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平 ⊙ 章平诗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时间在鸟笼》等

◎章平



《时间在鸟笼》

树没有仇恨,也没有抱怨
你时间的短,也是你时间的长

月亮不是像女人一样的女人
天上是一轮行走在清空的弯月亮本身

曾经吸引我的,是些许陈旧事物
发现前世光阴,也被锁在门的锁孔里

是不是为了让我知道秋天
窗外树上我认识的一片树叶落了下来

我看着镜子的安静想起
公园树林尽头挂有一只鸟笼
时间在鸟笼

《一枝玫瑰让我的时间慢了下来》

是眼前这一枝玫瑰
让我的时间慢了下来
美的玫瑰花,又那么多刺

问戴安娜是什么样的美人?
她用上帝给她骄傲的眼神凝视世俗的权杖

走在树林里,忽然相信
把脑子里的观念清空
就能听懂鸟的语言听懂树及花草的语言

一只鸟儿飞入树林
我还是不知道它住在哪儿
也不知道,戴安娜现在住在哪儿

《黑暗里的鹿,还是存在的鹿》

在黑暗里永远不能理解的事物
我们把灯点上就能理解了

黑暗里的路还是存在的路
把灯点上,我们的眼睛就看见了

黑暗里的鹿,还是存在的鹿
把灯点上,我们的眼睛就看见了

黑暗里的琴,还是存在的琴
把灯点上,我们的眼睛就看见了

安静吧,焚香,在琴前坐下
把手指动起来,琴声就响起来

也许有甜腻的黑暗,野兽携带玫瑰星光
在四周奔驰,饥渴大腿却夹住你命运的脖子

这也不必在黎明前沉沦与黑暗
钟声会穿过黑暗找到我们的耳朵

我们都是自己未来的不速之客
每个人的生死都有一场波澜壮阔的爱

人世的诸多事,都在黑暗里
我们去弄些光过来,就能做事了

《念远》

月色宁静,也在过度光亮里萎缩
月牙像白牙,高挂在苍凉夜空

你曾说过,珠穆朗玛不在珠穆朗玛峰
我也说过,我不在我居住的比利时

疼痛在修正生活里所有笔误
那个守口如瓶的远方已不被我看见

你我得体地坐在孤独的夜里
你我得体地活在他乡的暗夜里

相遇前,你我在身上种出过太多落叶
此也认识,默默地接受自己眼睛黑色

我眼睛一年比一年老花与远视
你还有梦在引诱,多好呀!

眼前灯光,继续收集每一个角落
人世桌面下,黑暗舒展身体,又端坐不动

《我想去看看老子与庄子》

如果听不到万物说话
那是我们耳聋
我想去看看老子与庄子
他们还在蓝天下这些午后
在无人知晓的草地上如牛羊吃草
并没有一脸不高兴
我还想去看看谁呢?
大家低头忙自己的生活
一生就是一声没法再长的叹息
有人在山顶高瞻远瞩
并指指点点
想把影子从地面提起来抓进天堂
心在痛苦里柠紧了螺丝钉

《我们在人世寻找看不见的自己》

我们在树林寻找看不见的树
那些树枝像溺水前举起无助的手臂

我们在人世寻找看不见的自己
耐心等待的希望,是越喝越渴的水

一场暴风雨高于眼前所有天空
未来的梦依旧会激励所有的春天

死去的爱情留在血液里,充满诱惑
生活沿用暴风雨后的平静来治疗伤痛

所有与你有关的事物
都在你经过的身边等待你给出的爱

就如所有早晨都在等待你的醒来
如同所有早晨,也在等待我的醒来

《余也用一生傻笑》

坐在自己心里,我心没有边界
过去没有过去,未来永等待未来
说今夜的天空,不是今夜的
说明天的黎明,也不是明天的
我念居住的比利时,不在比利时
我看生活的世界,不在这个世界
用心走动,记忆有时溜后门
没有蛋糕,用舌头品尝了时间风暴
秦汉唐宋元明清,三秒钟内过去
我想这一切有,它就有了
我想这一切没有,它就没有了
桌面有水在杯子,也没有水沉睡
我活着站在墓碑的反面反对墓碑
从今而后,我需与这一生
对视整个冬天
使用前世今生所有的春天
余也用一生傻笑
嘴角边升起像太阳的微笑
嘴角边升起几分太阳的骄傲

