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虻



 
也许是孤独作祟
我恍惚间看到你的身影
此番并非长袖善舞   
并非菊花唱腔耐品
我需要你染指于我的生活
两个粉墨登场的人  
身段中的暗示   不见匠气
你可谓之青衣里的焦虑蝴蝶
而我是安静的管弦  和忘记台词的救场
 
此处是借伞还是赠帕   全凭缘分主张
我们只是各自角色里的被动提偶
白蛇这方唱罢   怡红公子那方登场
入戏太深  难免伤了剧中人
绝色未必巧梳妆   碎步里的莲花
给我们目光的水面   片刻真实的存在感
 
不如我们回到座位上做一次票友
空寂的舞台是谁在堆砌花冢
又是谁让蝴蝶返回楼台会
桃花扇里默写的一段孽缘
此刻成为十娘沉江的蹈海  
而万劫不复的恰好是
长生殿里两只过命的露水鸳鸯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