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英在野 ⊙ 息夫人之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译到自己满意为止

◎老英在野



 



很偶然碰到这首诗,而且正好有英语原文,就试着自己读一读。凭着高中时那点英语特长班的底子,再加上自学本科的英语过级,所缺少的就是词汇量和深查细究的功夫。一读之下,觉得心有所悟,就开始了翻译。
没想到的是,这一下就陷入泥淖。原来两种语言如此不同,他们的互译几无可能。这样就想到自己读到过的那些好的译本和买的大多数看不懂的译本,不禁感慨万千。原来还有这层蒙蔽!
好在网络时代,工具触手可及。韦氏、牛津,朗道,有道……不一而足。一而再,再而三地印证了我说的那句话:这是学习最好的时代。
第一遍译完,发现没有节奏和韵律,赶紧安排上。知道原作者很讲究格律,但英语是英语,汉语是汉语,不可能用汉语来模拟英语的格律。就设想:假如詹宁斯是位汉语诗人,她该如何安排韵律?那我就依我的想象来安排。
第一个错误,是译友指出来的。Snowdrop 一词,可泽为雪莲花,想到那首著名的歌,就借用了。朋友说这是指“雪滴花”,相当于欧洲的迎春花。我在网上搜了“雪滴花”的图片,是在雪地里开的白花,晶莹美丽,像水滴,也像铃铛。与下句的“眼泪”有承接之意,就改了过来。[后来看到有人把它叫着“顶冰花”,也挺形象]
接着,就是下面这句“why do tears hurt?”,字面意思是“为什么眼泪会痛?”好奇怪,眼泪怎么会痛?或者可以译成“眼泪有害”?上下联系,也不通。这样就纠结了两三天。
今天早晨,突然灵光乍现,莫非是“泪中带伤”?用手机再搜了雪滴花图片,果然,每瓣切滴花瓣的尖尖,都有一抹红,看上去极像血痕。这样,这句就定了。那一刻的狂喜,堪比自己写出一句好诗。
把译文发到QQ空间,另一位文友读到“光秃秃的树向阳光撒出一把又一把的鸟儿”这句,不禁大为感叹,“人家写得这才叫诗!”“太形象,太生动了!”我这才发现,确实,这句
“The leafless trees
threw handfuls of birds to
The shafts of sun.”
一排落尽叶子的树,多像一只只枯干的大手,把小鸟一把把地撒向太阳的光柱。这是在大街上啊,多么喜气,多么活泼,确实起到了“治愈”心灵的作用。
听到这样的赞美,也不由得意起来。同时想到,是不是有种诗,无论中外,都存在着诗眼,或者叫“入口”也行,你找到了它,就直接进入诗人为你创设的世界;找不到,就不得其门而入,就只好在诗外徘徊。翻译一首诗,就一定要找到它才行。我是运气好,无意中触到了开关,灯亮了,恍然大悟。
这种体验让人上瘾。
最后一项,就是这首诗的主旨了。它要表达什么?“一只老鹰冲下来击杀一只老鼠”这是与此相关的重要意象。春天回来了,雪滴花来了,我们慢慢疗愈冬天带来的伤,慢慢适应春天的“黄金”,就像田鼠一样。然而,天气还冷,不要那么急着甩掉保暖的“围巾”,因为冬天尽管“退了”,却还心怀不忿地窥伺,就像老鹰一样等着伺机而动。那传说中的“天堂”,还远着呢。
因为我们来自“冬天”的幽暗,也会进入一段我们自己造就的“幽暗”。
那么这“不只是春天”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春天之外”?而文中点题的“It is for more than
Spring they come”中的“they”指什么?对,是“老鹰”,是“幽暗”,是冬天的反啮。可是,在这里如何翻译?
思虑再三,我只好用汉语的句式腾挪一下:
“也有些到来
不只为了春天”

MoreThan Spring

Springis a secular sacrament. Today
Ithealed us as we walked the golden streets.
Theleafless trees threw handfuls of birds to
Theshafts of sun. Winter, for sure, retreats
Butgoes off with a laggard look resenting
Sequencesof light. In spite of cold
Wetoss our mufflers off, we are acquainting
Ourselveswith Spring and all its spendthrift gold.
Thesnowdrop pushes slowly up. Why do
Tearshurt? It is for more than Spring they come.
We’re back withEden-longings, want to go
IntoParadise, that fabled home.
Ahawk streaks down to kill a mouse and show
Whatdark we move to, what dark we come from.
ElizabethJennings

詹宁斯:《不只是春天》

春天是俗世的恩典。今天
它治愈我们,走在金色的街上,
光秃秃的树向阳光撒出
一把又一把的鸟儿。
冬天当然是退了
却带着落寞的神情,憎恨这
一连串的光亮。尽管寒冷
我们还是扔掉围巾,我们正熟悉自己的春天
和它所挥霍的黄金。
雪滴花慢慢撑开。为什么还
泪中带伤?显然,也有些到来
不只为了春天。
我们回来,是怀着对伊甸的憧憬,渴望
进入天堂,那个传说中的家。
一只老鹰冲下来击杀一只老鼠,
向我们展示:我们进入了怎样的幽暗,
我们又生于怎样的幽暗。

[老英在野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