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水 ⊙ 实验和练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坚持着模拟波浪】2021年3月下旬习作

◎伤水



黄灯

在众多脚步
和车轮滚过的路口
我在红灯到来时——提前止步
我听到傍边车厢内
撕裂的声音
定睛看到
所有站立的人,都用鲜花
点缀着裂罅
他们都在转折时缝合过
口罩封住了我的惊呼
后面无人响应
我知道在我通过之后
又红灯了
然后,更多人面对黄灯
和黄灯一起在犹豫
究竟这次是绿起来
还是红下去
2021.3.21,集美

枇杷

拼音打字,出现的是“琵琶”
但它是枇杷:安静的黄
无需怀抱,掌握即可,甚或
两根手指的捏拿
自然与旗袍和弹拨无关
当我看着它,关联到的是
它里面的黑核
光滑如溪水中的鹅卵石
据说咬破后有毒
好像内部的系统故障
有时一颗,有时二颗或三颗
那么。我面临的这颗枇杷
包含了几个致命的果核
只有撕开表皮
塞进嘴里,再吐出
——好像真相
第一次被说出
2021.3.21,集美

地铁内读《龟岛》

斯奈德在感谢地球
植物,空气,生灵,水
我看到他写道:流经我们
整个身体的咸海

未了,他重复
在我们心中就是这样

我抬起头来
地铁正钻出地面。在厦门岛
和集美海峡
地铁在桥上运行

地铁贯穿一个海峡
海水横穿了我的胸膛

就是这样
只对我是这样
2021.3.22,集美

杨梅

从没爬到那么高
以前用竹竿敲打的枝头
只要探手,就把杨梅轻轻摘取
小心翼翼的神色
与我后来首次赚取利润时
相差无几
这使我从小就有了获取的体验
——那是五月,表哥专门来摘杨梅
他采取的方式:边摘边吃
收入和耗费相等
储蓄的必要性,开始令我思考

而他扳来整根杨梅树枝
再就近摘取——不仅是力量和技巧
也是策略
任何劳作均有奥妙
在没有经验之时,我会长久思考
有没有更好的方式

后来再也没有那么高的杨梅树
可供我攀爬
同样,再也没有摘到那么大又那么紫
我记起这些
只是对栽树的先祖表示敬意
同时,对死去的杨梅树表示敬意

——在它不再生长果实的前一年
我家的杨梅树长出了它一生中
杨梅的极限
后来才明白,它使出了毕生气力
那最后的辉煌
与我资不抵债以至于转卖的草草了事的
企业,完全不一样
杨梅是有灵的,在此再敬畏一次
2021.3.23,天成山麓

三星堆

听说三星堆
有什么重大考古发现
我就猜得到
关注先人和死人的人
会兴奋成先人
从他们身上嗅出了
故人的味道
我不关心废墟
我关心刚刚被强拆而
倒闭的房屋
砖块压死了一头猪
2021.3.23,天成山麓

芒果花

无法表述的花
就是芒果花
无法描述的芒果花
在我的院子里
让我分心
我忘记了容貌的一群人
一直站在我院子里
让我紧张
2021.3.23,天成山麓

这叫什么名字的藤蔓

户外木栏杆
刹那间爬满了藤蔓
我后退二到三步,生怕
被烧到眉毛
2021.3.23,天成山麓

水蜜桃

我极少吃水果
知道我喜欢吃什么水果的人
肯定是我亲人

看到这首诗的人
你是我亲人了。告诉你
我喜欢吃的水果是突出在题目的水蜜桃

它不像桃子,把“桃”前置,后面
带个可有可无的后缀
你读,水蜜桃,桃字司令部一样躲在后面

这不是最重要的。我的秘密是
在水蜜桃季节不停地吃掉一个
又一个

只为了
吃到童年我老家院子里
那棵桃树上结的某个水蜜桃

我完全
彻底
吃得出那种味道
2021.3.23,天成山麓

在空无一人的海边

在空无一人的海边
你获得选择
相对多重:蹲成一块埋伏的
礁石,一粒岸和潮水互相推诿的
砂砾,一扇半插入沙滩的剔除血肉的
贝壳?迟疑之际
你恍惚一星发光的鱼鳞,是
顺入退潮找到无魂之肉身,还是等候涨潮
依附死亡之躯?
你的犹豫具有魅力,在空无一人的海边
你的忧郁始终美丽
2021.3.23,天成山麓

