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下旬诗作

◎巴枣



说个吃饭的事儿

小姨子带着一大家子
在北京某地方吃饭
顺手拍了几张照片
发在家庭群里
看背景墙上
挂着毛主席像
女婿发了条评论
“毛爷爷在看着你们吃饭”
妻子也立马跟了一条说
“唉!他老人家活着时
还没你们吃得好呢”

2021/03/21




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看见一个老女人
把一棵桑树上的
嫩叶儿
撸了个精光
我说
“你这是干啥呢”
她有点儿不好意思
笑了笑说
“撸给我家蚕吃”

2021/03/21


广告

父母邻居家
空调外机上
被人刷了
一条广告
“专业维修
抽油烟机
电热水器”

2021/03/21


打枪

小区内
一对中年夫妻
在用油膏修补
门前地上裂缝
男的嫌女的
油膏挤得太少
“你倒是使点劲儿呀
跟打枪一样扣扳机
你也不会吗”
“我不会咋啦
打枪本来就是
你们男人
做的事儿”

2021/03/21


包装纸

母亲吃完饼干
把一块包装纸
小心翼翼撕开
然后将其抚平
接着又把它
折成了一个
三角块

2021/03/21


太好了

央视新闻联播
天天报道
美国新冠感染
累计确诊人数
眼见逼近3000万
小妹扳起指头算了算
神情激动说道
“太好了
最多需要3天
美国就会突破
3000万”

2021/03/21


体检

手机百度上
看到篇文章
和一张插图
将阳根勃起
分成4个级别
于是来了次性幻想
低头看了看裤裆里
嗯,还不错嘛
都奔6的人了
能达到
最高级别

2021/03/21


昨夜春雨

昨夜刚下过一场
不大不小的春雨
正适合安苗
大早
隔壁小区
吹响了
出丧的唢呐声

2021/03/21


割草

小时候
每到这个季节
都会拎着篮子
钻进油菜地里
割猪草或牛草
弄得头上身上
到处是花粉
仿佛一只
巨型蜜蜂

2021/03/21


交换

早餐
妻子吃蒸红薯
我吃软饼
吃到一半儿时
妻子提出交换
“你吃我两块红薯
我吃你两块软饼
行不行”
“行啊”
于是
交易达成
红薯换到了软饼
软饼换到了红薯

2021/03/21



跳出来

女儿批评我
不该跟她妈妈
吵架
我说
“是的
以后遇到问题
一定多站在
她的角度
去想问题”
她说
“想站在她的角度
肯定会很难
也许你跳出来
把她想成是我
把你自个儿
想成你女婿
再去看
就会不一样了”

2021/03/22


学习

单位组织学习
同事老余
忍不住发牢骚
“天天搞学习
烦死人的”
一把手批评他说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
饿着肚子
不照样搞学习吗
如今工资给你
发得满满的
参加学习
又不是挖山
你还有啥怨言”

2021/03/22


一个打错的电话

对方打过来
我接通后
听到一个男人
在跟一个女人
核实电话号码
前面所有数字
跟我的一模一样
但最后一个数字
他把9
误拨成了8

2021/03/22


打发时间

回父母家路上
经常遇见那个
一只眼残疾的大叔
都70多岁的人了
还早出晚归
蹬三轮车
买水果
有次
在他摊上
买水果时
顺便聊了几句
他说几个子女
都是做大生意的
不差钱儿
他卖水果
纯粹是
打发时间

2021/03/22


一只猫

家属院
有只猫
发情了
夜里叫
白天叫
邻居们见了
都表示同情
我想
如果换成人这样
他们肯定
不是骂他疯了
就是骂他流氓

2021/03/22


两个小朋友

女儿抱着
4个月大的外孙
站在书架跟前
小家伙对着一本厚厚的
《马克思恩格斯著作选集》
先试图抓住书脊
将书抽出来
失败了
后来又把小手
移到书脊上端
试图拔出来
还是失败了
他7岁的小表哥见了
奶声奶气打趣道
“这么小点儿
就开始学习啦
这——
可能不叫学习
也可能叫学习”

2021/03/22


导盲犬

一个女生
边走路
边玩手机
一条狗绳
绾在左胳膊上
狗绳被一只
雪白雪白的
萨摩耶犬
拉得
直直的

2021/03/22


不好意思

推着父亲
打算在小区内
转悠几圈儿
出门不多远
母亲撵上来
小声叮嘱我
“别往西边转
你小哥家今天酬客
他上次被车撞了
你又没花钱
撞见了
都不好意思”

2021/03/22


两个纪念日

昨天是第23个
“世界诗歌日”
今天是第29个
“世界水日”
前者是我
从诗人朋友的
诗中知道的
后者是政府发通知
要求参加宣传活动
获悉的

2021/03/22


接龙

早上上班
跟单位食堂大师傅
同时到达机关院内
我跟门卫打了个招呼
大师傅跟我打了个招呼
门卫跟大师傅
打了个招呼

2021/03/22


点评

电视节目里
歌唱家霍勇
点评业余歌唱选手
“从声音条件上看
可能是武行搞体育的
很多嗓子
我们的经验
不是特别好
应该老是跑
运动过分地
声带这个地方
有点儿漏气”
我在想
是不是选手
练功的时候
“嗨”
“哈”
爆发力太强
还喊多了

