻县境内
露宿街头
被一个好心人看见
那人问他要了100块钱
把他送到当地派出所
最后警察开车
把他送回来了

2021/04/24


修闸阀

我家水表前
闸阀漏水
报告学校后勤
不愿修
请外面水电工
也拒绝了
理由很简单
看似只需换个闸阀
实在要大动干戈
先得把表箱挖掉
换好闸阀后
再重新砌筑
豆腐变肉价
没800块钱
压根儿搞不定
思来想去
自个儿动手
在闸阀芯上
缠绕生料带
虽没完全止住
但已不影响供水
以为妻子要表扬
没想她却说
会做事的人
命苦

2021/04/24


尿不湿

回父母家途中
天突然下雨
又没带雨伞
情急之下
想起自行车前篓里
带给父亲的尿不湿
拆开包装
抽出一块
顶在了头上

2021/04/24


咸菜换钱

老家一个邻居
每年都上东北
做建筑工
出门带走
12瓶咸菜
进门带回
12万块钱

2021/04/24


水果过敏

傍晚
回父母家
刚坐下
母亲就跟我介绍
父亲一天来的
饮食情况
早中晚三餐
都吃得不少
上午还吃了
大半个苹果
下午又吃了
半个丑八怪
忽然想起
父亲痴呆之前
几乎不吃水果
谁要他吃
就跟谁急
“不跟你说了吗
我吃不得水果
吃了就过敏
胃痛
浑身痒”

2021/04/24


无人机

电视画面上
一架无人机
冲向目标
顿时燃起
熊熊大火
母亲问我
“这东西
是高科技吧”
我说“是的”
“现在人好厉害啊
竟然能研究出
这么先进的东西
跟蜜蜂样
老远就能
闻到花香”

2021/04/24


随处可见人生导师

晚上8点多
开发区办公大楼前
花坛边站着两个人
还以为是情侣呢
忽听男的对女的
语重心长说
“莫办证
千万不要办证
老子跟你爸爸说了的
让他告诉你
不能办证
办了吗”
“……”
“听我的话
千万不要办”

2021/04/24



哪儿跟哪儿

小妹推着父亲
转悠回来
说刚才遇见二婶
她有意张望别处
不想搭理父亲
母亲说
搭理就怎么了
不搭理又怎么了
她不搭理
我们也不稀罕
母亲又接着说
她对你奶奶
就那个样儿
活着不养
死了不葬
你还指望她
能搭理你爸
怎么可能呢
我们谁也没吱声
母亲还在叨叨着
你看看她那个家
儿子接三道媳妇
姑娘嫁两次人
还嫁个老头
哪儿像个家哟

2021/04/25


哦,被遗忘的麦笛

下乡办事
看着眼前的麦地
忽然想起小时候
上下学路上
经常是
一帮小伙伴们
一人嘴里头
叼着根麦秆
那是我们
自制的麦笛
弯下腰
选了根麦秆抽出来
凭着模糊的记忆
做了一只麦笛
没吹响
再试
还是失败了
不甘心
又试了一次
仍旧失败了

2021/04/25


女邻居

站在楼道里
看着对面楼
一楼女邻居
锁上门外出
打开车库门
取出电动车
又返回去
拉了下她家门把手
然后又到车库跟前
推拉了一下车库门
跨上电动车
又下来
走到家门口
拉了拉门把手
又到车库跟前
查验车库门
见锁好了
这才骑上车
出了家属院
并不是有意
站那儿看笑话
前不久知道她
有这个习惯后
今儿赶巧遇上
不忍心打搅她

2021/04/25


攻心术

老张从外地回
哥们邀他玩牌
私下商议好
如何赢他钱
坐上牌桌后
几个人你一言
我一语闲聊着
“老张啊
你不在家
你老婆快活得很
天天跟老胡一起
找人斗地主”
“老张啊
你老婆打扮得
越来越年轻了
跟小嫂子样”
“老张啊
你老婆跟老胡
处得真不错啊
啥事儿
都找他帮忙”
老张一言不发
一晚上
不多牌就少牌
或者打错牌
输了3900

2021/04/25


动力

中午饭桌上
跟妻子聊起
单位这次
搞职级并行
只有两个名额
本来我十拿九稳
只是看到一把手
和另一个副职
太在意这事儿
便主动放弃了
妻子说
“换你是一把手
你会怎么做”
“那还用说呀
把机会
让给两个副职呗”
“我就知道
你会这么说
所以你这人
这辈子
都当不了一把手
太没功利心
缺少动力”

