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羽 ⊙ 音乐手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戏拟叶芝《傻瓜的又一支歌》

◎罗羽



戏拟叶芝《傻瓜的又一支歌》




他爱他的故土。清明。给父亲上坟
然后转身于一片油菜花
此地的桑园村,有蚯蚓缩小的劳动
肩颈的耸动应和着豌豆苗的逸兴

一条斜线边。火车迂缓的深绿
驰过春意的无塔供水装置
黄白草、棉织机的凉风向他吹来
播娘蒿死亡的凌乱从菜籽油香味的前面跑过

(撞破译文本身的壁石,他似乎
挨近了爱尔兰的舞蹈,尽管遭遇
梦魇的胁迫,他还是抱住
叶芝,抱住叶芝的诗篇睡去)

而这里,牛的犄角和农耕摩擦,产下
小牛犊,他们围绕着浇灌、亲人
欢爱,吵嘴,又倏忽老去

他在葛拉妮亚的后街来回地转圈子
却难懂得她眼睛里马鹿的知识
这一切很快都会过去,一些豁然、变异
就像棉花的温暖,被缝纫成耻辱
跟着家园的波浪摆动起来吧
凶兆显灵,白龟湖水面上红嘴鸥的飞翔也不真实了
在枯窘的滋味中,他得不停地赶路
井台。辘轳。脸。最后
他要用自己的愚行做他所愿的傻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