2021/03/22



辅轮

一个60多岁的老姐
骑着辆24自行车
后面载着个
10来岁的小女孩
小女孩两只脚尖
一路擦着地面
发出呼呼响声
老姐把着自行车
歪歪扭扭前行着
跟在她们后面
走了一段儿
脑子里
突然蹦出一辆童车
小女孩的两只脚
变成了童车后面
两个辅轮

2021/03/23


救命稻草

身患卵巢癌
已进入晚期的
二姨子
在家庭群里
发了一个视频
《每天坚持108拜,
经络通畅,减除病痛》
随即又跟发了一条留言
“请亲人们一定一定
耐心地看完
这个视频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愿你们永远健康”
11分34秒的视频
点开看到5分29秒
发现并不是教程
而是一个宣传片
有点儿假大空
手指一点
关掉了

2021/03/23


汤勺

她问男朋友在干啥
他说吃饭
她问跟谁吃饭
他说一个人吃
她让他发一张自拍
他很快就拍了发了
但他万不该
把跟前的
不锈钢汤勺
也拍了进去
那根汤勺
仿佛一面镜子
上面可以看到
旁边女人的
红指甲

2021/03/23


近水楼台

中午饭桌上
跟妻子闲聊
统计了一下
家属院里
师生夫妻
100多户人家
竟然数出10几家
妻子笑着问我
“心里面是不是后悔
当初没报考师范院校
不然,也学他们
近水楼台先得月
找个漂亮的女学生”
一句话勾起
往日回忆
高考完后
估分填志愿
所有师范院校
一概不予考虑
高考前的题海大战
跟吃东西吃腻似的
让我再也不想回到
这样的环境中

2021/03/23


福字

岳父母今晚
要从北海飞回
妻子提前赶过去
给家中备些吃的
发现春节前
贴大门上的福字
不知怎么就没了
担心岳父母
回来看到
心里面想不开
愣让我把家里
贴剩下的福字
赶紧拿一个
再给贴上去

2021/03/23


邻居小妹

推着父亲在小区里转悠
遇到曾经的邻居小妹
她笑嘻嘻跟我们打招呼
“大伯,你病好了没呀”
心说
果然是个精神病人
竟然冲我喊大伯
况且
我哪儿有病啊
于是糊弄她道
“好了,好了”
继续往前走
脑子里还在想着
邻居小妹的问话

她哪儿是问我呀
她分明是问
父亲的病嘛

2021/03/23


修路

3个头戴安全帽的民工
拿着铁锹和镐头
在干涸的护城河
河床上
低着头
专心挖土
仔细看了会儿
方才弄明白
他们挖土不单是为了挖土
而是要把高低不平的河床
修整平坦

这不是修路吗
他们要给河水
修一条通畅的大路

2021/03/23


喷墨

十字路口
一辆柴油
三轮车
突然加速
仿佛一只
受攻击的
乌贼
在逃窜

2021/03/23


马要向牛学习

组织生活会上
一把手对老马
开展批评
完后
又给了条建议
“老马要发扬
老黄牛精神”

2021/03/23




家属院门口
被燃气公司
挖了条
半米宽深沟
接下来几天
不见人施工
邻居们
一番热议过后
把沟给填了
“他不好事我们
我们也不好事他”

2021/03/23


看热闹

巷子里
一条小狗
想爬一条大狗
爬了半天愣是
爬不上去
几个老妇人
在旁边看得
哈哈大笑

2021/03/23


戏越演越真

街道办事处
为让居民喝上
安全水健康水
在每个居民小区
配备了自动售水机
安装快一年了
检察院发现
这些售水机
无维护巡查和
水质检测记录
存在重大安全隐患
可能危及居民健康
和社会公共利益
于是迅速启动
行政公益诉讼
向市卫健局
发出了
检察建议书
要求该局
切实履行职责
确保居民饮水安全
其实他们也清楚
这些售水机
压根儿没卖出
一滴水

2021/03/23



无题

得知我岳父母
从北海回来
母亲叮嘱道
“儿啊
今儿晚上
你不用回来
服侍你爸了”

2021/03/24


两件事儿

岳父母每年
打北海回来
我的任务
固定不变
提前检修
燃气灶
水龙头
卫浴设备
电路开关
等进门后
辅导操作
家用电器

2021/03/24


候鸟

岳父母每年
去北海越冬
都呆到来年
4月初回
理由是
“清明断雪
谷雨断霜”
今年
二老让小姨子
提前10天
买了机票
这段时间
最高气温
一直徘徊在
15°C以下
我还担心
两位老人
回来不适应
没想
他们今儿
凌晨3点到家
中午气温便
猛升到22°C