《寻找丢失的心》

出生时,或说我有记忆开始
别人就告知,我是没心的人
我用一辈子努力寻找丢失的心?!
灵魂该有一块自己的天空
到现在,我还不知心丢失在哪儿?
怎么才能找它回来?
月光夜。我走进镜子,找不到影子
忽然想做猫,跳跃在老屋屋粱
去问个什么人,心是不是一只老鼠?
亲爱的老鼠,可否握手言和?
不知别人感觉我有心跳否?
不知别人是否看出我找不到影子?
说是铁定的,一件非常可怕的
我一个人自己知道的事
我也不敢对任何别人提起

《水在玻璃杯》
——读王自亮兄诗作《杯中水》有感

杯子如是神圣的
水就没有死亡,分离也属暂时

杯子被一只手抓紧也不尖叫
水也不去诉说寂静

希姆博尔斯卡说,手会腐朽
神秘的手也会腐朽

水的温柔,也是爱情里的铁
我理解杯子不是奔跑的老虎与狮子

隔着某些人私自的约定
水源都有祖国,也有神迹凝视
所谓平静是一次水被形体催眠的结果

事情可能是
杯子是一个亲密的朋友
也是属于水暂时居住的家

仿佛你我一次真挚的爱情
你看到一颗透明的心
我看到一个透明的世界

水在杯子没有被羁押
也没有想过打碎杯子而伺机复仇

你我皆有向往自由的心思
所谓羁押水的是欲望,不是人与杯子

一定老去的,不仅是囚徒与狱卒
还有说谎的——他们老态龙钟的朝代

《石头没有两副面容》

石头不提问题
我们提的问题,石头不回答

过去在石头里寿终正寝
未来在石头里孕育
把眼睛藏在石头心里
我的思想从石头心脏里发芽
我的花朵将开在石头上

石头没有两副面容
有单一种颜色的笑容
面对世界有一种表情
同意与拒绝都采用同一种坚决的表情
也接受被雕刻出千万种生动笑容与表情
当锤子敲打,就有清晰的声音

从里到外,骨头连接皮肉
石头不会把肌肉扭出混乱的状态
躺入梦里,没有男女性别
在你热血沸腾时,石头的决心始终如一
石头的花从石头缝隙开出

没有一扇石门可以被敲开
石头的魂,睡在石头的门内
并不需要人的欲望
滚动的时候,有自己的脚印
这时,石头也竖起大拇指与耳朵

面对外加的委屈与误会
石头们不愿意开口解释
你也不用问石头有没有爱情
或会不会懂得拥抱

时间,睡吧!
住在石头里的魂,明天会苏醒
一切都有可能发生
不是石头仅用善良与纯真与我们相伴

《我回来时,只剩了暮色苍茫》

这不是在恍惚中轻松自在地跳跃而行
不创造那难以承受的沉重抱负

你进入光亮前,必先经过黑暗
从思想布袋内部,怎么割开一条裂缝

在花蕾里喝着有希望的未来
日子脸上会不会自行露出微笑呢?

