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晨骏 ⊙ 棉花小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1年诗(二)

◎吴晨骏



《美女诗人》

孟秋问,南京有没有我们不认识的美女诗人
罗鸣补充道,最好她不要比我们写得好
我想了一会,说

有一个美女诗人
我看她的诗,感觉她喜欢
玛格丽特·杜拉斯
和弗吉尼亚·伍尔夫
她住在江宁区
她叫南音
想必你们都没听说过她

2021.2.17


《陈云虎和上帝》

陈云虎蛰居仪征,苦读圣经
他困惑圣经里的上帝
是一个好上帝还是一个坏上帝
上帝是来救世人的
还是来祸害世人的

我时常也想陈云虎提出的这个问题
假如我是上帝,我会不会
让我身处的这个世界
天空坍塌,大地崩裂
海水倒灌,饥馑遍地
人们易子相食,哀嚎声昼夜不息

2021.2.17


《袁晓庆和泰州人》

袁晓庆是泰州人氏
长得帅,为人谦和,有君子风度

我妈家在泰州郊区
从我妈那一支先辈的面相看
他们也都很帅,或者很漂亮

身材匀称,面颊清秀,鼻梁坚挺
是泰州人的共性

我曾怀疑过,泰州人的人种
是来自北方一个特别能征善战的部落

这个部落的人
男的都长着落腮胡子
女的都穿着贝壳织成的美丽衣裳

2021.2.18


《输出》

我与王宣淇聊了聊
俄罗斯白银时代的女诗人们

她最喜欢阿赫玛托娃
与她喜欢的女诗人相比
她觉得自己内心的输出有限

我也经常碰到她这种情况
内心空空的,没什么想法可以输出

那时我只能看别人写的诗,进入别人的精神里
像一只好奇的小动物,闯入别人的家里

2021.2.18


《宽容》

孟秋说我今年变得不太宽容了
他说的宽容与不宽容
是指对人、对事、对不同观点
不同处境的态度

我去年之前还是比较宽容的
可能因为今年我又老一岁
心中的绝望又增加了一层
对黑暗的了解又多了一分
所以在孟秋看来,我不那么宽容了

他说了之后,我沉默片刻
想着以后我还是应当宽容一点
否则,我真没法呼吸和活
茶馆里亮黄色的灯光
涂抹着孟秋和我

2021.2.19


《生命》

生命本质上是个泡沫
它由大自然孕育
又回归大自然

也许它有一时的绚烂
但它终有消散的一天

宇宙也是个泡沫

2021.2.19


《日瓦戈医生》

我看过两遍电影《日瓦戈医生》
原著的书我倒没看,近期也不打算找来看

第一遍看这部电影,是在很久远之前
我只记得其中火车的场景,和配乐声

第二遍看,是在去年底,我现在回想它
很多细节在我脑中都不怎么清晰了

也不知为什么,这部电影整体上像个梦
我每次看完它,就像我刚睡醒了一样

我还会看一遍《日瓦戈医生》,等我有空

2021.2.19


《等待》

外人无从了解
一个人的内心到底有多少波澜

一个陷于痛苦中的人
他的心在燃烧
他的眼睛失去光泽
他只有苦苦等待

2021.2.20


《长椅》

楼下的树丛里有一张长椅
看到没人时,我会坐上去
有时白天,有时夜晚
我坐在长椅上思考人生

与我共用这张长椅的
是一个路都走不动的老头
看到他坐在长椅上发呆时
我会临时去院子里别的地方寻找
别的长椅,坐在别的长椅上
喝水,思考人生

2021.2.20


《告别》

小说家格非在回忆
他师弟胡河清的文章中
谈到胡河清在自杀前
已经用隐秘的方式与每一个
认识的人告别

只有当胡河清真的自杀以后
每一个胡河清认识的人
才想起胡河清
已经与他们告别过了

2021.2.20


《清竹园》

今天南京天气晴好
一大早,陆子和罗辑
去清竹园找杨黎聊天

杨黎坐在轮椅上
罗辑在后面推
陆子在旁边拍视频
他们三人的笑声
回荡在清竹园里

2021.2.20


《二战》

二战过去得并不遥远
难以想象当时的日本国
把本国的年轻人投入战争里去
杀人和被杀
他们图什么?