2021/03/24


卡壳

今年高考
将实行
3+1+2模式
从考试科目
到考试方式
计划编制
志愿填报
和录取模式等等
都有重大调整
处于慎重
两个月前
全国8省市
搞了次高考练兵
名曰适应性考试
可到现在
考试成绩
都还没公布
作为毕业班老师
妻子有点儿担忧
“该不会哪地方
卡壳了吧”

2021/03/24


煎鱼

妻子每次煎鱼
火候都有点儿过
提了好几次建议
也没见她有
改正的意思
忽然就想
这也许
属于家庭传统
就像我们家
小时候
看祖母和母亲炒菜
每次必定放3调羹油
后来
我也就这样了
妻子小时候
住在徐家河水库旁边
跟着外公外婆长大
自然没少吃煎鱼

2021/03/24


菠菜苔

中午进门
一股香味儿
扑鼻而来
问妻子
“做啥好吃的”
“没啥好吃的
炒了盘
老菠菜杆子”
“为什么要
说得这么难听
说菠菜苔多好”
“大家都说
菠菜杆子
没见谁说
菠菜苔”

2021/03/24


新来的门卫

家属院门卫老叶
年前查出白血病
去武汉住院
治疗了一段时间
便转回乡下修养
前不久去世了
学校又新雇了个门卫
看着比我大不了多少
今儿头一天上岗
把门卫室的东西
全都搬出来
扔在太阳底下暴晒
又背起一盒子消毒液
把室内室外
连喷了三遍

2021/03/24


拉客

见前面三轮车
车斗两边
各坐着3个人
其中一个妇女
还抱着个小女孩
出租车司机笑了
“我操
比我的车
拉得还多啊
我最多一次
拉过6个人
后面4个
副驾上
一个大人
一个小孩儿”

2021/03/24


着凉

午睡不到20分钟
被一阵咳嗽搅醒
回想半天
也没想起
啥时着的凉
无须说
前几日
曾经有一股寒气
犹如一个经验
老到的贼
神不知鬼不觉
溜进了我体内

2021/03/24


玉树

家里栽种的玉树
长到半米高
忽然死了
重新栽了一棵
长到40厘米高
又死了
妻子责怪我
水浇得太多
她又扦插下
一根枝子
叮嘱我
千万别浇水
几个月后
这棵小玉树
叶儿摸上去
仿佛
一把把刀片

2021/03/24


老奶奶与小麻雀

办公室窗台上
突然飞来只麻雀
冲我张望几眼后
又飞走了
不禁想起
女儿小时
曾经有一本画本
《老奶奶与小麻雀》
(日本民间故事改编)
翻时间长了
书脊开裂
书页散开来
祖母用缝衣服的针线
将其重新装订好了
记得这本故事书
至今还保存着
心说
外孙已经4个月大了
明年这个时候
就可拿给他看咯

2021/03/24


业余心理咨询

女同事D
愁眉苦脸
来到我办公室
跟我讲述儿子
和老公的事儿
讲着讲着
便稀里哗啦
两个小时后
她笑着出去时
又有点儿担心
“大家有啥事儿
都爱找你倾诉
都把你这儿
当垃圾桶了”
她不知道
每次
我都会及时
写一首诗
把这些垃圾
全都转运走

2021/03/24



对骂

电视在播报
美国侵犯人权
小妹说
“这有啥好说的
人家美国人的事情
管他呢”
母亲笑了
“这就跟我们村里人
相互吵架一样
你骂我不是个东西
我也骂你不是个东西
一定要骂回来”

2021/03/25


输液

护城河整治
对河床施行硬化
一台混凝土泵车
把罐车里的
混凝土
正源源不断
输送到河道里

2021/03/25


坐电梯

去岳父母家
走到电梯口
一对母女
早已等在那儿
见我没戴口罩
母女俩本能地
退了两步
我内心犹豫着
兜里就装有口罩
要拿出来戴上吗
算了
让她们先上
我还是等另一台吧
既然明显没疫情
那何必要浪费
一只口罩呢

2021/03/25


敬业

1990年代初
单位所有文件
无论大小
都由我执笔
起草校对油印
都得我亲力亲为
记得有次
遇到个大文件
总共70多页
拿到外面文印店打印
中午过了吃饭时间
开店的小姑娘
给我买来
一包方便面
和一瓶矿泉水
塞到我手里
说被我的敬业精神
给感动了
我家就在百米之外
但听她这么一说
决定不回去吃了
硬是就着矿泉水
把一包方便面
啃下去了

2021/03/25


选择性记忆

高中同学聚会
少不了扯起
那时候的事
我说
真他妈苦啊
每个月都得
往学校食堂挑米
用两只小萝筐
大家都说这事儿
一点儿印象
都没有
只记得
我祖母和母亲
把菜炒好后
装在罐头瓶里送来
当着她们面儿
不好意思吃
等她们一走
再多的菜
都吃得精光
还有一次
母亲带来
几斤煮熟的菱角
吃得宿舍满地
都是菱角壳

