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菜园拔萝卜所写》等29首(2011)

◎雨人



《在菜园拔萝卜所写》 

这一天是
一生。
这一秒是绝句
“春水成灰烬”。
我在菜园拔萝卜
一个萝卜
一个坑。

佛陀为什么不发明飞机火箭
一路向死亡狂奔。
从炼金术到化学
一首小诗
在酒杯,慢慢形成。

《上瘾》

有时写诗很可怕
像吸毒上瘾
像有一条发狂的鞭子
抽着你转。
你的身体
成为一架滚筒洗衣机
需要你不停地往里面
扔东西。

《低俗小说》

书山有路。森林里有小红帽和大灰狼。
老师告诉我:
作文里多用“好词好句”
要有一个好的主题。
比如,迎接外宾
问及“冷不冷”(既使冻得发抖)
你也要说,不冷。因为我的心是火热的。
现在,我只看低俗小说
描写世界
是一个大垃圾场。哪儿都可以埋。

《短暂的意义》

樱花是残忍的
豹子。把死亡和美
一瞬间
带给你。
一条鱼。因为缺氧
跳出水面。
空气里有氧,但不能呼吸。

我不曾理解“短暂的意义”
像猫的叫春。
在火车上
我们喜欢与陌生人交谈
但对周围熟悉的事物
充满恐惧。

《语录18》

每天做这事
做那事
都一样。
世界的意义在语言之外。
我对生活的理解
从身轻如燕
到几吨重的大象。
就这么简单
我们相信上帝
“灵魂的乌贼” 。
还是推销商
“帽子决定一个人的性欲”。

《雨人日记,3月1日》

你爱上雪人
注定要忍受坏天气。
她那么白
不能摸。
她那么冷
不能抱。

《玩具研究》

玩具车
在桌面上跑。
每到桌边
它就拐弯。
是什么使释迦牟尼放弃王位
作托钵僧。
是什么使本.拉登放弃财富
作恐怖分子。

《小妓女》

为什么人们这样要求她。
猫儿、狗儿
在春天里交尾
从来不需要记得它是谁。
爱情对于她
一个小妓女。只是身体的排泄物
那唯一的资本
也像过度使用的轮胎等待报废。

《谈论雨及其他》

诗中为什么两次写到“雨”。
仅仅是巧合
没有别的原因。
你在欺骗读者,故意埋下伏笔。
像命运这玩意
取决于重量、速度、风向、湿度。
在一场车祸中
幸存下来的人往往是
乘坐底盘高、车身重、油门快的车子。
你不否认苍蝇
飞来飞去影响了你的写作。
你说我们每一个人
孤独的频道
需要我们不断地跳来跳去。
多年后我才认识
晚年中的父亲。如夕阳
放弃暴力
我终于可以直视。
地球上的群山
如无头骑士缓缓向我骑来。

《棋局》

广场铺着大理石像巨大的棋盘
你我只是棋子
谁是背后的那只手哪?
草树关了三个月的监狱
如浮标下
有了铅坠。
刚走几天就疯长成这样:
黄瓜、扁豆能吃了
茄子快摘了,苋菜、麻雀菜不计其数。

小时得了疝气
外婆抓各种偏方为我治病
她知道命根子的重要。
什么时候我戒了我当了和尚就好了。
卧病在床
心如高压锅下的麻雀
雨丝连接天地之间的通讯电缆。
喂!你好吗?
我还好,还没有死,还能听你谈话。

《飞弹》

等你来
黄花菜都凉了。
你知道吗?黄花菜,很俗的名字
在古代叫萱草。
萱草,可以忘忧。
这几天,闹肚子,没胃口
怕见光。

万有引力把德国V-2飞弹袭击与他们
做爱的地方连在一起。
魏尔伦在妓院二楼
安静写作。
尼采无限钟情于莎乐美
愿给她当马骑。

《易拉罐》

有时我很绝望拉开一瓶
易拉罐褐色的液体像灵
魂我一股脑喝下剩下空
的空瓶杜拉斯说当不了
作家她会当妓女没什么
了不起的一个垃圾桶什
么也可以装灵魂也罢肉
体也罢裤腰带改乳罩换
换位置而已监狱变成疗
养院孤独也罢饥饿也罢
打点滴给你点滴的怜悯
你幻想骑着马跑不马在
拉着我们往前奔在冷湖
无数碎片镶嵌的画面巨
大的悬浮感墙壁上无数
只耳朵走廊两侧镜子繁
衍的空间抑制你从上向
下俯冲的欲望。

