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杂咏(12首)

◎一树



花开的时候

花开了
可以是少女,也可以是少男。
忽然的薄衫脱落
忽然的墨镜撑起。
当然,心情不爽时
还会将尤物上架——
发间桃花红,打折
墙角丁香紫,停售……
美,也有少量等外品
在性成熟的季节
开过一次
再开,是一件很辛苦的事。

2021-3-25


黄河

一个人走着走着,就弯了,浑了,脏了……
穷尽一生无非是,一边笑,一边哭;一边挖,一边埋。
岸边,生出的野花野草野树野鸟,构成一个湿鞋人的野史,墓志,或最低革命纲领。

2021-3-21



拴马槐
——封丘陈桥驿参观小记

一棵土槐
用铁支着,用水泥包着
用石马偎着
用千年的大宋亡灵,陪着。
真龙天子是虚构的
王侯将相有种,是二次虚构。
我乃一介草民
想再三虚构的是
借一匹脱缰的乡间草驴
替我驼起一树无姓氏的槐花
和满河
披着月光与星辉的浪里白条。

2021-3-21



修真记

春天开课了——
柳芽在念绿
念着念着,就成了少年手中的纸蛋儿。
桃花在念红
念着念着,就成了少女腮边的胭脂。
梨花在念白
念着念着,就成了娘亲鬓上的初雪。
而我在念五彩斑斓的错觉
念着念着,草长高了,鹰飞远了,梦,熟透了。

2021-3-18



荡漾

春水一波三折处
小东风醉了
桃十三与柳十九在互抛媚眼。
一粒鸟鸣,沾上了花汁
就是一枚粉弹,射中谁
谁的丹田就会生出大片青草
草尖上,就会摇落一个又一个
心率紊乱的良宵,和坏蛋。

2021-3-7



线那边

慈悲的
请将那些被我踩踏已久的
旧偏旁,旧部首
——那些冷宫里的错误标本
一一捂热,还原成
眼框中滚烫的泪珠儿
喔,暖阳下
我辛丑初春的复考官大人已
在这厢
向着我的沉鱼,我的落雁,我晚熟的去日
深深地,致歉了!

2021-3-6



野望

大雪纷飞,弄小了
无垠之江山——
挖坑的兀自挖坑
筑塔的兀自筑塔
富煮鹤与雁
穷蒸荠荠菜与面条棵儿
浊酒如迷面
晴日似迷底
雪泥一抔
掩藏了某千古醉人的遗址。

2021-3-2



终南山的鸟儿

游手,好闲
食草籽,食露水,食风,食气。
有道号,有佛号
无哀号。
喔,这貌似营养不良的身外之物
形只,影单,我见忧怜。
鸟儿合十,笑曰:关你鸟事?!

2021-2-20



妆未破

东风弱
无力为一个时代卸妆。
她曾发愿
从大雪中萃取白
从长夜中过滤黑。
如今
正从楚楚的衣冠中窥望
嗷嗷的禽兽。

2021-2-8



八段锦

气沉丹田——
从肉体到灵魂
再从灵魂到肉体。
未做的,是七段。
正在做的,是八段。
做过还想做的,是九段。
我们与我,你们与你
永远差那么一段,小小的锦程。

2021-1-30



走在盲道上

须闲日
走在盲道上
披着独裁的新衣
你不看我
我也不看你
走累了
吐一两声低分贝的鸟语

前途是朦胧的
道路是笔直的
路虎野马猎豹是
跟班的。

2021-1-12



樱花叙事
——再访苗源农林樱花园小记

春风行十里——
一里小学
一里海棠正眠
一里消防站
一里梅花欲燃
一里看守所
一里玉兰歪斜
……
最后一里
才看见满园翘首的樱花——
第一朵,是北京红樱
她的红,早熟
放下架子
褪尽了皇城傲气与政治嫌疑。
第二朵,是山中白樱
她的白,清澈
如一位素面的村姑。
第三朵是染井吉野晚樱
她的晚,矜持
恍若怀中,揣着一座浅草寺。
第四朵,是穿着汉服的少女
一脸虔诚,在敬花神
仿佛在敬自己
香未消玉未陨的前世或来生。
酒过三巡,园主苗老板遥指
花丛中那座四面空空的小楼
美其名曰,听花轩——
我的理解是,春风走累了
恰好听见坐完台的樱花正伸着懒腰打着哈欠……

2021-3-15



一树,本名徐向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诗歌学会理事,新乡市诗歌学会副会长,鲁迅文学院河南研修班学员。著有诗集《与草木同居》《闲花落》《南山》等。现居河南长垣。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