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万般物象虚设(11首)

◎术香




夏天在我身后
 
夏天在我身后,
太多话,太多想法,
开在花里,长在草中。
 
我不回头,
没有一个字、一个词,
飞出花,飞出草,
谁的语言,谁的思绪,
原汁原味保存着,
我只是路过,
不想带走什么。
 
有一些黑白底片,
仍在某个黄昏,
多少年都在,
不分季节,不分时日,
一直在。黑色纸板,
白色脚印,
从漫天大雪里垂落。
没有气息,没有温度,
酒瓶子悬于空中,
黑色汁液,嘀嗒,嘀嗒。
 
也不回头,从没回头。
许多物,看过一次,它是新的,
再看一眼,就旧了。
我不回头,
夏天及所有我看过的,
都不会旧去。
 
 
羽毛小记
 
一场狂风过后,
我捡到那些羽毛,
燕子、鸽子的,喜鹊的,
掺在一起又各自独立,
自言自语,自律自动,
我理不理它们,都会动。
 
仿佛有生命体征,
羽毛和羽毛在一起,
乐园一样欢乐。
放下羽毛,清洗羽毛,
梳理羽毛,
一根一根压平,
一羽一羽理顺,吹干,
压进书本,压进日记。
 
记忆断层,
惟空间柔软,经纬分明,
色泽里细羽纷纷。
 
 
最后的峥嵘
 
没有定格,不会定格,
风逆向逆转,
安静的心开始慌乱,
一串脚印,一摞心事,
蜿蜒于人间,
藏头去尾的那一刻,
天空开始阴暗。
 
前方为何方,
红色箭头一再折叠,
竖折折折,
定格的全是虚线,
白色痕迹,蓝色火苗,
不定期显露又自我抿去。
山与山相视,水与水交错,
一刻钟的美好,
一万年的不安。
 
飞鸟收起翅膀,
俯视云烟生处、深处,
哪些对,哪些错,
透明清澈只是瞬间。
握着风向,握着雨滴,
荷叶包不住烈焰,
闭目的间隙,
峻峭山崖亮出彩蝶,
五百年修炼,五百年反悔,
树枝一样展开,
雪落有声,鸟鸣无声。
 
万般物象虚设,
无意间那一瞥,
留给人间最后的峥嵘。
 
 
退回一切之后
 
一场病后,
我的生命愈加薄脆,
随意一片云影,
即可将我遮掩,击碎。
 
不一样的风,
从四季袭来,
燕子呢喃或雷声怒吼,
不安全因素走出镜子,
又返回镜子,
无论我在哪里,
声音如剑,挑起我的指纹,
压灭我的梦幻,
轻而易举。
 
怀抱一棵树,
树已枯死,嫩芽是镜子反光,
鸽子咕咕,鹂雀啁啾,
隔世之语环绕镜子,溪流一样奔走,
椭圆形轨迹,是一件事的结局。
 
抱不住一句话,
抱不住一次承诺,
一棵树倒地之前,
扯断曾经的花红柳绿,
掷于水流,此生再无山河。
 
退回云影之后,
退回一切之后。
 
 
独自洄游
 
因为不能说出,
一切都成为秘密。
花的秘密,石头的秘密,
天空、大地的秘密,
都在它的心里。
它,亦是秘密。
 
它不是什么,
没有具体指向,
一片绿叶,一粒黄沙,
一阵风,一道闪电,
凡能想到的物,
都是它。
 
有行或无形,
只是表象,
表象游离,飘逝,
相互看过,相互取悦,
相互背离,
都隐含于它——
事物内在的洋流,
顺流或逆行,
是灵魂呼唤,约定俗成。
 
它不以人的意志靠近或远离,
大开大合,大悲大喜,
一张纸上的漏洞,
漏去多少,添加多少,
一次次定格,一次次解体,
而秘密凝成盐粒,
蓝色鲜汁,独自洄游。
 
 
关于门
 
推开一扇门,
常常忽略它的含义,
只是推开。
 
无论世界多么复杂,
门都是简单的。
推开,关上,
再推开,再关上,
只要不进入,
你都有退路。
 
每一物,每一事,
都立有门户,
闪电之门,雪花之门,
星星之门,尘埃之门,
一道道门立于生命内外,
必经之门,绕到哪里都在。
歌谣响在天空一角,
抬不抬头,一道门,
多重门悬于晴空,
有人推开,有人进入,有人关上,
却没有人退出。
木船摇晃,云海荡漾。
 
