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火车等22首

◎雨人



《大海》

我曾画过一幅作品
命名为:星辰大海
把星空比作大海
其实大海在银河中不过沧海一粟
但我与上帝生活在不同的圈子里
我更愿意相信大海。

《线》

我从窗户或阳台
朝外看
世界是由横线、竖线构成的
插入一些斜线或波浪线
但最终会折叠入地平线。
在日常中
我观察到砖铺的人行道
在春天
砖缝间长出一些野花野草
而马路上平滑如镜的沥青路
只有出现裂缝的地方才会长草。

《画荷》

李老十喜欢画秋天的枯荷
荷叶蜷曲着
如一个个小拳头
荷梗像一个个音符
的抽象
失去夏日的妖艳。
我想到东方朔到千里之外
的西域寻找千里马
只从沙漠中带回汗血宝马
的白骨给汉武帝。

《在河之滨》

他让我把第一页
裁下
送给河对岸的她。
我打好了孔
说你可以把散的书页装订好。
他问我是哪一个
高的?矮的?
我说是矮的。
那就算了
回到山中
我还留着读。

《植入》

鲨鱼被植入诗句
田野被高速公路切断
皇帝让群臣
站在凸透镜里低于他的孤独

 
《光环》

坐在草坪
蚊蚋盘旋在贝贝头上
好像耶稣头上的光环
其实不是。远处牲畜的头上也有

 
 《酒后写得一首诗》

办公室里的碧萝
从桌面垂下,爬到地板
外出十多天
没人管,她依然绿着。
朋友打来电话
约我吃饭
回家晚了,妻子不理我。
说我贱
明知喝了难受,还要喝。
我抱着枕头睡觉
好像主人离开驾驶室后的汽车
精神的机械现象
什么什么的陀螺
旋转时做梦,倒下去醒着。
解释我
一次次,把闯入室内的蛐蛐,有手捉住
从阳台扔出(他有一对翅膀,他们是音乐家。)
后来,我烦了
直接用脚踩。
第二天,我忘了她还说些什么
弄得胃很难受
连一点写的欲望都没有。

 《你梦到》

你梦到
变成一条鱼
被一个男子举着
涉过对岸。
在埃及神话大地驼在鱼背
每个人
孤独的,背着自己的影子。
呕吐的胃。
痛哭的爱。
月季不会开出蔷薇花的气息
童年不会比四十年后更幼稚。 
冬天一年比一年温暖
水杉树上的鸟巢离地面越来越高。

 《戏剧与黑鸟》

我对黑鸟
能说些什么?
在史蒂文森写下: 
看黑鸟的十三种方式。

这里没有覆盖雪的山岭
只有雪的屋顶。
把你从宏大背景的舞台置换下来
是否让你有点失望。
 
汉画石中的乌鸟
描绘为太阳的化身。
乌黑与太阳
连在一起,不可思议。

其实“黑鸟”
这个叫法很抽象 。
即不是乌鸦也不是黑喜鹊
但两者都可能。

戏剧中
梅兰芳扮演女的
但又是男的
这就有意思了。

黑鸟叫
我听不懂
这很好
我无需对它表达什么。

《仿痖弦,如歌的行板》

纯粹如天空刀锋上的蓝。
美人的团扇
与步入暮年的尿意。  
纳博科夫的洛丽塔
和萨特不与三十以上的人交往。
   
保存打不通号码之必要与你的死亡。
菊花盛开在秋日
每日饮酒、做诗之虚妄与伏案公文之必要。
今日之为今日
与古希腊人用头颅欢宴之必要。

但历史
与一字之不提之必要。
撞钟的撞钟。打坐的打坐。
唯母亲
十月怀胎,无与报答。    

《昆虫记》

人不如昆虫
在农场 。
早年我读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
不甚了了。
现在我知道喻体的妙处——
比如:对时间的理解
刚摘下的木瓜
硬梆梆的
没有气味
放一段
变软了
就散发出一股芳香。

《山中》

老乡从羊肠小道
带我们爬山。
遇到野猕猴桃
很小、肉少。
遇到野柿子树
籽多 、味苦。
与我们在超市买的不同。

下山遇到大片莲花
彻底枯败
很长时间没人来过
如在前世。
遂念:路边白骨
不知生之艰难,十月怀胎。
  
《逼近》

红色野兽最终逼近
她越来越轻
身体像气球离我越来越远。
这时,谈论诗歌
多么奢侈!    
蚯蚓吃掉腐殖中的名词。
落叶让树木露出冷酷的干条。  

你寻找扎加耶夫斯基
瞬间的历史
曙光太多,孤独者得不到孤独。
现实中写诗的我 
找不到未曾使用的断片  
表达——
世界,是一张床。不可否认。

《写作就是掘墓》
 
可用的词
越来越少。
两人之间
变得无话可说。
写诗
就是掘墓。 
不断把东西 
从你身边带走。 

《女人既炼狱》

女人既炼狱
对我来说。
诗人大多好色。如政治家
关注超短裙。
往咖啡里加糖,不可取
容易破坏曲线。
在酒吧
长脚杯恍如巴别塔 。
抓住双乳飞行
在医院和教堂的穹顶。

《打翻的蜂蜜》

像儿时
打翻的一罐蜂蜜
清明
我想给你
献上一束油菜花

但我不能
父亲
我怕别人嘲笑
在陵园门口
买了三支
黄色的康乃馨。

《春水行舟天上坐》

我们坐在旋转木马
脚踩一下
有喷泉涌出
远处彩灯
如开出站台的的列车。
一个歹徒跳出
明晃晃
锋利的东西扎入眼睛
我不敢睁开
扶着她
一路像梦游
她大声喊:你睁开呀!
“嘭”
一声爆炸
我赤裸裸躺在床上。
“护士。护士
给我买条短裤”

《静物》

七、八个孩子
围着一盆植物素描
女孩子像做针线活
线条勾得细细的
男孩子像玩泥巴
线条涂得粗粗的。

是虎皮兰吗
不是
是蟹藻兰吗
也不是
这很重要吗?
“虎皮兰”
让你想起老虎丛林里的斑斓
“蟹藻兰”是另外一个样子
像多足的螃蟹闯入房间。

我记得在马蒂斯的画中见过
怎么翻
也找不到那本画册。
后来同事说:
可能是巴西焦
有这样大的绿叶。
但它不结香蕉。
  
《虚化》

“魔头贝贝和我
在强光下
被虚化了”

追求完美的人
都是纳粹。
不能容忍餐桌上滴下汤汁。

《这个下午》  

玻璃制的大象
鼻子断了一截
蜥蜴的尾巴断了一截。
丹顶鹤,单腿睡眠。
老和尚,住在树顶。

拍拍翅膀
飞走了。
可怕的事
睡在河水的冰面
太阳升的老高。

《开火车》

记得小时和爸爸,玩开火车游戏:
爸爸作火车头
我作火车尾。
“轰隆隆、轰隆隆”往前开
不必担心
火车会把我带到哪里。

《枯树赋》

清晨,我临枯树赋
庭中之树,何其枯耶?
早晚凉
中间热。
身下竹席,不可用矣!

看到手术医生
不断从母亲的身体抽出
白色的线条。
你哭了
一脚把啤酒瓶踢碎。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