2021/03/25


新官上任三把火

新来的门卫
昨儿上班第一天
把门卫室里里外外
用84液消杀了三遍
今儿又把家属院
彻头彻尾
清扫了一遍
还在大门口
贴了张告示
出于安全考虑
院大门和侧门
门锁
全都换了

2021/03/25


献血

见小妹夫
抱着个搪瓷茶杯
上面还有雷锋图像
不禁好奇
问他哪儿来的
他说献血时
别人赠送的
话题到此为止
谁也没再提及
但我心里面
还在翻腾
听小妹说过
她公公婆婆
硬是靠献血
才把妹夫兄弟俩
抚养大的
还有他们二叔
献血时
染上了丙肝

2021/03/25


疑问

看到两个工人
在一堵院墙上
贴广告
“看妇科做人流
请到泰康医院”
突然想起
几天前
路过泰康医院
看到一群老妇人
进进出出
难道她们
也是孕妇吗

2021/03/25




电视里面
美国街头
好多人
举着牌子散步
摄像机镜头
被个大块头黑人
挡住了
屏幕突然
黑下来
母亲笑着说
那个黑人身子
真宽啊
跟扇门样

2021/03/25


晕倒

家属院老付
退休还不到
一个月
外出散步
突然摔倒了
去医院检查
医生说
虽说血压
有点儿高
但没什么大碍
这次一过性晕倒
是颈椎病引起的
注意一下就行
自此之后
老付每次出门
必把老婆带上

2021/03/25


两把雨伞

20多年前
一次知识竞赛上
中间穿插互动环节
由主持人提问
观众作答
第一个问题
主持人刚说完
我高举起右手
她点我答题
OK
得到把雨伞
第二个问题
我又把手举起
这次
主持人视而不见
环顾四周
不见人举手
后来在她鼓励下
一个女生站起来
可惜答错了
第三个问题
我再次举手
这回
她点了我
我顺利拿到
第二把雨伞

2021/03/25



新来的门卫

妻子说她回来时
看见家属院新来的门卫
独自坐在屋里看电视
看上去冷清清的
我说
“这不刚来吗
等过段时间
跟大家混熟后
就好了”
“最好的办法
是把他老婆叫过来
那样
院里老太太们
才好跟他取联络
女人们呆在一起
话多”

2021/03/26


无须讲究

跟父亲换纸尿裤
大妹进来了
我让她先出去
待会儿再进来
母亲说
“有什么呀
你们都是他后人”
大妹退了两步
又站住了
母亲补充道
“他现在完全痴呆了
跟不懂事的小孩儿样
啥都不晓得
还讲究个么事哟”

2021/03/26


不一样

妻子教高三英语
连着两次模拟考试
班级平均分
都高出其他班级10多分
超过学校自行划定的
单科分数线人数
也是遥遥领先
两个高级教师
任教的班级
竟然剃了光头
校长在大会上
点名表扬了妻子
那两个人不服气
私下里跟人说
“这有什么了不起
我们只不过没攒劲儿
她是为评上高级职称
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那当然不一样”

2021/03/26


遥看瀑布挂前川

护城河截污工程
完工不到10天
一场大雨不期而至
污水漫过截污堤坝
在我办公室窗外
几十米远处
形成了一川
灰黑色的瀑布

2021/03/26


礼物

下班回家
在楼道内
看到一棵
半米长的
肥肥的
菠菜苔
花冠肥大笔挺
心里为之一动
哦,挺好看的
弯腰捡起
推开门
看妻子
在厨房择菜
悄悄走过去
把菠菜苔
从背后拿出来
“送你一份礼物”
“楼道内捡的吧
刚才买菜回来
掉在4楼平台上
我没捡的”

2021/03/26


烟火诗

岳父打电话来
询问叔岳父忌日
报给他后
他又追问了一句
“你记得准确吗”
他不知道
我已连续多年
每日不间断地
写着烟火诗
(日常口语诗)
纵使记不确切
也可从我诗中
轻易查到

2021/03/26


道喜

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遇到远房三堂嫂
她问起父亲情况
聊了会儿过后
作为回馈
我问她
“孩子们在家吗”
“在呢,今年没出门干活
我儿媳妇马上要生了
4月6号预产期”
“恭喜你啊”
“也恭喜你哟
以后就多个人
跟你喊爷爷”

2021/03/26


玉米棒

推着父亲
在小区转悠
走到广场旁边
遇到个河南口音
卖膨化玉米棒的
年轻小伙子
掏出10块钱
买了一袋
他找给我
5块钱
见那张票子
有点儿破旧
又要了回去
抽出一张
成色好的
让我为之一动
“不用找了
再来一袋吧”

2021/03/26


母亲的叨叨

这些天
母亲一直
在我耳边
叨叨不停
“儿呀
你可千万别辞职
现在回来
是可以照顾你爸
可你考虑过没有
他目前这个状况
兴许活不了多久
等他走了之后
你在家干吗
那时
你的位子
早给别人了
想回也回不去”

