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母亲祭(组诗)

◎阳阳



◎水井祭

将最后一枚月亮深埋井里
连同其中的树木和斧子
它们纵然通体透亮
也无力照耀今世的炊烟
无力照耀汲水的你
日复一日美丽的秀发
与脸庞

心中之月
已被铁链般的乌云遮蔽
我唯有选择
比乌云更加坚固的井盖
将这样一口水井
于天地间
锁死
2021、4、14

◎菜园祭
这个菜园子就在家的左边
与水井成对视的姿态
方便彼此心照不宣
菜园是你几年前开垦的
原因或许出于
年龄与腿脚的变幻无常
像是冬天里的一场雪
慢慢吞吞,身子沉重
使你再也无力去远方耕作——
农具为笔,山水为墨
出土成批成批的书画诗词

这个菜园子
一年四季都有时令蔬菜
其中我最爱水蓊,如一本历史书
不断绵延细长的时光。这些蔬菜
从小到大,由绿变黄,多像你
自少女到人母的历程,辉煌
这是你引以为傲的自豪和爱吧
当然不一定能够比过我
零星的回家或每一次长途电话

如今菜园子与骨灰划成了等号
若是你不反对
我就将它永久封存吧
在心底,在梦中,守候
一个村妇的回归
2014、4、14

◎松山祭
封山育林,兴修水利
这是那年月的常态
无法上山打柴的日子,一家人
依然要生火做饭
我已是乡村读书的少年郎
虽营养不剂身材矮小,但有的是气力
你养了五个儿女,却依然
美丽无比,像山野的阵阵花香

我推独轮车
左右各绑一个长蔑篓
你持洋锹或粪钩,我们
去草丛丰盈的松山里
捡拾牛粪,或者扒拉小碎石
像活泼的小动物,或头顶
嘈杂无章的小鸟
于山野间自在出没

牛粪和些黄泥做成饼
晒干后用火钳挟入灶膛
蓝色的火苗好看极了,像香甜的米饭
而那一车一车的小碎石堆成好几个立方
这是全家修筑水库的任务
我们赚工分,时常蹲在草丛间
或梯形的水库大坝上用中餐,足足地享受
苦日子的浪漫与清香

此刻我选择一种长跪的姿势
于松山间怀念生与死,祭奠或寻觅
那些平凡的牛粪一样的日光
2021、4、15

◎农田祭

随着父亲与外婆的相继逝去
还有五个儿女的出嫁
与远走他乡,十多亩的农田
早已转给他人耕种
即便如此
我每次归去
依然会到田间,打捞那些
禾苗、谷穗、棉花
水牛、铁犁、打谷机的
忙碌的身影,打捞
你与父亲洒落于泥地、田埂
和山路上的叮嘱、笑语与歌谣
这些个细密的雨滴呀
淋得我几十年头脑清醒,百感交集
我打算将它们编制成一面
镜子,镶嵌在墙上
便于我每日出门
都能清晰地瞅见里面
风霜雪雨,贝壳珊瑚
紧紧交织的景象
2021、4、15

◎鸡鸭祭

鸡鸭每日按时醒来
它们懂得你的早起
熟透了你开门的手法
和亲切的笑语,如门前的塘柳
总是在水面和善着下垂
它们先是围着屋子
无规则跑圈
做些准备活动,出出微汗
然后上山的上山,下田的下田
下蛋后总会欢呼几声
春天来时,它们
会带些池塘与草丛中的消息
回家,等候你下一步指示

这些可爱的小动物
陪着你日出日落,苦辣酸甜
如我身在远方
梦里梦外,依然是你
摇曳在时光中的身影
2021、4、21

◎老屋祭

用村口那棵百年老樟
来诠释老屋的密码
或许最为合适,此时
在对你的怀念里
我找不到任何一个词语
可以直达老屋的根部

土墙木壁
红纸对联与挂历,每年
墙柱上贴满固有的岁月
屋顶的捡漏人
用她细长的发丝
将风雨的每一道缝隙
塞紧。燕子衔泥筑巢
于寨子里安插另一拨
风生水起的人生
南来北往,她们的足迹
成就你无边的牵挂

老屋一直在那儿
我的根一直在那儿
而你呢,母亲
你在哪?
2021、4、23

◎白骨祭

你衣着得体
不发一语就进去了
为生命这口火塘
作着最后一次燃烧
像极了殡仪馆葱郁的
松柏上,春天
摇曳的一句句诗行

这样一个过程
肉体到白骨
就是一次历史的轮回
瞬间即千年
毫无杂质的一堆洁白
定格于天地之中

我没有一滴泪水
世界空旷得
仅余下一片云朵
2021.4.23.

◎墓园祭

在新的时代
我无法用一阵风
将你吹向山野
与父亲和外婆葬在一起
让你们再次回到从前
拉拉家常,甚而
跟酒后的父亲不时吵嘴
我把你安放在
一个叫做天福园的公墓
四野开阔,山清水秀
除了留下思念
什么也不缺
2021、4、26

◎清明祭

新墓故人相隔万里
清明,从此成了你我
共度的最为凄美的时光
不放鞭炮,插几丛黄白菊
这些时代给予的悼词
村子的披风略显寒意
唯有点燃几炷香烛,怀抱新竹
在氤氲袅袅的光影里
出走,与你述说
家长里短,儿女情长
述说你遗落于人世间的
每一粒尘埃
2021、4、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