《死亡的艺术》

我看见她把装满颜料的气球
悬在画布上方
然后用气枪射击
击破的瞬间颜料洒满画布。
她说创作的灵感来自
观看一场死刑犯的枪决
死亡给她的震撼
不是鲜血而是身体被子弹击中
瞬间倒地的速度。
广场突然涌入欢乐的人群、节日的鲜花
世界的崩溃从有到无。

《小说的艺术》

年轻时,抱着马克思
啃不动资本论。像小狗
最终放弃骨头。
只记得一段关于樱桃树的谈话:
樱桃小口
不会出现在十八世纪英国的文学
种子还没有从东方传入欧洲。
小时侯我在田字格里描红
不知道每天有十三亿人在使用汉字
不会超过一万个。
我想一个女人被操三次
也会失去新鲜感。何况天天。
你吐着烟圈
说要写出雾一样的小说。

你见过放屁虫、黄鼠狼吗
遇到危险时放出烟雾弹
让猎人咳嗽、流泪。
我不是猎人是恋人
怀疑她的过去
在采油小队铁皮房里
他冲进去
用被子裹起裸体把她抱出。
那天,走在小路
你望着田野燃烧的麦秆
突然说分手。
我在雨天等了你三个夜晚
在线条交织的网中。
我看到酷烈小说的可能

交配完后
体积大三倍的母蜘蛛吃掉雄蜘蛛。
一帮十几岁的少年
在屋檐上奔跑
或站在水塔顶上朝下探身。
我喜欢的姐姐
拧着胳膊让我屈服
因为我叫她真又美。
(日本电影追捕里的女主角)
她像女特务叼根烟
与街上穿喇叭裤、留长发的阿飞鬼混。
他们的老大把我打得满嘴流血
叫我少跟着他们。
一天他们在废弃的仓库
跳迪斯科
烟雾中身体扭在一起
她发出痛苦的呻吟。
我捡取地上的废钢条
砸在他头上
倒下的瞬间露出她张开的大腿
我插了进去
黑暗中我感觉到她的泪光。
我看到政治色情小说的可能

那年遇到严打
他们以流氓罪被抓公审。
但她没有说出我
“你和我们不同,好好读书吧”
我想到老家的堂叔
解放前打游击
与国民党特务头子的女儿恋爱
抛弃了女游击队员的追求。
文革时,她揭发了他
被打成反革命,死在牢中。
改革开放后两岸交流
她后悔了
当初应该跟着父母跑到台湾。
我看到转向内心体验小说的可能

教堂不能挽救你的信仰
但妓院可以挽救你的肉体。
他出狱十多年
还能感觉到双手被手铐烤住。
你知道地狱是什么样?
就是座监狱——
让你一个人
靠着墙
不许睡觉
随时回答问题。
一天只喝三小杯水
像电影红岩审问里的特务:
“这是水,你想喝吗?说了就给你喝”
快死的那一天
他看到铁窗外冒出嫩绿的树芽
说杏花开了!
粉红。粉红。一片片。
我看到堕落小说的可能

宙斯变成天鹅接近
到了跟前,变回公牛强暴了她。
我喜欢她夏天的样子
穿着超短裙
从下往上摸起大腿很方便。
每次做爱前
放一部黄色电影
在刺激的想象中能坚持多久。
一些素不相识的男女
网上相约自驾游
晚上宿营时
男女抓阄
分配在一个帐篷。
我看到终结小说的可能

人死了不会犯错
活着就是罪恶。
她每次怀孕
孩子长到三个月就不会发育了。
世界好像停留于此。
我在梦中
经常梦到孩子五、六岁大时
一块玩耍的场景
尽管孩子已经长大。
我还梦到和妻子一块生活
但好像她在另一个地方
也有一个家。
我看见了启示录小说的可能

