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英在野 ⊙ 息夫人之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浓雾史》(2012年“史系列”逸诗)

◎老英在野



 (2012-01-17 18:22:38)

金黄色的,你所哀叹的命运

也要把你摁进雾里
车开往登封,所以呕吐也要安静
鹿鸣山庄像座孤岛,被神
吐掉的人,以为练过铁布衫的人
打开冷风的门
普天之下,再没无辜者
总是这样:一旦屈辱交换殆尽,就磨刀
磨刚长起来的孩子
 
好在,大地还足够坚硬
餐桌上的绿色
还有耐嚼的养分,水灵的女子
仍在学十字绣,绣不能见水的君子兰
荷花令。他们说
别信那帮刁民,谁赋予他们
敲诈的自由?也别在意
那些精英:他们粉红色的前列腺
比国民党可怕
 
一年的末尾,你用一首诗挽结
枫林里的沉溺
天暗下来,耍棍的人又开始朗诵
你结交的那么多,谁无偿抬你
到焚尸炉?水知道
答案在下一页,下一个淡蓝的清晨
火车票售罄……没判决的人
有福了!干吧,干吧
雾里发生的一切,你才知道,不被记录在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