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艾饼的暮春及其他

◎西厍



蔷薇志
 
你看到了纷繁的红或者
纯粹的白:你就说你看到了春天
看到了你所热爱的节令——
你看到的够多了,也不算肤浅
 
如果你说,你看到了
造物的某种生动赋形,恭喜你呀
你已获得审美的基本敏感
但还不够自觉。你终将获得
 
通向幽秘之境的花香锁钥。那么
你到底还看到了什么
生的咏歌抑或死的悲挽之辞?
时间的碎片抑或星辰的某种
 
朴素的对应存在?一点也不妖冶
也不取媚于谁。风呼唤出她
内在的灿烂和颤栗,雨洗濯她
裸露或仍然幽闭在四月的
 
全部身世。雨或许错误地认为
她有洗濯的必要性。然后你就看到了
湿漉漉的蔷薇压低了春天的
枝条和节令的嗓门。而阳光
 
来自至高律令的温暖抚触
平复了蔷薇的颤栗,并帮助她
调制最后的香气:事情一点也不复杂
只需把她安全送抵夜晚和月光深处
 
 
苦艾饼的暮春
 
妻子用苦艾草汁液
调制水磨米粉
揉捏了再揉捏
终于把暮春做成一种
能充分调动食欲和
记忆的食物。这样的尝试
她已固执地做过多次
上一次她用的是莴苣叶
她甚至无暇提取汁液
省掉去芜存菁的工序
简单粗暴揉合了两种
朴素的食材
然后用平底锅煎、炸
然后糖水浇淋,微火小煮
要不了几分钟
暮春就变得具体而微——
黏、香、糯、软、甜
我和妻子面对面
也和童年面对面
嚼着苦艾饼的暮春——
这粘牙的,酸鼻的暮春呵
这齿颊生香的
泪意隐隐的暮春
 
 
天鹅的免费课程

1
在春天的湖面缓慢移行、觅食
拖家带口,像极了这人间的小夫妻
把天上的生活暂时搁置在天上
眼下只一门心思过它们的人间日子
儿女绕膝,波澜不惊——
难以区辨舞蹈和生活的界限

岸上有年轻姑娘正脱掉外套
裸露出令人欣羡的天鹅颈,摆拍
姿势就地仿生,背景是现成的《天鹅湖》
两只黑天鹅,两个在春天开设
免费课程的舞蹈课老师
在某个姿势的凝定中,耐心提供美的示范——

三只灰蒙蒙的小天鹅和岸上的姑娘
是这春天舞蹈课的直接受益者
这首诗,因为描述她们而获得了
有益的节奏:作为第三个受教者
诗人赋就他在春天的言语之寺
向囿于凡尘的天鹅致敬

2
春天的湖面常常被比作舞台
三只黑天鹅,三件年轻的乐器
可是除了风拨弄它们的羽毛
并没有谁能弹奏得了它们,赋予它们
外在的音乐主题。“它们是一出剧目的
三个角色,”但很显然它们
并不谙熟表演。“因为还没有到恋爱年龄
眼下它们几乎是虚掷着光阴……”

“光阴对于我们而言毫无意义
我们的意义只在于我们是天鹅
这一点和你们完全不同
我们不创造观念,不为观念而活
本质上,你们完全理解不了我们
你们所谓的天鹅湖或天鹅之死
只是你们为自己的观念寻找
演绎和自我教育的可能……”

三只觅食的黑天鹅,除了倒影
和它们的身体构成接近完型的穹隆闭环
并没有专享的光环笼罩。在湖面
它们拥有的春天不少于也不多于……


2021.4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