她说作画终极的意义
不是笔
是用身体。
她甩动长发
蘸满墨汁狂草
乳房涂上颜料
用乳头摩擦画布
最疯狂的是
与她的恋人在画布上做爱
用裸体挤压画面。
她最后说
真正的艺术像宗教、性交
需要迷狂。
但我只是小职员
用虚构的小说替代他们生活。

《外星人》

我读着手机短信:
法院让赖昌星坐一趟到温州的高铁
他说,干脆枪毙我算了。
可我还要一大早排队买车票。
后面的一个女的嚷嚷:
再上不了网,就把窗户砸了。
我顶着前面女的圆满的屁股。
血液的流动。烈日暴晒下的皮肤。
我们谈论生存是什么?
呼吸空气。咀嚼食物。排泄粪便。
哪死亡那?
就是腐败。脂肪分解,回到土壤的成分。
我们的情欲、记忆和灵魂又到哪里?

也许在另外一个星球。
我们很孤独
向外星球发射电波。
宇宙那么大
难道没有像我们一样的外星人。
地球这么大
我的孩子到动物园参观。
黑猩猩、红屁股的猴子和北极熊
都是业余演员扮演。
想到这就沮丧

在办公室里反复修改破文件,上司对我吼。
楼下是个大胖子
半夜打鼾把我吵醒。
上厕所尿尿
月光下楼群像沉入海底的座头鲸。
我还不如移居月球
轻轻一踩,蹦老高,多好!
像袋鼠
可我还不适应该如何做爱。

《记录》

我在地震小队工作时
仪器车上打出原始记录
是一串不规则的孔。
师傅解释:
打孔代表0,不打孔代表1
世界是由1和0组成
就这么简单。
我的朋友是外科医生
每天拿刀子在别人身上划
他说,晚上不敢摸妻子
看到的尽是皮下组织和骨骼。
改行搞书法
用柔软的毛笔在纸上画。
写诗的杨黎
答应在笼子里呆一个月
报酬是十万。
不到一个星期就跑了。
倒不是受不来孤独,失去自由
他说,我不能没有女人。
拍拍光头
下面比上面重要。

《后窗》

大部分我在办公室
安静写作
从后窗可以看见两颗香樟树。
最近理论界谈论
从现代主义到后现代主义
从殖民时代到后殖民时代
看来大家都喜欢走后门。
我在考虑窗户
是一件很有意思的现象:
电影中摆一盆鲜花
表示没有情况。
掉下去,打碎了,代表出现敌情。
在现实中
临街的窗户
你可以感受生活的气息
但别人不知道你在屋子里干什么。
通过望远镜
你偶尔可以窥见一闪而过的裸体
拖着彗星的尾部。
假如有一天
所有的墙壁都是透明的
墙和窗户模糊了界线。
全城的人都生活在光明之中
包括彼此的做爱。
那跟一天之内
全城的人都突然失明还要糟糕。

《地下室手记》

我胆小如鼠
不如说,我害怕老鼠
闯进家里怎么办?
它很聪敏,躲进风暴的中心。
一棍子打不死
还要打第二棍子。发出“吱吱”的叫声
科学家研究是发给同伴死亡的通知。
看牙时,我明白
我不比实验室的小白鼠强到哪里。
用电钻钻
疼得直咧嘴,打一针吧!
我当不了革命者
身体会出卖我的灵魂。

《你感觉不到地球在旋转》

我看到一幅自闭症孩子的画:
一个个气球。
一根根红线。
细看,不是用绳子捆的
而是像针
直接扎进去。
他不明白
现实中,捆和扎的不同。
我也是,语言中的智障儿。
有一次,问及他的年龄
孩子该上大学了吧。该轻松了吧。
“孩子出事了,几年前。”
我一时语塞
“不过上帝又赐给我一个女儿”
我松了一口气。