安静的人,
在多扇门前犹豫的人,
因走神忘却仰望。
 
 
镜子里的鱼
 
走入镜子,
便走回自己。
若干年前的,
近期的,过去的妆容,
过去的手势,
过去的背景,鱼骨遍地。
 
大雨滂沱,归入镜子,
归向生活的某一角落,
有人站在池塘前,
手持梧桐叶,
扇来扇去,扇出微风。
鱼群游入风中,
不说话的鱼,
不争利的鱼,
不计生死的鱼,
与风同行。我的眼前,
我的背后,
源源不断的鱼,
浩浩荡荡的鱼,
鱼头接鱼尾,
鱼鳍碰鱼鳍。
鱼擦过我的额际,
鱼撞入我的胸怀,
鱼把一个个故事吐出,
泡泡里的泪水,
泡泡里的血迹,
溅湿镜子外的人。
 
我与镜子,彼此幻象。
真实的,是那些鱼的化石。
 
 
镜外飞蛾
 
飞蛾在镜面外,
在灯光外,在视线外,
小小的影子,
从一个角落涌向另一个角落,
数不完的角落,无人迹的角落。
 
飞蛾叫着飞蛾,
声音环状飘散,
初一这样叫,
十五这样叫,
与灯光无关,
与任何画面无关。
 
飞蛾云集,
在夜晚最寂寥处,
一排排,一串串,一圈圈,
形成画幅,多幅画展开,
卷起,月色遥远,
闪电遥远,人的目光遥远。
 
镜面扩展,藏不进一个角落,
画幅里藏满蛾子。
蛾子不语,被一场风把控,
作为道具或引子,
正在丧失其本能。
 
 
时间如书
 
时间分散开来,时间如书,
每个人都拥有一本时间之书。
 
无论走多远,攀多高,
都在自己的书里,
说过的话,做过的事,
一行行写在书里,
抿不掉,抠不去。
 
晨光照着书本,
蓝色光焰燎着书本,
人的足迹蓝着,
蓝色燃烧,蓝色流淌,
蓝色在蓝色里涅槃。
不知道书有多厚,
且在书内行走,
走过一页,
再回不到那一页,怎样执着,
怎样哀怨,站在此刻,
回望如镜,眼前的一切,
只能在境内凝结。
 
订好的书页,
越走越薄。
薄到噙不住一粒雪,
放不下一丝光亮。
与书相拥,梦圆与否,
只有书外人才能看清。
 
 
抱过长笛人
 
森林草地上,
抱过长笛的人,
抱着一节草,
抑或草也不是,
是一道光线,
一粒时光。
 
“花季里的蝴蝶互送悄悄话……”
吹出《青春波尔卡》,
浪漫流光倾泄,
漫过草地,漫过森林,
漫过十方天地。
 
草地上或许没有人,
没有旋律,
没有希冀的一切。
时光一寸挨着一寸,
翩翩起舞,遍地野花,
绽放的不是花瓣,
是一缕缕心迹,
高大舞台,低矮屋顶,
丝丝伸长,丝丝浑圆,
蓝色星空,白色天际,
七色蝶阵,秀出无涯花海。
 
抱过长笛的人,
已抱不动长笛,
抱不动任何一物,
只被时光抱着,
在梦幻里,随风走失。
 
 
太行山顶的兔子
 
太行山顶那些兔子,
吃河南的玉米,
啃山西的土豆,
不是狡兔,
却都有多处窟窝。
 
蹦蹦跳跳,夙夜打洞,
一气呵成。
刨出蓝石头或红石头,
兔子都不稀罕,
只喜欢洞内温馨凉爽,
坦然入梦,无忧醒来。
 
漫山风光,漫山时光,
都是兔子的。
鲜榉榉叶,青刺儿菜,
紫茅芋根儿,
草里没有敌人,
草中没有恶人。
它们不用急,
不急的兔子不咬人。
兔子王国,单纯洁净,
没有经典故事,
亦无生命长河。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