我碰见过太美丽的危险事物
我愿意没有碰见过那美丽而危险的事物

她的童年,被捉迷藏躲到一垛墙内
一会儿出来,已经鬓发花白
想像婴儿在笑的脸孔,突然需要哭泣

你从河边走过太阳光照亮过这几棵树
我回来时,只剩了暮色苍茫

《从火焰到灰烬再到一个词》

看鸟儿飞在天空是一本书
你能打开石头的门你也是一本书
清醒的光辉在每个字中等你
不担心活在心底的鸟儿不认识我
你读书的人,可以永远读书
我们就认真地坐在一朵花朵里开花
然后走进果实里求成
我对一株小草弯过三次腰
我正准备弯第四次腰
人一生能活的日子,也不太长久
从火焰到灰烬,再到一个词
词,也会像鸟儿从你手上飞走
沧海桑田,不过是心底万变之瞬息

《比今夜轻的,应该有另外一个今夜》

在这片树林,没有一个不离开的人
我可不可以一站几百年,甚至上千年
把根扎很深,把根伸向诸多方向
在日子枝梢,摘下你我酸甜的果实
树林有自己的芦笛,树有自己的语言
花草有自己的性格与自己的梦
你管理着身体内一群似是而非的事物
在青发从身体落尽的时刻?
生命经历的苦痛被从树枝上砍了下来
你的树叶卸掉负重的理想和抱负
也有生活里的躁动不安及疲惫不堪
忽然想到,该把手松开,由鸟儿飞走
这里是树林,这时是轻松时刻                 
来或者去,身上都不必有太多东西?!
比今夜轻的,应该有另外一个今夜

《我碰上每块石头都比我活得长久》

昨日经过,看石头背上停歇过一只喜鹊
今日经过,看石头背上长起了几棵青草
一生碰上的石头,都比我活得长久
每块石头,知道的事,也都比我多
只是习惯,高举左手反对自己的右手
或这一生,我都在高举右手反对右手
不是什么英雄,却有同样的悲伤与孤独
问什么神,可否为我解开身上时间钮扣
或如石头,不怀妄想,也就不必畏缩
人为什么爱在自己的痴念里睡过头?!
石头先生,你能否开口说说新红楼传说?!

《黑暗中有光亮的耳朵在听我们说话》

经常是我们的脸像鱼游过人世
经常在困苦的日子我们还有苦涩笑声
如果生活充满黑暗,也不灰心
温情还是适合在身体内呆下去的事物
我们有思想懂得为太阳光塑造一尊雕像
黑暗中有光亮的耳朵在听我们说话
黑暗不是永远,黑暗也不是钢铁
沉默不是沮丧理由,喉咙有凝固声音在成长
黑暗是一只布袋,我们行使锐利事物就行
我们的眼睛有渴望,而不必用眼睛喝水
如果我们眼前剩下的就是空洞
就在空洞里点上蜡烛。在蜡烛光晕里
能看到前行道路,以前的我们走成功的

《希望里的忧伤》

写诗,撕碎了一地的光阴
蓝天,白云,希望里的忧伤

开出的花剩下可怜而脆弱的骄傲
经历不堪一击的爱情

在生活里,一层层地脱皮
我们的经验,是剥洋葱的思想家

诗如雨落下,心便明白了
吃过这一颗糖,孤独者还是老样子孤独
一个人的方圆还是一个人的方圆

恒河还在印度,不会到眼前
良知安睡,万物的梦也还是忽重忽轻

在生活里碰到比哲学还深奥的眼神
也有人把爱情弄得比哲学还深奥

终其一生,怀抱自身骨灰在人世行走
死的存在也不能节制人自身贪婪及其恶行
何等悲哀啊!

生命如此茂盛,都让人容易分心
我们不在快乐里把时间浪费掉
也像是对时间欠债

《每一颗石头都是时间的证词》

你是一块被别人扔掉的面包
也是一条被别人扔到湖里的海鱼

发现猫少了,老鼠越来越多
伟大里有阴暗、腐烂与青春梅毒

这是什么样的糊涂命运啊
其实,你只是一块路边小石头

每一颗小石头都是时间证词
许多希特勒想把别人时间的乳头割掉

信仰抽打你,抽打你的天空与太阳
有光阴回不到手里,也不可议价

清晰的疼痛,不是最糟糕的
时间歪着脑袋用和我一样的小眼睛望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