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文斌·启明星或园丁的天堂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中国新诗出路:致著名诗人杨键书》

◎郑文斌



《中国新诗出路:致著名诗人杨键书》

一、《中国新诗成熟的出路》

目前看来,中国新诗及新文化成熟的出路似乎只有一条,就是第一,首先要同时先彻底的完全否定和抛弃西方现代诗歌即翻译诗歌传统,及中国古诗与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至今一直仍然还在自觉不自觉地,以各种显明或隐藏方式向西方现代诗歌模仿学习并以此为准为荣的诗人人格及文学传统,真正做到完全彻底的归零。

第二,然后直接追问自己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在当代在当下,就是在现在当下当时当地当人,我是什么,我是怎么在生活生存,我有什么生命价值与高尚的欲求,我们如何面对自己当下的真实。而不是简单无奈的完全屈服于当下的生存日常层次,而是将自己本人和整个族群及人类引向更为纯洁光明的精神修炼与提升。

第三,通过以上不懈的努力,彻底回到当下及精神的真实,从而以此为基点和出发点,突然完全创造出一种新诗人人格及一种新文化新诗歌新艺术,亦即开创出一种全新的健全博大的人类文明新基因及成长新道路。

除此之外,都是垃圾都是赝品都是考贝都只是变形,而是从本质上和根本上都只是死物,不可能创造出什么真正的鲜活的文明之精神。不这样做的人,终究只是自己幻想或他人误以为他们已经对中国文化做出了什么真正有意义的决定性贡献成就。

这是我个人冷眼观察文化界状况后,从心灵深处获得的决绝启示。

二、《致著名诗人杨键书》

杨兄长啊,原来想,有时间到到马鞍山亲自去看看你啊,那现在我们交流非常多,因为去不去这个关系不大。现在从这个世俗的角度讲的这个兄长的这个努力或者取得的成就,他已经是有目共睹的,有目共睹。但我想谈的,就是兄长先前您自己也认识到的一样,可能根本的问题还是没有超出世间,还是在世间法范围之内,没有达到出世间的这个门槛。所以可以从我的角度看,它始终是差那么临门一脚的提升。

从我现在的角度,就是佛弟子的角度看啊,但是我自己也是做不好,一直没有做好,但如果只从这个理想的状态来看。在世间法范围之内,目前可见的一些诗人中,现在就是韩东和您相对来说,还是不错的。韩东东哥啊,他有一定的这个如实观察的能力,里面会体验到一些接近佛法的东西,但是它是不自觉的呢。兄长呢,您呢是有自觉的,有悲悯心,但是这个悲悯呢,好像是大部分成分确实还是世间成分多一点。所以里面它事实上,它是体现出很多这个执着,也有对善法的执着,对已经过去的东西的执着啊,这个其实它是不符合佛法的这个智慧。

一切都是无常变化的,一切东西他都是在新的条件下会形成新的一种因缘法。我们应该做的,不是说去执着已经过去的东西,而是应该努力,就是在新的这个条件下形成新的善的纯净的因缘法啊。这是我想跟兄长探讨的最关键的一点。那兄长现在的问题就是,是执着过去的东西。这个是很容易让它变成了一个反佛法的东西,反慈悲了,它不是真正的慈悲。

而且如果一直只是这样一个状态呢,它对修行是非常不利的,对修行。因为它本身是一种执着吗,甚至是一种比一般人的执着更深的执着。因为我们会以为我们这个对传统文化的执着,它是一种善法,一种崇高的庄严的,甚至是壮烈的这种东西啊。这个事实上佛法,它不是这样的,兄长马上就能够理解我在说什么东西啊。

所以昨天晚上我半夜,也反省了自己和现在其他人的操作,那更说,说的严重一点,那大家到目前为止的努力都一钱不值的。聂广友的这个努力,他是想面对当今的新现实,但是他因为没有信仰,他的视角是西方的这个哲学体系下的视角,是这个哲学体系下形成的这个诗歌传统下的,所以他不可能产生大的突破。但他已有很好的一个东西,即他已确实尝试努力面对当下的生存现实去进行写作,想努力进行反思,虽然没有反出什么东西呢,但他这个方向性是对的啊。其他的诗人们则没有取得什么大的成就啊。许多著名诗人们更是,基本上都什么成就也没有,如果说严格意义上来讲的话。

