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中旬诗作

◎巴枣



席梦思

家属院邻居家
换了床席梦思
旧的抬下楼时
男的打算
再走几步
扔到马路边去
让环卫车拉走
女的不同意
“我们院里
又不是没环卫工
我们给抬出去了
他干什么去”
她口中的
家属院环卫工
实际是门卫师傅
他一人身兼两职

2021/03/11


菜苔

妻子买回的菜苔
一看就来气了
一把菜苔
差不多有一半儿
都是掐了顶的
“你知不知道
这都是开过花的
人家卖之前
把顶上的花
全都掐掉了
这些老菜苔
根本没法儿吃”
妻子一脸诧异
“你咋一眼
就看出来了”
你说呢
我家是菜农
这种事儿
以前没少干过

2021/03/11


少年

40多年前
远房堂姐夫
来二伯母家提亲
本族的孩子们
都去看热闹
每人得到
三两个糖果
唯独我没去
二叔催我
我说我才不会
为了两颗糖果
去丢人呢
二叔问
怎么就丢人了
但我没告诉他
那时
已到五月中旬
该是穿衬衣的时候
我身上却穿着一件
穿褪色的小外套
还是那种
手工做的布扣

2021/03/11


情书

社区卫生室门口
3张木质长椅
一字儿排开
3个老年人
2个小孩儿
坐在上面
边打点滴
边晒太阳
医生坐在旁边
低头玩她的手机
骑车打旁边走过时
猛然觉得
这场景好熟啊
哦,想起来了
那是我读小学一年级时
金老师当兵的男友来信了
安排好我们自习后
她拆开信封
捧着情书
美滋滋看着

2021/03/11


舅舅舅妈的墓室

舅舅舅妈的墓室
紧挨在一起
一样的制式
骨灰盒
也一模一样
舅舅去年5月20日去世
舅妈今年2月25日去世
前后相差9个月
舅妈下葬时
我曾想
两位老人团聚后
会不会住一起去
腾出一间房来
一半儿做厨房
一半儿做客厅
他们在那边
也要待客啊

2021/03/11


长寿眉

给父亲剃成光头后
他长长的眉毛
显得异常突兀
心说
太难看了
我手中的剪刀
不由自主伸了过去
剪掉吧
父亲已经痴呆成这样儿
就算剪去他的寿数
也未必是坏事

2021/03/11


剔牙

中午烧了盘
腊鱼块儿
饭后漱口
卡在牙缝里的
鱼肉丝儿
跟一条条小鱼儿
躲在岸边石缝里似的
不肯出来
不得不拿牙签来剔
于是一边剔一边想
这多像小时候
拿根竹棍儿
往石缝里捅
把鱼儿赶出来呀

2021/03/11


爬慢了

下班回家
在家属院遇到
妻子学校前校长老J
与学校教导处刘主任
相谈甚欢
饭桌上
跟妻子说起
她一脸不屑
“早就不存在
什么刘主任
J校长一走
他就跟我们一样
变成平头百姓了
他俩是老乡
当初往上爬慢了
如果J校长在任时
他能爬到副校级
新来的校长
就不能
把他怎么样”

2021/03/11


早起的鸟儿

早上6点多
从父母家出来
沿路看到早起的人
开三轮车拖菜卖的菜农
拉着板车清扫路上垃圾的环卫工
背着书包骑自行车去上学的中学生
下夜班骑电动车回家的工人
拎着蛇皮袋捡废品的老人
等着开张的早餐摊主
到家属院门口
遇到去学校
上早自习的妻子

2021/03/11


细雨

昨夜留在家
照护父亲
6点半出门时
天上飘着细雨
正要伸手拿起
车篓里的雨伞
突然听到母亲
在身后问我
雨还在下没
边说没有
边跨上自行车
直到骑出小区
才停下来
把雨伞撑开

2021/03/11


回避

母亲正给父亲
换纸尿裤
没想
远房小堂哥两口子
推开虚掩的门进去了
两人站在门口
愣了下
转身出来
转了一圈
才进去
他们听说父亲
这两天一直没起床
特意来看看
母亲告诉他们
父亲现在魔完了
啥都不知道

2021/03/11


赶考

凌晨4点14
5点16
6点18
前后三次起来
送父亲如厕
都没能如愿
推着自行车
从父母家出来
一路上
心情沮丧
仿佛一个
接连赶考3次
都没能上榜的
落魄秀才

2021/03/11



天蝎座

妻子说外孙
这个星座的人
情商高
以后长大了
指定是个
哄娘哄老子的人
女儿说
可不是吗
才3个多月大
就知道哭的时候
眼睛半睁着观察
根据我们的反应
调整哭声

2021/03/12


饺子

早上
妻子把地菜和千张
剁成细末装进盆里
打了两个鸡蛋进去
又加入两勺面粉
搅合好后
摊出两张软饼
我随口问了声
“咋不包饺子吃呢”
“要吃饺子还不容易
你自个儿做呀”
“我不是不会吗”
“哼!
不会还想吃饺子
你这就跟中国
生产不了芯片样
得看美国人脸色
人家高兴了好说
不高兴
你就拉倒吧”