2021/04/25


理发

中午得空
理了个发
下午上班
考勤机跟前
站了10秒钟
这家伙愣没
把我认出来
怪就怪
女理发师说
天马上就要
热起来
把我头发
砍得太狠

2021/04/25


真实意愿

组织部派人
到单位
搞职级并行测评
考核组长讲完
一把手
及时跟进
“大家一定要
把自己的
真实意愿
表达出来
打勾时
千万不要
打错地方”
不知道他事前
做别人工作没
反正一星期前
他找我谈过
今儿大早
又到我办公室
打了个招呼

2021/04/25


邻居老万

下午4点多
天继续下着小雨
父亲连说了两声
“推”
“推”
哦,他想出门转转
我把他抱上轮椅
腿上搭了件衣服
打着雨伞
推上他
绕着广场
转圈儿时
邻居老万
打着雨伞
迎面走来
“天在下雨嚒
把你爸推出来
搞么事哟”
我以问代答
“你这会儿出来
有啥事儿吗”
“有个球的事儿
一早上就开始下
在家憋了一天
出来吐口气儿”

2021/04/25


测名

电视里面
女嘉宾说
户籍警察
把她名字
最后一个儿字
错打成而字
后来发现
想改回来
警察解释说
名字用儿字太多
而字倒是不多见
不用改了
她妈妈一听
觉得警察说得
很有道理
便没改
妻子拿起手机
捣鼓了一会儿说
这警察害人不浅啊
她原来那个名字
可以打90多分
现在这名字
70分都不到

2021/04/25


拍了拍

市委组织部
职级并行
考察组到来
进入会议室之前
在楼道遇到一把手
他在我肩膀上
轻轻拍了拍
之前
他找我谈话
让我放弃晋升
这次只有两个
晋升名额
其中一个
被领导内定
所以还剩一个
如果我不放弃
要么他晋升不了
要么他晋升上去
就把那个内定的
搅黄掉
当时
我答应过他
愿意放弃

2021/04/25


穷途

男一号不是
男二号还不是
男三号还不是
男四男五还不是
反串女角也不是
就连群演也不是
那就只能
当观众去呗

2021/04/25



捞垃圾

市城管局
跟附近居民区
找了个老头
每天清除
护城河岸边
污水管收集口
篦子上的垃圾
一个老太问他
“看你天天
守在这儿捞垃圾
他们给你多少钱呀”
老头乐呵呵答道
“一个月300”
“就这么点儿钱
给他干个鬼哟”
“管他呢
打麻将是混时间
这也是混时间
再说
打麻将
还不一定能赢
300块钱
少是少了点儿
但不管咋说
天天有进账”

2021/04/26


午饭

现场会结束
主办单位负责人
跟讲解员手里
要过扩音喇叭
大声喊起来
“为感谢各位领导
冒雨前来指导工作
我们今儿特意
准备了午饭
局长一桌
科长一桌
司机一桌
希望大家
赏个脸
都留下来哈”

2021/04/26


男女有别

十字路口
红灯亮起
女辅警
站在马路中央
二次过街等候区
眼看着一个女人
骑着电动车
闯红灯走了
一声没吭
接下来
一个男人
也骑着电动车
想效仿那女人
被女辅警
喝退回去了

2021/04/26


轮椅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遇到一个少妇
牵着她儿子散步
那孩子盯着父亲
看了几眼
抬头看着少妇
“妈妈
我也要坐车车”
“老爷爷不能走路
所以他要坐车车
你有双脚
能走路
所以不可以坐”
“老爷爷也有脚”
少妇不再解释
拿着孩子就走
那孩子
一步三回头
看着父亲
羡煞死了

2021/04/26


两个收破烂的

前面一个
三轮车上
架着个电喇叭
走一路吆喝一路
车斗里空空如也
后面三轮车
闷声不响
车斗里
快装满了

2021/04/26


理发店听来的

一个老姐
跟另一个老姐说
老张真是小心眼儿
别人跟他咵白
说他老婆
跟老胡有一腿
他就当真了
我老公
要换成他这样儿
那不得气死啊
有次夜里
麻将散场
看12点半了
我跟老叶说
你不老说
要跟我去开房吗
走,咱们现在就去
哪晓得
我这么一说
老叶立马蔫了
挖着脑壳
一个人往前骚跑
我回家把这事儿
讲给我老公听
他也就一笑而过

