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上旬诗作

◎巴枣



奶奶和外婆

同住一个屋檐下
共同照顾孙子
时间一长
便磕磕碰碰起来
小家伙不耐烦了
“你们要再吵下去
我就让你们
两个老女人
都给我滚走”

2021/03/01


喜爱讲话的人

新闻联播时间
电视画面
一直定格在
一个人讲话
父亲转头跟我说
“这个人
最喜爱讲话
天天出来讲”

2021/03/01


鸟儿爱吃肉

妻子养在阳台上的
3盆多肉植物
几乎就剩下根茎了
她问我
“是不是你掰掉的”
“我再无聊也不至于
去干那事儿呀”
“哦,可能是鸟儿啄掉的
上次我把腊肠晾在这儿
它们就啄过”

2021/03/01


犟驴

单位后勤科长
来办公室征求意见
打不打新冠疫苗
想到之前
听说打过之后
起不到多大作用
本想说不打
转而又想到
母亲说的
犟驴讨打
便赶紧回复
“打打打”

2021/03/01


国家真好

舅妈葬礼一结束
便匆匆忙忙赶回家
送父亲上厕所小解
果然逮了个正着
我夸父亲
“屙了好大一泡尿啊”
父亲笑着问我
“国家有奖励吗”
哦,都是我不好
之前为哄父亲
配合我照护
我把所有
对他做的好事儿
都归在国家身上
“当然有啊”
“国家真好”

2021/03/01


藏不住事儿的女人

麻将桌上
一个男人
问一个女人
“你是不是
大和听头了”
“谁说的”
“还用谁说吗
看你憋得
满脸通红
出粗气
我就知道了”

2021/03/01


咱也不是省油灯

舅妈出丧
堂舅表弟主事
明知道我没车
仗着他自个儿
有两辆车
一辆宝马
一辆奥迪
早上一见面
就嬉皮笑脸问我
“老表,车带来了吗
你车上可坐几个人”
“我带的是自行车”
大抵没想到
我会回答得
这么直白
他仿佛一只
斗败的公鸡
一下蔫了
踱到别处
跟人聊天去了

2021/03/01


麻将机

舅表姐妹们
给去世的舅妈
买了一台
塑料麻将机
火化前
表弟媳说
“妈活着时
就不打麻将
这东西烧给她
没用”
大表姐说
“妈活着时操劳
以后逢年过节
我们多烧点儿钱
她到那边
就不用干活儿
自然有时间
学打麻将”

2021/03/01


与时俱进

舅妈葬礼
最后一个程序
把买给她的
各种物件
火化掉
为防野鬼抢走
确保舅妈收到
要在这些东西周围
用石灰画个圈圈
“没有石灰咋办”
道师说
“可以用盐代替”
表弟不放心
“行吗”
道师说
“咋不行呢
这方面也得
与时俱进”

2021/03/01


宣传

网上看到
一张日军
侵华时的
黑白老照片
一个中国妇女
正喜笑颜开地
倒水给日军喝
底下有网民留言说
“这还不好做到吗
只要倒一碗水
就给一块大洋
还不杀不抢
哪个大妈不乐意做
日军只花一百大洋
就起到了
宣传片的作用”

2021/03/01


喜丧

舅妈丧宴
第一道菜
遵从习俗
千张豆腐
中途
忽然上了个
西瓜拼盘
心中不解
不是丧宴吗
咋上这东西呀
于是张口说道
“正月吃西瓜
太早了吧”
酒司令说
“这盘西瓜
寓意老人家
85岁去世
属喜丧”

2021/03/02


等着

2小时前
在微信朋友圈
看到诗人朱剑
发布2月新作
没时间看
便收藏了
现在得空点开
却是行微信管理提示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刚要后悔
心中立马冒出
那句众人皆知的古诗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行!咱等着

2021/03/02


跟侄儿谈学好语文的重要性

我跟你大妈结婚时
她几个堂姐
怂恿她爸妈
要我给她
置办三金
(金项链
金戒指
金耳环)
为此
婚期迟迟定不下来
说句大丑话
我们结婚的钱
都是找人借的
咋可能拿钱
去买这些
不适用的玩意儿呢
万般无奈之下
我给她爸
写了封长信
问题就解决了

2021/03/02


切胃

同事儿子
体重280多时
启动减肥计划
减下20斤左右
坚持不下去
然后反弹
后来又减
又放弃
几次之后
上扬到340多
不得不
把胃切掉2/3
果然立竿见影
一度减到
220以内
可好景不长
2年时间不到
又逼近300了
咋办
还切胃吗