2021/03/12


老姑娘

10多年前
小姨子
送妻子一瓶
包装精美的
细支洋酒
舍不得随便喝
总想挑个时候
两人细品
没想时间一久
酒柜里搁忘了
今日中午
谈起昨日漏过
结婚29周年纪念日
又想起这瓶洋酒来
拿出来一看
瓶口已长出
几块霉斑
妻子说
好比有些人家
给女儿找女婿
挑啊选啊
最终把她
耽搁成了
老姑娘

2021/03/12


植树节的下午

人在路边栽树
我在电脑上
种诗

2021/03/12


倒U

中午回父母家
父亲一个人在客厅
看他坐在木沙发上
弯下腰
脑壳都快杵地上
仿佛一个倒写的U
以为他在捣鼓鞋子
便大喊了声“爸爸”
见父亲没答应
赶紧上前
把他扶起
这才发现
父亲在打瞌睡
母亲担心他摔倒
用绳子将他拦腰
系在沙发上

2021/03/12


成就感

母亲上午打电话
说社区工作人员
到家里要父亲的
社保卡和身份证
中午送回去
总感觉
为这点事儿
特意赶回来
有点儿不值得
忽然想起
可以送父亲上趟厕所
母亲说两个小时前
才换的纸尿裤
应该没尿
我不信
坚持把父亲
扶进了厕所
哈哈
果然如我所料
逮着一泡尿了

2021/03/12


不忌口

读完某公众号
编发的
一组口语诗
底下看到条提示
“喜欢此内容的人还喜欢”
下面紧跟着3条链接
逐一点开看了看
一个是假大空的抒情诗
一个是胡言乱语的伪现代诗
还有一个是古诗

2021/03/12


马裤呢冬装

父亲身上穿的
是20多年前
单位组织
统一换装
我给他的
一件旧制式
马裤呢冬装
虽说一直在穿
但看上去
依旧好好的
母亲说
你爸很喜欢
这件衣服
等哪天他走了
就烧给他带走
让他到那边儿
接着穿

2021/03/12


想想这都不是最糟糕的

晚上
帮父亲洗漱
他把牙刷
咬得死死的
让他张开嘴巴
他已经听不懂
我在说什么
勉强漱完了
让他含水漱口
叮嘱他别吞下
谁知他
喝一口
吞一口
把一碗水
生生喝下去了
连同他口里的
牙膏沫子

2021/03/12


姨表弟

姨表弟媳
迷上赌博
输掉4套房子
还欠下几十万高利贷
一家人都不知去向
春节那天
表弟给父母拜年
带来两瓶杜康酒
一直搁在客厅地上
母亲让我啥时喝掉
小妹说
“哥你别喝
先留着
哪天遇到合适的人
逮着机会送出去
就他现在家庭情况
肯定不会买啥好酒”
我掏出手机
扫了扫条码
168.0元/瓶

2021/03/12


纪念

昨日是我和妻子
结婚29周年纪念日
晚上临睡才猛然想起
我们很久没那个
看她有点儿那意思
我说刚打完新冠疫苗
医生建议休息一个月
她说好吧早点儿睡
等明年30周年
再好好纪念一下

2021/03/12



引水

父亲现在吃饭
已经很困难了
把他搀到桌边坐下
将菜夹到碗里
搁在他跟前
都不知道吃
我夹了块肉
喂到他嘴里
然后把筷子
交到他右手里
再把饭碗搁到
他左手上端着
这会儿他才知道
用筷子
往嘴里扒饭
母亲笑着说
跟过去抽水机
启动之前
先得灌引水样

2021/03/13


菩萨显灵

母亲足弓
忽然疼起来
她思来想去
找到了原因
去了趟小妹家
小妹公婆当年
出车祸走时
就是右脚
扎掉了4个脚趾
母亲催促小妹
到菩萨面前
磕头祈求的工夫
我骑车去药店
买了盒布洛芬
回家逼着母亲
吃了一颗
果然
2个小时后
母亲说
菩萨显灵了

2021/03/13


人靠衣装

今儿上午
帮父亲
理了头发
剃了胡子
午饭过后
搀扶着父亲
在门前屋后散步
遇到邻居万老太
她说父亲气色
比昨儿强多了
回来说给母亲听
母亲笑着说
“才隔了一夜
能有几大变化啊
人靠衣装”

2021/03/13


沙糖桔

剥了个沙糖桔
一瓣一瓣儿
喂给父亲吃
吃了几瓣后
父亲突然说
“你吃点儿呀”
我哄父亲说
“国家规定的
只能给您吃”
“你吃点儿就咋了
难道会肚子痛吗”