母亲就没想过
真若如此
我不正好可以
陪她度过余生吗

2021/03/26


应急预案

岳父母前天凌晨
打北海飞回来了
二姨子的病情
一直瞒着他们
连着两天夜里
每次醒来
满脑子
就不自觉地
一遍遍演练
等到哪天
老两口知道后
我要如何安抚
才能让他们的
伤心指数
降到最低

2021/03/26


午时茶

傍晚回父母家
顺道给母亲
上药店买了
两包午时茶
付钱时
我随口说道
“印象中
10块钱一包
你这儿咋卖12呢”
老板冲我信誓旦旦
“哪个狗日的哄你
进价就是12
卖12
我一分钱
都没赚你的”

2021/03/26


点穴

1987年底
大三寒假回来
父亲见我脸色不好
担心我年轻气盛
在外面跟人吵架
被人点了穴位
那年夏天
在郑州换车时
于站前广场上
买了几斤苹果
过后帮摊贩吆喝
也的确与另一个
卖苹果的摊贩
发生过争吵
父亲带着我
找到会武功的本家
请他帮忙看看
他翻看过我眼皮后
又问了问争吵的情形
最后告诉父亲没事儿
现在想来
极有可能
是我回家时的摸样儿
与父亲想象中的不一样
他才把事情
想复杂了

2021/03/26



难得清醒

打算把父亲
扶上轮椅
出门兜一圈儿
父亲突然跟我说
“我要拉粑”
权且当真吧
没想
把他搀进厕所
刚帮他蹲下去
粑粑就出来了

2021/03/27


求菩萨

看父亲痴呆症
越来越严重
小妹跟母亲说
“您老不是信佛吗
以后每次上香时
就求求菩萨
让她把爸爸赶紧接走
免得他活着受罪”

2021/03/27


人渣

二姨子初查
被诊断为卵巢癌
后来复诊又说
淋巴癌
二连襟惜钱
连亲朋好友
给的二十几万
也捂在他兜里
舍不得拿出来
小姨子担心
跟他闹僵了
他不在手术时签字
还不敢把话说重了
只得小心翼翼
哄着他
看他不愿服侍
赶紧掏钱
请了护工

2021/03/27


家教

给妻子祖母上坟后
岳父带着我
顺便给他几个族人上坟
完后
他想燃放鞭炮
我给阻止了
“这个不可以的”
“为什么”
“放鞭炮的坟头
只能是自己先人的”
“这个我还不知道呢”
哦,那倒也是
岳父打小没了父亲
虽说出生在书香门第
但几乎没接受
这方面的家教

2021/03/27


另一类诗人

给妻子祖母上坟
岳父指着
远处一个土丘
对我说
“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
我摇了摇头
岳父接着说
“那就是我曾经
在诗中写过的
虎乳崖”
我正不知怎么回答
妻子抢先说话了
“你诗中写得
那么巍峨
跟现实完全不一样”
“写诗就要往高处写
往大处写
不能太写实了”

2021/03/27


清头

给妻子祖母上坟
烧完纸钱
磕过头后
该燃放鞭炮了
我把鞭炮散开
把坟头和纸钱灰
一并围住
岳父说
“这么些年
我一直还没发现
你做事这么清头
以为你只会
写文章呢”

2021/03/27


夸奖

给妻子祖父上坟
烧完纸钱
要磕头时
看昨夜下过一场雨
地面上有泥水
我把装纸钱的
塑料袋
翻过来铺上
(外面粘上泥巴了)
岳父在旁边夸奖道
“你心好细啊”
稍远处
小姨子对妻子说
“你上哪儿找了
这么个好男人哟”

2021/03/27


能量

妻子远房堂哥
豪宅大院
菜地
花园
游泳池
一应俱全
小姨子见后
惊叹不已
跟岳父打听
“他咋能搞到
这么大块土地”
“看你说哟
他以前
当过村支书
又是大老板
可以说是
上交阎王
下结小鬼
能量大得很”

2021/03/27


银行

今日是叔岳父忌日
一行人前去陵园祭拜
陵园有管理规定
纸钱不能在陵墓跟前焚烧
要到指定的焚烧池里烧
祭拜的时候
妻子说
“三伯
你待会儿
跟着我们走
去那边拿钱”
小姨子开玩笑说
“那边是哪边儿”
“银行啊”

2021/03/27


老混球

岳父发小
活着时
就是个老混球
死时叮嘱他儿子
一定要把他埋在
他选中的地方
那天
一群人
给他挖墓穴
动土之前
放鞭炮
没想
那地方有个
大马蜂窝
结果
11个人
全被马蜂蛰到
2死
9伤

2021/03/27



围栏后面

用轮椅推着父亲
沿着大马路
一路溜达
不知不觉
来到郊区
忽然有了尿意
看路边围栏
有个缺口
正想从那儿
走进去
避开行人
方便一下
发现那地方
已被人踩出一条路径
心里面立马改了主意
憋着吧
那地方指定
是个临时厕所
屎臭尿骚

2021/03/28


胜过吴刚

用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里转悠
转到铁路西边
看到一棵
树冠直径
达2米的桂树
被人砍伐了
惋惜之余
不禁感叹道
这人真牛逼啊
比吴刚都厉害

