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上旬诗作

◎巴枣



私营与国营

妻子给父亲
网购的纸尿裤
到货好几天了
忘记让我去取
直到我问起
赶到快递店
店主是个年轻女人
正在给孩子喂奶
我报上姓名
然后问她
“收保管费吗”
她大吃一惊
“啥保管费”
“以前
上邮局取件
如果超过时间
就要收保管费”
女人笑了
“我这是私营店
跟他们不一样
他们是国营单位”

2021/04/01


官大的

小姨子微信我
今晚要接待
几个进京的
本地官员
还发来名单
问我
“这些人
你认识不”
“都认识”
“他们为人咋样”
“姓董的
为人不咋地
他说啥
你听着就是”
“哦
我明白了
官越大的
越不是东西”

2021/04/01


救灾帐篷

单位门口
用于疫情值守的
防震救灾帐篷
早已成了摆设
流浪猫狗
时不时
溜进去
撒尿拉屎
门卫请示一把手
“现在疫情平息了
干脆把它拆掉”
一把手
冲着门卫
劈头盖脸
训起来
“这个帐篷
别看它不起作用
但不是你说拆就能拆的
也不是我说拆就可以拆的
拆不拆
得听上面通知”

2021/04/01


让路

几乎每天下班
都会在楼道里
遇见邻居陈婶
她出门玩牌
我回家吃饭
每次她坚持
站在平台上
给我让路
有几次
我坚持要让她先走
两人能僵持几分钟
最后还是我认输
快速上楼而去
她的理由是
我在上班
是个大忙人
她是家庭主妇
时间多的是
久而久之
也就习惯了
现在相遇
我都毫不客气
直接往楼上冲

2021/04/01


麻面无情

妻子中级教师
评上20多年
就评不上高级
哪怕她教的班级
无论是平均成绩
还是上线人数
都比那些高级
强一大截
每次申报
总评不上
听说教育厅
有位副厅长
跟我有过交集
逼着我去求她
我只好给她
讲了个故事
说这位副厅长
有位同学出事
她正管这事儿
都没出手相救
妻子说
这种人麻面无情
那就别去求她了

2021/04/01


劝和不劝离

听妻子说
附近一家酒店
出了一桩命案
一个男人
把他老婆的闺蜜
给一刀捅死了
原因是
这个女人
劝他老婆
跟他离婚
听罢
猛然想起
20多年前
前女同事Z
带着她妹妹
到家来
诉说她妹夫
暴打她妹妹的事儿
我义愤之下大喊
“这种男人
要他做啥
离婚
坚决离婚”
如今俩人
过得好好的

2021/04/01


划不来

10多年前
老家房子
尚未搬迁
在工业园那边
门前栽着排池杉
池杉外面
是父亲
种植的苗圃
招来许多鸟
也不知咋的
经常有鸟儿
跟自杀似的
撞向我家墙壁
那时
侄儿还小
母亲便捡起鸟儿
做给侄儿补身体
现在听说有些病毒
通过野味进入人体
最长可潜伏20多年
母亲直后悔
那点儿肉
吃了算得么事哟
万一被传染上了
怎么划得来

2021/04/01


腰花粉

很少在外面
吃早点
岳父母来了
如果还在家做
显得太过节省
一家人坐定
岳父点了碗
腰花粉
老人家
一向迂腐
竟然大声要求
多放点儿腰花
店主回他说
“腰花很贵”
结账才知道
那碗腰花粉
要20块钱
妻子小声说
如果在菜市场
买面包吃
够我俩
吃4顿呢

2021/04/01


瞎子爹爹

小时候
村里有个瞎子
大人们都叮嘱
各自的孩子
千万不要靠近
他会掐死你的
我很好奇
他咋没掐死
他几个侄孙
我问他们
得到的答复是
你喊他爹爹
他就不掐你
我在他们带领下
靠近了那个瞎子
看他手伸过来
我惊恐之下
大喊了一声
“瞎子爹爹”
他手从我头上
滑落到脖子上
我吓得不敢喘气
他嘴里啊呜两声
脸上似笑非笑
把手缩回去
走开了

2021/04/01


钓鱼

一只苍鹭
叼着一块
白色泡沫
站在浅水区
很有耐心地
把泡沫
一遍遍扔到
跟前水面上
直到一条鱼
游过来吞食
苍鹭
以闪电之势
将其叼起

2021/04/01


做假

几经检查
二姨子最终
被诊断为
淋巴癌
小姨子
跟岳父母撒谎
单说二姨子病了
只是这种病
比较少见
所以她在北京
找了最好的医生
给二姨子做治疗
估计问题不大
事实上
二姨子已转回
武汉同济医院
担心二老知道
要去武汉探望
大家想出个招儿
让二姨子的儿子
不时在群里
发他在北京的照片
让岳父母误以为
他跟二姨子
呆在一起