2021/03/02


以后

姨表弟儿子
在武汉读书
不到200公里
来回都是接送
我跟小姨说
“这样会惯坏孩子的
以后娶媳妇儿都难”
“不会的
等他以后参加工作
就不再管他了”
这话听起来
好耳熟啊
哦,想起来了
这孩子读高中
小姨和表弟媳
两人轮流陪读
照护他生活起居
那会儿她们就说
等他以后上大学
就不管了

2021/03/02


有这么一个老诗人

山东诗人园旗
80多岁的老诗人
先葵论坛上结识
然后博客上互动
后来加了微信
我爱称他老爷子
他总客气呼我巴枣兄
3年前突然联系不上
问候过好几次
都石沉大海
时间一长
难免生出
不祥之念
但他名字
一直保留在
微信通讯录里
生怕因为删除
闯下大祸

2021/03/02


念想

平常很少
发朋友圈
因为发了
也没人看
之前不知道
后来有公众号
可以显示人数
这才搞明白
如果显示
“1个朋友看过”
那指定是唐山诗人柏君
因为唯一一个点赞
来自于他
天长日久
心里便起了念想
等我退休之后
时间能自由支配
一定要前去唐山
拜访柏君
请他出来
好好搓一顿

2021/03/02


打唱之乡

所谓打唱
就是讨钱要饭的人
(几乎都是女人)
支起个小鼓儿
边打边唱
或诉自个儿的苦
或歌主家的乐
总之是
贬己褒人
现在只是偶尔一见
小时候则是常事儿
那些人
无一例外
都说自个儿
来自东乡连家棚子
1990年代下乡
驻村搞社教时
刚巧就住那一带
但那儿的女人都说
她们不会
打唱这门技艺

2021/03/02


这样的人,那样的人

我也没像亲朋说的
如何如何孝敬父母
只是那些
不孝敬父母的人
给我做了反面教材
我可不希望自个儿
成为那样的人

2021/03/02


口罩

舅妈丧宴上
有部分客人
依然没摘口罩
只往下扯了扯
垮到嘴巴底下
仿佛
担心吃菜时
一不小心
汤汁儿
从嘴里溢出
顺着下巴
流到
领口里

2021/03/02


雪上又加两重霜

舅妈丧事期间
我把小时候
每年寒暑假期
到外婆家一住
就几天的事儿
跟客人们
讲述了好几遍
那是个物质匮乏的年代
可我压根儿没意识到
外婆家
家大口阔
总共12个人吃饭
却只有5个劳动力
我和弟弟住下
无异于雪上
又加两重霜

2021/03/02



桃花运

家里一只花瓶
妻子去年
插过桃花后
便将其闲置了
今儿
妻子把它擦洗干净
摆在茶几上
“赶明儿
跟去年样
到哪儿去
折枝桃花回来
插在这里面”

2021/03/03


市场

一家北京中介的
市场工作人员
隔三岔五
打电话来
想跟我手里揽活儿
怎么说都推不掉
非说要过来
请我吃饭
今儿灵机一动
“不好意思
我退二线申请
刚刚批下来了”
“那行
祝您愉快”
电话戛然而止

2021/03/03


紫菜苔

去年冬天
担心疫情再次来袭
又一次出现封城
蔬菜供不上
母亲在房前
和屋后花坛里
栽种了
两块紫菜
今年开春后
紫菜苔疯长
多得吃不了
白送也没人要
母亲气恼不过
拿把铁锹
把它们
全都杀掉了

2021/03/03


现实与想象

舅妈死后
原本以为
表姊妹们
一想到这个家
从此再没凝聚力
再也热闹不起来
他们会很难过
没想
大表姐哈哈一笑
“现在好了
两个老的
都走了
大家彻底解放了”

2021/03/03


缺氧

跟同事聊天儿
说起暖冬
不禁想起
小时候
经常看到鱼儿
冻死在冰层里
以前不明白
现在知道了
那时冬天
都很寒冷
冰封久了
鱼塘缺氧
那些鱼儿
如果拿人打比
就是窒息而死

2021/03/03


麻将机

小妹家待客
小妹夫想去
买台麻将机
客人来了
好打发时间
被小妹阻止了
“你也不想想
我和女儿
都吃着低保呢
你要把麻将机买回
我们娘俩的低保
马上就被取消”

2021/03/03


妻子学校门口

下午上学时间
师生们
在横穿马路
斑马线跟前
第一次出现
让行汽车
排起长队
没一个师生
愿意停下来
给汽车让行
仿佛
集体商议好
要扳本似的
故意一个
接一个
慢吞吞地
走在斑马线上