2021/04/26


巧合

昨儿在理发店
听俩老姐聊天
得到个素材
写了首《攻心术》
写的是几个牌友
跟老张咵白
故意刺激他
说他老婆
跟人有一腿
让他无心打牌
好趁机赢他钱
没想
今天读到诗人
草屋的一首诗
《打麻将也需要
战略战术》
也写打麻将
写的也是老张
说他玩麻将
想让谁输
就找茬气谁
气得对方
没心情玩
只好输钱
不会有人
同时读到
说我抄袭吧

2021/04/26


挡道

接到一个售房电话
尽管又有电话打来
我也没急于挂断
想等她说完了
问她如何弄到
我电话的
她说公司给的
问她们公司
怎么弄到的
她说这就不知道了
挂掉电话
另一个电话又打来
是建工局老侯
“刚才跟谁讲话呢”
“一个卖房子的”
“你想买房啊”
“没想买”
“那你跟人家撩个啥
我这儿有正经事儿
明天下午
有个项目评审
你把时间安排好”
突然觉得
刚才一辆垃圾车
挡了鲜活车的道儿

2021/04/26


尝尝味儿

父母一个
邻居老太
食道癌晚期
只能吃流食
跟儿媳吵着
要吃这吃那
儿媳按她说的
做了
荠菜饺子
卤鸡卤鸭
红烧猪蹄
喂给老太吃
老太嚼碎后
吞不下去
尝口味儿
就吐掉

2021/04/26


宜迟不宜早

女儿女婿
发群里的
小外孙的
照片也好
视频也罢
隔三岔五
都有小家伙
使蛮劲儿的
每次妻子看了
都忧心忡忡的
跟我面前
已经说了
好几回
等五一节
女儿带外孙回来
一定要叮嘱她
不能让小家伙
太早学走路
走早的孩子
以后长大了
命苦

2021/04/26


母亲解梦

母亲说前天夜里
我梦见你小妹门前
有个大凼子
醒来一想
可不是吗
她结婚这么些年
一直在啃我们
她就是个
填不满的
大凼子呢

2021/04/26



露馅

想着晚上
要回家去
服侍父亲
午饭过后
赶紧吃了
止痛药
下午散会后
直接回父母家
没想
把父亲从座椅
转往轮椅时
腰椎突然
一阵钻心疼
刚抱起父亲
便不得不放下
母亲得知情况
眼泪哗地一下
就下来了

2021/04/27


老左家

被乡邻称作
老左家的
这家人
原本姓杨
并不姓左
只因为父亲
是个左撇子
生了俩儿子
也是左撇子
更有意思的是
娶的俩儿媳妇
也是左撇子

2021/04/27


钱到用时方恨少

二姨子淋巴癌
化疗期间
病情一直反复
她家原本没积蓄
这会儿钱更艰难
医院还隔三岔五
安排一些检查
尤其是CT检查
隔不几天
就来一次
心里想着
“这不是花钱买罪受吗”
但跟妻子说的却是
“你看着办吧
如果不行
我们再出点钱”
妻子叹了一声
“唉,钱到用时
方恨少”

2021/04/27


只缘身在此伤中

早上起来
跟妻子说腰疼
“你怎么也会腰疼”
“可能昨儿晚上
送爸爸睡觉时
把腰伤着了”
“那你自个儿
赶紧治呀
前段时间
爹腰疼
你不给他
治好了吗”

妻子不说
我都忘了
家里还有几片
布洛芬胶囊

2021/04/27


虚岁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遇到个陌生男人
说他父亲
在床上
躺了26年
去年才走
问我父亲
多大年纪
我说“81”
“跟我父亲同年
40年的吧”
“不是
我父亲41年
正月初四生”
“那我爸
要大一岁
他是40年”
“几月啊”
他忽然有点儿
没底气似的
小声告诉我
“腊月”

2021/04/27


面熟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里转悠
遇到个中年男人
心说
好面熟啊
哦,想起来了
是头天梦见过的
那个出轨的男人
关于他的故事
记载于
《梦景录》
(1536)