2021/03/13


外来户

父母周围开发了
不少小产权房
买房的
都来自偏远乡村
我们本地人
习惯称他们
外来户
一般用不了多久
他们就跟本地人
混熟了
今儿搀扶着父亲
围着房子散步
几个妇女
主动搭讪起来
一个说
“哟叻
这老头出来了
听说躺了好几天”
另一个说
“这是他大儿子
是个孝子呢”
我赶紧说
“谈不上孝子
都是应该的”
哦,下次遇到
我们就是熟人了

2021/03/13


抗日神剧

一向瞧不上
但自从知道
它们代替我
陪着父母亲
度过一个又一个
孤寂的日子之后
我就把它们
当做兄弟样
看待了

2021/03/13




母亲出屋外
走了一圈儿
回来一见我就说
可能闯到鬼了
我右脚
刚才还好好的
现在突然
痛起来了

2021/03/13


打瞌睡

午饭过后
父亲坐下不久
便开始打瞌睡
担心他摔倒地上
母亲用一根绳子
将其绑在
木沙发上
忽然想起
小时候
家里母鸡不生蛋
闹着抱窝时
母亲把它眼睛蒙上
放在一根绳子上站着
一打瞌睡就会栽下来
让它没法儿
进入睡眠状态

2021/03/13


不听话

送父亲如厕
蹲了半天
也没拉出来
问父亲有没拉的
(明知道白问)
父亲呵呵笑道
“它不听我的话
躲着不愿出来”
当时直想笑
过后一想
是呀
父亲一点儿
都没说错
痴呆快两年了
他已无法控制
大小便意

2021/03/13


一尿难求

父亲连续
7个小时
没撒尿
2小时里
接连4次
送他如厕
最终还是
没能让他
撒出来

2021/03/13



手机定位

陪父母
坐在门口聊天
一个快递小哥
突然停下来
心里不免纳闷儿
父母又不会网购
忍不住问他
“谁的快递”
“58号的”
“58号在前排”
“我手机定位
是在这儿”
他起抬头
看了眼门牌号
把车开走了

2021/03/14


二月初二

全市最好的
一家宾馆的
外墙上
还在滚动字幕
“祝全市人民
心想事成
新年快乐”
记得祖母在世时
曾讲过一句老古话
“二月青草起
正是拜年时”

2021/03/14


马戏团

某民间歌舞团的
一辆宣传车
打门前走过
母亲说
“这些人真聪明
把车后拴着匹马
让人一看就知道
他们是马戏团的”

2021/03/14


无题

昨天
母亲足弓
突然痛得
走不了路
不仅不能服侍父亲了
自个儿还需要人服侍
小妹之前服侍父亲
也把腰扭伤了
“接下来怎么办咯”
看小妹忧心忡忡
大妹也一筹莫展
我作为老大站出来
“没事儿
我先请一个星期假
实在不行再延假”
母亲今儿追吃
一颗布洛芬后
足弓不疼了
立马跟我说
“你不要请假了
明儿好好上班去
免得别人说闲话
说你在单位上
倚老卖老”

2021/03/14


无题

父亲老年痴呆
已经进入
生活完全不能自理阶段
母亲也开始关注起
这类病人的
存活时间
母亲说
最短的
也就半年
最长的
能达10几年
随即
母亲长叹了一声
唉——

2021/03/14


有感

《新世纪诗典》
第10季选稿结束
我定格在
3首诗入选
终究没能
再前进一步
心中遗憾
自不必说
但庆幸的是
这两年多来
我从没放弃
仿佛一个脱离
大部队的士兵
哪怕孤身一人
却仍然坚持
呆在深山老林里
打着游击
写出了
近两万首诗

2021/03/14


瞌睡虫爬上身

下午
父亲打起瞌睡来
担心他睡足后
夜里又闹腾
让我和母亲睡不好
于是用尽各种办法
想赶走他瞌睡
聊天
喂食
拍他手掌
帮他拉伸两腿筋骨
搀扶他到屋外散步
父亲一直都没
睁开眼睛
不禁想起
小时候
父亲帮我
洗脸洗屁股洗脚
然后抱起我上床
整个过程中
我眼睛
也没睁开过

2021/03/14


兴奋过度

中午习惯了睡午觉
可今儿怎么也睡不着
就因为午饭过后
送父亲如厕
在母亲的配合下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才帮他排出
积攒了
一个星期的宿便
太他妈兴奋了

2021/03/14


万福

晚上要留下来
帮忙照护父亲
母亲坚决不让
“儿啊
你们身体健康
一个个好好的
就是妈的万福
我和你爸
都这大把年纪
又不是死不过”

