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鸟》等5首(2011)

◎雨人



《抵抗》


今天,我直想骂人
去他妈的唯美
金陵十三钗的大腿
抵抗坦克
想想都是耻辱
在浮冰上
用棍棒敲击海狮的头
就是为了制作一件大衣
给你的女人。


《没有道理》


世界就是肮脏的
你想让我用干净的手
去写吗?
在农村,把公猪阉割
养得肥肥的
但允许公狗发情
骑在母狗的后面
小孩子从背后扔石头
砸开它们
像对待疯子
进村子。


《割》


她叫爻一一
为什么取这名字
世界就是一根草
折成两段。
她每天用刀片
划一道
割腕
滴一道血
在画面。
她说,这是记录生活
的最好方式。


《打鸟》


晚上,我散步时
总能碰到
他用电筒照树
射击黑暗中的鸟。
“砰”
多么有力、直接
不需要喻体
把政客比作理发师
把你女人的头发剃光
或让大象穿上芭蕾鞋
跳小天鹅。
我倒想披上黑风衣
趁着黑夜
假扮蝙蝠侠
在大街上扎轮胎。


憩园:
这难道要成为雨人兄的一种风格!
“在农村,把公猪阉割
养得肥肥的”

“晚上,我散步时
总能碰到
他用电筒照树
射击黑暗中的鸟。”

在农村长大的我,对这些太熟悉。
写到诗歌里,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过。这是一种新。 

打火机:
我感到内质里有一种叛逆,有一种不被颠覆的抵抗意识,它们在唤醒我们的个性,每个人独立的灵魂,他们有时候并不对美有共性的认识。

楚雨:
多么有力、直接
不需要喻体

直接,有力。的确如此~

不同的质地有不同的美感。刚看完打火机飞起来的雪花,再看雨人的抵抗。的确有吃冰激凌和着薯片的美好感觉。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吃法 

末日丫鬟:
无疑是雨人今年最好的几个短作。
在反媚俗的荒诞中,拉开“打鸟”的语言弹弓。简单地穿透生活。

写什么?写生活,写自己眼中的生活,写自己的眼睛理解的生活。用语言去理解生活,而不是拿生活去套语言,使语言成为新的工业流水线上的文化模具。
让写作回到诚实中来,不仅是“写什么”,恐怕还要加上一个“为什么写”的伦理问题。
不欺骗读者,更不欺骗自己。


《鸟群》
 
 
鸟群在树林发出 “哒哒哒”的扫射。
关闭
收音机。达达主义的软钟。
诗人脱下
长途跋涉的靴子。犹如空的
贝壳。耳边的电话。
除了赤裸的蛇。沉默的电流。
我一无所有
在剧本中谋杀。倾诉。陌生。
 
 
高脚杯扭动着
塌陷。她的脸。在速度下虚无。
一切归于
零。宇宙发生的奇点。
我是虚构的角色
来自音乐剧
一个叫卡夫卡的人。或科幻片
的外星人。在水立方
隔一层玻璃
我无法触摸。你的脸。如蓝色的天空
说到底
是颗洋葱头。
 
 
过度的曝光
如过度的黑暗。模糊一片。
三角形的苍蝇
如斜井作业的钻头
陷入暧昧的方向。
昨天之炊烟与明日之黄花
滑倒在
瓷器的谎言——
“我说失去的只是今天”。
请调整光圈
从汗毛到星球。从无奈到满足。
像一滴水
滴入水中。
 
 
最狭窄的床,也是最宽广的世界。
躺下。黑暗中
纠缠不清的触须。反坦克的美学。
存在中丧失的合理
冰层下的激流。
脖颈上的黑丝带。让死亡成为欲望
的修辞
像黑白相间的琴键。
攥紧拳头。
弹奏身体。
 
 
落叶像无数张嘴纷纷
在低音:
“抓住。一切。
都是徒劳”
从天堂的吊顶到地狱的地板。
打火机
诗句一闪。
灰烬里的猛虎
隐藏在十字与绞刑架重叠的幻象。
而死亡
只是“白色上的白色”
 
