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笑忠 ⊙ 醉生梦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荒丘上青草如花(杂诗十五首)

◎余笑忠



放野鸭


每当说起很早的事,祖父
总是微微一笑,“那时你在放野鸭”
野鸭岂是人能养的,放野鸭意思就是
子虚乌有。好不容易转了两道弯
才明白,祖父说的是
那时世上根本没有我
但我以为,我来到世上
就是从离开野鸭的那一刻开始的
一个转身……后来,祖父没了
那句话,我终于还给了他
我的祖父不是放鸭子的,而是放野鸭去了
野鸭很远的地方才有
我的祖父也去了很远的地方
大湖,长河,芦苇
我甚至想到我们终将相会的地方
不是大湖就是长河,还有芦苇、美禽
死不是一件可怕的事,只是
一个转身

2021.1.5



少年之交


也许始于借墨水:
从一支钢笔里挤一点出来
另一支钢笔的笔舌吸进去
这过程像盟誓
我们不介意
手上沾染了同样的墨迹

这墨水还会从别的地方冒出来
有时允诺我们再次会心一笑
有时是最终拔掉的针头上
滴出的药液

2021.1.9

(以上二首刊发于《扬子江诗刊》2021年第2期)


饶 舌


灯一旦坏了,便闪闪烁烁

好灯一直亮着
不会吸引你抬头去看它

2021.1.9



近乎慈悲


两棵桂花树
站在稍远的地方看
简直就像一棵
其实就是两棵
最能显示它们确实是两棵的
是这样醒目的分别:
一棵是死的,一棵是活的

它们挨得太近了,像孪生的一对
它们的根应该挨得更近
所谓生死相依
所谓无常,莫过如此

又是冬天,园林工人
照例往树根涂石灰水
在他们手下,两棵桂花树
得到同等的呵护
他们不会不知道,有一棵是死的

2021.1.14



“没什么”


当有人问起“怎么啦”,你的回答总是
“没什么”
当别人也如此回答,你便沉默不语

没什么。如此艰难的一年
你的苦痛微不足道
没什么。清晨依然有鸟鸣声声
阳光下依然有蜜蜂飞舞
没什么。列车到站经停
或早或晚又呼啸着离去
没什么。你宁可待在不为人知的角落
不需要面具,无声无息
真的没什么。在太满的世界上
另觅一道空门
在梦里,你永远是个新人

告诉我,那在黑暗中蠕动的白蚁
不是你

2021.2.6



野板栗


山崖边有一棵板栗树
树下野果子铺了密密一层
看来,已是很久无人问津
飞禽走兽也消受不起

小心翼翼地绕行
多么大的野板栗啊,为它们
白白烂在地上感到惋惜
又庆幸,这是人迹罕至之地

当走投无路之人来到这样的地方
就在他们滑倒甚至流血之际
也许会惊喜于上天的赐予
感激这有刺的、坚硬的果实

2021.2.17



飞鸟和鱼


细雨中,远远地看到一只鸟
张开双翼滑翔,降落在
一座楼顶的天台边缘
窄小的立面上
它边走边点头,那姿势
像信徒,一步一叩首
原来在它前面另有一只鸟
我被那恭顺的表演逗乐了
料想那是求偶的姿势
应该祝福它,祝福它们
不过,前面的那只鸟没有回头
兀自一飞而起
后面的这只也离开了它的舞台
是悻悻而去,还是更加如痴如醉
转瞬间,它们就从视线里消失

剧终。一行行字幕
像从深海中浮现的游鱼

2021.2.28



春风吹


大雾笼罩。细雨
若有若无。一个人正纠结
是否出门踏青

香樟树簌簌作响
被风翻看的一簇簇叶子
止不住颤栗,泛起粼粼波光
你看,背阴的一面是淡绿的
不同于阳面,被雨水洗得发亮

树枝摇晃。像检票大厅
那里人头攒动,每个人争相亮出车票
如果,风再大一点
再大一点,香樟树
会不会长高一分,像水面因波浪升高

2021.3.6



磨盘之问


当磨盘里什么都没有,转动它
比起磨盘里填进了浸泡过的豆子,或米
可要吃力得多

这不是嗡嗡作响的无人机关注的角落
空转并不轻松

也不是凭力量一较高下
咬牙切齿毫无意义
空转毫无意义
它的问题始终如一:你要带来什么

2021.3.10



火星探秘


太阳系九大行星中,火星
被形容为地球的近亲
40亿年前,与地球气候相似
火星一昼夜:24.6小时
已探明有冰冻水,有河流的遗址
不难想象,那荒漠与沟壑中
也有过生命存在的可能
昂贵的探秘,将我们目睹的荧荧火光
还原为锈迹斑斑
曾几何时,致命的碰撞
让战神玛尔斯遭受灭顶之灾
从此成为永远不会热泪盈眶的眼睛
我们目标远大,未雨绸缪
为人类的星球不再重蹈覆辙
为遥远的未来
苦苦叩问