2021/03/14


铁匠父亲

搀扶着父亲散步
让他腿站直了
小心摔倒
父亲呵呵一笑
“不是吹牛皮
我是个铁匠
摔不死”
母亲怼他道
“说你痴呆完了
你又晓得一点儿
说你晓得一点儿
又听不懂我们意思
还不如一下子
摔死掉算了”

2021/03/14



陪父亲散步

搀着痴呆的父亲
在小区里散步
遇到一个老哥
和一个中年女人
老哥问我
“这是铁匠师傅吧”
“是的”
“你是……”
“我是他大儿子”
他转头跟那女人说
“你不知道
铁匠师傅的手艺
那是远近闻名
他以前高多了
不像现在这样
弯腰驼背的
锤子打下去
砧子就一揌
那时
我们家的铁用具
都是他打的”
父亲没听明白
望着那人
一阵傻笑

2021/03/15


菜刀的威力

父母邻居周婶
自打她老伴朱叔
突发心脏病走后
后人们就不让她
再干活儿
要她享几天清福
周婶转身到厨房
拿出一把菜刀
“你们把刀拿去
将我手脚
都剁掉吧
好手好脚的
不让我做事
那还不如
让我死掉”
一群后人
全都蔫了
再没人阻止她

2021/03/15


纸老虎

会议有人迟到
一把手大发雷霆
显然气得有点儿
语无伦次了
“下次再有人迟到
别怪我不客气
说我事先
没跟你们打招呼
以后无论是谁
一律给予处分”
忽然想起
上个月底
他发脾气
说从这个月起
要把机关考勤
每周公布一次
已经两周过去
这事儿
还不见动静

2021/03/15


会议通知

开会时间到了
还有好几个人没来
一把手气得捶桌子
安排人电话询问时
几个人都说
没接到会议通知
一把手复问办公室
“你们咋通知的会议”
办公室副主任说
“微信群里发的”
“你没打电话通知吗”
“我看您微信上跟我讲的
我就顺便在微信上
通知大家了”
一把手的气儿
顿时消了一大半儿
“以后所有会议
一律电话通知到个人”

2021/03/15


相由心生

晚上从外面回来
走进家属院
遇到5个女同胞
在绕圈儿散步
便打了个招呼
“你们好”
走在最前面的张丑女没吭声
走在最后面的孙美女
应了我一句
“才回啊”
这5个人中
只有她俩我认识

2021/03/15


还不如是个孤儿

老家村里
有个家庭
夫妻俩
先天智障
没想
生了个儿子
后来考上了
武汉大学
更没想到
这孩子毕业后
一直找不到
合适工作
知道问题
出在他性格上
周围人都叹息

他爸妈活着
还不如死了
那样
他4个叔伯中
随便哪一个
出面来抚养
他都不会变成
现在这个样子

2021/03/15


释然

唐代殷璠编选的
《河岳英灵集》
乃现存的
唐人选唐诗中
最重要的一个选本
想到杜甫都没能入选
我便释然了
世上再多选本
有没人选我的诗
都无所谓
自己写得开心就好
何况咱又不是什么鸟诗人
不过是一个货真价实的
诗歌爱好者而已

2021/03/15


修锁

单位请来个锁匠
挨个儿检修门锁
到对门老项那儿
他断然拒绝了
“我这儿
就免了吧
再有几个月
我就退休了
这间办公室
还不知道
有没人用呢”
然后
他看着我
一直笑啊笑的

我也向组织
递交了
退二线的
申请报告

2021/03/15


冯婶

昨日偶然遇到
老家旧邻冯婶
叫她婶
是因为她婆家
解放前一直
租住我们家
形成了辈分关系
她实际就大我6岁
1980年代初
嫁到邻居家
一口气
生了5个女儿
和1个儿子
整个人
就成了一部生育机器
看着异常憔悴
这些年
孩子们先后成家
土地也被征用了
闲了几年
身子日渐丰润起来
身上的女人味儿
倒远胜年轻时

2021/03/15


天气预报

3月16日
小雨
19°C
3月17日
小雨
16°C
3月18日
小雨
15°C
3月19日
大雨
10°C
3月20日
小雨
12°C
以上
都好理解
我不理解的是
3月21日
小雨
18°C
又没出太阳
气温咋就
升起来了

2021/03/15


一只蜜蜂

坐在大门口
陪父亲说话儿
实际上
我没说什么
任由痴呆的父亲
一个人滔滔不绝
在那儿胡言乱语
这时
一只蜜蜂
飞了过来
它在我面前
绕了一圈儿后
飞到墙壁跟前
上下搜寻

它再也不可能
回到我小时候
找到一面土墙
在上面抠出
一个小洞儿
然后
收起翅膀
慢慢爬进去

2021/03/15



加班

早上清扫过的路面
还不到中午
又是厚厚一层落叶
好在下午2点左右
风终于歇下来了
地上的落叶
再度打扫干净后
在承包路面交界处
两个环卫工也歇下来
一起坐在马路牙子上
捧着杯子喝水聊天
我在想
如果不是风
让他们加的这个班
而是公司领导安排的
他们多少不一
会有点儿
加班费吧