2021/04/01



母亲的推论

父亲夜里
只要没睡沉
就不停地喊
“妈”
小妹好奇
“他咋不喊爷爷呀”
母亲给出了她的推论
“你爷爷死得早
死的时候
你爸才几岁
他得到的父爱太少
所以不想念你爷爷
只想念你奶奶”

2021/04/02


豆腐渣工程是怎样筑成的

护城河整治
河道清淤过后
施工单位
在河床上
铺设了一层水泥
算是给水修路吧
出乎意料的是
水泥下面
并没有夯实
只是把泥土
扒平整了

2021/04/02


猫头鹰叫

夜里起来
帮父亲翻身
远处忽然传来
几声猫头鹰叫
我当然不相信
那些迷信说法
“猫头鹰上房
家败人亡”
只是想
如果允许打猎
会不会有猎人
拎着枪
循声而去
砰的一枪
要了它性命
那岂不成了
自个儿找死吗

2021/04/02


不寒而栗

二姨子
在武汉协和
查出卵巢癌
手术准备好了
因为临时有事儿
叫了暂停
后在我建议下
转到北京协和
医生诊断
原发癌
并非卵巢癌
后几经复诊
最后确诊为
B型淋巴癌
妻子说
幸亏你当时
多了一句嘴
不然二妹卵巢
就算白切掉了

2021/04/02


女锅

唐山诗人柏君
在诗中说
一个河南人
跟他说及"女锅"
他愣是不明白
那是个什么锅
心说
那人肯定
把女娲念错了
没想
那人说的女锅
其实是铝锅
作为南方人
我本该
第一时间
就能想到
到现在为止
虽然我明知道
女和铝的拼音
声母不一样
可无论咋读
都一模一样

2021/04/02


最好的

给父亲擦洗过后
安抚他睡下
陪母亲
在客厅看电视
母子俩边看边聊
问她想吃啥
我去超市买
超市没有
就上网买
母亲说
吃好了
容易中风
小区里面
刚倒下几个
住在医院里
还没出来呢
我说吃好的
不一定非得
大鱼大肉
母亲说
对过去造过孽的人
大鱼大肉就是最好的
其他再好的东西
都比不上

2021/04/02


不妙

下班回家
在家属院
遇到
妻子同事
和他老婆
夫妻俩往外走
共用一把雨伞
打了个招呼
男的点了个头
女的没吱声儿
让我心头一紧
因为每次见面
男的都很热情
一口一个哥
叫我
我和妻子
是他俩媒人

2021/04/02


祖先保佑

妻子说她学校
明天放假一天
班主任课间
到教室叮嘱同学们
“你们明天放假回家
一定要记得去上坟啊
在坟头前
多烧纸钱
多磕头
求你们祖先
保佑你们今年高考
能够超水平发挥
考出个好成绩”

2021/04/02


劳模诗人

伊沙写诗
每个月初
雷打不动
要歇三天
我则不会
这么些年
我一直都是
终年无休地写
堪称劳模诗人
前提是
如果咱算得上
一个诗人

2021/04/02


快乐写诗

写诗10年
诗作总数
不知不觉
已累计达到
37000多首
算得上当今
写得最多的
诗人吗
我不敢说
咱也不需要
啥头衔与奖励

并快乐着
就够了

2021/04/02


付出就有收获

昨夜在家
照护父亲
本以为
梦诗要减产
没想一夜下来
竟然收获26首
心说
难道是我
一片孝心
感动了梦婆
和诗神吗
仔细一想
也不无道理
一整夜
每隔两小时
就得爬起来
帮父亲翻身
中间还换过
一次纸尿裤
一直处于
浅睡眠状态

2021/04/02



AA制

这家伙
酒量大
聚餐时
他点了
自个儿喜欢的
一款高价酒
最后结账
每人800

2021/04/03


酒喝多了

手机搁在卧室充电
突然来了电话
冲过去一看
是一个很久
没联系的老兄
打来的
知道他已退二线
现在一家私企当顾问
以为有事儿找我帮忙呢
赶紧接通
“老兄,有啥事儿”
“别又把酒喝多了”
“没有
我在家呢
你有事儿吗”
“咣……咣……咣……”
我操,他竟然关机了

