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臭蝙蝠

◎心地荒凉



小向


说是小向
但她看起来
像老向
年龄起码四十
往上走
但她坚称自己
是88年生人
是我在58同城上
招到的
当晚跟她在
微信上聊了下
第二天就让她
直接上班了
她还纳闷呢
说老板你不
当面应聘我吗
就这样直接
让我来上班吗
我说我是找员工
不是找对象
听你说话
心直口快
干活一定
也慢不了
2021.4.3
 

哦哦,你好


2019年2月17日
我通过一个诗群
主动加了情花花微信
她一上来就问我
你加我是想骂我吗
我说没有没有
你长那么漂亮
我怎么舍得骂你呢
她说哦哦,你好
2021.4.3
 

宋小曼


有个叫宋小曼的
分别在去年8月13日
10月11日
11月15日
12月5日
四次邀请我加入群聊
我一次都没回复过
当然也一次
都没加入过
我在想
如果她连续四次
邀请我去操她
我还会如此
无动于衷么
2021.4.3
 

调料哥


瘦瘦小小的
但看起来很硬
一刀砍下去
血肉飞溅
但骨头能把刀刃
顶卷的那种硬
但说话也算客气
对我们每次
所要的货也
都很负责任
只不过那次
他老婆把我给
彻底得罪了
疯狂地问我要
上个月的调料钱
跟她说过几天给
就冲我放各种
难听的屁话
气得我直接
拉黑了他老婆
并给他留言说
以后有什么事
我只跟你讲
2021.4.3
 

鱼哥


说实在的
鱼哥不错
每次问我要鱼款
那口气
就跟我孙子似的
说实在的
我就喜欢
当爷爷的
感觉
2021.4.3
 

侯哥在么


他是田攀的客人
田攀有事
我去代替田攀
服役
他就缠上了我
因为路途遥远
他叫不了外卖
每次总是直接
从我这下单
然后再把钱
转给我
然后他再叫人
到店里来取餐
每次他都
像个贼似的
在微信里
探头探脑地
在饭点时
突然问候我
侯哥在么
2021.4.3
 

玲玲


她是福成的女人
这么说
不准确
她最终是否能够
成为福成的女人
谁都说不准
我只知道
福成曾经
拥有过她
此刻好像已经
不再拥有她了
不知道以后
福成还能否
再继续拥有她
我想说的是
玲玲长得很美
即便福成讲
她的下面很臭
也丝毫不影响
玲玲在我心中
所留下来的
美好印象
2021.4.3
 

大疫之下,他在微信语音留言里咳咳咳那三声挺吓人的


“荒凉兄荒凉兄
我这个咳咳咳
现在在您店里呢
就是上次咱们相会这地
我这带了一北大的哥们
哲学系的一哥们来了
您您您,服务员说您
现在没在这店里是吧
您您您,您看您方便么
过来咱们交流一下”
我说我在燕郊。有空聚
2021.4.3
 

臭蝙蝠


那次田总说
我们还是加点钱
去三楼得了
谢总说也行
田总对谢总说
我跟你平摊
咱俩一起请侯总
本来那次出去
是归谢总买单
二楼是足疗
相对要便宜得多
三楼是洗浴按摩
费用要多出一倍
结果我们仨就都
上了三楼
599元一位
结果在凌晨被
服务完出来后
我们都大呼上当
服务都是一样的
每人一个单间
为我服务那女的
光着对儿脚丫子
在我背上可劲踩
然后又为我
跳了一支舞
活像只臭蝙蝠
2021.4.3
 

此诗写给彬哥


世界从未平静过
在这永恒之乱世
你用一根橡皮筋
将自己的山羊胡
给扎成了个辫子
我想那肯定是为
了便于我看到你
你从台湾宝岛漂
洋过海来到燕郊
而我已在燕郊备
好美酒等你多时
2021.4.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