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内在的小孩》等9个

◎边围



内在的小孩

被自己的哭啼声吵醒。
四五岁,仍在体内
向外张望。一双空洞的眼睛,
无一丝纤尘。

你哄骗不了自己。
伤痕,遗传自上代的,
还会凿刻在自己的心房上。
用抹布也擦拭不去。

你喂养的痛苦,只能
耗尽自己的虔诚。别妄想了,
没有人夺走你的童年,
惊恐的孩子不再躲闪。

每当行走、静坐,
他从未离开你的肢体。
你遗忘他,他也时刻在跟随,
用一阵沉默来与你和解。

空气里只有呼吸。
你的,他的;他的,你的。
那里已看不见禅师。晨光下
青草就是正念,风就是爱。

           2021.3.15.




早班车

无人驾驶,从天际而来。
已有乘客先于自己
在前一站上车。
那不是奇迹,只是早醒的鸟。

没有终点,时而向东
时而向北。分不清是谁
沿街扮演着路人,
都在窗外疾行,一刻不停。

前方,车要转弯。“请扶好
坐好。”车站不是驿站,
一阵风刚刚由此经过。
但已飞走,没有任何痕迹。

不会迟到,因为钟表停了,
8:30就去耽于晨歌。
时间也驻足下来,

不再如梭。等待着远道的人。

             2021.3.16.




淘书偶遇

书店里仅有三五只书虫
和一大片安静。
嘘!口哨也不要。

旧书,不妨碍新知。
在折价的世界中云游一番,
人时常需要理性。

绕到书架背面,
就可能错过一壶好酒。
微醺的书,有知己的温度。

总会相逢,譬如
此时此地。一间藏书的大屋
自具着天然的磁性。

——那是孤独的人
不可摇撼的庙宇。
不用相约,我们还将再次聚首。

              2021.3.17.




春分,昏寐半日

那也是修行。仰卧,
于尘俗之外,半梦也半醒。

涣散。沉迷。
阴翳天里,哪顾得什么风度,
有一杯热水就足够了。

晕眩,不欲出门。
昨夜的昆曲还在脑际缠绵,
惹人春思。越发慵倦。

也分不清身在何处。
恍若前世,又幽幽踱回来。

           2021.3.20.




诗歌日

一个崭新的晴日,
即在此刻。
高僧已远去,
人再无法追随——
但将阳光留下了。
赐予众生,
一阵阵微风,
化为一首首小诗。
人最应庆幸,
这些词组、短句、
不灭的街灯。

   2021.3.21.




行走禅

以自我的步调,
南北往复。无人可超越,
也无意惊扰何人。口念“嘘嘘”,
心无“嗵嗵”。只愿低头。


默数。从一到十,
又从十到一。如此枯燥,
如此简约。世事皆在脑后,
不可捉摸。脚印,还在原处。

也无所不在……
静止即是云游。已半日了,
穿梭于尘间许多遭。
不再颤抖、慌怯。

走向更空寥的澄明。
无人指引,恰好孤独。
双足还在腾空,大地已不见,
任意一丝呼吸里都有风声。

          2021.3.21.




无病

无故不须呻吟。呃逆
在胸的仅仅是一团雾气。
不用揉,饮水即可。
无痰可吐的日子最清爽。
无疑忌,则无惊惶,
唬住自己的从来都是些
呆瓜、蠢虫。自织罗网。
直到被另一番奇景点醒——
晓月白白,杨树林邈邈,
别致的梦境无人吠叫。
相思而已。并非顽痒
与刺痛,不可太娇弱了。
人本无心于自取彷徨,
就该静坐。眉也不抬一下。

           2021.3.22.




城市角落

一个旮旯,就是一轴画幅。
无可忽视曾遗落于此的那些色块。

在路边,练习接吻的少年男女,
他们探秘着爱情。但很快就惊散了。

被一阵阵车笛恫吓。无处可躲,
随时都会有碎屑从天上降落下来。

那是前人的残梦,被舍弃了。
每日都有人像遗孤一样穿过广场。

跳着属于自己的街舞。那里,
仇恨的种子间,已长出玲珑的花。

还有那些:冷漠、僵硬的笑,
和难以祛除的时代的眼袋。都在变黯。

无从知晓,是什么在主宰着世界。
每扇橱窗上映照的人影都注定是虚幻的。

                   2021.3.25.




柏树林

南行,通往下一座城门。
还有无柏木
已无人考证了。不复是老街。

万物都在求新。城市亦然。
沉湎于回忆只能
窘然。幼时毕竟荒废了。

城垛尚可见,一点儿旧影
也都是寂静的——
有外婆和姨妈,有懦童。

无法囚住的幻念总是会
让八十年代复活。
依稀的火光,常常伴着星光。

向回返,就有了墨汁的气味。
不来源于碑林
而出自临帖的手。轻颤着。

           2021.3.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