2021/04/03


多子多福

上坟时
发现远房
二伯父伯母坟前
钱灰厚厚一堆
比其他坟头前
多得多

他们有
4个儿子
3个女儿

2021/04/03


求爷爷

今儿上坟
弟弟代替
没放假的侄儿
求爷爷保佑
希望高考作文
能够得个高分
小妹说
这次求对人了
爷爷活着时
是远近闻名的笔杆子
如果不是沉迷于赌博
或许不会死那么早
还能成就一番
大事业

2021/04/03


允许误差

小妹说
她吃的药
标识100颗
每次吃4颗
吃到最后
总差2颗

2021/04/03


基督徒

打算邀二叔
一起去上坟
母亲说
别邀他了
他一家人
都信基督教
早几年就没
上坟了

2021/04/03


忘记戴口罩

雨下小了
推着父亲
到小区里面转悠
遇到远房小堂嫂
打大街上
走进小区
以为她买东西回来
她说要出门走亲戚
忘了戴口罩
特意回家来拿
我说你要坐车吗
她说她二弟
开车来接
去他家吃饭
然后去给她父亲
上坟

2021/04/03


报喜

远房三堂嫂
前来父母家报喜
说她儿媳生了
母亲问她
“生了个么事”
“女儿”
“那好啊”
“管她呢
长大了
姐妹两个
有个伴儿”

2021/04/03


许愿

一周前
小姨子
从北京赶回来上坟
站在妻子爷爷坟前
双手合十说
“我要好好想想
看许一个什么愿”
随后
只见她站那儿
喃喃自语
却听不见说啥
但我可以料定
她许的那个愿
是求爷爷保佑
二姨子癌症
能够痊愈

2021/04/03


堂舅

去岳父母家
遇到妻子堂舅
刚好从广州回来
他问我咋没过来
一起吃晚饭
我说要回家
照护父亲
这不
把他安顿睡下
我就赶过来了
他问我父亲
今年60几岁
吓我一大跳
我都55了呀
堂舅这是咋了
他若出点事儿
那个家可就
彻底完了
前年
他儿子脑瘤走了
留下两个小孙子
还指望他
帮忙养大呢

2021/04/03



守山

母亲姨表哥
大街上
碰见舅表弟
跟他打听
舅舅情况
舅表弟说
“他登山去”
“哪还不错哦
80好几的人
还能登山”
“是不错呢
已经在山里
呆了快一年”
表伯还没意会
接着问舅表弟
“在哪座山呀
他去哪儿干什么”
“您说他能干什么
守山呀
正月里面
把我妈也
接过去了”

2021/04/04


故地重游

女儿和女婿
带着4个月大的外孙
出差到湖南通道
女儿调侃说
这是外孙
人生第一次出差
第一次住宾馆
没多久她又说
“我刚反应过来
小家伙之前
来过这里
一年前
在我肚子里面”

2021/04/04


家教

女儿跟她妈妈
在家庭群里
聊上了
女儿说妻子
“妈妈太可爱了
干脆做我姐姐吧”
妻子笑骂女儿
“没有家教”
女儿说
“我有呢
从小就自带的
优秀英语家教”
(妻子是一名
高中英语教师)

2021/04/04


最美图案

女儿女婿
出差湖南通道
入住宾馆之后
便忙上了
4个多月大的外孙
一时没人照看
只好搁在床上
用枕头顶住他后背
让他半坐半躺
自个儿玩着
工作完后
女儿拍了张外孙照片
发在家庭群里
小姨子说
“我一直以为
那个小人儿
是枕头上的图案啊”

2021/04/04


借力

坐在父亲身边
他看了几眼电视
便开始打起瞌睡
我在手机上
读诗
父亲身子
很快靠上我肩膀
读完几首诗后
我想去喝茶
便把他
推了过去
忽然想起
有年坐火车
邻座一个胖大姐
依着我睡着了
一泡尿
一直憋到她醒来
我才忙不迭
冲向厕所

2021/04/04


午休起来

客厅电视机
在播放一部
抗日神剧
父母坐在沙发上
东倒西歪睡着了
悄悄走近
用纸巾
将父亲嘴角的鼾水
轻轻擦干净后
我又退了出来

2021/04/04


噪声

午饭过后
推着父亲
到外面转了一圈
回来已过了两点
上床躺下午休
前面邻居家
几个安徽人
租住的房间里
一直传来高压锅
排气的声音
吵得我睡不着
心说
咋这会儿做饭呢
哦,上午房子里面
还不见动静
一定是他们
回老家去
祭祖完后
刚赶过来
这么一想
没多久
很快就进入梦乡
美美睡了个午觉