《玻璃缸》

我不在家写诗
在办公室里
更适合一个人安静写作。
我希望你看到
一个普通人的外表
而不是诗人
被解剖露出血淋淋的东西。
独裁者
在公共场合大声嚷嚷
我只能低语。
金融寡头
在挖掘地下的石油和宝藏
我掏空自己。
一个老者在竖立纪念碑的广场
蘸水写字。
一条金鱼在玻璃缸有限的
形式里游动。

《动物世界》

我看动物世界
伪装的摄影师在拍摄
一只狮子
在扑捉一只到河边饮水的麋鹿
静静地记录着厮杀的过程
从不打扰
多像上帝。

《可笑的存在》

贝贝说,这几天好难受
感到这个世界
人是可笑的存在。
我们谈论李白。诗歌。大唐。
因为我们见证
如果太阳系爆炸了
一切都不复存在
还有什么。我们的意义只是
此刻。我大哭。大叫。跺脚。捶胸。
“疯子!你需要什么?”,妻子问
我要甘蔗。
她从街上扛来两根。
我嚼着甘蔗。多甜啊!

《抑郁》

K向我借一次性纸杯
在办公桌上倒满七、八杯水
他不停地喝
医生说,水可以治疗抑郁症。
他用铅笔芯扎打印纸
一天工作下来
就是一幅画了。
这让我想起:一群大猩猩
随意敲打键盘
也能写出一首诗来。

《病人》

一个孩子透过玻璃房
正在看一个裸体女人和两只猪
睡在干草地上。
“我们和动物有什么不同?”
傻妞掀起裙子
露出下体让我们摸
有时闭上眼睛
在大冬天让别人干。
后来被送进精神病院
每到检查
她让实习医生带上手套
伸进去或用沾酒精的棉签插一插。

《莴笋和诗歌》

你认为把莴笋和诗歌放在一起
是荒唐的品味。
在素食主义眼里
世界是倒车镜和瞄准仪。
猫在屋脊上心理失衡
漂浮半空
医生给我开具各种颜色的药丸
红黄蓝
最后,我吞下黑色。
掉下来
落入一个房间
两个裸体的女人在床上
我像搬运工一样
把她们扛到另一个房间。
我想到赫鲁晓夫
在联合国脱下鞋子对抗西方。

《一封没有地址的信》

我像电脑屏幕上的鱼
游来游去
我烦了
亲爱的羊
我卖掉房子
开着收割机
到大海,收割波浪。

《作家随笔》

在作家随笔
我读到一些修改符号:
用叉叉、圈圈
箭头、三角、大于、小于、框框、连接线
表示删除、增补、拨正、对调次序
另外起行、向左、向右、向上、向下
排齐、加大空间、压缩空间
分开、保留
发现:污点、空格、错排。
注明:某年、某月、某人。
圣经记载——
耶稣是葡萄树,我们是枝叶。
但记忆是泥土
斜坡上的一段草是隐喻
一只羊正在啃。
你想忘掉,用叉叉替代。
圈起的悬崖
像救生绳垂在湖面。
箭头指向饥饿的灵魂
是必要的。鱼儿大多是撑死的。
加大空间
到了夜里,我长出两个脑袋。
我被压缩成针眼儿
要让她的整个身体穿过。
另起一行
今年夏天温度太高
空气有了形状
犹如铅块压在她起伏的胸脯。
他发现爱情是盗版的
充满了错排、莫名的空格和可疑的痕迹。
向左。向右。向上。向下。
哪儿也去不了。
你被扣留在作家虚构的一本书里。
写下某年。某月。某人。
请原谅他的虚荣。

《废铁》

就用最少的字
去写。

从早年锋利的匕首
到一块废铁。

《薛定谔的猫》

冬天的天空蓝得
像块冰。
你添着冰冻梨
柔软的舌头
如红色小兽。
而我在菜园里
砍白菜。

一层层包裹
由深绿到浅白。
电梯从二十层
“砰”地砸下
血肉模糊。
建筑物的窗户
是画上的。

房间里
墙璧。桌台。床头。镜子。
挂满钟表。
范冰冰。郭美美。充气娃娃。
不戴避孕套
不算强奸。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