2021/03/03


回迁小区

舅妈葬礼结束
那个每天跟她
一起聊天儿的
远房堂舅妈
走到我跟前
哭诉了半天
临走又说
“从今往后
小区里再没人
跟我聊天了”
我劝她道
“小区这么多人
都乡里乡亲的
谁有空
您老就跟谁聊啊”
“整个小区
别说80岁
就是70岁以上的
也就剩我一个儿
其他都是年轻人
还不等走到跟前
他们就闪开了”

2021/03/03


快递

4天前
手机突然收到
一条短信
“快递在门房”
到门房一问
是妻子给母亲
买的一罐蛋白粉
当时妻子在北京
今儿说起这事儿
她说压根儿就没
给我发短信
这才想起
那条短信来自
一个陌生手机号
当初还以为
妻子手机没电
临时借别人手机
发的

2021/03/03


一粒瓜子仁儿

瓜子剥开
瓜子仁儿
不小心
掉到地上
捡起来吃时
母亲一旁笑了
“瞧你哟
一粒瓜子掉了
也要捡起来吃”

真没办法
这是打小儿
落下的毛病
改不了

2021/03/03


诗观

写诗如撒野便
当无忌讳
可站可蹲
可原地不动
可转着圈儿
可前进
可后退
可上下抖动
亦可横向扫射
可浇花草树木
可灌蚂蚁洞洞
总之
怎么舒心
怎么撒

2021/03/03


写诗秘诀

写诗不唯数量
但盯着数量写
可以提气
这是我
从中医理论
“气行其外
血行其内
气助血行”
之中悟出
这也是我
为什么
比其他诗人
写得多的秘诀

2021/03/03



铁观音

妻子不知从哪儿
翻出两盒铁观音
我说
“坏了吧”
“应该没吧
你啥时看见
铁东西放坏了的
最多就是表面上
生点儿锈”
她迫不及待
要证明给我看
帮我泡了一杯
“你看,你看
茶汤虽说不太绿
但还是很清亮哦”
仔细看了一眼
哦,可不是吗
还果真有点儿
像铁锈

2021/03/04


手机收到消防大队编发的短信

“关注俩会
关注消防
俩会期间
请各单位
严格落实
消防安全责任
及时维护保养
消防设施
确保完好有效
同时加强值班巡查
保证安全出口畅通
及时消除
火灾隐患”
是啊
消防责任重大
那俩会过后呢

2021/03/04


我也来个抓拍

女儿在群里
刚刚发了一组
外孙吃奶粉的
9连拍
最后一张
小家伙左手
托举着奶瓶
右手高高举起
仿佛
打出了一个
漂亮的响指
“OK
我喝完了”

到今儿
小家伙出生
整整110天

2021/03/04


春眠不觉午

连着两天
午睡时间
都超过了
一个小时

原来不知不觉
到了犯春困的时候
看来我得
调节一下
用脑了
要尽量压缩
读书写诗时间
适当去干点儿
手工活儿

2021/03/04


鞋刷

下午上班
在玄关那儿
换好鞋
顺势拿起鞋刷
出来站在门口
快速刷了两下
懒得往里走
将鞋刷扔回
专门用来
装鞋油
和鞋刷的
空鞋盒时
扔偏了
落到旁边
妻子一只棉拖上
刚要弯腰去捡
我操
刷柄在棉拖上
重重撴了一下
反弹起来
跟人翻墙似的
翻进了鞋盒里

2021/03/04


戴口罩

下午下班
同事老项
在即将踏出
一楼大厅时
突然停下来
从兜里掏出一个
一次性口罩戴上
我有点儿好奇
“路上有人
设卡检查吗”
“这倒没有
就是看别人都戴
自个儿不戴的话
走路上
心里面发怵”

2021/03/04


忍了

晚上
从父母家回来路上
走到直属粮库附近
一辆小车停在
非机动车道上
挡住去路
我把自行车
往左边拐了拐
后面一辆电动车
悄无声息冲上来
险些撞到我
我还没说什么
车上两个少年开骂道
“你他妈怎么骑车呀”
本想责问他们
为啥不鸣笛
转而一想
算了吧
跟他们计较
会落到什么好处呢
这个年纪的孩子
啥事儿
干不出来呀

2021/03/04


油菜花又黄了

看着铁道边
一小块油菜花
一下想起
小时候
每年油菜籽
收割完后
田里灌水
改作秧田
田埂上
便爬满
蚯蚓

土克马
(学名泽蛙)
每次出门放牛
怕踩上他们
只得用牛鞭
不停地将他们
拨弄到路两边
10多年前
老家土地上
盖满了楼盘
和现代化厂房
再不会
看到他们了

2021/03/04


半截铅笔

清理办公桌抽屉
看到半截铅笔
觉得再也用不上
便扔进了废纸篓
忽然想起
小时候
铅笔写短了
不好握笔时
会到屋后竹园里
削一个竹筒套上
用到最后
剩一小截儿铅芯
再把它灌进竹枝
继续写