 
无法描述
灵魂:影子中的影子。 
不必轻言,爱
光线里的尘埃。鱼身里的刺。
熄灭
烟头。星辰。放映机。
屏幕的空白
曾经发生一场雨中的故事
在电影里
现实的摩托逼退音乐。
 

黑光评语:

整个《鸟群》还真有点哒哒主义,弥漫的感觉不错。
如果有些地方稍微细致一点,给人感觉会更清晰些,如:
“高脚杯塌陷”——意象很好,可惜塌陷得有些笼统,不易抓住读者想象,但如果用“高脚杯扭动着塌陷”之类,可能感觉更具体一些,读来更可把握一点。
像:
“在水立方
隔一层玻璃
我无法触摸。你的脸。如蓝色的天空
说到底
是颗洋葱头。”——这种用譬如,把那种虚无不可捉摸的感觉交代清楚了,就很好。
而:
“昨天的炊烟与明日的黄花。
瓷器的谎言
滑倒”——用“滑到”,虽也可以,但似乎可感性不强,与炊烟、黄花、谎言协调得不到位,也许就因为这个词,使整首诗断裂。或者是前面炊烟、黄花、谎言用的不当。
其前面一句“三角形的苍蝇。改变方向的钻头”——也显得突兀,无理。

像:
“光线里的尘埃。鱼身里的刺。”——一显一隐,对“爱”的一种理解,很好。
而:
“在剧本中谋杀。倾诉。陌生人。音乐。大麻。”——后面排列有些勉强而拖沓,不如“在剧本中谋杀。倾诉。陌生”来的干脆。

  
苏琦对雨人《打鸟》诗作的评论:

我通读了一遍,仔细读了《打鸟》这首。我很想分析一下这首诗带给我的感觉:

《打鸟》

晚上,我散步时
总能碰到
他用电筒照树
射击黑暗中的鸟。
“砰”
多么有力、直接
不需要喻体
把政客比作理发师
把你女人的头发剃光
或让大象穿上芭蕾鞋
跳小天鹅。
我倒想披上黑风衣
趁着黑夜
假扮蝙蝠侠
在大街上扎轮胎。

      这首诗写了三个方面的生活: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准理想生活。从社会生活中的一种现象入手,讽喻一种别扭的政治规训。这种别扭连给我们一个痛快的死亡也没有那么直接。在这一节有一个奇喻,“把政客比作理发师/把你女人的头发剃光”。女人这个喻体,可以实指,又分明将超越这种实指而抵达更多。按照古典美学的理解,女人=美=艺术品=诗。女人被剃光头,可以让我们想象得出这种对美施虐的情景。作为这个女人的丈夫,他将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女人变成一种怪物(现实中的“光头女人”并不为大多数人接受)。当然,“让大象穿上芭蕾鞋/跳小天鹅”,这个比喻也很有意思,指涉明显,很容让人联想到“裹小脚”、“忠字舞”,而且“小天鹅”这个喻体那种既纯洁又无辜表现的淋漓尽致。这说明,统治术虽然让人别扭,但是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最后四行,既是延伸了上面的诗行,也呼应了开头。"我倒想披上黑风衣/趁着黑夜/假扮蝙蝠侠/在大街上扎轮胎。"读您发布的其他诗歌,能体会到一种虚无感或人生的无力感。这四行诗中,也有这种体现。“假扮蝙蝠侠”,想做蝙蝠侠,为人间求得公平正义,但是分别又感到这是一种“假扮”。一方面,这很好地消解了过去诗歌语言中的常常故作惊人之语的恶习,另一方面,这确实把那种蚍蜉撼大树的无力表达了出来。“在大街上扎轮胎”,看上去像是恶作剧的捣乱,其实含着深刻的反思。这样别扭的生活,充满了审查的锋利刀刃、没有自由舒畅的空气,是否还应该继续“大街上”奔跑着,成为我们生活的运输工具?我们应该习惯这种命运?我们对此应该熟视无睹?趁着夜黑去大街上扎轮胎,它表示,我们应该决然制止这种病态的奔跑。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