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雪 ⊙ 再看一眼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16年7-12月诗选

◎一地雪



20167-12月诗选

午餐记

沿着狭窄的阶梯
拾级上。二楼餐馆赫然呈现。
这是商苑街,一个小得
地图上不存在的地方。
从喧嚣挤来
有点气喘吁吁。

要了一份面
就着窗口的细风慢慢吃。
从酱色的海碗上抬起头,
霎时恍如置身域外。
四壁如巨大的画布蜿蜒
翻卷咖啡的香气。
天花板上阡陌的田园
一片葱郁随风舞蹈。
莫非海市蜃楼?

光在宁静上跳动。
寥寥食客悄声细语。
添汤的伺者身影颀长悠悠
飘来。微笑。小酒窝。
浑然清澈的面汤。

是这偌大窗口让田野
顺风泊来,阡陌纵横的天花板
散发出清新迷人的空气。
是碗底的香气轻声嘀咕,
金色的果粒在玻璃杯中抖落曼妙。
时光被缓慢截留
所有的雄心顷刻安于命运的平淡。

哦,这是十年来唯一
我深陷生活的新鲜、轻松,和美妙。
哪怕只是某一刻
上帝恩赐的虚幻,足以让我
为之沉醉。但我并不为
它的终将逝去而悲哀。

016.07.06记录5日午餐;2020.4.28修改。

还没有写好墓志铭

我不敢离去。当我用时光打发
时光,消费书。
我好像并没有准备好说爱
一世。

剩下的所有像一堆臭铜。

2016.07.06子夜

舜耕山庄

只不过。
我把河南的办公桌搬到了
济南舜耕山庄。

我已模糊了自己身居济南
舜耕山庄。

更不知,舜耕山庄长得
什么模样。只记得
两天两夜里从贵宾楼到主楼
就那么来回吃饭走了几趟。

只不过。黎明从梦魇疼痛里
醒来看见窗帘洞开
窗外山坡上树枝沉寂。

仿佛一台机器
从河南拆卸安装到舜耕山庄。仿佛
一枚钉子服役之后扔进
车厢,一声不吭咣当载回河南。

一场雨倾盆而泻。雨刮器呼呼。
报表淋成一张张羊皮书。

像佛的手指,在我余生里
刻下一根细细的回忆。

2016.7.14,(记录2016710号夜半至12号傍晚在济南舜耕山庄。)


出口

最后。她把一切归结到命。
这根绳索牵着欺骗
燃尽她心中的灯盏。由黯淡
到熄灭。像萤火虫迎接天明

直到她习惯将毁灭当作
又一个期待,把喜悦与愤怒
消磨成无奈的日常。
这多好。终于找到活着的理由

2016.07.18

极光*

那个一点钟。
我的心是受伤的刺猬。天
蓝得沉稳。剃光头的小树刚刚长出毛发。
两只鸟小得可怜它们懵懂地
在乌蓝乌蓝的空中盘旋。我眯起双眼
眼看头顶的大太阳悄悄地歪斜了。

那个一点钟。我杵在盛夏里
被眼前一个个匆匆赶考的孩子们
灼烤。巍峨的教学楼顶
白色柱体像一道道极光齐刷刷刺向
乌蓝的天幕。这原本美得像一幅
海市蜃楼,此时却像一只巨大的
铁爪卡在孩子们的咽喉。
那里有一群青春。

那个一点钟。我的眼眶不时地翻滚着
咸涩,泪水模糊了
水泥地上,不停晃动的一对夫妇,
年轻父亲怀抱中啼哭的婴儿。我们
的身影仿佛被
乌蓝乌蓝的天空拘押,囚禁在偌大空寂的
天堂。

2016.07.29

*2016729日上午,陪儿子参加某单位招聘公考,是记之。


末伏
 
这是末伏。有
苦楝的滋味
太阳下晒雪。林丹在电视上
打得酷,苦得伟大——
解说员说。空调已无力送凉。
 
我像卸下盔甲的堂吉诃德
缩在昏暗。读多多。
想起那年神农山,缆车里
他说永伟的上衣真好看。
我们像挤在屋子里闲聊一段
故事。半空中,她们笑靥如灯
照亮悬崖下万丈沟壑。
 
当我读到张枣,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闭目处,追悔如蚁
爬过一片一片光明。我已不懂
世间还有万箭穿心。