2021/04/27


扑蝇记

一只苍蝇
赶了半天
它就是赖在
办公室不走
好吧
那你就
老老实实呆着
或一边儿玩去
可它不听啊
就像个
不懂事儿的孩子
老缠着大人闹腾
结局可想而知
挨巴掌呀

我可不想
弄脏我手
正好门卫
送来报纸
接过来
啪的一声
苍蝇碎尸
于报纸下

2021/04/27


骚扰电话

手机来电
系统提示
有46人
标注其为
骚扰电话
心说
指不定
一番聊下来
能从中找到
写诗素材呢
我接通后
对方
却挂了

2021/04/27


三孝口

在微博上读到
诗人沙瓮写的
一首《三孝口》
瞬间
整个合肥的
那些老地名
一个个
涌上心头
继而想起
1986年底
那次散步活动
在三孝口附近
一个络腮胡老外
追着散步队伍抓拍
也不知哪所高校的
一个大个儿男生
冲上去
夺过相机
二话没说
啪的一声
给摔地上了

2021/04/27


压力

送父亲睡觉
也不知
哪个环节上
使劲儿大了
让腰椎受累
结果
好几年没犯的
腰椎病
给弄发了
不禁想起
小妹说的
“哥啊
服侍爸爸
你可是主力军
千万别有个闪失”
莫非
是她这句话
给压垮的

2021/04/27



回帖

在论坛上
回完几个帖子
到窗前缓解
视觉疲劳
看到巷子里
一只杂毛狗
冲着天空
叫了几声
很快
远处
两个不同方向
各有一只狗
回叫了几声

2021/04/28

安眠药

父亲连着两夜
没怎么睡觉
给他嘴里
塞进一颗安眠药
父亲跟吃豆子似的
咬得嘎嘣响
正要给他喂水
他却冷不丁地
吐了出来
“豆子坏了”

2021/04/28


腰伤

把父亲从椅子上抱起
在转往轮椅的过程中
我的腰椎
嚓卡了一下
勉强让父亲
坐上轮椅
稍稍按了按腰椎
我想
我不能在家再呆下去
我得赶紧推上父亲
到外面转去
只有脱离母亲的视线
我才能做各种姿势
检查一下我的腰伤
到底有多严重

2021/04/28


一架飞机

一架飞机
钻进空旷的溶洞
在溶洞里继续飞行
撞到溶洞壁上
掉下去
但机翼没有损伤
又继续飞起
嗡……
嗡……
嗡……
轰鸣声震耳欲聋
直到溶洞炸开
飞机冲向空中
迎接它的
是更广阔的天地

昨夜
我躲在被子里面
留了个出气口儿
一只蚊子
打那儿
飞了进去

2021/04/28


戴口罩

整个家属院
口罩戴得最好
佩戴时间最多的
是我们这个单元
4楼的邻居两口
去年
他们家女儿
曾经感染过
新冠病毒

2021/04/28


取钱

一笔钱到期
妻子让我取出来
存入另一家银行
说那边利息高些
来到银行门口
看见大堂经理
和一个女保安
在外面台阶上
小声聊着天儿
营业厅里面
一个顾客也没有
只有窗口里面的
3名工作人员
无精打采地
看着外面
忽然觉得
气氛有点儿萧条
不忍心把这笔钱取出来
想转身离开

2021/04/28


择偶条件

她照顾母亲
整整19年
母亲走后
她已变成
51岁老姑娘
她现在择偶
有硬性条件
男方有孩子
都没关系
就是不能
有父母在

2021/04/28


咸鸭蛋

菜市场买菜
在干货摊前停下
打算买几个咸鸭蛋
看蛋壳
绿得不正常
又不好明说
就问新不新鲜
摊主说
现在的人
都很讲究
不比以前了
所以
每次煮得少
很少有积压
听他这么说
我把捡起的鸭蛋
又放下了

2021/04/28


泡沫

护城河水面上
漂浮着一大片
白色泡沫
远远望去
仿佛漂着
一层死鱼
因为那地方
源源不断地
往外扩散着
腥臭味儿

2021/04/28


墨镜

肖家台菜市场
东口北侧
一个年轻女子
沿着自行车道
自北向南步行
看见前方
一个男人
站在马路边
背对着马路
朝花坛撒尿
立马收住脚步
从米色手提包里
拿出副墨镜戴上
双手整了整镜框
这才继续
朝前走去

2021/04/28


故园三十二年前

回想昨夜
梦见大学同学
都返回母校
等着再分配
不禁想起
32年前的此时
散步如火如荼
谁也没想到
俩月之后
离校之际
学校连毕业典礼
都没给我们举办
大家黯然神伤
怀揣毕业证
卷起铺盖
作鸟兽散

2021/04/28


小外孙洗屁屁

女儿发来
小外孙的照片
小家伙
刚拉过粑粑
女婿双手
抓着他两条大腿
让他悬在水盆上方
洗屁屁
他的两只小手
抓着水盆边儿
盯着照片看时
忽然发现
那只水盆
竟然离开了地面
盆底下透着亮光
仿佛
是一束光
将其托起

