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水 ⊙ 实验和练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鳞光和磷火】2021年4月上半月习作

◎伤水



鳞光

不是指骨头里飞出的磷火
我是指脱落在礁岩上的鱼鳞
那在夜风中,比星空更加璀璨的鱼鳞
被剥去鱼鳞的疼痛,比游动有更夺目的光芒
硬生生托起了我——
在星星和鳞光的上下挤压中
多少肉身赤裸着隐去
我接触到了所有
茫然的灵魂
突然无比空旷起来,我悬浮于涛声之上

2021.4.1


出发

收留和等待
使人生获得存在
对你们是这样
我未必
在晦暗不明处
没有什么在收留我
也没有什么会等待我
我也必须出发
向另一个幽暗移去
摒弃自己和容留自己
是一样的结果
从我
出发到我

2021.4.2,集美


双坑扫墓

坟头上已经纸花无数
坟前地上有一滩焦黑的痕迹
纸灰都已飞走,好像
被光亮公取到
阴间
每次,这次也是,我
都会问一句
光亮公隔壁的墓里是谁
他儿子,也就是迁徙玉环的第二代
葬在福山驼背墓呀
这次。我没有等来父亲的回答
噢,父亲去阴间
也已经三年

我呆了下。记起父亲说过
光亮公隔壁住着他的父母——
当年,他从福建安溪经停浙南平阳
再移居到玉环岛

他那背负的行李中
一直包裹着两副白骨

三百年前,假如你遇到
行李不多却特别沉重的人
请一定给他让路

每年清明,我都会在路旁
为他加油并三鞠躬

2021.4.4,三合潭


在鲜叠海边。

在鲜叠海边。只有我
把手机摄像对准激起浪花的
礁石,好像把心
装回了胸腔
好像要回了陈年旧账
我失散多年的兄弟啊,我
被风吹裂的情人
无用的欢乐撞飞了无用的悲伤

2021.4.5,三合潭


2021:马鲛鱼

由于普遍,当我想不起你名字时
特别懊恼和紧张
就如遇到网。遇到单独的鱼钩
可以回避,遇到网罗
你随集体而去
活着,不多你这一条;死了
也不少你这一尾
在鲜叠码头,我看见你圆睁的双眼
买下你时
无非从海水的手里转换了产权
但你和咸菜一起端上桌时
筷子不屑于挖向你双眼的绝望
肉身倒适得其所
有时,空有獠牙的嘴,实于事无补
嚣张之外,剩下泛白的鱼骨


——(“每年一鱼”系列)
2021.4.6,三合潭


说好的落日呢

说好了,在鲜叠
看海上落日。太阳当空时
它们都汇聚了——
礁石上牡蛎般密密麻麻的石屋
稀稀落落的老人
铁锚。运载大轮胎的铁船。
——而落日在距离海面两尺高时
忽然不见了
惹不起,却躲得起
的态度,让我们的期待在苍茫的
天幕
完全消失

而不是落空

事实屡次教育我们不能再有期许
哪怕对自己
人算不如天算,而天算亦会如
落日不现
屏气的海面却不能随意松懈
波浪继续打着绳结
在海上承接过落日的人
言语仍然嫣红。总有事物隐而不现
不能升起,也无法降落

2021.4.6,三合潭


下半场

上半场踢输了
好在还有下半场
大不了再输
或许有翻盘的可能

特别是,我已经
自己定输赢

2021.4.7,三合潭


磷火

不是所有的光
在黑暗里,都令人向往
自从知道了墓地里磷火的来源
我就一直害怕它们
闪闪烁烁的鬼火
传说里会把人牵走
从此我夜里走路总是辨认好光亮
并努力加重自己,避免被轻易牵走
凡事皆会自问:是否我的本意
按着自己的意愿生存
哪怕陷入黑暗
或是一块可以燃烧的煤炭

2021.4.8,三合潭


话痨

这几天在老家
说了很多话
每天都累着嘴巴:讲座诗歌
聊企业经营;打听故友
大都活着,也有死去
不幸的消息里我们都很平静
心照不宣地转移话题
你儿子结婚没
我女儿还没男友
诸如此类

我有话语的积蓄
又将回到独居的日子
把该说的话
尽量说了
不留遗憾地回到
自言自语

2021.4.10,温岭国大


一觉醒来

一觉醒来,总有
许多变化

比如窗外路灯熄了
开始了落叶
比如翻开的书合上了
栀子花有了玉溪牌香烟的
味道——我点上了一根

比如,我模糊了你模样
你好久没出现在
越来越浅的夜里

2021.4.10,温岭国大


鲜叠风潺

死亡乃必然的结局
问题是,死后
从我的尸体内被抽走了什么
荣辱,财富,爱或怨恨?
留下的干瘪
成为异化的孤证

在风中被吊起的我
放不下自己
在风中我无法泪水或张望
在风中我又无法坚硬或放弃
在风中。在风中我到底是什么

不在风中我又能如何
这样和那样,到底有什么区别
就如抉择和随机
向前与退后

问题真不局限于——我是谁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还在于——我不是谁
我不从那里来,为什么
又不到那里去

风一直悬挂在空中
等待一条洄流的再次掐死

2021.4.10,箬山


隘顽湾的晨雾

沉淀了那么久,还没散去
仿佛初恋
慌张的初吻。栀子花在后院
悄悄摊开了它久蓄的白色
我已经回来,带来了
另一位航海的水手
惊魂初定的港湾,没有人再
强迫你认清油轮或渔船
网具凌乱在石屋的一侧,必有
生锈的铁锚
保持着该有的沉潜姿态
如雾起时,往后的事情可想而知
不是越来越清晰
就是愈发模糊
而伸出手臂的码头再也不会缩回

2021.4.14天成山麓


小箬岛的渔火

目睹的事物正在失去
明朗起来的将是另一些存在
剩下的是猜想:每点渔火
都是一朵开在黑暗中的鲜花
专事破坏庄重的
插科打诨
你的岁月却在
贩卖中变咸
和海水混为一体却不是鱼族
记得墙的色彩,忘记了涂料的水性
我一下子油腻起来
没有规则就是现在的规则
你嗅到久违的鱼腥
我张口就是潮音的方言
而衰老的大海却在不停地产生
浪花和渔火

2021.4.14天成山麓


那条坑底村画室外的狗

可以忘掉车钥匙
也要记住带上我们啃剩的骨头
交给看门的土狗
在皮包骨头的年代,也争取
被解开狗链的时刻
尽管无处可去
也安静地闷吠几声
习性来源于无形的口罩
准确地捂住了久张不开的嘴

2021.4.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