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兵作品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新文本:《圆》

◎尚兵



新文本:《圆》


“我被灯光照亮了,可眼睛分明受了刺激。”

“我几乎看不见前方,十分钟前障碍物的起伏现在几乎就是一条影子了。”

“电梯停电了,漆黑一片,我被迫做向上运动,一层,二层,身体微热开始出汗。”

“千的母亲说这是因祸得福呢,应该感激呢,比如天气不错心情也自然舒畅,答案都一一明了,我也没少打电话给你,我想也与电梯里漆黑一片没多大关系吧。”

“我有夜盲症。”

“没出息。”

衣骂着但衣一想到福报就吓了一跳,双手有轻微的摆动。

“母亲是不允许我把双手举过头顶的,那样多不礼貌。”

早前她母亲指着下水道给她看:“里面有老鼠。”

她知道母亲也是拿不定主意的,因为那段时间母亲为一根丢失的手镯难以释怀。

“其实手镯打碎了更安全啊,我跟别人解释起来更有底气。但手镯被偷了怎不好吧,我会时时联想起外祖父临别的样子,那感觉太久远了吧,但却又是实实在在的。”

“怎么啦,我也上当啦,当初我总责怪别人,千在长椅上打瞌睡就说服了我,可是我今天也大包小包的,包里尽是些日用必须品”

衣没了底气啦,痴,如此,衣想想吃鱼吃肉多么自然,吃相也没人批评,衣拍拍身上灰尘,定睛一看,不远处玻璃幕墙上悬挂一人,身上绑着手指粗的麻绳子,那人安全根本不用担心,有原材料(麻绳有拇指粗),有重复动作(经过时间积累的)摆在那儿,当然什么事都不会发生,那人干活的认真劲儿仿佛对衣有某种示范意思。

“悬空之人终成悬空之物。”

衣常哼唱的一首歌虽然拗口但打发时间够用了,那也是没办法的,没办法的事有了兴趣就有了幻觉(歌词显得更实在些吧),所以衣一点也不担心那悬空之人的工作何时结束。

“我们早点休息吧”

“还有丝瓜未切完呢!

“掌握一项技能很有意思吧。”

“或许在受了委屈时能派上用场,记得前阵子舞蹈比赛,公布结果,谁得了第一名,起立鼓掌,第二名继续鼓掌,第三名再次鼓掌,如此大伙儿都有些精力分散了。”

“那输了的一方总有些不服气的,暗暗使劲,连古怪脾气都暴露了,年龄啊,皱纹啊也随之忽略了。”

母女俩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对答着,夜愈发深了,瞌睡虫开始占领睡眠的领地了,是梦,日常生活的继续:“那人解开绳索下来了,那高处仿佛隐于云端,那人显然毫不在意,什么灰尘啊什么颜色啊什么恐高症啊一一略去,那人在操场上转圈还时不时做着鬼脸,衣随手掏出手机给千打个电话“听说你块表要卖,卖给我吧,我喜欢。”衣挂了电话那人就不见了。

千在槐树下数钱,千是做买卖的,买鱼卖鱼兼杀鱼,千为顾客服务时眼神专注,杀鱼时手脚麻利。

“少发点闹骚啊,买卖是一项严肃的事,弄不好会嗓子发炎的。”

“我在日光浴呢,我完好无损。”

那槐树有水牛腰身般粗,少说也有上百年了吧,千上前摸了摸树皮踢了踢树干有些疑惑用鼻子凑近闻了闻才确认是树脂的香味。

“一定要喜形于色吗?不必啦,就像一个人站在槐树下就不必客气啦。”

衣的母亲大包小包的站在马路边,她正赶上了下班晚高峰,她为躲避身边的车流在马路中间一跳一跳的,不巧的是那路口红绿灯坏了他母亲不得不小心翼翼但总算安全到达了马路对面,还拦住一人打听着什么。

“我买了一双鞋不合适,但不记得鞋店的地址了。”

千给衣拔通了电话:“你母亲身体很康健啊,真为你母亲感到高兴啊。”

一天衣和母亲为鸡蛋是煮着吃好还是煎着吃好争论不下。

“我们不要争了,再争下去我上班就要迟到了,随你建议吧,不是有人组织在槐树下唱儿歌吗?赶明儿咱们一道参加吧,或许正应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那意思呢!”

她母亲迟疑了一下,不置可否,但听到明天有了新的安排脸色舒展了不少。

衣下班时走错门了,掉一扇子在地上,印花的一面朝上,心有一动“:不能随随便便发脾气了。尤其在生人面前,即使走错门了见面总要打声招呼吧。”衣很快的纠正了自己的错误,“母亲晚上会继续煎鸡蛋吗?”衣不想被这类问题困扰,衣想起了有一阵子没有听到千的消息了。

这天早上千去山上采蘑菇中午回来篮子依旧是空的,千的解释是“这天不凑巧我碰见熟人了,很久不见了有交流的新鲜感,聊的话题自然就多了,不知不觉一上午过去了,午饭的时间到了,我肚子也饿了,准备约他一道去酒馆喝点小酒但他推辞说有急事该日再聊我也就不勉强了,你知道我有多年的胃病,不准时吃饭胃病马上就犯,所以我改变了采蘑菇的计划,其实我知道蘑菇的名字不少呢。”

“千至少不是陌生人吧,这会让计划变得理所当然起来。”

还是那棵槐树,树叶密实,树冠巨大,衣不禁长出一口气,仿佛心中的疑惑都有了答案:衣的母亲始终面带微笑,千往槐树叶上泼洒药水,孩子们围着粗大的树干唱着儿歌。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