2021/03/28


健身器材

在父母住的
小区里转悠
转到南区
发现一户人家屋侧
安装有健身器材
一看就是那种
社区公用的
心说
这家指定有人
在社区当干部
刚走了几步
果然就听到
一个女人
站在门前喊
“金主任在家吗”

2021/03/28


老牛喊妈

推着父亲
在小区里转悠
他嘴里不停地
叫喊着
“妈——
妈——”
回到门前
依然没停止
母亲听到后
一下来气了
“叫叫叫
你叫个鬼啊
就跟头老牛
喊妈样”

2021/03/28


母亲眼里外来户

父母住的小区
原本用来安置
本地城中村
拆迁的农户
后期有社区干部
开发小产权房
对外出售
所以住进来
不少外来户
对那些人
并不很熟悉
母亲说起他们
或以体貌命名
矮老婆婆
瘦高老头
长头发女的
或以口音命名
跟老鸹样叫的老婆婆
跟洋雀样叫的女人
说话侉声音的男人
或以地方命名
贵州女人
安徽男人

2021/03/28


人缘

推着父亲
在小区里面转悠
不时遇到人
跟我们打招呼
有本地原住民
有外来的人
有给弟弟杂货店送货的
有在附近一带卖菜的
有走街串巷收破烂的
大家都很惊讶
“这么好个老头
咋会得上
这种怪病呢
老天爷不长眼哟”
不消说
在他们眼里
父亲就是个
手艺精湛的铁匠
为人和善的老头
周围一带的人
几乎都感受过
他的温暖

2021/03/28


一个小惊喜

中午陪着父亲
在小区树荫下玩
看我打了个哈欠
父亲说
“你瞌睡来了
就回去睡会儿吧”
真没想到
进入老年痴呆
中晚期的父亲
会冷不丁
说出这么一句
我浓浓的睡意
一下子
烟消云散了

2021/03/28


残疾

父亲轮椅
进出卧室
有点儿
磕磕碰碰
两边手推圈
卸不下来
小妹说
“干脆拿锤子
把它敲掉”
母亲说
“那不跟人一样
成了个残疾呀”

2021/03/28


补救措施

妻子说二姨子
面对二连襟这种
见死不救的男人
已经彻底死心
等她病情
稍微好转后
肯定得离婚
岳父母到时
将会受到
双重打击
让我以后
尽量表现得
更好些
让他们觉得
失去二连襟
这种人渣
一点儿
都不值得
他们心疼

2021/03/28


陪岳父上坟

岳父带着我
给他父母上完坟
又给他养父的弟妹
和她坐堂招进门的
异姓继叔父上了坟
却独独不给
他养父母上坟
这令我
十分诧异
岳父不是一个
不懂感恩的人
这里面到底
发生了什么
我不得而知
也不好追问

2021/03/28



远谋

街头
3块钱一条的
化纤床单
妻子一下买回5条
裁剪成大小不一的
方块儿
让我大惑不解
“你这是要干啥”
“做成布袋
以后搬家
用得上”

前段时间
随口说了下
以后退休了
就把现住的
这套房子卖掉
跟父母住一起

2021/03/29


诗狂

据说
乾隆皇帝
一生写了
43630首诗
乃历史之最
被称作诗帝
回头统计了下
自个儿这些年
写的诗作
我操
不知不觉
已经达到
38600首
正常写下去
今年底
即可破掉
乾隆的记录
届时
咱也自封
一个雅号
“诗狂”

2021/03/29


处理旧车

岳父80岁了
小姨子担心
他经常一个人
骑自行车外出
不安全
让他以后
出门打车
别骑了
没想
老爷子不乐意
坚持要骑车
小姨子无奈
只得给他
新买了辆
24自行车
听说那辆
笨重的旧28
最多能变卖6块钱
岳父决定拿去送人
一大早骑着出门
中午打车回来
老爷子乐了
“出租车司机
冲我要了
20块钱”

2021/03/29


天气预报

手机天气预报
下午2点有雨
担心路上淋着
下午便早早到了单位
谁知快3点了也没下
想到预报
傍晚也有雨
心说
但愿这个也不准
如果冒雨赶回去照护父亲
母亲见了又该心疼
就像上次那样
“儿啊
你身上都淋湿了
天在下雨
你就莫回嘛”

2021/03/29


签到

下午
提前40分钟
来到单位
在考勤机前
毕恭毕敬站定
这家伙半天才
睡眼惺忪
爱答不理地
吐出3个字
“已签到”
连礼貌用语
“谢谢”
都不愿说
那样子
像是我惊扰了
它午觉似的

2021/03/29


左派与右派

朋友圈读伊沙的诗
得知他左胳膊
去年生生疼了
一整年
现在恢复到
能拉吊环
心说
真是巧了
去年我右胳膊
也整整疼了一年
上个月开始好转
目前洗澡
基本没问题了
只是扯着毛巾
搓后背
更换姿势时
还有点儿
隐隐作痛