日本在中国东北经营数年
造成满洲的经济文化发达
现在的东北出现几个好诗人
那一点也不奇怪

萧军萧红还有一批东北文学青年
不愿做亡国奴离开满洲
而千千万万普通老百姓
为了过上好日子闯关东

2021.2.21


《幸福》

我经常去寺庙
一般都是陪别人去
自己主动去的时候不多
除非我在陌生地方玩
我会去陌生地方的寺庙逛逛

在浙江东部,我走进一间崭新的寺庙中
里面的和尚都很随意
一个算命的和尚
对一个外地年轻女子说
今年她会转运
新的婚姻会到来
如意郎君会带给她财富
她会幸福

2021.2.21


《二诗人》

青岛王音,云南黑莫尼章
我都没见过
我只读他们的诗

他们一个是青岛的帅哥
一个是云南的美女
一个离海很近
一个离天很近

他们
一个喜欢喝啤酒
一个喜欢酿葡萄酒

他们都平和、幽默
一个讨女人喜欢
一个使男人陶醉

2021.2.21


《春日》

春日天气回暖
如果在古代,我们会雇一条小舟
泛舟于秦淮河上
再喊来一个戏班子
在船尾唱曲子

古代的朋友们有钱人多
当官的也多
秦淮河里的水也干净
人活得也自在

2021.2.21


《今天酒多了》

今天老叶与我们一起喝酒
我很感动
老叶的酒,只带了三瓶
少了点,不过我们已经醉了

三瓶啊,像三个女人
不断地折磨我们
让我们醉,罗老师明天还要上课
不能误人子弟
彭先春在,就好了

唉,我要哭

2021.2.21


《彭飞》

今天彭飞来了一下,就走了
他与三个老人打了一会牌
赢了,就走了

我重出江湖时
只认识彭飞和他老婆
我们在荒僻的公园喝酒

我喝得酩酊大醉
我搂着常州宝光的女朋友拍照
很不好意思

2021.2.22


《有个老婆叫汤泓》

老叶告诉我他在泰州有个好朋友叫北极
我在泰州也有个好朋友叫袁晓庆
袁晓庆有个老婆叫汤泓
漂亮啊,她有西施一般的美貌
有林黛玉一样的神韵
她爱护袁晓庆
她为袁晓庆开车
到仪征,到南京

