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穴梦中来

◎木易



               ——兼致李志军释延悟及贾也真等汝州诸兄及张杰




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

梦境压制的七层暮塔,破土而出的审美,
香积寺累加
万物的影子都被挂了起来,斑驳的石碑未苏醒的树
它们年轻、平缓。
佛的眼睑收起了众生的视野,于薄薄雾中弥撒般散去。
正在祷告的草,舀起风声哀嚎后的冷漠,
从而,大地披上颜色各异的僧袍
天空倾泻而下的沸水,
后的黄金在泥土中呻吟

清明雨香火萦绕,一行人登上州亭。
有人手指远方,道出众多建筑的名字,它们看上去深沉透彻,
低垂头颅的屋顶,表达一种有关春天的哲学。
时空中弯曲的九级密檐,悬于竹林叠翠
铁钟倒置天空的深渊,“大宋宣和七年……化缘铸钟。”
千峰寺默然不语没人提起那些消失的指纹
关塔的美学以及用唐砖宋瓦堆砌的视角,
点燃心中的香蜡。

斋堂内的银耳汤、白面馒头、蔬菜、粉丝……于一场仪式后变得深刻。
穿过我们身体的食物与雨露,都有似曾相识的梦境
风穴延沼翻阅经书手指犹在舞蹈,
所有植物同样拥有朴素的信仰不解释真谛不追问般若或涅槃,
仅以裸露的身体掩映岁月的骨殖。
以上画面均涂着类似的底料。你瞧,诗人吮舐一片片草叶,
把词语留在风中,把泪珠种在酒里

是的,如果我们错过将会比遇见更加美好。
再没有人会义无反顾缘灭缘起,谁说下一秒就不会永恒
在荒草中发现谎言与血管,尝试用刀片与舌苔去清理
深陷其中让我惊喜
困惑于顽石与尘埃的沼泽让我愉悦。
我们都曾头从人群中走过,
我们都曾想象过自己在人间穿梭时的身影。
直至白云寺降临
瓷釉一般,让带血的词语落入凡尘

当我仰头,目睹鸟巢上的哑语,
窥见一棵树丧失了飞行之力安于困顿。
一只捕捉到古刹意象的啄木鸟,扑到饭局外的窗棂,
远道而来的人们纷纷举起酒杯。
此时此刻,很乐意,让安于贫穷之人拥有一个完整的春天
不曾有人放弃,
不曾有人归来
不曾有人逝去,
不曾有人醒来
“我们既是受害者,也是帮凶。”


木易,2021.4.9行驶于京昆高速雅西段途中。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