2021/04/04


买菠萝

回父母家路上
买了两个菠萝
到家切开

里面芯儿
腐烂了

怪得我挑的时候
女摊贩低声说
“你选那两个啊”
没错
这两个
个儿大些

2021/04/04


正是上坟时

今日清明节
久雨初晴
回父母家
路过弟弟杂货店
见前来买祭品的人
一拨接着一拨
我说
“生意还可以嘛”
弟弟笑了
“是啊
谁都没想到
清明这两天
比去年腊月
还要强一些”

2021/04/04


我有很多这样的诗

奥地利诗人
维马丁编译的
《新世纪诗典》
第一本德语版
出来了
看目录中
有我一首
但这首
之前并没入选
《新世纪诗典》
我清楚记得
当年给伊沙投过
而且很遗憾落选

2021/04/04



体重变化

我跟妻子说
前天称了下体重
发现瘦了10来斤
她说楼下女邻居
去年服侍她父亲
也瘦了10多斤
后来她爸走了
不到半年
就又恢复了

2021/04/05


零头

去熟人店里吃饭
在收银台点菜
赶上老板回来
让他代劳
安排几个菜
便上楼去了
吃完买单时
服务员说
总共305
老板交代过
将零头抹掉
只收300
我把5块钱零钞
搁在收银台上
装作要送客人
小跑着出来了

2021/04/05


为什么没红色的

最近朋友圈
几乎天天
有诗人发照片
要么是自个儿的
要么转发
其他诗人的
一个个身穿
印有美国诗人
布考斯基图像的
蓝色或白色T恤
显得倍儿精神
妻子好奇
问我为什么
没穿红色的

2021/04/05


自我批评

组织生活会上
每个人在开展
自我批评时
都大说特说
自个儿利用业余时间
参与社区治理不够
听着更像集中吐槽
市里要求
全体机关党员干部
下沉社区这事儿

2021/04/05


找食

陪着父母
坐在门前聊天儿
父亲突然说狗狗
我扭转身一看
一大一小两只
骨瘦如柴的狗狗
不知打哪儿
跑过来
倚在墙边儿
盯着我们看
父亲面无表情
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倒是我立马想起了
父亲曾讲过的家史
家道衰败
赶上祖父早逝
祖母娘家不愿接济
祖母不得不带着
年幼的父亲
到外乡乞讨
这时
父亲又突然
冒出一句
它们在找食

2021/04/05


我没感到妻子说的幸福

妻子把她同事
我高中邻班
同学的照片
拿给我看
“他头发
差不多掉光了
就这几根稀毛
还是白了后
给染黑的
看上去比你
至少显老10岁”
“他咋变成这样子”
“遭他女儿的孽”
“咋啦”
“严重心理疾病
一直呆在家里
已经10多年
没出门了
老婆也没工作
整天陪着他女儿
全家靠他一个人
他有件衬衣
还是30多年前
读大学时穿的
跟他比起来
我们幸福多了”

2021/04/05


买了两个盐饼

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路过盐饼摊儿时
看父亲盯了几眼
问他想不想吃
他说不想吃
邻居万婆婆
打旁边路过
大声嚷嚷道
“你爸现在痴了
他晓得个么事哟
买两个他吃就是
这东西便宜
一块钱一个
莫舍不得”

2021/04/05


穷鬼

给爷爷奶奶
上完坟
我和弟弟
拿着几沓纸钱
去给远房伯父伯母
还有两个堂哥送钱
弟弟瞥见
一座墓室跟前
有张没烧的冥币
面额8888亿
不禁惊叫起来
“哎呀
事先没留意
我买的纸钱
最大面额
才500万
这下惨了
我们家族
在那边儿的
都成穷鬼了”

2021/04/05


成全

单位小同事
跟我一起值班
才坐了半小时
便跟我说
下属单位
有人下乡巡查
他想搭顺风车
去帮扶村
签个到
好吧
我愿意成全他
做他心中的
那个傻子
满口答应了
他以为我不知道
市里早已不考核
签到次数了

2021/04/05


鬼怕火

昨儿清明节
晚上从父母家回
路上车川流不息
车屁股尾灯
连成了一条
火带似的
想过马路对面去
一直找不到机会
我想
马路两边的鬼们
也应该一样吧
打小就听大人们说
鬼最怕火
记得那会儿
每次走夜路
祖母都往我口袋里
塞一根火柴棍儿

2021/04/05


浓眉大眼

女儿昨晚
头一回
给外孙淋浴
发现小家伙
眉毛浓
淋下来的水
不往他眼睛里去
一流到眉毛那儿
就变成水帘子
顺着眉梢儿
溜下去了
小瀑布似的

2021/04/05


偷来的诗

京剧演员赵葆秀说
我的感受啊
要是赶上一个好胡琴儿
这演员就是坐车的
倍儿舒服
您要是遇上一个
不太开窍的胡琴儿
您就成了那个拉车的
得拉着他走

2021/04/05



少生富养

巷子里
一对狗狗
要做那事儿
两个狗主人
默默看着
这时
走来一个大婶
她倒操心起来
“快拉开呀”
母狗的主人
一脸平静说
“没事儿
它已做过
结扎手术
不然
生多了
我也养不活”