2021/03/04


别说这是爱

姨表弟儿子
在武汉上大学
离家不过百公里
而且都已大二了
每次去上学
或放假回来
都家长接送
我说
“你们这样做
会毁了这孩子”
小姨笑着说
“不会的
他一个儿在学校
还是能够找到
上课的教室”

我咋看着
是几个家长
缺乏安全感
把这孩子
当工具使呢

2021/03/04


药店

二舅表姐夫
患有眼疾
表侄儿为他
网购回几味草药
需要碾磨成粉末服用
二表姐拿着菠菜子
到中药店去加工
一家拒绝
两家拒绝
一条街的药店拒绝
整个城的药店拒绝
理由都一样
不是在他们那儿买的
给加工费也不行

2021/03/04



此一时,彼一时

前段时间
市里专门发文
制止党员干部
在下沉社区
开展便民服务活动时
以搞清洁卫生来代替
今儿又专门发文
要求各部门
组织机关党员干部
每个周五
拿出半天时间
到社区搞大扫除

2021/03/05


扫帚

按照市里安排
带领机关党员干部
到社区参加大扫除
有拿铁锹的
有拿垃圾撮的
有拿小扫帚的
我刚要拿起一把
竹条编的大扫帚
社区网格员说
“今天打扫小街小巷
大扫帚派不上用场”
党办主任说
“他是我们领导
就该拿大扫帚
待会儿拍照
看着显眼些”

2021/03/05


条石

带着机关党员干部
在社区网格员引领下
去一条小街上
打扫卫生
刚走进去
网格员就大声喊起来
“大家都听着啊
咱们只打扫街北边的
街南边是另一个社区的
以街中心条石为界”

2021/03/05


起风了

根据市里统一安排
带着机关党员干部
下沉到社区
小街小巷里
打扫卫生
一个大姐走过时
冲我哈哈笑起来
“这是起啥风了
上午一拨人
才扫过
你们下午
又来了一拨”

2021/03/05


推理

单位春节福利
更往年一样
每人一张
千元购物卡
妻子拿去买东西
出门前我提醒她
“这张卡
千万不能用来
买吃的东西”
“为啥”
“那家超市老板
不是正道上人”
“哦,想起来了
去年买的瓜子
掺了1/3陈货
这么说来
你们一把手
做人也不咋地
他俩要不是老乡
估计你们也不会
买那超市的卡”

2021/03/05


该出手时

妻子告诉我
上个星期
她去北京
探视二姨子
给了2万块钱
“多少”
“2万”
然后我俩
都埋头吃着饭
再没说一句话
我着实
被惊到了
她可是一向
都挺节省的
不像我
虽说也不太花钱
但关键时候
舍得出手
比如这次
我已提前
做好心理建设
只要能救二姨子
哪怕出30万都行

2021/03/05


假牙

那年
骑自行车走夜路
摔掉两颗门牙
安假牙时
医生鼓动我
最好做种植牙
“活动假牙不好
戴在口里
就像含着一块烧萝卜”
“你戴着假牙吗”
“我牙齿好得很”
然后
我固执己见
安了两颗活动假牙

2021/03/05


超验

昨夜梦见女同事Z
带我去她姐夫家做客
(《梦景录》(817))
今日上午我手机就收到
她姐夫开发的楼盘
发来的售房短信
“华府二期精品
超大现代社区
实力打造
全城热销”

2021/03/05


一切行动听指挥

进入3月
陆续读到
诗人们2月诗作
从中发现一个
有趣的现象
全国各地的
口语诗人
不约而同
都写了
各自居住地
禁鞭工作有所放松
默许燃放烟花爆竹
为什么
步调这么一致呢
还没想明白
脑子里
忽然蹦出句熟语
“一切行动听指挥”

2021/03/05


聚餐

防疫宣传车开过
冲我扔下一句
“聚餐用公款”
一个激灵
怎么可能呢

是我耳背
“聚餐用公筷”

2021/03/05


扫地

早上出门上班
在家属院
听到妻子同事老王
在接打电话
“什么?
没课的老师
今天下午2点半
统一到社区扫地
不好意思
我去不了
……
领导
我跟你说
不是我不想去
问题是
我下午
要帮学生改作业
……
那也行
就听你的
我去帮人家扫地
拜托你再叫个人
替我把学生作业
全部改完
这总可以吧”

