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篇小小说。《妓女》《阴阳人》

◎李荼



妓女
  “我和我自己是一样的。”起床后,她对自己说。“今天我是个反人类的人类。”她又对自己说,说完之后,她起床去干家务了。她首先在厕所找到一根拖把,用这根拖把把地面拖了好几遍,出了一身汗之后,她觉得地应该是拖干净了,为了检验结果,她蹲在地上,借着晨光观瞧:平整的木地板上反射出一种特有的洁净的明亮,她很满意,站起来,去厨房洗手,做早饭。
  早饭后,她坐在沙发上抽烟,她抽了好长时间的烟,时间在一点一点减少,就像减少在一点点减少。然后,她再次回到沙发继续抽烟。
  少顷,她走向阳台,外面的天空灰暗无光,街道上很热闹,到处是车流和阻止车流乱行的各种交管制系统,从时间上说,无论是在早上还是晚上,人们经常看到的情况是,公交车缓慢驶进站里,而在此刻,她站在19层楼的阳台上,首先看到的却是,公交车正从公交车站缓慢地驶出。
  这个时间,绝大多数人都已经去上班了,而下班的人还在公司里等待下班。她反对上班,她已经很久都没去上班了,由此,她觉得她是千千万万个不想上班的人类中的一个,而她究竟是哪一个?她搞不清她妈的到底是哪一个?
  傍晚,她不再考虑上班的问题,这个问题让她感到头疼,她决定先洗个澡。
  当她进入浴室,打开热水器,没想到出来的是凉水,这让她感到世界已经无法控制,“我一分钟都不想等了。”拜登说,在今天,她半分钟都不想等了。她打开花洒,披散开头发,就着冰冷的凉水,胡乱冲了个澡。
  就在她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她的老主顾六哥破门而入,他一进门就冲她嚷:你搞什么搞,谁批准你不干了的?
  她披散着头发,用头发把整张脸都遮住,她特意站在六哥的对立面,她不说话。
  六哥自己说,你不干了,上海那么多老爷们怎么办?他们到了晚上去哪儿消遣?难道让他们自己去搞?
  她不说话。
  其实她压根就没想不干,但是要有不干的欲望和决心。
  操,难道这就是生活?
2021/2/26

阴阳人
  我去深圳出差,一个久未联系的大学女同学打电话来说聚聚。我能说什么呢,我只能说好,然后就是干等着。
  虽然好几年没见,女同学除了岁数和体重增长之外,其他没太大变化,相貌也不像书中或小说里描写的那样,好几年没见面的老同学突然一见,面貌沧桑,惨不忍睹,尤其描写女同学时,还要加上“腰比水桶粗”这样的话,相反我倒觉得她比上学时更显亲近了,那时她梳个丸子头坐教室右侧靠前位置,我坐中排靠后,我们几乎没机会说话,更没机会微笑,她偶尔回眸,我相信那绝不是为了我。
  再次见面,我们只有几秒钟生疏,很快就热络起来,女同学的热情超乎想象,话特别多,她先是说了一大堆我不关心的事,比如工作,又说了些我不擅长的事,比如单位领导跟领导之间,同事跟同事之间不好掌控,又必须掌控的各种关系;领导跟员工之间的八卦以及家务和工作之间的鸡零狗碎……在各种话题穿插的空档,她滔滔不绝地讲起她的一个女同事在发现女儿躲厕所里偷着抽烟时,把刚做好的一桌饭都掀了,扇了女儿一个耳光,第二天上班来又对着全体办公室人员哭……我开始低头刷手机,她突然不说话了,愣了几分钟,她问我,你最近爱的怎么样?我说什么怎么样?。她说你们女艺术家有男朋友不是很正常的事嘛,我说没有。她说那你落伍了。我说没有。之后,她倒是不请自便地讲起这几年她谈过的几场恋爱,最开始是赵光,赵光是我们大学同学,我说赵光不是跟张慧好吗,她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后来几个都是她同事,乱七八糟,大概有五六个。我没想到大学时看起来那么清纯无染的她竟然堕落或者先锋到如此地步。
  我忽然想起她有个儿子。我问她儿子怎样了?她说很好,很聪明,个子也长高了。我脑子里立刻浮现出她在朋友圈里晒出的她儿子的照片,的确像是个聪明又健康的孩子的样子。“不过他的身体……“女同学说。我以为孩子得了病,“身体怎么了?”…..,其他都还好,他的性别……”女同学欲言又止,好似有难言之隐。我立刻明白了,她的孩子是个阴阳人。
  “你要不要看看那个部位?”女同学问,说完,她变戏法样从包里掏出一个塑料假娃娃,把手伸进假娃娃的后背,从屁股往里掏,像是要把里面的东西翻出来,我赶快制止,我说我害怕。
  “长了两个睾丸,像两个小牛蛋,粘连在一块,鸡鸡只有花生米那么大,象征女阴的那部分是个实心的洞……”我终于明白她来找我的目的,是想让我打听下北京有没有能做这种手术的医院,把那个实心的洞打开。
  根据孩子现在的情况,他成为女人的条件比较优越,只要把那个洞打开,摘掉睾丸即可。
  我说我回去问问。
  女同学为了表示感谢,邀请我到她家去,见见她的家人和孩子,她老公是她同事,我到她家后,他很热情,甚至更热情,无比热情,但他是个表情模糊的人,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也许是他羞于向我表达他的请求而故意模糊了表情吧,我只能这么理解
  问题的问题是——我现在看他俩的表情都是模糊的,很模糊,我想起了那个洞,未必是实心的。
2021/3/21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