如果火星之今日,即是地球之明日
每一个渺小的我,又与微尘何异
每一次惊醒,都似置身裂隙的边缘
每一次摸索着起身,都要给惊魂未定的自己
倒上一杯水
毫不夸张地说,它的分量
可以与一个星球相提并论
而多少望而生畏的庞然大物,轻如鸿毛
多少激烈的震荡,都寂然无声
——当然,凡此种种
无需遥远的火星来证实

2021.3.2-12



熊猫论


肉食动物的身体结构
草食动物的胃口,甚至
更偏激,极端的素食主义者
独爱竹子,独爱在大嚼中苦修

毛色也简单到只有黑白两种
爱攀爬,在树上,在积雪的坡地
毛茸茸圆滚滚的身体
以跌倒、翻滚为乐
憨态可掬,但不是大自然的宠儿

不成群结队,也不占山为王
赖以栖息的地盘越来越小
冥顽不化,我行我素。我曾纳闷
世间怎么会有如此活宝
天然的卡通形象。珍稀物种
地位显赫,贵为和平使者

不过,在一只熊猫面前
真正让人矮下去的
是其永不进化的本性
他者的美食它视而不见
只对竹子保持愚忠
一个未解之谜,反衬出
我们的贪婪,和匮乏

2021.3.14



土 蛙


给父亲上坟,除草翻出的
新土里,跳出一只小土蛙
憨头憨脑的小家伙
对人毫无戒备之心
不紧不慢地蹦跶

我们都有锄头在手,站着
稍事休息一会
等它离开面目全非之地
我们惊扰了它的白日梦
它来自另一个世界,不是
任何事物的替身。不过一旦跳起来
就会掀翻一点什么东西

2021.3.28



移 植


宿醉后早早起床
村中一位老哥正从门口经过
上次见面,是他从镇上赶回
参加我爹的葬礼,一晃
快八年了
他挑着一担草皮,是新挖的
给他敬烟,“这是上坟去?”
母亲见我不解,就代他回答
他父母的墓地那块儿光秃秃的
啊,原来如此。不知何故。
别人扫墓他种草
荒丘上,青草如花

2021.3.28



野鸡蛋


野鸡大过家鸡
但野鸡蛋只有
土鸡蛋一半大小
这是我第一回亲眼所见
到旧菜园挖笋的人
惊动了孵蛋的野鸡
双手捧着野鸡蛋回来
不多不少,正好十枚
全都热乎乎的
有一只蛋破壳了
小心翼翼揭开一点
那里面没有性命

仓皇逃走的野鸡多么绝望
再也不会到老地方下蛋了
它的伤心之地,蒙羞之地
它曾机敏地躲过多少劫难
这一次却和盘托出

2021.3.30



这就是诗


一只狗跟着一个骑车人在跑
你会忽略骑车人而留意那只狗
它的身上没有绳子
那骑车人间或放慢车速,扭头看看
它受到鼓励似的跑得更欢
这是一只小狗
大狗不这样跑
大狗这样跑就像疯狗
大狗得有链子
现在,不是骑车人带着它跑而是
你的欲望驱使他和它
但你天然站在它那一边
甚至羡慕那样一种英姿:四蹄生风
奔跑,就是一次次
纵身一跃

2021.3.31




变形记(诗九首,刊发于《扬子江诗刊》2021年第2期)_余笑忠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37be890102z8nq.html

余笑忠 : 棒喝与梦(诗九首,刊发于《诗潮》2021年第2期)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https://www.poemlife.com/index.php?mod=showart&id=83413&str=1281

余笑忠 : 最后一课(诗八首,刊发于《诗刊》2021年元月号上半月刊)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https://www.poemlife.com/index.php?mod=showart&id=83264&str=128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