2021/03/05



小白菜

上午
去接种新冠疫苗路上
看到几棵小白菜
呈一字形
躺在马路上
我瞥了一眼
咋也没咋
返回路上
再次看见
忽然想起
去年这个时候
正值疫期封城
妻子捡回一棵
大白菜
分4餐吃完
我俩
说叨了几天
也开心了几天

2021/03/06


毛呢大衣

天气陡然降温
小妹夫晚上
走亲戚回来
身上穿着一件
黑色毛呢大衣
小妹问他
“哪儿来的”
“我三舅的”
“你穿着挺好看的
赶明儿
你去照样子买件”
“这衣服几千块
我哪儿买得起”
“哟,就凭你三舅
在人家那儿做招老
那家人对他的态度
能穿几千的衣服吗
打死我都不相信”

2021/03/06


印章

母亲买回的
一块猪肉的
肉皮上
有蓝色印章
让她把肉皮
切下扔掉
母亲一下急了
“这孩子真是的
啥东西都兴扔
我把这个印章
全都刮掉
不就行了吗”

2021/03/06


独臂道师

我说的道师
不是道士
在我们这儿
他们的职业
就是专门在
丧礼上唱丧歌
除了赚取工钱外
还对主家和血亲
敲竹杠
收入挺不错
一个星期前
在舅妈葬礼上
一位独臂道师
自个儿告诉我
他胳膊咋没的
“10年前一个冬天
收工回家走夜路时
我不小心摔了一跤
把这只胳膊摔伤了
后来保不住
只好锯掉了”

2021/03/06


节日问候

岳母在家庭群里
发了个
三八节小程序
点开后发现
程序已自动
生成一段文字
“巴枣你好
后天是国际三八妇女节
提前祝您节日快乐”
陪着音乐
和美好画面

2021/03/06


家国

电视在播放
刘少奇
正好还是
三年自然灾害过后
母亲看了不高兴
“不是他个鬼
你爸爸就不会
回到农村种田”
母亲说的是
1962年
国民经济调整时
有相当一部分人
遣回乡下务农

2021/03/06


男女朋友

二舅表弟儿子
技校毕业生
处了一个
博士女友
表弟两口子
都觉学历悬殊
不靠谱
我说
“恋爱也好
婚姻也好
两个人在一起
能够相处舒服
做到相互扶持
把日子过好
也就行了
又不是在一块儿
搞啥学术交流
非得同等学力
那还不成
同事了吗”
说得表弟两口子
连连点头称道
“那是,那是”

2021/03/06


姑舅姊妹

二舅表弟两口子
办完舅妈丧事后
带着一堆礼品
来看望父母
小妹说他们
比大舅表弟两口子
明事理
母亲说
“姑舅姊妹般般大
这花的都是你哥的钱”
言外之意
每年春节
我都给舅舅舅妈
送个大红包

2021/03/06


接种新冠疫苗注意事项

上午接种新冠疫苗回来
百度接种后注意事项
网络自动弹出一个
别人提问
“接种新冠疫苗后
可以同房吗”
看到第一反应
就觉好笑
心说
这也太过小题大做吧
没想细读后发现
人家医生还真建议
不宜同房

2021/03/06


冷焰火

舞台上
一溜儿美女
背对着焰火
一个个屁股
一翘一翘的
仿佛
在使劲儿
放屁一般
她们的屁
熊熊燃烧
让观众看

2021/03/06


广告牌

在条小巷的
一家民宅门口
靠左侧墙壁上
用胶带粘贴着
几个牌子的
旧香烟盒
见我盯着看
那家对门的
一个老哥说
“想买烟吗
你喊一声
开门就开了”

2021/03/06



路过职校

晚上
从父母家回来
路过职校时
看到门口
停满了小车
还不乏高档车
妻子说
越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读书越不中
她班上家境好的
没一个成绩好

2021/03/07


南瓜

弟媳把别人
送她的
一个南瓜
分给母亲
一半儿
晚上
母亲切下两块儿
一块儿给我
另一块儿
给了大妹

2021/03/07


养病毒

母亲做好晚饭
让我喝两杯
我说
“刚打过疫苗
不能喝酒”
“咋就不能喝了
今儿晚上菜好”
正想着怎么
跟母亲解释
小妹插话道
“打疫苗
就是把病毒
养在人体内
如果喝酒
会把病毒
杀死”

