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荒诞的事物必有缘由(诗三首)

◎贾长升



听我说
这里都是一群不是诗的诗



《底下》

山脚的余辉
麦田全黄了
藏匿的稻草人
房顶的麻雀
农舍的狗
蹲在仓库的人
都把眼睛
瞄向对面的窗户
能看见
开错了季节的
波斯菊
的底下
花盆里 堆满了 闪闪发光的
珍珠和玛瑙

2021.3.27 

--------------------------------






(拍摄于2019.9.19 )



《自叹自弃》

在这毫无波动的世界
仰着头 天空 像是白纸片 压着我的天灵盖
很快 我开始了第一次自叹自弃
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浑身上下都长出黑色的藤蔓 它们将我紧紧束缚 
我惶恐 我害怕 这是从我的身体中脱离出来的新生命
不友好的生命
所以 我开始了第二次自叹自弃
耳边没有任何声响 不见鸟兽 连风声都绕过身边 
多么的空洞 我只好开始了第三次自叹自弃
那些诡异的新生命 变成了铁丝 很快开始生锈 并更加用力
我产生了濒死感

那令我恐惧 我不能再自叹自弃
我开始反击 日夜不停地努力挣脱
哪年哪月
我的身体终于长出了新的绿色生命
那些绿色的叶子 从皮肤挤了出去 从束缚着我的旧生命中 跑了出去
我晓得
那是自己的灵魂
我很快获得了自由

2021.4.5 

--------------------------------

《女娲造孽》

苍天沉迷不醒
陆地一片荒芜
女娲还是个孩童
风声呼啸着
她觉得寂寞
便念起了咒语
陆地的泥土
很快开始蠕动
不一会便浮了起来 形成数亿个身影
淤泥逐渐褪去
一道道洁白的裸体苏醒过来
它们都伸出洁白的手臂
眼神暧昧
急匆匆走向女娲
很快扒光了她的衣服

2021.4.7 山东威海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