橙子

某种占有,就是对美的残忍
当你的刀锋对准一个圆形的饱满
却不曾心疼
那不被认识的错误,至死未悔

思想贫乏是最大的邪恶
所有的罪行始于偏执
橙子以鼓胀的圆形忍受剖开
她打开的橙色以酸甜的内涵——

诱引欲望的加持,而不仅仅止渴
美是无罪的
美之命运都令人唏嘘
或许,橙子在期待着被劈开

如一根木桩在等待斧子
那么,你的双唇就是火焰
张开之后必须迅速被自己熄灭
仿佛验证双唇是否严丝合缝,如

切开的橙子。
孤独且沉默的橙子。
鲜艳的橙子(我曾用于两家企业
作基本色)。饱含疼痛又隐忍的橙子。
2021.3.24,天成山麓

蓝色日记

那些日子
都写在蓝色的波澜上面
书写的舢板
是我折断的铅笔
海风轻易地就可以把它擦去
而鳞光的痕迹
腥味一样在心底扩散

我以为自己
没有机会翻阅自己
现在,蓝天给了我反思的机遇
只要仰头,抬望眼
那些浪巅上的日子
就使我落不到安静的谷底
2021.3.24,天成山麓

葡萄

那么,你能告诉我
那颗葡萄的下落

吃到肚子里,也不能找到
哪怕一粒葡萄籽

种到地里。面对无数薄皮
你也惶然:哪株是她的转世

软弱是屈强的假象
消失是存在的前提

从皮到籽,远隔重洋
心跳却与潮汐应和
2021.3.25,天成山麓

棉花

我不熟悉棉花
但我写下了它
想起的却是麻。小时候在普青
钻进了麻地。在密密麻麻的小竹子
掩护下——
忘记了掩护下我干了啥
但知道了那些小竹子原来叫麻
夜里行路,手持点着火的麻杆
那黑黑的路,两傍是水田
假如在棉花地里点燃棉花,会不会
烧到天边?多壮观。天亮后
看到的只是棉花的茎秆
乳白的棉花,好像被火偷窃一空
由此,我和棉花无缘,正如和你无缘。
谨在此,借棉花说了几句

这是首把题目写在最后的诗——


2021.3.26,天成山麓

煤油灯

那时夜晚
很值钱
得赶快把作业写完
高年级了才用上
有玻璃灯罩的煤油灯
称“文灯”
而可以在室外用的
叫“马灯”
没有马,就照亮
风的远方
虽没跑多久就熄灭了
我认识的汉字
从此有好闻的煤油气味
那株灯芯快被剪没了
晚上,换根新的
2021.3.26,天成山麓

我坚持着模拟波浪

有时在我左侧,有时右侧
更多时候面对着我
即使我转身西去,我也知道
一刻不停地举起浪花,我知道
那是向天空致敬
向形而上致敬:那些信仰,那些星辰
那是实体向信念的虚无
一次次地接近
受其感染,我内心与肉躯
呈相反运动:外表萎靡
灵魂却往上疯长
2021.3.27,天成山麓

起风了

起风了。树叶哗响,波浪
敲击着船舷
好像大海在追忆一条失踪的舢板
那飘落的各式花瓣,我认得
她们:黄鱼黄,带鱼长,鲳鱼扁
船头一翘一翘,远山
驰行在暮色的波涛
值得为它担忧,它会一头撞上晨曦的
好像绝望时候碰到爱情
而圆月升起在挺拔的木棉树顶
桅杆上昏黄的的渔火哟
正被风一遍遍擦亮,四周越来越薄
越来越锋利
谁揭去了我一身鱼鳞?晃动处睡去
必又醒在闯荡之时
2021.3.27,天成山麓