2021/03/07


一托鸡蛋

妻子买了
一托鸡蛋
早上打了两个
发现蛋黄太红
不敢吃
我要拿到楼下
扔进垃圾桶
她不同意
“别糟蹋了
我晚上送下楼去
搁在垃圾桶旁边
兴许有人捡走”
晚上8点
我从父母家回来
特意瞅了一眼
没有看到
那托鸡蛋

2021/03/07


龙抬头

眼见父亲头发长了
打算拿出推子
帮他理一理
小妹说
别急
下个星期天
正好是二月二龙抬头
放到那时候剃吧
说不定
剃完后
爸爸的脑袋瓜
一下子就清醒了

2021/03/07


供应瓜子

父亲老年痴呆
磕不了瓜子
我和小妹俩
把剥好的
瓜子仁
放在茶几上
让他抓着吃
没想
父亲吃得特快
我和小妹
得加快速度
才勉强供得上
忽然想起
父亲曾经
和姨表叔
也这么
给两岁的侄儿
供过瓜子仁

2021/03/07


妹妹

父亲痴呆后
一直学着我们
冲母亲喊妈妈
怎么纠正
都不管用
今儿突然改口
喊了一声妹妹
我们都说很好
让父亲以后
继续这么喊
母亲在旁边
羞涩笑着
整张脸
红通通的

2021/03/07


番泻叶

父亲便秘
快一个星期
喝完番泻叶
通了
早上排完便的我
莫名其妙
下午和晚上
又各拉了一次
仿佛我也喝过
番泻叶

2021/03/07


两只喜鹊

屋里
电视在播
抗日神剧
屋顶上
两只喜鹊
交替叫着
“嘎嘎嘎”
“嘎嘎嘎”
仿佛
两挺机枪
在向日军
疯狂扫射

2021/03/07


野菜当粮

妻子忽然
来了兴致
做了一顿
营养早餐
蒸了
几根胡萝卜
和两根山药
一人一碗
白菜蛋汤
没想
11点不到
饥肠响如鼓
不禁想起
父辈人
曾经
经历过的
那个野菜
当粮的时代

2021/03/07


拘审

一首诗
发在LOFTER(乐乎)上
仅仅几分钟过后
便遭到屏蔽
第二天
又给放出来了
仿佛
一个人涉嫌违法
被逮去警察局
拘审了一夜

2021/03/07



保费

小外甥女开学
忘带走电脑
让快递过去
在她收到
并确认电脑完好后
小妹夫得意洋洋说
“昨天办理手续时
怕邮寄途中
把电脑搞坏了
就帮她买了份保险
确定保险价值时
我动了个心眼儿
说是台旧电脑
最多值2000块钱
最后省了
15块钱保费”

2021/03/08


入错行

侄女发了条朋友圈
“做什么都勇敢一点!”
下面配了两张照片
妻子问我
“她什么意思”
“前段时间
一直说要跳槽
该不会一下子
从武汉跳到
深圳去了吧”
“你咋知道”
“第一张照片上
有个地铁站名
凤凰城”
“你又没去过深圳”
“网上查得到呀”
“你呀
真是入错行了
应该去当刑警”
当年填高考志愿
如果不是太怂的话
真就去中国政法大学
读刑侦专业了
记得那年法大
在湖北只录2人

2021/03/08


响舌

女儿在群里
发了两张
小外孙的
半身照
转眼就
4个月大了
看着看着
情不自禁
就冲小家伙
打了个响舌

2021/03/08


诗人日常

朋友圈里
诗人朱剑
晒了两张
菠菜面照片
诗人图雅说
“绿豆面”
朱剑更正道
“菠菜面”
其实
不到半月前
朱剑就晒过
同样一碗面
图雅很惊奇
“绿色的面?”
朱剑告诉她
“菠菜面”
“天津没有”
“来西安了
请你吃”

2021/03/08


食不言

下午
出门上班
在家属院
遇到邻居老丁
抓着个苹果啃
赶紧用雨伞
遮挡住视线
装作没看见
骑着自行车
从他身边
走过去了

2021/03/08


副驾

我看到
三轮车副驾
有时在左边
有时在右边
系不系安全带
打警察跟前走
警察也不管

2021/03/08


赌博

二姨子病情
极不乐观
很可能
都过不上
下一个春节
小姨子意思
坚决不能
让岳父母知道
免得两个老人
先遭受一次打击
等二姨子真走时
再遭受一次打击
那样太惨了
他们得跟着
熬上一年
妻子问我
是两次分开
遭受打击好
还是一次好
我也不知道
怎么回答
只好说
无论怎么选择
都是一场赌博