2021/03/16


车灯

下午上班
进入巷子不久
对面骑过来的
一辆破自行车
让我浑身一振

车灯
说是车灯
实际就是
在车前篓的当面儿
用螺丝拧着张光盘
骑车的男人我认识
他会修自行车
但不是专业那种
只是每年春节期间
在巷子口街边
摆几天摊儿
擦肩而过后
回头又看了一眼
他背影
我操
车后面
照前面那样儿
还装着盏尾灯

2021/03/16


关于桃花的对话

“今儿风好大啊
我看别处的桃花
都被风吹掉了
只有院门口
靠院墙的
那几棵
都还好好的
我早上仔细瞅了瞅
地上一个花瓣儿
都没有”
“我没留意呢
为什么
那儿避风吗”
“不是
是这几棵桃花
才刚开放
生命力旺盛
每年冬天冻死的
都是年纪大的人
从没有小孩儿
跟这一个理儿”

2021/03/16


大城市与小城市的区别

放心不下父亲
上午从单位
提前开溜
骑车25分钟赶回去
给他换纸尿裤
母亲看我回来
一脸诧异
“儿啊
你每天晚上回来就算了
咋中午又跑回来呢
来回骑车个把小时
多累啊”
“没事儿
这距离
放在大城市
算不了个啥”
“大城市是大城市的说法
我们这儿不是小城市吗”
“大城市也好
小城市也好
距离总归那么远
它又不会改变”
“但心里想着
它就是不一样啊”

2021/03/16


母亲动作神速

昨晚发现
父亲尾椎骨上方
有颗瓜子大小的创口
担心他卧床时间长了
长疮疔
上午提前开溜
赶回父母家
给父亲换完纸尿裤
帮他穿起到客厅坐下
转身拿上他尿湿的内裤
去厕所清洗
母亲这时走过来说
“饭菜已经做好了”
“我不在这儿吃”
“那怎么办
你要不留下吃
那菜就炒多了”
我的个老娘啊
您这是
火箭速度吗
咋这么快呢

2021/03/16


三月里的小雨

住宅楼设计
真不敢恭维
洗手间窗户
居然建在楼道里
不过我家在顶层
也就无所谓了
但有了昨儿
晚上的经历
我甚至觉得
这个设计
其实很不错
当我走到4楼时
听到西侧女邻居
边撒尿边唱歌儿
“三月里的小雨
淅沥沥沥沥沥
淅沥沥沥下个不停
山谷里的小溪
哗啦啦啦啦啦
哗啦啦啦流不停
小雨为谁飘……”
哦,她都没有
听到我脚步声
如果驻足那儿
还可继续听下去

2021/03/16


踢踏舞

女儿发来视频
刚满4个月的
小外孙
斜靠在沙发上
两只脚不停地
搓来搓去
女儿跟了一条消息
“婴儿模式的踢踏舞”
哦,对不起
我的女儿和外孙
我得如实告诉你们
此刻我满脑子都是
一只苍蝇
在搓脚

2021/03/16


一辆电动车

住宅楼入口
一辆电动车
冲着楼梯扶手
停在那儿
将楼道一分为二
似乎不大影响出入
所以谁也没理会它
直到第4天中午
一个陌生女人
把它推走了
大家这才说
电动车推走后
楼道口敞亮多了

2021/03/16


晚饭

有一段时间了
每天下午
妻子做好晚饭
便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等我回家吃
她则啥也不吃
这让我很不好意思
很多时候
我会使出各种办法
让她少吃一点点
哪怕就一箸菜

2021/03/16


摸底考试

昨夜梦见
大一时给我们
上高等数学的
方毅老师
很自然地
回想起
入学后
第一次课堂上
搞的摸底考试
成绩出来后
我羞愧难当
100分试卷
才考了62分
但很快
又转羞为喜
方毅老师说
两个班
60个人
只有两个人及格
我是第二名

2021/03/16


父亲卧床

父亲痴呆症
越来越严重
我不在家时
只能卧床
担心长疮
母亲只得
跪在床上
替他翻身
晚上回家后
母亲学给我听
“唉!就跟过去
在生产队时候
谷草头淋了雨
要不停地
翻边儿晒样
每隔个把小时
就帮他翻一次”

2021/03/16



白萝卜

帮母亲去超市
买回一根白萝卜
回家才发现
萝卜腰上
有道腐烂的裂痕
看我有点儿愧疚
母亲呵呵一笑
“待会儿
你少吃一口”

