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龙龙 ⊙ 幸福是一条虫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缺少》《普洱的普》《茶城大道》《普洱的洱》《五月》

◎殷龙龙





《缺少》

缺十根手指,十根脚趾
她像是抱着木桩恋爱
缺一个星期的咖啡
她把2020年的每一日磨成芝麻
缺起伏不定的山峦
他竟在机场里等,或变成大巴
缺预约的号码
他劫持一个医生为逐渐下来的天黑——
请闭眼吧
他们敲着桌子,不想囫囵吞枣
缺干净的抹布
她便炒了丝瓜,给他吃下去
等丝瓜老,成了瓤子
在体内清除油污


《普洱的普》

六月的普洱不热
人们骑着电动单车很快从我身边掠过
消失
今天是谁的生日呢?耸耸肩
除了吃喝拉撒
我也在中心医院里睡

做了CT检查,照了X光
记忆力减退
慢慢地,幸福就来了

在医生的辅助下我成了机器
重复使用四肢
它们好像不能装在身上
你看,乌云压南,大雨会漏
我飘在窗后

到处都是好人
到处都用钱
我要是做语言训练保不齐把疾病吹走

三分之一的时间睡在疼痛上
三分之一不理它
三分之一敲骨疗伤


《茶城大道》

雨天,A座520室,适宜喝茶,品尝各种辣。
又去楼道,用食指写诗,拇指点赞。
云贵高原此时肯定酝酿着
一场地震或暴乱。

晴天,茶城大道路口,
看到几座石象,雕刻得有几分像,几分不像。
据说一只小象在石象面前不肯离开,
撒娇打滚,认为那就是妈妈。


《普洱的洱》

王晓笛约我手写两首诗
他说收集一些作者的笔迹,纪念青春诗会

青春褪了我的色泽
诗歌耗骨血

现在还会写字吗
右肩半脱位,右臂已废。签的名都去虎跳峡了
横不平竖不直,吹吹,纸香无人不醉

这一份荣誉伴着光阴,左滑右滑
就滑过去了
拇指按屏
早上和晚上在手机上竟是相同的键

早上和晚上的凤凰花都谢了
荷花开得胆怯
好像半大的孩子胆怯地送妈妈去开家长会

我的爱肿成书面语
脖子以下全是尾巴
拴着一片红树林——年轻时就是键盘客了
后来被选家敲中
他们捏着鼻子,拎着能传世的文字

“我不回去,回北京只能等死
你得祝福我
在外游居、装嫩;天天求诗,求钱,求生存
它们和尊严一样,味苦”

慢慢来吧
从生命树到智慧树之间爬一段下坡路
即使顶一只苹果,吐着信子,撕青春的皮


《五月》

竹编,茶饼,木疙瘩,江山龙客栈。
我想写一首诗,
不知把它们放在哪儿……

我的腿伸到天上,
五月,凤凰花染红了脚趾。

上午喝了咖啡,下午睡了一觉。
母亲节这天,
我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了;
没有窟窿的墙,容易被风吹倒,
墙睡觉的方式是稀里哗啦的。

我卖过烟,人家叫我拼缝的。
我偷窥,人家叫我扒缝的。
我读过一段时光,人家叫我老不死的。
我干脆倒下,人家吹了吹铁管里冒出的烟,转身走了。

如果你想为自己辩护,
请站上被告席,
那里,言论自由,却以四年的不自由作代价。

如果某银行的女孩,
梦想着将来成为寻衅滋事的罪犯,
请举起一块木牌——

木牌举上街,引来棍棒,
法律不公布官员的财产,变得廉价。

我把你过去损我的话细细打磨,
磨成歌行体和七绝;
我把你昨天夸我的话拍成电影,它叫《阿甘正传》《美丽心灵》《左脚》;
今天夸我的话串成60颗卫星。
有时,我并不以为你是在照顾我的情绪,
我开一句艰难的玩笑,
像是宋江招安后一次扭曲的英雄宴。

过后就在寂静中等着,
像迟钝的人在考场里先做难解的题。

百年榕树的遮蔽下,
才知自己的愚蠢,化作根须。
粗大的根在地下把路面拱得凸凹不平,
却不想暴露在阳光里。

时光在你的肩上,我抓紧它,不至于摔倒。

一个人说一件事,说的滴水不漏。
另一个则信口开河。
他们两个打赌,
最终把事情弄得支离破碎,
把一口牙,关进告密者的小黑屋。

我们在咖啡交易中心,
读荷花有茎的诗。
没准在旁边百年的一架钢琴前,美龄和庆龄四手联弹。

我写过许多伪诗,一般归咎于
心燥、心野、心懒。
但绝不归咎八十年前的那些伪军。

在杭州岳庙,见过秦桧和他老婆的跪像。
这两尊黑漆漆的铁家伙摆在这里,
是很恶心的。
它激不起我的“爱国主义”。
大家都知道秦桧是替罪羊,
几百年的替罪羊。

茶壶、遥控器、剪子、手机、杯,
这些东西摆在茶几上,
心安即得。
窗外的风景于我们没有私怨。
到底什么人这么大胆,泡了普洱的文字。

我啊,每天玩!
上网、散步、思考、聚会、游湿地公园,
看佳人舞蹈。
不说感谢的词,而精华全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