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龙龙 ⊙ 幸福是一条虫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传家园》《真话》《短歌》《三月哀歌》《2020,意大利》《无题》

◎殷龙龙



《传家园》

起初很小
几乎可以忽略
人们的忽略让你壮大
你高耸入云的时候
我已奄奄一息

那个英雄
随之扩散,浸入城市
浸入人们的细胞
喊叫、哭泣、唱危险的国歌
空旷的街拥挤着
尘埃

据说有颗行星
需要3600年
才能绕
绕太阳一圈
它曾经很接近地球
在那几百年
人类进化到直立阶段

而蝙蝠、穿山甲
遵守那个契约
早已把自己的家园
拱手让了出去




《真话》

一个朋友发来图片
上面是他在百度上打的一行字
在中国说真话
下面百度立刻给出词链
在中国说真话的代价
在中国说真话会被杀吗
在中国说真话犯法
在中国说真话的下场
在中国说真话找死
在中国说真话会怎么样
在中国说真话是要付出代价的
有了这些词链
我们便没有了说真话的勇气




《短歌》

诗写得那么好
还上网干嘛?网上几万殷龙龙的词条埋伏在角落里
使你扬起手臂
或像虾米一样淹死大海
要在过去,父亲说:早把你当反革命抓了
关在小黑屋

人生经营得如此惨淡,还点赞干嘛?
一截不断缩小的烟蒂
和成零星的灰尘。你个子不高,鼻子深沉
电影里那些著名的叛徒
如今葬在哪座山上



《三月哀歌》

一个工人在高楼墙外装空调
系了根保险绳
他拽了拽,又系上一根
另一个智障童工满脸石灰
只漏黑洞洞的眼睛
装卸工手脚麻利,快过机器
医生躺在病床上
弥留之际还犹豫是否要翻身
翻身露出后背
后背当然杀出两个字——
“闭嘴”

打开胸腔换一口呼吸
切割喉管
换另一口呼吸
起起伏伏
最后换下尸布

歌唱死亡,却不赞它



《2020,意大利》

喜欢多明戈
我愿意成为男高音的教父
喜欢意甲,我甚至花钱买进球彩
我喜欢帕索里尼
他的艺术就着大米饭,吃
但对于但丁
我敬而远之
好像一个测温员那样谨慎
 
我的喜欢是这样一个穿防护服的火化工
连续干了十多个小时后
在担架上休息了一下
就这一下
被同事当作死者推到火炉里

我的喜欢甚至由不喜欢的画家卢卡·吉奥达诺和提香组成
他们使欧洲风格抑郁了千年

我的喜欢,既是看台上的恺撒
又是下面的奴隶
今天,暂时放下个人偏见和国家铁制

以后的历史变成一个公公一个婆婆
他们喜欢各说各的


《2020,这一年》

这一年身体的疼痛来得猛烈
我几乎生下翅膀
滑向天空寻一剂良药
这一年死去的人排队领证,他们可曾知道
子弹已打光
这一年没人要的手机堆满了殡仪馆
戴口罩更容易闭嘴
谣言只为轻装飞行
这一年的真相粘在我的额头上
他们拿枪比划
更多的蝼蚁学会放手一搏
这一年下载了俄罗斯电影,里面的白匪归正义一方
红军却是邪恶的
这一年小学、中学的课本依然响着十月的炮声
一百年的谎言啊无法戳破
这一年雪迪兄独自隔离在大洋彼岸的海岛上
他的鞋长出趾,又长出苔
这一年我在普洱茶城大道上种植大象
这一年芒果树披头散发
芒果独品阳光
这一年我把飞机穿上防护服;把高铁缩小
装于口袋
如果回北京,先自我阉割一番
再选出自己的诗
给杂志社
这一年我只取简陋的坐便椅
在上面想起千里之外的樱桃园,和几位优雅、辽阔无边的朋友


《无题》

那些死去的人们不再回来
那些暗物质依旧穿行在我们体内
那些黑,那些白
那些无人的广场,谁是空旷的存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