2021/03/08


嚼舌根

出门上班
刚跨上自行车
一个邻居女儿
正好捧着手机
打跟前
款款走过
另一个女邻居
从楼上下来
看见了
笑嘻嘻地
凑到我身边
压低声音问道
“她说起来
只比我女儿
大4岁
但看起来
是不是显得
要老好多呀”

2021/03/08


护城河

整治之前
水是浑的
整治过后
还是浑的
2000多万
砸进水里
不显眼儿

2021/03/08


3只狗

小区里面
经常看到
3只狗
白的高大
黑的稍矮
灰色幼小
每次看见
我就想
这会不会
是一家子

2021/03/08


福利

早上出门时
妻子喊我
把棉衣脱下
换件夹衣穿上
那样显得精神
“可那样好冷”
“你就不知道
到了办公室后
把空调打开吗
反正用不多久
你就退二线了
公家的福利
不抓紧享受
以后就再也
没机会哦”

2021/03/08



栽赃

从凳子上
搀起父亲
送他上厕所
刚走出一步
我放了个屁
母亲以为
是父亲放的
“你个老东西
放屁臭死人的”
知道父亲
老年痴呆
听不懂
我也就
没说什么

2021/03/09


养老院

妻子同事
没孩子
打算退休后
把城里房子卖掉
回到乡下集镇上
重新买套房子
跟老家族人
住在一起
等年纪大了
动不得
就花钱请族人照料
我说
“这又是何必呢
直接住进养老院
多好啊”
“他老婆
一直在武汉
养老院里打工
看得太多了
说那儿不是
人呆的地方”

2021/03/09


老油条

跟读高三的侄儿
打听他前不久
参加第一次
统考的成绩
他说还没出来
我有点儿不相信
以为他考得不好
不愿说
他解释说
是真没出来
今年情况特殊
是高考改革第一年
教育部门担心出纰漏
所以这次统考
全部模拟新高考流程
从考试到阅卷出成绩
以至最后排名
和填报志愿
都跟真高考
一模一样
后面还有几次
高仿真模拟考试
等到正式高考时
我们就成了
老油条

2021/03/09


双面镜

妻子用的
折叠双面镜
摔坏了一面
要扔掉
我说
“给我带到办公室用”
“这是女人用的”
“镜子还分男女吗”
“你看上面的装饰”
“没事儿
我办公室里
又没其他人”
“我给你
另外买一个吧
别太寒碜了”
“咱这不是
变废为宝吗”
“好吧
你非得要带去
我就把上面的装饰
帮你撕下来
一个大男人
用女人的镜子
想着就不舒服”

2021/03/09


春秋航班

侄女在朋友圈
发了一张
300元收据
吐糟说
“这辈子都不想
再坐春秋航班”
姨侄儿留言说
“春秋航空是这样
去年我坐了一趟
机票300
行李费用150
我的小箱子
在东航国航
直接带上飞机
不需要托运的”
侄女回说
“天啊
如出一辙
我和闺蜜
两个行李箱
各加收了150
加起来300”

2021/03/09


求证

单位厕所便池
靠近水箱那头
池边缘挂着
一小块大便
(赶巧那次
被我看到
是分管机关的
老D留下的)
半个多月来
一直挂在那儿
期间
外请的保洁人员
做过两次卫生
依然还在
好了
我设想的
得以求证
可以将其清除了
拿起塑料扫帚
蘸上水
一分钟不到
搞定

2021/03/09


感觉当了回上帝样

上完厕所
走到办公室门口
听到办公桌上
手机响了
小跑过来接通
一个女人的声音
“是卓总吗”
“……”
哦,想起来了
以前帮小姨子买房
留的是她的名字
我的手机号
于是问对方
“有什么事儿吗”
“我是农商银行的
请问您做生意
需要周转资金吗”
“生意不好做
公司关了”
“那……
您把我手机号存着
以后再做生意
需要资金时
可以随时联系我”

2021/03/09


相遇

进出通往单位的巷子
经常能碰见
一个身板儿强壮
剃着光头的男人
总骑着一辆
破自行车
知道他
是打监狱放出来的
怕他敏感多疑
每次相遇
我从不
多瞅他一眼

2021/03/09


不一样的待遇

舅妈葬礼结束
大舅表弟
把舅妈的灵牌
和道师写的七单
一把火全给烧了
不给舅妈烧七
理由是
政府有规定
疫期丧事简办
小妹分析说
“他这是鬼扯
去年疫情那么严重
舅舅不照样烧七吗
我猜啊
他那边的
舅老表们
肯定都很老实
没人镇得住他
不像我们这边
有你在
他多少
有点儿忌讳”