初秋灿烂。
末伏如笼,烤着我的迟疑
这微妙的人间苦旅。
 
2016-8-20

白露

如那落叶的破碎辜负大好秋色。

卖黄金梨的老乡
执意10元起卖,惹恼了
我这过路人。原本
只需一两个独吞
边赶路边借以解我身体之恙。

唉,这人世为何制造这么多
无端不快让生命不爽而秋风恰凉。
比如争吵,比如有恙,
比如另外一个人或物
楔子般钉进来,破坏原体。

我视而不见。那街肆旁
喧嚣,打麻将的中年,混沌的塞车汽
笛,小商贩。秋果实酣甜
不肯沾染半粒尘埃。

而我多年前的鸟鸣呢?
权且,做一个盲者
隐于市吧。但我周身无疼无痒
却无处安放。

2016.9.8

已是子夜

已是子夜。闲翻着微信有
胡乱打发时光的嫌疑。且不去
考究这是否有病,兀自
想起糟心的事儿
举棋不定。唉,生如鸡肋。

亲爱。你给我的爱我已用完。
而我的爱你仍在勒索。

阳台外,秋已浓而
室内空调依然哀哀低鸣。
我坐在我的影子里
像口含一枚苦楝。

2016.9.10

唯无奈无以言表
 
这一年的酷暑被神拉长到
中秋之后。我
深陷其中无以自拔。
 
而命运悲哀的双腿颤抖
如泛滥的燥热不知疲倦
奔跑。奔跑。
 
2016.9.25

她说

她说,她能活成妖精。
我不信。
但我看见
她额头的沟壑淹没了智慧之巅。
鼻梁上的川字
静静流淌,濡湿中年。
残缺的牙齿不为人知
潜伏唇内俱无声色。
这分明是妖精的画像
唯半头白发被化学重塑漆黑
唯命
延伸在空洞的密林
切切骄傲。

2016.10.27

失眠

我扛着巨大的头颅
空空。在夜翼里寻找一豆火苗。
我知道,这多么
无用。我不会找到任何
蛛丝马迹。

在我生命里有多少次
遇见鬼?让我着魔让我漂泊只任那
黑夜永远照亮我的无望。

我是黑暗的神
贴在痛苦的床沿上等黎明。

2016-11-09

那天

有人往我耳朵里钉竹签
疼痛醒来。
有人削指甲,挑选
粘贴成窗花却无处粘贴

2016-09-29
 
 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我沉醉卑微
心如枯叶被时光碾碎成尘。你
赐我的欢颜
我无法言说。你给我的伤痛
一再复发。

我知道是毒。我为我
的唇麻木而麻木,而沉默,而伤心。
为卑微而卑微。
现在,有人说铲除它,拿出勇气!

哦上帝。这烟雨茫茫
这幽幽人海——

2016-09-08

十月并十一月

刹那。这世界失去颜色
仿佛突然曝光的底片。

满大街哮喘的车流
拥堵在空旷的落叶上。
包括商苑街嘶哑的叫卖
“伍元一件”
“全场伍元”。它们齐心
制造喧嚣的寂静。
是的,寂静
以至我对万物的感知刹那丧失

连同诗。你残存的
温情。魔鬼燃起火苗。
我揉了揉眼
再揉揉。如此反复着。

而眼前,万物依然不着一点
妖娆依然,平淡如铁的叮当

2016-12-04

最近

最近。我出版了一本书
在我心里。
我心底的墓穴深处。
无人看到
它灰色的封面上长着白天鹅的喙,
鹰的羽翼。
不,这让我不舒服
(尽管无人阅读)。
我希望它是一片
无际的沙漠。

但它还是安卧于心的好,
免得灵魂私奔。
像我无法言喻的痛苦深藏。

2016-12-04


失语者

她闭上眼想了很久很久
也找不到一个安全可靠的人。
真悲哀,悲哀到无人倾诉!

她忽然明白了什么叫
孤家寡人。没有比此更可怕的了,
没有。她很累,累到
不想再寻找可以说话的人
即使找到也不想开口。
孤独在内心饱满。

这就是生。是活。认了吧
她在心里安慰自己。慢慢的
直到有一天她变成哑巴。
哦,我说的是我——

2016-12-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