在世间法范围内,韩东还是不错的,他多多少少有些善根啊,有些慧根,取得了一些成绩。严格意义上来讲,很多成名诗人都是没有取得真实成就,只有世俗人以为他们好,以为他们很好的啊。那么,海子骆一禾呢,这也是世间法范围之内的。当然它有灵性啊。有灵性是另一回事,佛法的智慧它是清明的,它是指向真理的,他不是指这个有灵性,他不是这个东西,不是灵性不灵性,神不神奇,它跟这个没有关系。

所以昨天晚上我半夜起来还是发现到自己,自己本人本身存在的问题,和大家一起存在的根本问题。就是可能第一次令人吃惊的意识到,不仅要抛弃西方的这个文化传统,也要抛弃东方的文化传统,一切从头来过。这个不用怕的,因为我们抛弃了这些东西以后,抛弃了这些相对局限和窒梏,但是我们人就活在当下,我们人已经置身于这个西方和东方传统的综合的融合之下。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这个扬弃。就是抛除这个他这些东西对我们的限制,我们才能够真正的这个找到自己本真的状态,以后按新的这个佛学的这个,或者按兄长自己讲的,按三教的这个理想的标准,重新创造和发明一种新的这个诗歌,新的文化新的价值理念,新的审美啊,新的文学形式,新的一种人格。

最重要的是,形成一种新的人格。人格的形成需要有思想体系做支撑,没有新的思想体系和实际的这个所谓的这个生命活动,创造活动做支撑,这个人格他是没法形成的。这个人格一旦真正的形成,那么新的这个创造性的大师就会出现啊,这是我今天想,就是就是,就是想跟兄长探讨的供兄长参考啊。

因为我是一心一意就是修行为主的啊,因为现在在家就是以陪老爷子为主,心比较散乱,所以管管这些事情。我要是真正禅修了,我就是一切以修行圣道为主,其他都是副产品啊。但是呢,这个事情要有人去做,兄长恰好是做这个事情的人。我因缘所在,其他人似乎一时半会都还不堪此重任。所以我有任何的这个这方面的这个想法,我都会非常严格的严厉的毫无保留的这个向兄长汇报。

那以上这些就是想法呢,我想对于兄长重新将这个整个这个思考的这个核心体系,核心思想啊,以诗歌开始,再扩大到其它的文学艺术,书画啊琴棋书画,乃至于是一切的这个日常生活价值规范,都从这里开始讲起,这个非常重要。所以我想,主要就我今天把这些个核心的一点感悟,向兄长汇报呢,兄长若是收到了,那我就等于事实上已经完成了去马鞍山见兄长的任务啊。这些东西真的领悟了,融化了,他就是开悟了,从这个诗歌和文化的角度可以这样讲。

当然要取得这个真正的这些成就是非常难的,可以说我们现在都没有起步。但是能看到这些愿景和认识到这些问题,只要这个因缘具足,他随时可以起步啊,起步以后就可能可能取得真正的成就啊。总比这个很多人在那里还在盲目自满,这个盲目在那里一天到晚的这个互相吹嘘要来得要好啊,兄长。

另外这也是我个人单方面的这个旁观的,这个很严格的,很苛刻的这个个人性看法啊,这个可能很多地方,可能也不一定就真的是这样兄长。我也是凡夫,只是凡夫,一点意见供兄长参考啊。因为这个事情兄长要去操作,所以你也是很孤独啊,没有人对你讲真话呢。我有这个责任,要不停的,这个把最尖锐的最最敏锐的最无情的信息提供给兄长。兄长可做更多的这个加工,提炼以后形成新的这个完整的这个好的体系,然后引导起整个新诗歌新文化新道德运动的正确发展。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