2021/03/29


门卫

妻子说
“家属院新来的
这个门卫
比以前那几个
真是强太多了
每天把院子
打扫得干干净净
垃圾桶摆放得
整整齐齐”
我说
“你还记得
以前那些门卫
刚来时样子吗”
她这才
恍然大悟道
“哦——”

2021/03/29


红色脚镣

用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在丛红叶石楠跟前
停下来
帮他拍了张照片
发到家庭群里
晚上回到家
妻子说
“你给爸的
那张照片没拍好
他脚上那根红绳子
看上去
就跟一副
红色脚镣样”
哦,是我大意了
父亲脑子不管用
不知道把脚
搁在轮椅踏板上
出门前
找了根绳子
套在父亲脚踝上
把他一双脚捆在
踏板上了

2021/03/29


逗父亲玩儿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里面转悠
在广场花坛边儿
看到一丛
小时候
经常割回家
喂猪的野菜
拔了一棵
拿在手中
把玩着
父亲突然问我
“能不能吃”
“兴许能
您老吃吗”
边说边把它
递到父亲嘴边
父亲把嘴巴挪开
“我不吃
你吃”

2021/03/29


菜蔸

父母门前菜园
一小块菜地
翻过一段时间了
却迟迟没有安苗
问母亲啥原因
母亲说
“埋在底下的
紫菜苔蔸子
还没沤烂
不能下种”
不禁想起
1970年代
乃至1980年代初
家里缺柴草烧火做饭
像这样的菜蔸
都会拔回家
晒干了
当柴火烧

2021/03/29


一本诗选的命运

诗人君儿和洪君植
一个作为编选者
一个作为出版者
反复在朋友圈发布
《君儿读诗》第二季
征订启事
没想征订数量
一直不如人意
君儿发飙说
月底达不到
保本印数80本
就会终止出版
眼看就剩
最后3天
竟然还差30本
唉,这本诗选
八成要泡汤了
原本想着
我只有一首入选
如果还差最后一本
就填补上这个缺口
噢,没这个必要了
真不知那些个
入选好几首
甚至十几首的诗人
又作何想

2021/03/29



演戏

晚上回去
母亲已经送父亲睡下
陪母亲坐在客厅聊天
母亲要给我倒茶
我说我自个儿去
刚要起身
腰部肌肉
突然撕裂样疼痛
一定是腰椎间盘
又出问题了
只得不露声色
自言自语起来
“唉,算了
刚才出门时
喝了一大杯”
母亲看着我
笑了笑

2021/03/30


生活会

组织生活会上
每个人发言前
一而再
再而三
捡场子
就这样
支部书记
还是担心
有些发言
会刺疼某些人
不利于单位团结
他最后做总结说
“今天的会
既然叫生活会
那么下个议程
我们就安排
喝点儿小酒
大家彼此
碰个杯
把气氛
缓和一下”

2021/03/30


一样与不一样

傍晚回去
发现门上一把锁
找到小区广场上
母亲果然把父亲
推到这儿来
跟邻居们聊天
万婆婆看我走近
跟我搭讪道
“我家老头子
跟你爸爸一样
也推了几个月
现在总算可以
拄着拐棍走路”
母亲摇着头说
“我这跟你那
不一样
你那是中风
还可以治好
我这是老年痴呆
治不好
一点儿都
看不到希望”

2021/03/30


神奇一梦

昨夜梦见
下属单位
几个同事说
他们岑站长
让他们不要
测PH值
今儿会上
这家伙
果然报告了
一个新消息
PH值测定方法
即将做出调整
现在的方法
要淘汰掉

2021/03/30


躺出来的毛病

一双褐色皮靴
搁在鞋柜里
两年没拿出来穿
今儿意外发现
鞋底皮子
竟然
糖化了
而另一双
同时买的
同款的黑皮靴
这两年没少穿
却好好的
忽然想起
以前爱窝在床上看书
母亲看见就说
一个好人
老躺着
也会躺出毛病来

2021/03/30


板栗

昨夜梦到
母亲生日
今日看日历
还真是母亲
农历生日
上午提前溜号
打算回去陪母亲
吃顿午饭
一路上想着
买点啥礼物
十字路口等信号灯
看到个炒板栗摊儿
便称了大半纸袋
进门小妹接过去
“哥啊
你咋想到买板栗
当妈妈的生日礼物”
“咋啦,不行吗”
“我意思太好了
这是祝福妈妈
身板儿硬朗
浑身充满力气呢”

2021/03/30


老万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来到很少去的
小区东部
忽然听到
一阵二胡练习声
循声一路推过去
看到村民老万
坐在他家门口
一把旧二胡
架在左大腿上
左手扶着琴干
右手握着弓子
很机械地
来回拉着
光有声音
没有调儿
问他拉的啥曲子
他呵呵一笑道
“我不会拉
就是听个响声”
回来跟母亲说起
母亲笑着说
“他一直是这么拉
怕有二三十年咯”

