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赛》等五首

◎陈煜佳



竞赛


有一些诗用词不当,必须修改。
有一些诗无关紧要,可以删掉。
有一些诗写作年代不详,需要考证。
有一些诗隐晦,但指向明晰,
不知能否逃过审查员的眼。
有一些诗充满血和泪,只能期望死后发表。
还有那几首歌颂时代的诗,既要满足
出版社的要求,又不能丧失尊严。

这些与阿赫玛托娃诗选有关的问题
困扰着莉季娅·丘科夫斯卡娅。
眼科医生要求她每天工作
不能超过二十分钟,但她总是
把时间延长至两个小时。
她知道这是一场竞赛:
在一个还未开庭,便知道判决的法庭上,
列宁格勒正在审判布罗茨基。






能手


医生说这是一种病,
但每天晚上我仍继续在做梦。

我无法阻止那些梦
突破梦的审查机制向我显现,

或以其一片空白
证明它们曾经,真实的存在。

我只是一个做梦的能手,
并非释梦的专家。

我只知道现实中的常规,
在梦里可能出现意外,

改变人的处境,
只需在梦里轻轻推开一扇门。






下庄池


整整一个学期,他都在池塘边徘徊,
寻找他自沉于池底的母亲。

他什么也没有找到。但他的坚持,
曾在晚上阻吓了那些拿火钳捕捉水蛇的人。

他造福于那里的鱼:没人敢吃。
他干涉了那里的风景:桑葚更加鲜甜。

他为他母亲创作了一个传说。
他成功阻止了时间的挥发。

但现在,尘土飞扬中,一只推土机
正大步推进,要把下庄池填埋。

在它规范的操作下,事物的命运纷乱而有序:
鱼上了岸,从他杜撰的出口;

桑树变成一片枯干的叶子,夹在他某本书里——
在那叶子上面,太阳印下了深深的履痕。






红头船公园


我爬着台阶,仅仅出于开胃的需求,忘记
我的本意是写一首登高望远,使眼睛摆脱蒺藜之诗。
在这个初冬的黄昏,阴冷在空气中刻着铭文,
伟大者如落日,炼成一面刺不破的盾牌;
渺小者如轮胎下的沙子,一再被轮胎赋形。
当我终于登上这艘石砌的红头船,我也不能免俗,
怀念起搭乘它下南洋的先辈。在他们的感召之下,
我丢掉逃走的念头,也在这艘石船上坐着,
直到它扬帆起航,驶向不远处的出海口。






河堤上的风景


在所有的风景之上,有另外一种风景。
在所有的风景之上,是风景的总和。
借助那个女孩,俯身去救助一只小鸟引起的旋风,
所有人都进入那幅图画,并且不会从中迅速地消逝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