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鬼情未了(8首 )

◎云垂天



@猎物


阿难,又出去转山。像滴露驻足叶尖,像微风
摇晃树枝。山间鸟鸣,美得就像摩登伽女鼓胀的乳房

“我是那匹野鹿?我是大腹便便,坐KTV的经理?”
一块木板,从秋千架上,抽身而下。阿难,想起自个

千相,百世。子弹,没入野鹿,猎人没入夜色
“先生,你需要野鹿肉吗?”“哦不,我就想摸摸它”

阿难。收起眼泪,就像收起自个散发出去的体温
我是我的猎物,只不过一个流血,一个流泪

“恭喜你,你是个好猎人。多好的鹿子啊”
阿难心中,不由闪过短木板,KTV经理,和新建火车


@亡人书

偶尔,质疑者走开。阿难舒了口气,吞吐山间气息
“我的传译若有误,请你看看那青竹裂纹”

死难者栩栩如生。我们看见蝴蝶翩跹,月亮在水中游弋
“给我一颗鸡蛋,你想要什么?”

阿难,变幻千百孔雀羽毛。那些都是亡灵眼睛
“照顾好你的牛,阿云,等你女人回来”

一只白鹭飞过城市上空,她是孤单的
一群白鹭飞过坝子上空,它们是孤独的

摸摸我的眼睛,你可以看见她形象,她的教诲
她的醒悟。“阿云,当她重新走至你面前,你要认出她”


@感染的伤口

刚生下,阿难就被那头巨大蜥蜴,咬了一口
拖着那条受伤腿脚。他一步步,行走

阿难昨日,好不容易擦去,屁股上
语录,又灰绿般生长

他和他爱人,淹没在城市与情感交结的海洋中
阿难,开始打绷带,打点滴

他白天簌簌发抖。他喝下又一碗纸灰水,那
上面的文字略略叫他,安静一点

他想起他师傅——
“当你好时,你就是颗钻石,从你伤口开始”


@墨水

“世间躯壳,徒具外表,唯我纵横驰骋”阿难,看手中
拇指般粗的英雄笔杆上小字,堕入沉思

窗外山岗,烟雾缭绕。掘墓人在刨坑
太阳将沉,月亮将起

“我埋的是谁?”最后确认一下之必要
有人耗尽一生,把大海升起。我收了他,大地游荡精魂

吃口粽子,喝口雄黄酒。阿难,把玩着手中
空腹笔杆,无法分辨。窗外月色,像白鱼。谁又在谁腹中


@陌生人和老房子

“听说老张家的二丫回来了,凤凰一般”阿难眼前,闪过
一只鸦影。那是魔术师变的,他喜欢回旋的时光

众人在新建屋前,绞碎头发。黑白相混,却不相隐
谁的光艳笑脸。枯灯下,阿难背影,被映在雪白的庙墙上

二丫抠墙土,露绿光。“真甜”二丫舔着她的黑手指
“请你们把你们最要紧的,分点给我”阿难,像颗药丸

“出去的回来,回来的出去”阿难,不是女巫
却行着女巫之事。连他自个,都感好笑

还是那双抠墙的手,白白地扶着它的旧墙壁
摇摇欲坠。黑变白,白变黑,还是它们原本就这样。阿难


@玻璃樽

“你捧着空空的鱼缸干嘛?”阿难,逢着在放牛的
小周艳。“我在等我的鱼”周艳,咬咬嘴唇,肯定地说

阿难笑了:“这的确是个好鱼缸,让我们一起想想法子”
“你看见那边那朵云了嘛?”“是的,它在那”

“它像不像一条鱼?”“嗯,有点像,可这有用吗”
“有用,不信你招手”周艳,招了招手,那云便飞了过来

“快说,你喜欢它”“好吧,我喜欢你”周艳老大不愿
地说。那云,马上变黑,并开始下起雨来

满满的一缸清水,周艳,高兴极了。一条乳白色
金鱼,游弋其中。它长有双有趣的眼睛,像谁?像阿难


@人间喜剧

阿难睡钱堆里。那些纸,阿难心里明白,“可我是什么?”
他们为什么要用钱把我埋起来?那些信徒

有人走过来,想和阿难睡一块,且是个美丽女人
她放过牛,挖过洋芋,讨过猪草,就是——不做小姐

阿难以为她会说:“我爱你”可她不:“我不爱你”
但她,确有摩登伽女美妙身体,和芳香

“我只喜欢那些纸”人以群分,物以类集。阿难反对不了
都是尘世疲惫之人,奔突之兽,错把城市做森林

阿难坐法庭上,看下面女人,抬着她的头
轻轻敲了敲法槌,就像敲着他前世木鱼:“休庭,休庭”


@人鬼情未了

阿难看着春天的草木,摸摸自个光头,笑了。“谁踩着
我头”那些夜晚,星星,多像另一世界的人类

“我脚下踩的这颗头,又是谁的?”为什么,它的青芒
一定要被白雪覆盖。我是秋天的老人。我的红叶

开启着冬的锁片。夏天,泛滥洪水,摩登伽女
坐她木桶中,流下,滚烫汗珠。她自个,也是一滴汗珠

她的蓝裙,铺满天空,那上面有我喷过的
蓝墨水。我坐教室后面,是个顽皮学童。她是我

今生的一位老师。终身未嫁。在精神病院,剃光了
头发,与男护士度日。不论好坏,不管那人,是不是我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