2021/03/17


菜农

在郊区
一个老菜农
拿着把铁锹
在翻一块
刚收完的
包菜地
看他
将菜蔸和菜叶
仔细买进土里
我的心
猛地一热

这个动作
太像我父亲

2021/03/17


腰疼

连着两天
骑车5公里
回去照护父亲
没想
腰就受不了
开始隐隐作疼
唉,想想父亲
在我这个年龄
还在挥着铁锤
一锤一锤地
砸向砧子
砸出
一把把镰刀
一把把菜刀
一把把锄头
一把把钯子
一把把锅铲
一把把
钞票

2021/03/17


师傅

这年头
已经很少有人
用板车拉货了
但说来也奇怪
在医院门前的
那段坡路上
我却好几次遇到
用板车拉菜的
一位老哥哥
今儿跟在后面
帮他推了一把
他向我道谢时
喊了我一声师傅
令我回味了半天
师傅这个词
现在也很少
有人用了
搁在以前
曾经专指
有手艺的人
心说
别的咱不会
倒是写诗还行

2021/03/17


买粪

小时候
我老家那片儿
还是粮田菜地
打我记事时候起
直到1980年代末
无论是大集体
还是包产到户
我们都跟
城里住户
签订口头协议
买他们的粪便
拿来种庄稼
开始每月5毛
后来涨到1块
到年底了
还得带点儿农产品
好跟主家续订合同
说起这事儿
侄儿大惑不解
为什么
帮忙他们掏粪
他们不给工钱
反倒给钱他们

2021/03/17


父母双全

上午11点
提前开溜
匆匆忙忙赶回父母家
把父亲从床上穿起来
抱他上完厕所
接着喂他中午饭
小妹在旁边劝我
“爸爸就这样儿
早晚都是要走的
你也50好几的人
如果把你累垮了
怎么划得来”
懒得与她争辩
心里却说
咋就划不来呢
只要两个老人还在
我们就是
父母双全的人

2021/03/17


阅文

办公室文秘
送来阅文夹
草草翻了两下
签完名
猛然发现
一把手落款时间
穿越到了明天
其他班子成员
也保持队形
跟在后面穿越
于是
我大笔一挥
将这帮家伙
全给拉了回来

2021/03/17


程序

年前决定辞职
回家照护父亲
一晃快俩月
还没批下来
父亲身体
急转直下
已经等不得
今日一上班
就给领导打电话
询问我的事儿
研究好了没有
“新的岗位设置
马上就要批下来
这次调整领导职数时
会全面推行职级并行
可以让你享受
上一个级别的
生活待遇
然后退出实职”
“待遇好坏
对我来说
已不重要
只求快点儿”
“那也得按程序
一步步走下来”

2021/03/17


给父亲算命

这几天
父亲身体
突然加速衰萎
一个星期前
还能扶着他
走上几百米
昨日已经站不住了
网上求了支关帝签
签语诗曰
“喜鹊檐前报好音,
知君千里欲归心;
绣帏重结鸳鸯带,
叶落霜飞寒色侵。”
心里咯噔了一下
莫非父亲大限
就在秋天吗
继续往下看
先人的占验
“一人妻子
深秋抱病
占此
其妻遂亡
第三句之应
直如面告也”

2021/03/17


再给父亲算命

给父亲求的关帝签
让人心里有点膈应
知道不可反复求签
找到另外一种
算命方法
——称骨算命
填上父亲生辰八字
测得的结果是
“寿元八十三
卒于三月之中”

父亲还能再活两年
我们还能对着他
笑嘻嘻地
喊上两年的爸爸
哪怕他光知道答应
并不知道
我们是他的子女

2021/03/17


两块牌子

北郊大转盘东边
一家门店左右
挂着两块牌子
“市长跑爱好者协会”
“精品蓄电池专营店”

2021/03/17


天庭饱满

巷子里
两个中年女人
相遇后打招呼
“我一看就知道
你今天打麻将
赢了钱”
“你咋知道”
“看你面相
天庭饱满”
“哈哈哈”
“哈哈哈”

2021/03/17



嘉宾主持

一档再婚
电视节目
嘉宾主持
问前来找朋友的女人
“你们当初为啥离婚”
“两地分居
时间长了
交流太少
他心中没我”
“这年头
外面诱惑太多”
“可能是吧”
“他外面有人吗”
“这就不知道了”
“他再婚了吗”
“没有”
“你们离了多久”
“整整10年”
“哦……”

2021/03/18


土鸡蛋

菜市场买菜
听到个买菜的中年女人
跟卖鸡蛋的老头扯皮
“老头
你咋糊弄人呢
我上次在你这儿买的
20个土鸡蛋里面
有几个洋鸡蛋”
“这位大姐
你说话要有根据
我卖的
都是正儿八经的土鸡蛋”
“那你告诉我
为什么
那几个蛋黄
不是红的
跟洋鸡蛋一模一样”
“不是所有土鸡蛋
蛋黄都是红的
好比我们中国人
有人生得白
有人生得黑
你总不能
说他是白人
说他是黑人吧”

