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碧落 ⊙ 披雪的银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0年的诗20+1首

◎余小蛮



◎小寒


小寒一次次掠过我
这些年我
从未在意
在有生之年经过的小寒一年
一次
今天,雪花曼妙
早上天空阴沉就像
活着的每个麻木感茂盛的人
不麻木的人还在用疼痛感受活着
时间长了
时间长了只好麻木
不然这颗心每天上起下落
不然这颗心要怎样
跳下去
小寒的夜晚雪花轻轻覆盖大地
街道和大地融为一体
一床大被盖下去
再也没有界限。

2020.1.6




◎磕头机


荒野上的磕头机大多数停下来了
他们沉默,在北方冻硬的土层

他们之前过度的辛劳仿佛从未发生
扶着井架,夜深时关节发出生锈而笨重的声音

荒野上的磕头机只有少数仍在磕头
他们发着沉闷的单音

他们攻陷地壳的表面
黑色的血是黑色的黄金

迟早一切都会被遗忘
当消磨殆尽。

2020.1.10




◎吴花燕


细瘦孤伶角落里的椅子
摇摇欲坠
也愿意让人坐上歇歇
太阳花伏在大地仰着头
看天
城市呼吸
生活残酷
但阳光
属于万物众生
你在新闻里弱弱呼吸在半夜
某间病房
气若游丝
好多难过的泡沫涌出海面
海面上一朵太阳花孤零漂浮在深夜
涌出求生的眼泪
海面吞噬细瘦的骨骼和梦想
和诗。

2020.1.15




◎惊蛰


惊蛰仍有最后的犹疑
鼠年我们缩在洞里
地球生病了。
明明看到外面冰雪消融
草木见绿
虫子们都睡醒爬出洞去
后来花开了

2020.3.5




◎午后


椅子上
坐着猫和它的前生
安详的线团
空气微笑。
薛定谔说猫既死又生
他是对的
猫投在墙上的影子在此刻分离出来
不再是猫所有的可能性总和
当它疑惑
自顾转身
抖落灰尘和旧忆
当它在角落
窃窃私语
它也分离出来
不再是猫所有的可能性总和
当猫披着慵懒
守着炉灶上小心翼翼沸腾的汤锅
或蜷缩
在窗台上
在春天
某个安静午后
洞悉人生
万物
它也分离出来
不再是猫所有的可能性总和
当猫静静看我
我静静
看猫。

2020.4.16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外面的人渐渐多了
外面
像是苏醒
外面
春风浩荡
南北极两端的冰雪也在融化
雪地上的动物正在失去立足之地

2020.4.20




◎立夏


迟开的花,晚熟的人
都是被迫的
被迫经历意料之外的冷
痛楚
被迫经历一些锱铢必较
暗算
才开花
才开窍
这世间四季交替
有些委屈


2020.5.10




◎童年


长颈鹿面有忧伤
它没有童年
没有童年就没有节日因为
与生俱来的身高
童年的长颈鹿看着别人过节
自己默默地
回家去了
它默默吃了树叶和嫩枝
默默看月亮出来
又落下
长颈鹿看着很远的远方它知道
它一出生就能看到

2020.5.12



◎修仙


渡劫
功德考核
修心
散财布施
记录功德的小本本
冒险
警告
抢夺被恶魔拉走的孩子
清理门户
回应质疑
一致通过对诉求者的警告处分
经济处罚
善行积分不同
胡闹
神仙打架
义愤填膺
慈悲
善念的光辉
认真
敬畏
虔诚。

2020.5.13




◎神祇


越来越轻。我们
对旷世
进行一场折磨如一场倾盆大雨
雨后
屋檐滴水。你望着外面的青草
在窗台
慢慢打开翅膀
该起飞了

2020.5.14



◎转世的每一个我其实都是我


我们。
我是你,也包括你
其一,又是全部
我不想看到
今后的你衰老
我还站在那片树林
那是一片任意的,真实存在的
树林
你有时如此近,近到
身心合一
有时又那么远
远到隔着
重叠的每一次出生,远到
光年之外

2020.5.14




◎爱情冰块


隔开冬和夏的春天有四十九天
大概有七次
眨眼的瞬间
一眨眼雪化了
一眨眼小草钻出地面
一眨眼满树桃花开得热热闹闹
一眨眼虫子们苏醒
一眨眼燕子飞回来衔泥
一眨眼该穿半袖
一眨眼去年的冰块在可乐中复活  

2020.5.21




◎醒来后


醒来后发现天空已湛蓝
白鸽子飞向广场
去年的坚果已经发芽
街上有人散步
风已很暖
去年我告别花草钻入房屋
醒来后窗外已经
花团锦簇
满树海棠也集体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醒来后
会变好吗?

2020.5.24



◎这年初夏


雨水打在窗上
和我贴在玻璃上的脸颊相隔五毫米
皮肤和冷气
隔着柔软的衣物一毫米
脚心和大地相隔三十三米
住高层像住小山半腰间
看人很远
看天很远
看鸟在大雨中垂头低眼俯冲向下
看天空惊雷如何撕裂铅云

2020.5.24



◎相对视角


金龟子停在书页上
它安安静静
窗外的云也安安静静
这只金龟子似乎
和别的金龟子不同
它想告诉我什么?
我和别的人不同吗?
在这个安静的春天午后
心中欢喜的小兽在阳光下
跑累了
它们昏昏欲睡

2020.5.26
  



◎五月


五月的最后几天
天空
这么远,就像世界隐匿在云后
人隐匿在屋中
水隐匿在杯子里
杯壁上的刻花有不真实感
它和手指相隔
星球变成玲珑的水珠
我和水和天空
各自独立的,缓慢运动的三个事物
水后来在我的胃里
天空后来还在我的头顶上

2020.5.28




◎非虚构事件
  

写诗就是与根植于生命深处的植物邂逅
比如
米沃什的诗长出古老橡树
索德格朗诗句开着梦境般的巨大紫丁香
狄兰·托马斯和诗藏身在一片
热烈的葡萄园
写诗就是找到自己的嫩芽、荆棘
和性命花冠
邂逅不同的花草化学变化
原始森林正在前方释放出野生植物的气息

2020.6.16




◎小鱼


谁也不知道这条鱼
它是游向更大的水域还是
餐桌
谁也不知道
自己的命运:明天
先打开的是哪一扇门

2020.6.20




◎杞人


去年以为自己少见多怪
新闻让人头顶发紧
看澳洲大火烧得如铁水熔化
动物凄惨
漫天蝙蝠乱飞
末日景象
今年才知道去年真不算什么
我们的星球
在太空不过像个鸡蛋
随便一个小石块……

2020.6.22




◎南瓜车


装满南瓜的车
在无人的公路上寂寞且癫狂
装满南瓜硕大头颅的南瓜车偶尔
颠簸一下
每颗倔强又幻灭的南瓜头颅都是那辆
藏在你梦中的
南瓜车

2020.7.6




◎阳光照见悲伤


阳光照见悲伤
透明的那些悲伤像气泡
升向天空
人群挂着统一表情的面具
在吸烟
在建立关系
在玩手机
在迷茫。
阳光照见悲伤
在人群头顶的孤岛
有时婴儿也冒出悲伤的气泡缓缓升向天空
阳光照见悲伤
你看蓝天上
翻起的白浪

2016.12.18草稿
2020.12.12修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