2021/03/09


野儿

母亲跟我聊天
说大姨表姐房屋拆迁
总共得到4套还建房
三个儿子各一套
她老两口一套
老二那套
跟老两口的
正好门对门
老两口身体差了
一家人商议过后
由老二照顾起居
因为数他住得近
老二嫌不方便
在两套房隔墙上
开了个门打里面走
天长日久
两套房肯定归他
老大和老三不好相争
老大媳妇心里不舒服
说老的房产
几个家儿都没想到
反倒落到野儿手里了
我问这话啥意思
母亲说
老大老三都是俩儿子
只有老二是两个女儿

2021/03/09


大妹

傍晚
大妹匆匆回来
交给母亲一盒
改善脑供血的药
又匆匆走了
说她要到河南
跟人教授美容课程
母亲跟出去送了回来
对我叹气道
“唉!
真拿她没办法
怎么也说不醒
这女人硬是
掉进钱眼里了
世上的钱
哪有赚得尽的”

2021/03/09


开会

早早送父亲睡下
在客厅陪着母亲
看新闻联播
20多分钟
一直报道开会
母亲不想看了
“开会跟演电视剧样
都是事先导演好的
我不看了
你回去吧
你走了
我好睡觉去”

2021/03/09



尿泡

我们这层楼
就几个班子成员
卫生间独一个便池
每次只能进一个人
好几次
跟一把手
出现撞车现象
他都选择主动退让
我也就当仁不让了
妻子说
“你知道个啥呀
人家这是尿泡大
憋得住尿
沉得住气
所以才能
当上一把手”

2021/03/10


40多年前

妻子在手机上
发现一个
歌唱伟大领袖华主席的视频
看的笑得合不拢嘴
把手机伸到我跟前
“你看
这些画面
像不像朝鲜”

2021/03/10


惊吓

父亲连着两天
睡在床上没起来
吃饭都得母亲喂
晚上扶他起来
上了趟厕所
回到卧室
让他坐在床沿上
打来一盆热水
给他擦拭身子
看他背部
都睡起折子了
“父亲该不会
从此就倒床了吧”
心里这么想着
不禁惊出
一身冷汗
给父亲泡脚时
一边给他捶背
一边跟他聊着
见他声音
还算洪亮
我身上的汗
这才慢慢褪去

2021/03/10


整容

跟同事聊天
说起她女儿
我说
“好久没见
你女儿了
最后一次见她
还是读高三时
现在都大学
快毕业了”
她微微一笑
“就是见了
你也认不出来
自打她整容后
还没一个熟人
认出过她
所以
她也不愿
见熟人”

2021/03/10


遗憾

下班路上
看前方一个老哥
扛着一卷采光瓦
身子歪斜着
有点儿吃力
心说
如果咱不是
骑着自行车
而是开着辆
小货车
那就可以
帮他送一程
擦肩而过时
带着遗憾
特意看了
老哥一眼
回到家
再次想起
这位老哥时
心里忽然一亮
哎呀
刚才咋没想到呢
完全可以把采光瓦
搁在自行车上
推着走一程嘛

2021/03/10


惦记

跟母亲面前感叹
几个舅表姊妹
如果能有一个
稍微花点儿精力
好好服侍下舅妈
她就不至于
这么快走了
母亲说
走了也好
你舅舅死了
差不多10个月
他们自打结婚后
还从没分开过这么久
早点儿过去
早点儿团聚
免得老惦记着

2021/03/10


电热毯

大阴天儿
坐在屋里阴冷
我说开空调吧
妻子说她不冷
然后瞅了我一眼
“你不披着电热毯吗”
哦,我身上这件衣服
装配着一个USB接口
可以插电加热
妻子在武广
帮我买的

2021/03/10


竹竿舞

一辆洒水车开过
在歌曲《走进新时代》
伴奏下
路人纷纷
跳起竹竿舞

2021/03/10


半斤散酒

妻子买的
塑料桶装
青稞酒
春节喝剩小半桶
转入几只空瓶后
还剩半斤左右
没瓶子
便搁在那儿了
第二天晚上回去
母亲说她上外面
捡了只瓶子
拿回来用热水
清洗了好几遍
把那半斤酒
转进去了

2021/03/10


参禅

女同事Z
最近在参禅
我问她
“如果你看到
一朵很好看的花
高兴吗”
“那得克制住
不能高兴”
“为什么不能高兴呢
高兴完了就完了
不放在心上
不就结了”
“哎呀
你啥时候
学会参禅了”

2021/03/10


碉堡

妻子年前
买来待客的菜
积压在冰箱里
仿佛
一个个碉堡
等着我俩
慢慢啃下

2021/03/1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