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为一个年青逝者

◎弃子








《雨中清晨》

在清晨的雨中行将离开的人
似某种别后物种——他们的眼神
是这雨中的眼神
是陷入等待的眼神 而非
望向晦暗海面
(我注意过一个老者,他的蛇皮袋口上
已有干净的淤泥)
当雨中的早班船脱离了码头
你我的相似性将来自于
一个因年轻而轰鸣的船长
但无人知晓他的本名

2021.5.5



《橄榄林》

黑暗中所见更接近
事物本身?
仅因“他们看到的风景
是经过光线折射后的风景
并非风景本身。”'
而在你深谙的局部
永远有一处错失的风景
一个暮晚时分——
当光芒返回了睡袋'
橄榄林地有静至的薄风
一个沿途回家的人
像下落不明。

2021.5.8

'注1:引自胡戈·弗里德里希《现代诗歌的结构》中关于《乌特瓦尔特峡谷的岩石之门》“理性犹如洞穴之光”部分的阐述。
'注2:“光芒返回了睡袋”,引自黑夜的诗《深夜长街》中的句子。




《为一个年青逝者》

他的死更似事件,或至少是
某种警示
但不安的只有他的马
在夜里无端战栗,难以入眠。
“如果他因此获救,一如他有过
的新奇。一如他的马
停驻在某个时光弥漫的黄昏
(一个逼真桥段)。”
“他为谁而死?”
一个盲点悄然转移在所有
生者地带;像阴霾河床之上
最后一片鸣响的硬叶——
想象此刻你独自一人,深坐在
锡达剧院背后一面空空的妆容间镜前(中)
闭上双眼
想象你正经历王国的湖。

2021.4.27



《船坞记》

像夜晚一样罗列,一样悸动
这副锈蚀的螺旋桨
会为我们说出:
你我经受锻造的柔密
你我都是触海的半人
被置于暮色游说的寸劲中。
手持板斧的人在栗色船坞外
削凿圆鼓鼓的窗框
钩挂住一副救生圈的阴霾
这夜里他已推身出海
守着一道尽撒的怒涛。

2021.4.18



《J》

应该在雨雾散去的午后醒着
因昨夜 那个叫杜米的人
去了很远的地方
(尽管有人早已忘了他的名)
因他痴迷于哑剧
(像从天使账簿中翻出
层层泪目)因他尚且年轻 缺乏意图
但确已知晓不少别的情形——
诸如相逢,实则心头打出去的
一道哀鸣
一如遗忘——动用言辞最少的伫息。
“而事实落在肩上,
永远混杂着幻梦。”
因极少的邀请,也因早早的拒绝
或因途中的浓雾笼罩
仿佛让他多走了一小段路。
“而那一小段路穷尽了我们的一生。”

2021.4.16

注:J,街头艺人,安徽淮南人,擅模仿卓别林。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