2021/04/28



哦,五一节来了

看家里水果快完了
我要去超市买
母亲一把拉住我
“不要你买”
“儿子买水果老人吃
不是天经地义吗
我不买谁买啊”
“说不要你买
就不要你买”
小妹在旁边
笑啊笑
问她笑啥
“我说出来
估计妈妈
又说我多嘴”
“你说嘛”
“超市送传单来了
5月2号到4号
要搞活动
所有东西
都打折卖”

2021/04/29


乌鸦嘴

全系统开大会
见两个怀孕女同事
在一块儿交流体验
一个男同事打趣道
“你俩关系这么好
现在就可以
指腹为婚”
另一个女同事说
“万一她俩生下的
都是男孩儿
或都是女孩儿呢”
“都啥时代了
同性恋不多的是吗”
先前开玩笑的男同事
笑着补了一句
两个女同事
挥着拳头交替打
“你个乌鸦嘴
我让你乱说
让你乱说”

2021/04/29


李红的红色口罩

早上出门上班
在家属院门口
遇见邻居李红
跟往常一样
戴着只
充满喜庆的
红色口罩
中午提前下班
在家属院门口
再次相遇
发现她
没戴口罩
心说
按理讲
不足4小时
不该扔掉啊
再说
她包里应该
有备用的呀

2021/04/29


灰喜鹊

家属院
B栋西头地上
晒着满满的
一簸箕荸荠
一只灰喜鹊
飞落跟前
叼走一个
没多会儿
它又飞来
又叼走一个
就像40多年前
我到火车站
捡火车煤渣
空手而归
路过大东门
看见一家饭店
摊在地上的煤饼
正好旁边摆放着
很多水泥涵管
拿它们当掩体
一会儿
拔走一个煤饼
直到小布袋
装满

2021/04/29


冰箱门封条失去磁性

妻子责怪我
怎么没把冰箱门
关拢
我说
怎么可能呢
昨天我还说过你
没把冰箱门关好
妻子喊我
到跟前验证

真没关拢呢
我试图关好
你看
我使劲儿了
也许里面的
蔬菜水果
嫌味儿太大
推开门透气呢
就像你
有时做完饭
也会打开门
让屋里油烟
尽快散去

2021/04/29


树桠子不怕多

父母邻居周婶
今日娶孙媳妇
她乐呵呵地
跟母亲聊天说
她孙子现在每月
能赚一万多
在小地方
养活一家人没问题
那女孩儿嫁过来后
不需要她做事
只要守在家里
养两个孩子就行
等今后国家政策好了
那就再生一个两个
树桠子不怕多

2021/04/29


水泥地

一家人
坐在门前聊天
大妹说我性格不好
看起来表面斯文
实则脾气耿直
性子刚烈
宁断不弯
不够圆滑
这辈子
无论走到哪儿
都是当副职的命
肯定还吃了
不少苦头
母亲指着门前水泥地说
这水泥地就是因为太硬
所以要留伸缩缝
不然
就是没车碾压
自己也会破裂

2021/04/29


补纱窗

家里纱窗
破了个洞
弟弟得空
从店里带回
一块窗纱布
打算换下
发现母亲
已用一块
旧蚊帐布
像补衣样
给补上了

2021/04/29


母亲给父亲换纸尿裤

母亲说她昨儿中午
给父亲换纸尿裤
从他身子底下
往外拉
尿液弹起来
溅了她一脸
说到这儿
母亲笑了
“就跟照着我脸上
屙尿一样
不是看老东西魔了
真要凿他两栗骨”

2021/04/29


全能母亲

给父亲擦拭完身子
帮他换好
褥疮上的敷贴
安顿父亲睡下
母亲说
“现在都搞好了
时间也不早
你走噻”
“我今晚不走
夜里要帮爸翻身”
“我翻得动”
“要给他换纸尿裤”
“我能够换”
“万一敷贴尿湿了
还得给他换药”
“我知道怎么换”
“……”
“你别找理由了
走就是了”
母亲笑着
把我推了出来

2021/04/29


给母亲做艾灸

母亲右侧肩周炎犯了
连着做了两天艾灸
已经好多了
我说再做一次
巩固一下
母亲感叹起来
儿啊
你一天到黑
就惦记着我们两个老的
我们都一把年纪了
又不是死不过
你要顾着你的家庭
还有你的身体和工作呢
母亲不知道
我早已做好调整
现在的生活重心
就是陪好4位老人