2021/03/30


母亲小腿上的伤口

看母亲左小腿上
有道旧疤痕
我问她
“啥时候弄的”
小妹代答道
“那还是
你读大学时
家里收麦子
妈妈不小心
将镰刀划上去了
当时皮肉翻转
看着跟小孩儿嘴巴样”
“去医院包扎没”
“鬼哟
你想想看
妈妈咋舍得
为这点儿小事
去医院
她在家化盐水
一天洗几遍
洗了个把月
才洗好”

2021/03/30


想给母亲洗头没洗成

母亲要洗头
我说
“我帮你洗吧”
母亲呵呵笑起来
“我又不是小孩儿
自己不会洗
要你帮忙
走走走
我自己洗”
记得以前
要给她洗脚
也是死活不同意
唯有前不久那次
她足弓疼
我说用热水泡泡
兴许会好点儿
她实在动不了
才让我
洗了一次

2021/03/30


经验之谈

跟同事老项闲聊
说起妻子买菜
我说
“她总能把菜市场上
最差的菜买回来
能把人气个半死”
老项说
“我老婆以前也这样
说过几次不听后
只要她买的菜不好
我就拎到外面扔掉
扔过两次
她就知道
拣最好的买了
你也可以学我
拿这个办法
去治你老婆”

2021/03/30



打烊

今儿是3月
最后一天
生生被我
过出了
周五的感觉
好吧
写下这首诗后
那就赶紧打烊
来盘存
本月诗作

2021/03/31


小计

轮椅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母亲跟在旁边散步
见几个年轻租客
出门扔垃圾
母亲两只眼睛
直勾勾盯着
路那边儿
邻居周婶
已小跑着迎上来
担心母亲截胡
赶紧把轮椅
让给母亲推
母亲识破后
冲我笑了
“怕老娘
丢你人是吧”

2021/03/31


输在起跑线上

小姨子大儿子
各种班都没报
小学头5年
读府学胡同小学
在班上愣是抬不起头
无奈之下
只得将其
送进国际学校
没想
这小子
才上了一年多
整个人就变得
牛逼哄哄的
走哪儿都觉得
自个儿棒棒的

2021/03/31


瓜子壳

小妹夫
上午8点
出门钓鱼
钓到下午6点
空手而归
小妹不相信
“真没钓到吗”
“怎么可能
真没钓到”
“那你鱼呢”
“钓到两条
二两重的鲫鱼
拿回来
也不够做一盘
索性送人了
其他钓的
跟瓜子壳样
嫌太小
直接扔了”

2021/03/31


鱼换蒜薹

小妹看二叔
在自家菜园掐蒜薹
问他咋一次掐这么多
二叔说别人送鱼他吃
他要拿蒜薹还情
小妹回来
气呼呼说
我真是嘴贱
没事儿
跟他打什么招呼
我说这有什么呀
小妹说你不知道
以前我们钓鱼
总送给他吃
送了好几年
直到去年下半年
钓鱼少了才没送

2021/03/31


随感

忽然觉得
写诗跟个体户
做生意养家糊口样
总惦记着每月收入
生怕一不攒劲儿
收入就掉下来
不像在行政
单位上班
每月旱涝保收

2021/03/31


摘棉花

电视播放
新疆那边
一望无际的棉田
实现机械化作业
采摘棉花
小妹看着感慨起来
“这要跟我们这儿样
靠人工摘棉花
那就太难了”
母亲说
“那是哟
这大片棉花地
人站在里面摘
就跟蚂蚁样”
忽然想起
很多年前
也是看新闻联播
说内地好多省份的人
纷纷坐火车赶去新疆
摘棉花
就不知现在
还有没有

2021/03/31


没事儿

半个多月前
一托鸡蛋打破两个
发现蛋黄红过了度
不敢吃
妻子拿到楼下
搁在垃圾桶旁边
很快就没了
昨儿发现
冰箱里
一瓶蛋黄酱
半年保质期
还有3个月
但看着里面
晃悠悠的
一层油水
还是不敢吃
妻子说
“跟上次一样
我依旧拿下楼去
搁在垃圾桶旁边”
“我说不妥吧
我们不吃
给人家吃”
“捡东西的
都是年纪大的人
他们吃了没事儿”

2021/03/31


手机天气预报

午夜醒来
记录梦景
屋外
狂风怒吼
暴雨如注
写完之后
顺便看了一眼
手机天气预报
我操
上面显示的
竟然是阴天
还有一团白云
从屏幕上飘过
不禁心生疑窦
难道手机报的
是室内天气吗

2021/03/31


大年夜的汤

昨晚
大妹说她留家里
帮着照护父亲
让我回家休息
7点20左右
母亲催我走
“现在雨没下
赶紧瞅空走吧
再不走
待会儿
又该下了”
到家还没坐定
外面便劈里啪啦
下起来
顿时想起
大年夜吃年饭
我刚要舀汤喝
被母亲拦住
“小心明年淋雨”

2021/03/31


0.1载

微信群里
用方言问女儿
“几载带外孙回”
女儿回道
“0.1载”
妻子问我
“女儿说的啥意思”
“你想啊”
“想不出来”
“多想想嘛”

2021/03/31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