角美

寺庙老了
走了很远的路
在那块大岩石底蹲下来

月亮出来前
风把影子都扫净了

我胸腔里空空荡荡
唯角落,有几丛藏匿鹧鸪的灌木

当中的空旷里,横有两根筷子般
高铁驰过的铁轨

而斑鸠的叫声混合进芒果花的气息
咬住了我脚跟
2021.3.28,天成山麓

烽火年代

狼烟四起,我被
围困在中央

假如不被围困,我
遇不到歃血的你

假如不能相遇,我
就不是现在这样孤单

或许很好,也许更惨
但我感谢遍地烽火,刀光剑影

那匹突围出来的犟马
鞍上只驮着我的书信

带出了一封灰烬
燃烧的声音
2021.3.28

(寒山诗译写1)可笑寒山道

寒山有路,却
没有车马经过的痕迹
溪水有绵连的声音
却没法记谱
山和山,叠在一起
也不知有几层
杂草哭出了露水
松树一吟唱
风就来了
这时,孤单的我迷路了
只有影子陪着我
也不知道
影子怎么就能紧随至此
2021.3.29

附寒山子原诗:可笑寒山道*

可笑寒山道,而无车马踪。
联溪难记曲,叠嶂不知重。
泣露千般草,吟风一样松。
此时迷径处,形问影何从?
*寒山子诗均无诗题。暂用首句为题)



我不只说青色。我指的是
青色的绵青(学名鼠鞠草,俗称青)
长条形的叶瓣上,有细细的绒毛
好像山野的婴儿
藏在田埂边,麦地里,松树脚
当你发现的时候
它也只害羞,而不啼哭
噢,青。轻。亲。请。

洗净。放碱焯水,去苦涩味
再捣糊,揉进糯米粉——
粉团有了柔韧的青绿色
无论甜馅还是咸陷,竹蒸笼里
热气腾腾时,青团(青糍粑)产生了

这个过程,使少小的我对山间万物
无限敬畏。对野生的一切
无限敬畏。由此明白
爷爷和伯伯从不种植青的缘由

只有野生的,才是青,轻,亲
2021.3.30,天成山麓

卜居

风的卡车运来无数顿
煤炭。先卸在山谷
后堆满山麓
我看着山顶,也被黑煤
映亮

从我的眼睛侵入,我的胸膛内
有一火车煤炭在
呼啸
我牛一样拉拽着山谷
一头撞向石岩

我流血的额头
慢慢,抬高了天空
2021.3.31,天成山麓

两只打火机

左口袋一只
另一只,你会想在右口袋

实际上它撂在书桌

我说的两只打火机
指的是何小竹兄编的一个公众号

我每期都看
以保持对语言和事物的新鲜感

避免找不到打火机时
我这根老烟枪的焦虑和无主

每次点开时
愉悦得与打火机点烟的时刻
一模一样
2021.3.31,天成山麓

闲书石壁题诗句

题目取自寒山子的诗
寒山子的诗都没有题目
也不知寒山子确切的生卒日
好在他的诗留下来了三百首
他的诗原本题于
林间树叶,人家屋壁,
以及他自己说的“闲书石壁”
一说台州刺史闾丘胤
命国清寺僧道翘加以辑录
二说有好事者随而录之
天台山桐柏观道士徐灵府编并序
后来序被删,伪撰闾丘胤序附上
三按寒山子诗句,认为其自编
一例书岩石,自夸云好手
家有寒山诗,胜汝看经卷……
另外有意思的是
有不认为寒山子确有此人
有认为乃一个群体的假托……
不管咋地
他诗中的民间俗语和
随性自在的情怀
直指本心,见性成佛
多年后,令大洋彼岸的垮掉的一代
无限神往。我也是

我在想,树叶一秋一落
不好题诗

岩石过高,屋壁太直
还是题在屏幕上比较方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