2021/04/29



新疆烧烤店

整条街上
几十家烧烤店
唯独最西头那家
没供奉财神
反而挂着
一张领袖像
店主是一对
新疆夫妇

2021/04/30


江湖女侠

这是同事小陈的
QQ昵称
每次通过QQ
发来会议通知
我说收到
她便回一个
抱拳表情包
仿佛
她真就是个
江湖女侠
其实
她就是一个
办公室文员
弱不禁风的
离异女人

2021/04/30


今年第一个30°C以上高温日

中午下班
在家属院
遇到严老太太
抱着一叠床单
便打了个招呼
“都晒干了呀”
“是的
今天日头太罡
再不收进屋去
就得烤糊了”
下午到办公室
见搭在沙发靠背上的
西服外套
被翻窗入室的阳光照着
拿起来嗅了嗅
还真有股子糊味儿

2021/04/30


电动车没电

回父母家路上
见一个中年女人
推着电动车
猜测大概没电吧
不禁想起去年五一节
从父母家出来没多久
妻子电动车便没电了
一路推着走
我还当作出啥事儿
慌忙返回去查看
帮她推回家
我就琢磨
难道设计者
当初没想到这种情况吗
会不会有其他办法解决呢
网上一番查询过后
还真找到个办法
不过没试过
所以不敢贸然上前
给那女人支招儿
第二天试着问妻子
如果遇到这种情况
有男人说能够帮你
启动电动车
你信吗
她瞪我一眼说
鬼才信呢

2021/04/30


何校长

晚上从父母家回来
在我们楼栋底下
路灯照不到的暗处
一个面相模糊的男人
站在邻居老何对面
接打电话
“我不在家里头
在楼下跟人讲话”
“……”
(对方声音听不见)
“跟何校长讲话”
“……”
“你说哪个何校长呀
就是我们这楼的何校长”
我一下想起
东单元5楼的
那个真何校长
此刻
假何校长
背着手
低着头
拿脚尖碾轧着
地上一个什么东西
他家住西单元2楼

2021/04/30


促销

明儿就是五一
外面促销喇叭
一阵儿
接着一阵儿
忽然想起
5年前
4月最后一天
在微博上发出
当天写的
一组诗
阅读量
空前绝后
达到5万多
仿佛
咱也跟商家样
利用节假日
赚了个
盆满钵满

2021/04/30


快餐店

单位所在的巷子口上
前年开了家快餐店
女同事J
先后两次说
一定要找个机会
让我这个土老帽
进去开开眼界
说者无意
听者有心
我心里
一直期盼着那天
能早点儿到来
前段时间
发现那家店
关门歇业了
心说
也许老板有事儿
临时的吧
没想
今日早上
看见店门大开
几个工人拿着风镐
在里面撬地板砖
拆上面的吊顶
哦,这家店
彻底歇菜了

2021/04/30


浪漫

母亲在家闲话
说邻居家孩子结婚
大门口扎彩门不说
在屋里楼梯口
又扎了个
搞得跟皇帝
娶媳妇一样
小妹说
再浪漫的婚礼
以后两个人
如果不好好过下去
照样离
像你和爸爸
辛辛苦苦把我们养大
两人厮守一辈子
白头到老
这才是
真正的浪漫
说得母亲
倏地一下
满脸通红
冲小妹嗔骂道
“要你鬼嚼”

2021/04/30


昨夜

西甲排名
第3的巴萨
在主场
在梅西
先进1球情况下
最终以1-2遭到
排名第9的
格拉纳达逆转
失去积分榜
登顶机会
而我
在提前一天
完成月初制定的
《梦景录》370首
这个目标之后
依旧一路狂奔
一夜写下
25首《梦景录》
让本月梦诗总数
翻过400大关
达到406首

2021/04/30




外甥女上大二
眼见五一节要来
同学们纷纷开溜
她也想提前回家
去跟学院请假
老师将她训了一顿
“别人都没提前走
就你情况特殊吗
上学期拿奖学金没”
外甥女整个人
一下子懵了
不都已有人
提前走了吗
难道没报批吗
好在老师看她
老实巴交的
最后松口了
“这次就算了
下不为例哈”
回到宿舍
她问还没走的同学
大家都说
你傻啊
我们上报的离校时间
都是5月1日到5日
你咋实话实说呢

2021/04/3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