2021/03/18


咋暖还寒

早上西装出门
中午回到家
头一件事儿
就是脱去西服
换上件轻薄羽绒服

2021/03/18


两头赚

最近
看手机天气预报
发现每天白昼
日出提前1分钟
日落推迟1分钟
一下联想到
小时候
跟着父亲卖菜
经常看到菜贩子
买进时
偷偷用脚尖
在菜篮子底下托着
到卖出时
在菜篮子底下
系上一根细绳
用脚死死踩住
两头赚

2021/03/18


两根排骨

母亲早上出门
打算去超市
买两根排骨
遇到弟妹往店里去
弟妹嫌母亲走路慢
让她别去了
还是留在家看护父亲
她去买了排骨送回
母亲回到家
冲着父亲说
你看看后人们
对我们多好啊
你要不得
这个鬼怪病
(老年痴呆)
跟我一起
好好过几年
周围人
谁不羡慕哟

2021/03/18


儿时伙伴

小妹夫的
儿时伙伴
从上海回来
饭桌上
小妹试探着问他
能不能把小妹夫
也带去上海做事
那人赶紧说
上海的工作
太难找了
他还是求人
才留下来的
然后
匆匆喝了几杯酒
便起身告辞
小妹跟妹夫说
你瞧他那样儿
明摆着不愿帮忙
什么朋友嘛
一下子
就让人看穿了
他还真以为
谁要赖上他呢
这种人
趁早断了来往

2021/03/18


母亲心细

傍晚赶回家
送父亲如厕
听到母亲
在身后跟小妹说
你哥急赶急赶跑回来
满头都是汗
他现在一门心思
都扑在你爸身上
回来的时间
越来越提前了
以前
都是6点半到屋
现在6点10几分
就回来了
肯定还没下班
就提前开溜了
时间长了
他单位的人
背后肯定要议论

2021/03/18


诗歌公众号之一种

放眼朋友圈
每人选一首
无论好坏
大家都是朋友嘛
想想
也无可厚非
这不就是
另一种形式的
诗会吗

2021/03/18


诗歌公众号之另一种

对外号称
选诗论质
不论诗人
名气大小
但只要你
跟读几期
就会发现
某个诗人
期期不落

2021/03/18


卖破烂

一大早上
家属院里就响起
收破烂的吆喝声
不禁想起
小时候
每次收破烂的过来
问我有没破烂卖时
我都撒谎说
没有
他们不知道
我宁肯把破烂
偷偷攒着
然后步行6里路去城里
卖给废旧回收公司
因为每斤可多卖
5分钱

2021/03/18


职中男生

路过职中门口
听到俩男生对话
“咦哟
你这头剪得不错啊”
“不是吹
我剪头
都是50块钱起步
哪次都剪得不差
这次花了80”
扭头看了下
那男生的发型
没看出啥花样来
也就是看着舒服
心说
他父亲理发
指定跟我样
10块钱封顶
从不考虑观感吧

2021/03/18



买与吃

每年我都告诉妻子
“来年这个季节
最好不要买鱼吃
尤其是鲫鱼和鲤鱼
这个时候
它们要产卵”
她一次也没做到
今儿看她
又买回3斤小鲫鱼
忍不住叹了声
她也来气了
“不是想着你要吃
我才不会买呢”

2021/03/19


桃花精灵

一只薄薄的
粉红色塑料袋
从一排桃树下
忽地窜起
越飞越高
仿佛
桃花精灵
飞向天堂

2021/03/19


父亲坐上轮椅

给父亲网购的
轮椅到了
中午安装好后
把父亲扶上去坐好
推着他从客厅转到厨房
随后又去卧室兜了一圈
母亲跟在后面
笑着对父亲说
“你看
国家现在对你多好”
父亲对1960年代初
国民经济调整
把他从城里
赶回乡下
一直耿耿于怀

2021/03/19


欢喜之时

送痴呆的
父亲如厕
每次只要
看到他龟头
一点点伸长
心里便一喜
“有了!”

2021/03/19


庸人自扰

晚上9点刚过
便睡下了
11点20起夜
回床看了眼手机
发现美女同事J
刚发来一条QQ
便回了她
躺下一想
她不会以为我
一直抱着手机吧
我操
一个激灵
瞌睡没了

2021/03/19


工头

前段时间
护城河整治
河床尚未铲平
施工队便撤走了
之后每次到窗前
放松眼皮子
看着坑坑洼洼的河床
我心里面就来气
没想
昨日一场大雨
把河床铲得
平平整整
看来
工头的脑袋瓜子
就是比咱平常人的
好使

2021/03/19


累赘

大妹在微信上
给我发来消息
“哥,我知道
您为了爸爸
想提前退下来
看爸爸的光景
不会很久的
建议您
能请假就先请假
我们轮流照顾
我尽量晚上
回去帮着妈妈照顾
您白天有时间就回去
没时间就算啦
爸爸已然这样了
不要把他
当成累赘
我们尽力而为”