2021/04/06


白杀

岳父讲他一个乡邻
之前给国民党当保长
后来又为新四军五师
做过很多事情
1951年被镇压时
他家人找到李先念
李的电话打来
要求放人时
他已在一个月前被杀了
小姨子好奇问道
“那人后来追认烈士了吗”
“怎么可能呢”
“有赔偿吗”
“哪儿来赔偿哟
杀了就白杀了”

2021/04/06


插花艺术

家属院楼下
一只垃圾桶里
斜插着
11根
住户淘汰的
1米2长的
日光灯灯管

2021/04/06


红钳蟹

网上搜索
红钳蟹
从网页搜索
转换成图片搜索后
满屏的
红钳蟹照片中间
夹杂着3张
挖掘机图片

2021/04/06


杂草

凭窗眺望
远处铁路护坡上
以前市民开垦的
一溜小菜园
铲除了
也就一年多光景
如今长满杂草
是啊
哪天我要歇下来
不再写诗
心中也会
杂草丛生

2021/04/06


杂感

仔细想想
每个人的工作
其实是在延续
儿时的游戏
只不过
有人很幸运
找到自个儿喜欢的
有人运气差点儿
玩的并不是喜爱的
但还凑合
还有少数人
运气实在太差
玩的游戏
是别人强加的

2021/04/06


两个易拉罐

晚上
给父亲换下纸尿裤
母亲抢着要去扔
过了会儿
看母亲没回
走到门口张望
母亲看到我后
赶紧把左手
放到身后去
看着怪怪的
我问她
“您老手里
拿的啥东西”
母亲一看露馅
将两个易拉罐
扔到地上
冲我笑着说
“没专门去捡
顺手在垃圾池旁边
拿的”

2021/04/06


清明

母亲惊蛰前
开始犯头晕
昨日问她
“头晕好些吗”
母亲说
“清明这几天
感觉明显好多了
可能真像你说的
跟季节有关
估计到立夏
就能完全好”

2021/04/06


进化

睡到半夜
被蚊子闹醒
妻子说
“窗户都关着
室内气温太高
你开窗降下温
它就要躲起来”
早上起来
俩人都有点儿
流鼻涕
我说
“蚊子没冻着
反倒差点儿
把人冻感冒”
“是啊
我也没想到
现在的蚊子
这么不怕冷
看来
它们比我们人
进化得快些”

2021/04/06


N95口罩

如今疫情退去
上下班路上
还时不时
能看见几个市民
戴着N95口罩
不禁想起
去年疫情吃紧时
医疗物资极度匮乏
很多一线医护人员
都用不上N95
倒是部分官员
戴上了
这事儿
被新闻媒体曝光后
市里发出紧急通知
要求行政机关干部
一律不得使用N95
已经购买的
暂时入库封存

2021/04/06



没爱好

再过两个月
侄儿就要高考
让他得空
想想报志愿的事儿
他说不知道报啥专业
问他有啥爱好
他说没爱好
忽然想起
这么些年
辅导同事孩子
填报志愿时
每个人都是这般情景
心说
这是咋的了
现在的孩子
咋都没爱好

2021/04/07


抓鳝鱼

站在顶楼走廊里
看着楼下铁路线上
一列绿皮车
缓慢而过
眼前的雨水
让我一下子
穿越到儿时
在雨中
披着块塑料布
抓鳝鱼的情景
哦,这得多大的
一只手
才能抓住它啊
我的右手做出了
很久没有做过的
抓鳝鱼动作

2021/04/07


过期肉

母亲从弟弟家
冰箱冷冻室
拿出三块
颜色暗黑的瘦肉
问我还能不能吃
我说
“这咋能吃呢
啥时候买的
咋放成这样儿”
“谁晓得他们
啥时买的
我胃不好
不能吃
冰箱里的东西
也就没留心”
我让母亲扔掉
小妹走过来看到
摇了摇头
随即脱口而出
“朱门酒肉臭
路有冻死骨”

2021/04/07


伤口

母亲右手大拇指
在左手食指头上
来来回回磨蹭
问她咋了
“感觉手指头
有根刺似的”
“啥时扎的”
“没扎过
还是上次
刀子划过的地方
外面肉长合口了
像里面留下啥东西
当时伤口洗干净后
上过一点消炎粉
如果是药粉
早就该化了
好像是
其他东西”
我心说
会是什么呢
记得当时
家里没创可贴
母亲在购物袋上
撕下一张标签纸
包扎的伤口

