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8路公交汽车上

◎天然石







在8路公交汽车上
 

(在8路公交汽车上我偶遇一位美女。
我羞涩地看着她;
我粗鲁地看着她;
我色情地看着她;
我一本正经地看着她。)
 
她说:你看我的神情就像我是虚无;
就像我是你的奴仆;
就像我是你的救世主;
就像我没有穿衣服。
你这样肆无忌惮,情感泛滥,
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你难道没有看过裸露的美女,你个盲流。
 
(我当然知道这不该——挺无耻,
但不知为何我就想这样;
我当然也看过裸女,至少在画里看到过,
那些没穿衣服的美女可不像她这个样子。)
抱歉——没有,哪个美女会脱光了让人看?我说。
 
真逊——(她显出鄙视的神情。
那模样俨然一个少女,还不知道
一丝不挂置身人群中意味着什么?
却一再指责抱怨别人的不是。)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她说。
 
我说:你自然是对的,但我也有我的苦衷。
我的过错是身不由己被美吸引,
我不奢望能获得原谅?——
只求别让你的美缺失欣赏。
 
你确定你是在欣赏?巧言令色,
装模作样,无耻——流氓,她说。
 
流氓可没有耐心欣赏,他们直接干涉,我说。
 
她说:没想到你竟还是个风趣的丑流氓,
但是流氓就是流氓,无法掩饰;
丑是真丑,显而易见。
 
(我多少了解点美女们的傲娇,
无论她们说什么你最好都不要反驳,
否则你将会为此付出不必要的代价。)
丑,也许一目了然;流氓吗,只能属杜撰。
哪个流氓能让人一眼望穿,我说。
 
她说:好吧,我杜撰——不过你休想
为你的丑陋开脱,它可是实实在在的。
 
(我无意开脱,这太不划算,我只不过想
多看两眼美,愉悦心情?我有多久
没有靠近美了?——我也仅能如此。
她感到不自在,这很容易看出来。)
 
你对我有意,对吧——你就死心吧,
我是不可能看上你的——我宁愿孤独终老,她说。
 
我也愿意为你孤独终老,只是自觉不配——
我能做的不过是趁机欣赏一下美;
美最需要欣赏,莫非我在颠倒常识?
我觉得你就是美的化身,我说。
 
说这些太不合时宜,因此无用;我可不是三岁小女孩,
再见吧癞蛤蟆,我到站了,她说。(她欲下车。)
 
我觉得我们之间倒是可以试试交往,免得——
美和丑是绝配,丑只会让美的更美,我提议。
 
想得美,无聊,甭指望——有你这种想法
的人何止千百,可是全是妄想:
我不想恋爱,不想结婚,对男人毫无兴趣,她说。
 
看得出来,你就像个天使,可望而不可及,
你能让男人上天堂,又能让他们下地狱,
一切轻而易举,全凭你心意,我说。
 
怪只怪你们男人太过贪婪——我无意冒犯,她说。
 
说的对,男人个个贪得无厌,死皮赖脸,
不知悔改,活该下场凄惨,我说。
 
请原谅,我对男人一向无好感,她说。
 
做的对,有必要继续保持,男人大多不可理喻,我说。
 
也包括你本人?——我是好奇,随口一问,她说。
 
当然包括我在内,难道我不是男人?我说。
 
你是一个挺诚实的男人,你甚至有点改变了
我对男人的看法,可我不想改变,她说。
 
干嘛要改变,这对你毫无益处,最好坚持初衷,我说。
 
是吗?好吧,也许——抱歉,我真该下车了,
我想我肯定错过不止三站了?她说。
 
既然已经错过了,又何必太过着急,何必太过
在意——你对丑有何看法,请不吝赐教?我说。
 
丑,让人别扭,不自在,让人想回避,她说。
 
这就是你对丑的理解吗?你真实在,真可爱,我说。
 
其实也不该这样武断,标榜美就应该允许丑的存在,
这更符合常识,天经地义,无可厚非,她说。
 
谢谢你对丑手下留情,让它不致于无地自容,我说。
 
也不是同情,可能是我认识不够,可何为够?——
毕竟这不是我的职责,她说。
 
凡事无需刻意去认识,相信直觉,真实最美,我说。
 
有道理,我曾想做个真实的人,我曾以为我就
是一个真实的人,现在我发现这不太现实,她说。
 
理解,想和做是两回事,就像曾经和现在一样不可
预料,而可预料的事又大多不值一提,我说。
 
也许——但是,坦然活着最好,只是很难做到,她说。
 
我觉得你已经做到了,至少此刻做到了,我说。
 
是吗?我倒是没觉得——不过,谢谢,她说。
 
真是谦虚啊,真坦然,能一起喝杯咖啡吗?
冒昧一问,无他,我说。
 
也不是——哦——当然——可以,她说。
 
(车一直开到终点站,我们才想起下车,尽管不知身在何处,但是我们并不觉得遗憾,我们心情愉悦走进一家最近的咖啡店,让人意外的是我们对咖啡竟然也有那么多的共识……当然我们现在也经常喝咖啡,只是在我和她组建的,我们自己的家里。)
 
2021.4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