2021/03/19


及时雨

晚饭过后
妻子劝我
“天下雨呢
别回去了”
坐了会儿
见雨势
渐渐小了下来
赶紧拿起雨伞
往楼下冲
没想
刚到楼底
小妹电话
就打过来
让我别回去
晚上她和小妹夫
负责送父亲睡觉
转身上楼时
心里想着
这个电话
真是及时啊
再晚一分钟
骑上自行车
出了家属院
依我的性子
肯定不会
掉转头

2021/03/19


笔杆子

一篇写蔡元培的文章
提到4.12反革命政变
说据不完全统计
先后屠杀了30多万人
其中共产党人2.6万
剩余都是国民党左派人士
唏嘘之时
猛然想起
现已退休的某同事
一个自称笔杆子的老傻逼
但凡谁在他面前
提及蒋介石
他便说
那是一个
慈祥的老人
然后穿凿附会
给人讲上一大堆

2021/03/19


我真是个爱忘事的人

去年5月
舅舅办葬事期间
一个远房舅妈
跟我提起
30多年前
我帮她四儿子
考上大学的事儿
先是帮他联系插班
后来把我学习资料
借给他用
今年2月
在舅妈丧事上
她再次提及
我依然只能
哼哈以对
因为这事儿
在我脑子里
没留下
一丁点儿
印象

2021/03/19



开门

晚上从父母家回来
上楼的脚步声
重了些
人还在二楼转台
三楼女邻居
把门推开
探头朝我看了一眼
又把门虚掩上了

2021/03/20


人多

一对老夫妻
一个少妇
一个孩子
一家四口
过马路
少妇提醒
走前面的
老两口
“注意车子”
老妇扭转头
大声说道
“怕什么
我们这么多人
他敢撞给我看看”

2021/03/20


四世同堂

一个女人
跟一个老哥
打听老汽车站
怎么走
老哥呵呵一笑
反问那女人道
“你说的
是多老的汽车站”
“就是老汽车站嘛”
“汽车站搬迁过3次
现在是四世同堂
一个新站
三个老站
你到底问的
是哪一个呢”

2021/03/20


老板

父亲坐在轮椅上
我给拍了张照片
发到家庭群里
小妹看到后说
“如果不仔细看
还以为爸爸坐的
是老板椅呢
还别说
看着还真有点儿
像个老板”
母亲笑了
“你爸就算是
我们家的老板
他现在这个样子
也该退休了”

2021/03/20


母亲的担忧

听说我还在
跟组织申请
退二线的事儿
母亲急了
“儿啊
赶紧别退了
万一你爸今年就走了
你说你回来做啥
在这个家里
你是老大
你在单位又是领导
向来都是别人听你的
所以我为娘的不说话
就没人说你了
听我一句劝
去把报告要回来
好好上班
就说你爸身体
比以前好了些
用不着你回来照护”

2021/03/20


老小孩

父亲只要坐下来
就开始打瞌睡
如果让他
坐上轮椅
在小区里面
不停地转圈儿
他就没瞌睡了
母亲冲父亲喊起来
“你咋像个小孩子
专图新鲜劲儿呢”

2021/03/20


压力山大

推着父亲
在小区内转悠
遇到儿时玩伴
朱世联的女人
我问她
“咋没见到老朱呢”
“上外面干活儿去了”
“他比我还大一岁
该歇一歇了”
“两个儿子
都没成家呢”
“儿孙自有儿孙福嘛”
“两边老人都还在
而且上一辈的
还有十几个
他们百年过世时
也得一大笔开支呢”
是啊
别说他们当事人
听她这么一说
我都感到
压力山大

2021/03/20


客气惯了

推着父亲
在小区转悠
遇到远房小堂哥
停下来聊了会儿
跟堂哥告辞时
父亲说话了
“你忙去哈
我们慢些走”
父亲一生对人
真是客气惯了
这回
倒是对自个儿
客气了一回

2021/03/20


轮椅

推着父亲
围绕小区广场
转了一圈儿回来
母亲说
“莫推着满处转咯
别人看见了
指定要说
这个老头不瘫
哪个瘫
他瘫了
有钱买轮椅”

2021/03/20


两口子吵架

晚上说了妻子两句
便回家照护父亲
夜里两点多
她在微信上
一口气
给我发来
16条消息
都是骂我的
另外还有两条
撤销了
心说
如果睡在家里
肯定被折腾得
一夜睡不成了
不禁想起
年轻时候
祖母在世
给我的忠告
“不骂酉时妻”

2021/03/20


男怕穿靴

每次帮父亲洗脚
母亲只要在旁边
总会伸出手
按一按
父亲的
两只腿脚

2021/03/2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