2021/04/07


打翻的奶粉

妻子慌里慌张
把茶几上的奶粉罐
弄倒地板上
拿来扫帚
望着一小堆奶粉
扫帚咋也下不去
转身拿来两张
A4打印纸
一张铺地上
一张当作刮板
与地板保持着
大约1毫米的距离
把那堆奶粉轻轻地
刮到打印纸上
估摸了下
差不多挽救了九成吧
啊哈
这个结果
不算太坏

2021/04/07


一对年轻男女

一对头戴
安全帽的
年轻男女
冒着细雨
在工地上转悠
还不时用手机
拍上一张照片
看上去像对恋人
正要说好浪漫啊
忽然发现
他们只拍施工场地
不拍他们自个儿
这才明白
他们不是
在谈恋爱
是在工作
让我顿时
有点儿失落

2021/04/07


初中母校

电视在播报
构建全民健身
服务体系新闻
选取的一组镜头
是学校体育设施
对附近居民开放
大妹说
她那边侄儿
在读的学校
连体育老师
都没有
她说的那所学校
正是我初中母校
记得我读书那会儿
开设有篮球课
羽毛球课
乒乓球课
和足球课
我选了足球

2021/04/07


小三如是说

没错
我是小三
但我本来没想
要破坏她家庭
是她堵住我骂
让我面子扫地
我才改变想法
坚决要跟她
抢男人
把她那个家
给戳散掉

2021/04/07


久远的记忆

在市发改局
4层楼梯口
往下走
突然闻到
一股烟味儿
久远的记忆
猛然被唤起
我跟同伴说
“外烟”
这时打3楼
上来一个
中年男人
抬头冲我说
“健牌
你是老烟枪吧”
我告诉他
“戒了23年”

2021/04/07


台历

妻子这几天
因为我
批评了几句
一直不高兴
扬言要买
一副台历
把我批评她的话
统统记录下来
下午评审项目
赚到一笔评审费
晚上回家
把信封塞进她手里
“喏,这是我下午
批评别人
赚的外快
拿去买台历吧”
她打开信封
数了数
一脸阴云
总算飘散了

2021/04/07


生活里的浪花

平日的小巷子
一场大雨过后
变成了水巷
一辆小车
由北往南
飞快开过来
溅起的泥水
眼见要奔赴路边
一位步行的大姐
我心已提到
嗓子眼儿了
突然
嘭嗵一声
小车右前轮
掉进了水坑
泥水溅起老高
我的惊叫
仿佛
早已上膛的子弹
几乎同时射出
“哎呀!”
那位大姐转身
看了眼小车
又继续
走她的路

2021/04/07



立夏还远

在办公室
背对南窗
坐久了
有点儿燥热
去洗手间
冲了个头回来
坐下10分钟不到
头发
已经干了

2021/04/08


老鹰消失了

傍晚
跟母亲俩
坐在屋檐下聊天
短短10几分钟
空中飞过4架飞机
看着远去的飞机
母亲突然说
“都几十年
没看到老鹰了
最后一次见到
还是你
四五岁时”
心说
真快啊
整整50年
说话间就没了

2021/04/08


吃不下去

整个下午
一辆挖掘机
在破除一条
水泥浇筑的
马路牙子
仿佛
一只啄木鸟
把一条巨蟒
啄成了碎末
可惜
这么好的美味
吃不下去

2021/04/08


嫂子

她喊她妯娌
从来都喊小盛
我说
“你该喊嫂子”
她脸色一沉
“她小我10来岁
喊她小盛
就算客气的”
过后
她又小声解释说
“我怕喊她嫂子
一时口误
喊成婊子”
她这个妯娌
是干那事儿的
把她原来的嫂子
撵走了
取而代之

2021/04/08


风筝

今儿天气好
可就是没风
公园草地上
趴着几个风筝
放风筝的人
仰着头
在看一个小伙子
摆弄空中的
无人机

2021/04/08


地名考

论坛上有人说
甘宁交界处
很多乡村名
后缀为寨柯
比如
刘寨柯
杜寨柯
孙寨柯
问这个寨柯
到底啥意思
有人找到解释
说寨柯指的是
“营寨的轮廓
只有壳的意思”
我在想
这些乡村的雏形
一定是古代的营寨
时间一长
那些戍边的军人
就逐渐演变成了
当地居民
就像现在的
新疆建设兵团

