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赛》等三首

◎陈煜佳



竞赛


有一些诗用词不当,必须修改。
有一些诗无关紧要,可以删掉。
有一些诗写作年代不详,需要考证。
有一些诗隐晦,但指向明晰,
不知能否逃过审查员的眼。
有一些诗充满血和泪,只能期望死后发表。
还有那几首歌颂时代的诗,既要满足
出版社的要求,又不能丧失尊严。

这些与阿赫玛托娃诗选有关的问题
困扰着莉季娅·丘科夫斯卡娅。
眼科医生要求她每天工作
不能超过二十分钟,但她总是
把时间延长至两个小时。
她知道这是一场竞赛:
在一个还未开庭,便知道判决的法庭上,
列宁格勒正在审判布罗茨基。






能手


医生说这是一种病,
但每天晚上我仍继续在做梦。

我无法阻止那些梦
突破梦的审查机制向我显现,

或以其一片空白
证明它们曾经,真实的存在。

我只是一个做梦的能手,
并非释梦的专家。

我只知道现实中的常规,
在梦里可能出现意外,

改变人的处境,
只需在梦里轻轻推开一扇门。







河堤上的风景


在所有的风景之上,有另外一种风景。
在所有的风景之上,是风景的总和。
借助那个女孩,俯身去救助一只小鸟引起的旋风,
所有人都进入那幅图画,并且不会从中迅速地消逝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