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悲伤的理由

◎弃子









《为街头艺人J

应该在雨雾散去的午后醒着
因昨夜 那个叫杜米的人
去了很远的地方
(尽管有人早已忘了他的名)
因他痴迷于哑剧
(像从天使账簿中翻阅出
层层泪目)因他尚且年轻 缺乏意图
但确已知晓不少别的情形——
诸如相逢,实则心头打出去的一道哀鸣
一如遗忘——动用言辞最少的伫息。
“而事实落在肩上,
永远混杂着幻梦。”
因极少的邀请,也因他早早的拒绝
或因途中的浓雾笼罩
仿佛让他多走了一小段路。
“而那一小段路仿佛穷尽了我们的一生。”

2021.4.16

注:J,街头艺人,安徽淮南人,擅模仿卓别林。




《异地》

膝头触到桌屉的底部
你曾像个年轻裁缝那样书写
将一个陨落的夜晚
寄给一个叫旅的人——
当他在异地
正手握一颗梨子。
而那时仿佛你也已知晓
那颗梨香甜的内部是再度
冰冷的 是哥特式的

2021.3.16




《读特拉克尔》

从你记事的墙壁中火光微微倾斜
邻人围坐于偏屋
像从旧雪中翻找着一种
时日的岚烟,迟迟不愿离去。

他们的言语早于你的出生,形同
一面衣柜镜的沉默
或一对新生夜蛾的沉翅——
从那雪色饮醉的别径上捕获了良夜。

2021.3.6




《海岬》

墨绿的海面藏匿着
锋刃的渡口
我们曾冒死行进在阴沉的海岸线
在转暗的雨中
一只沙鸥已栖回岬角
而永恒像一个无从谈起的瞬间
像身不由己。

2021.2.14




《悲伤的理由》
       
           
 ——给YX

“思索那被遗忘的。”*
夜晚深居此处的人
更清醒于白蜡树的阴暗
像行至窗前
一道石化的涟漪——

把灯熄灭后
年轻者开始歌唱

2021.2.25

*引自奥格尔格·特拉克尔的《梦中的塞巴斯蒂安》。




《带来一个词》

抵达 是良夜带来的
一个词
是蝴蝶兰
扎根水泉旁
是在这时日中睡去
是蜂群
撤离了蜂箱
是手掌僵硬地
捂住了一只萦回的
橙粉蝶
是一种宽阔随之
慢慢散去
是赤身穿过
速朽的屋子——
是良夜正进入此刻。

2019.4.1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