2021/04/08


药店

岳父腰疼
打算买盒布洛芬
忽然想起不久前
给父亲买药
到家药店
没买着
没想临走时
不小心把柜台上
一个笔筒碰翻
撒了一地
弯腰捡了几支
老板娘撵我走
她又蹲下去捡
出门发现
手上全是油墨
可以想见她也是
当时就想
以后买药
一定要来她店里
哪怕绕点儿路
都没关系
于是直奔而去

2021/04/08


扔垃圾来了

女同事Z
敲门进来
“好几天没见你
特意过来看下”
我停下手头事情
“欢迎!欢迎!”
“跟你说个事儿哟
最近咱们单位
又要编制一个规划
已经跟中介机构
签了合同”
“哦,这种事儿
一般不让我知道
我也不想知道”
“那是呢
我具体承办
连一口水
都没看见
妈的
吃香太难看了
47万想尽吞”

2021/04/08


布洛芬

在父母家
刚把父亲安顿睡好
岳父那边电话来了
说他腰疼一整天
让我明天陪他
去趟医院
想到上次
母亲脚疼
买的布洛芬
才吃了几颗
打算给岳父带去
想想又觉不妥
心说
这不是有点儿
厚此薄彼吗
于是上药店
重新买了一盒

2021/04/08


差辈

在小区广场上
遇到久不见面的堂弟媳
抱着她孙女在溜达
打过招呼后
她跟孙女说
“快叫大伯”
我说
“你魔了吗
她该叫我爷爷”
“哎哟喂
你看我哟……
哥叻
这可不能怪我咯
怪就怪你
显得太年轻了
看着比我还小”

2021/04/08


早上鸟鸣

早上醒来
屋外传来
一只鸟儿
断断续续的
鸣叫声
“嘀咕”
“嘀咕”
仿佛儿时
某个早起的小伙伴
在吹玻璃咯嘣

2021/04/08


折腾

护城河整治
设计单位说
河道里两个方形
水泥管道固定墩
太高了
影响雨季行洪
必须拆除重建
现在
新水泥墩子
已经建好了
两个圆滚滚的
大胖子
站在河道里
看上去
块头更大
只是个儿
比以前矮了
20厘米左右

2021/04/08



快递员

给父亲买的气垫床
跟半个多月前
买轮椅一样
早上下单
下午4点多便到
还是那个快递电话
张口便问
“你在不在家啊”
“不在”
“那我交给你家人”
哦,上次我告诉过他
在外面办事儿
一时半会儿
回不去
家里面有人
交给他们就行

2021/04/09


怀念

母亲喂蛋卷
给父亲吃
洒了一地
蛋卷末儿
我起身拿来
扫帚和垃圾撮
母亲忽然感叹起来
“要是跟以前那样
家里喂几只鸡
就好了”

2021/04/09


文绉绉

一个老妇人
轻轻推开
办公室门
怯怯询问
同事W
在吗
我说
他在楼梯左边
那间办公室
她说
门锁着呢
忽然想起
若干年前
有次外出
我在门上
贴上一张留言条
留下去向和手机号
大家嘲笑我
文绉绉的
之后
就再没
那么干了

2021/04/09


麻雀

背对着窗户
坐在电脑前
身后
冷不丁传来
一声麻雀叫
“喈——”
仿佛
顽皮的儿童
用弹弓射出
一个石头子儿
打在窗玻璃上

2021/04/09


昨日再现

今儿周五
下午刚上班
整栋办公楼
便静悄悄的
仿佛
到了周末
无人上班
猛地想到
1990和
2010年代
那个时候
几乎上午10点一过
办公室里便找不到人
稍微有点权力的
都到酒店
吃午饭去了
下午继续窝在那儿
打牌
K歌

2021/04/09


不在河边走

一个小伙子
敲开办公室门
确认我身份后
做自我介绍说
他是某某公司
湖北营销服务
中心的小董
我打断他的话
让他直接找一把手
或者具体经办人
别在我这儿
耗费精力和时间
他说你不分管这事儿吗
我说我马上要退二线
早已不管事儿了
他笑了笑
躬身退出去了
没错
为不趟浑水
我有个诀窍
但凡涉及钱财
便不近身

2021/04/09


让路

饭桌上
跟妻子聊起
市区一条小河
被改造成暗河
上面修成道路
她说
“这叫做
水给人让路”
吃了口饭菜
她又接着说
“不过这也没什么
也有人给水让路的
武汉就有地铁
修在东湖底下”

2021/04/09


战斗越来越惨烈

昨晚给父亲
擦拭身子
发现他
左髋骨外侧
也开始生褥疮
小妹只知道抱怨
“还不如让他
饿死算了
活着他遭孽
家人也跟着遭罪”
母亲听了直掉泪
帮父亲擦完药膏
上网查资料
目前用药
是没问题
但还差个
护理措施
那就是气垫床
早上一进家门
就让妻子
赶紧在京东下单
她说今儿下午
就能到货

2021/04/09


三轮车上

早上6点刚过
从父母家出来
路上看见
一辆货运三轮车
送俩孩子上学
年龄小的那个
歪着脑袋睡着了
年龄稍大的这个
捧着语文课本
闭着眼睛
背诵几句
卡壳后
又低头看书
照课文读起来

2021/04/09


后悔当初没学医

自打去年
母亲全身浮肿
带她去看医生
一通检查完了
医生说不出个
所以然后
家人有啥毛病
都是自个儿上网
查资料自诊自医
这不
前段时间
母亲足弓突然疼痛
买了一盒布洛芬
吃3颗就好了
这次岳父腰疼
连马桶都坐不了
也给买了盒布洛芬
吃了两天
问他感觉咋样
“已经好多了
能自个儿上厕所
略微有点儿隐痛
估计再吃一天
就会好的”

2021/04/09


民间高人

再难治的病
都有人敢说
他可以治好
即便是绝症
也没问题
不信的话
你打开网络
上百度搜搜
或者瞅一眼
街头巷尾的
那些小广告

2021/04/09



晚饭

母亲把菜做多了
我说吃不完
母亲说
你一个大男子汉
肚子里面总要
装点儿东西吧
她坐在旁边
给父亲喂饭
我一个人
坐在饭桌上
冲着4个菜
倒了杯酒
权当坐在
小酒馆里
自酌自饮

2021/04/10


喂饭

父亲痴呆症
生活不能自理
母亲边给他喂饭
边叨叨
“唉!
要是个小孩儿多好
你喂他一天
他就长大一天
你要多喂点儿
他就能长快点儿”

2021/04/10


父亲的叫喊

小妹说她陪父亲
让我去午休
不到半小时
她临时有事外出
也就几分钟时间
父亲在客厅
不停地叫喊
那一声声
“妈啊”
“妈啊”
“妈啊”
仿佛
一通组合拳
捶在我心上

2021/04/10


豆腐酸了

母亲早上去超市
买回一块豆腐
准备午餐时
发现是酸的
我跟他要小票
打算去超市退换
母亲说
“算了
不就一块豆腐吗
多大个事儿呀
咱不吃就是了
再说
要去
也是我去
我一个老婆子
他能把我怎么的
你去
万一人家认出来
讲出去都是个笑话
说某某人
在外面当头头
竟然为一块豆腐
跟人吵起来”

2021/04/10


不是一路人

朋友圈看到
诗刊社第37届
青春诗会
15位入选诗人名单
仔细瞅了一眼
发现我一个也
不认识

2021/04/10


门儿都没有

手拿一朵野花
拍了张照片
发到家庭群里
女儿看到后说
“爸爸手指关节上
咋这么多褶皱啊
命相说
这样的人
一生都是
苦做事”
妻子说
“在你爸眼里
天天写诗
就是最大的事儿
照你这么说
他要成为杜甫呢
拉倒吧
他门儿都没有”

2021/04/10


长寿面

母亲说今儿早上
广场上来了一帮
推销净水器的
只要70岁以上的
老两口同去
就可领到
10包长寿面
父亲徒弟老金
被他邻居陈老太
手挽手拉着
结成临时夫妻
得到10包面条
陈老太说
是她出的主意
拿走7包面条
剩下3包
给了老金

2021/04/10


母亲的担忧

父亲痴呆症
进入中后期
双腿不仅不能走路
即便躺在床上
也伸不直
母亲说父亲
如果老是这样
以后死了做鬼
都怕是个瘫子
到那边儿
也没好日子过

2021/04/10


说者无意

推着父亲转悠
转到广场跟前
几个人在聊天
背对着我们的
一个中年男人说
“人就怕年纪大了
瘫痪了不能走路”
他对面一个老哥
冲他使了个眼色
他扭过头
看了眼
我和父亲
迅速转过头去
再也没说话

2021/04/10


快递小哥

给父亲网购的
气垫床到了
快递小哥
问我在家吗
我说家里有人
交给他们就是
下午回到父母家
问母亲收到快递没
母亲说整个下午
就没人来过
电话打给快递小哥
他这才如梦方醒
想起误送到
东区60号了
半小时后
他把气垫床送来
还特意买了包烟
当着我面儿拆开
跟我一个劲儿道歉
孩子在学校
惹事儿了
今儿一天
脑子都是乱的
请多多原谅

2021/04/1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