2021.2.22


《朱庆和》

昨晚,与我们共享叶宁的白酒的
还有小说家诗人朱庆和
庆和家里事多
他来得较晚
没有参与下午的牌局

我最近与庆和在一起喝酒的次数增多了
我们曾经有过辉煌的战绩
那是我们以后再难超越的
庆和、毛焰和我
把杨黎的牙齿喝得掉了下来

2021.2.22


《白痴女人》

有个兄弟叫葛亚平
他现在以植物人的方式活着
他躺在南京某个医院的病床上
不会知道我们喝酒时谈到他

葛亚平生性儒雅,善于经商
与叶宁和左靖,曾同是少年诗人
二十年前我一度与这些少年诗人们交游密切
现在想来十分有趣

昨晚,叶宁请我们喝酒
叶宁告诉我们,葛亚平有一次
从南京城区回高淳老家
葛亚平的车撞上了一个白痴女人
这个白痴女人也许与葛亚平变成植物人有关

2021.2.22


《想刘蕴慧》

刘蕴慧回大睢宁老家过春节了
她还没回南京,我们都很想她

很多事情必须等她回来安排
她是世界的中心,她的气场无人可比

她的前世是上海滩叱咤风云的女侠客
或者是风光无限的中国女皇帝

她使南京增色,多时不见她,我了无生趣

2021.2.22


《宇宙和星球》

昨晚,陆子和罗辑问我
最近我怎么不写开普勒星球
和宇宙飞行的诗

我回答道,开普勒星球的星主王小拧
每天忙于星球的建设
她没空搭理我们这些
散落于以太空间里的外星人

我准备在南京过完元宵节
就去另一个星球
未来我会把那个星球上的事
写成报道,用光波发送给陆子和罗辑

2021.2.22


《传言》

江湖上有一个传言
刘蕴慧以前经营的朵上文化空间
是被顾老师吃垮的
昨天我们见到顾老师
向他求证这个传言
顾老师笑着说
不是我,是曹寇吃垮了朵上

2021.2.22


《别墅》

过了一会
顾老师又说:
吃垮朵上后
曹寇又看上了刘姐的别墅
准备把刘姐的别墅也吃垮

2021.2.22


《半坡村酒吧》

我们问罗隶
他的半坡村酒吧是不是被吃垮的
他说不是,但他也无偿提供了不少活动经费
为南京文化界的振兴作出了一点贡献

半坡村酒吧关闭后
罗隶曾在另一处地点想重开它
装修时被附近居民举报扰民
投入的几万元装修费也打了水漂

罗隶从此静心作画
再不做他想

2021.2.22


《杨重光和朱乒》

合肥绘画大师杨重光
评价上海女画家朱乒
他说朱乒的作品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能量
作品的表达恰到好处

杨重光先生对朱乒的评价
让我有强烈的共鸣
我也酷爱朱乒的作品
虽然我只看过朱乒不多的几幅作品
虽然朱乒的美貌可能会影响我的判断一点点

2021.2.22


《与画家罗辑谈诗》

画家罗辑给我看他写的一首诗
写他在乡村里走夜路
路过野树林和荒坟地
被鬼追着跑

他诗的题目好像是《鬼是夜行的啦啦队》
我胡乱评点了一通
我说的大概意思是
写鬼很不容易,写鬼造成的恐惧更不容易

2021.2.23


《大脑》

当世界深受新冠病毒伤害时
南方小国缅甸发生了群体抗议运动

新冠病毒是一种奇怪的生物体
它们没有大脑,却能伤害人类

缅甸抗议的人们大脑是清楚的
他们要把失去的自由争取回来

没有大脑的病毒成功了
有大脑的缅甸人民却未必能成功

2021.2.23


《好朋友》

在十年的乡村生活里
罗辑处了一个好朋友

罗辑每天上学时
那个孩子也上学

他俩一个在河这边走
一个在河那边走

他俩一边走
一边捡起河边的小石块,扔向水面

石块在水面漂行
罗辑和他好朋友哈哈大笑

2021.2.23


《上海》

柔石和一群年轻作家
在旧中国最发达的城市上海
穿着破旧的灰色棉袍
在亭子间里写农民的苦难

另有一群人,他们穿黑色粗布短衣
白天在码头上扛活
晚上喝完酒就提刀
去街角砍砍杀杀

柔石等年轻作家死后留了个虚名
砍砍杀杀的人们死得无影无踪
上海是一辆高速行驶的机车
里面的各色人等都极力表演着生死

2021.2.24


《赴约》

昨夜睡了醒,醒了又睡
我没睡好,是因陆子和罗鸣
喊我今天中午见面
我现在头昏昏的,坐在公交车上
没心思看美女
也没有美女可看
现在这个时点
美女们都坐在嘀嘀车上
或坐在一间精致的办公室里
端详纤纤玉手上
涂的指甲油是否漂亮

我想在哪里再睡一会
公交车上睡不了
路边的梧桐树底下也不行
罗鸣的学校门口
可以睡一睡
反正我也要在那里等他
他出校门就能看到我

2021.2.24


《陆子的家》

今天中午
罗鸣和我两个人在陆子家喝酒

陆子给第一次去他家的罗鸣
介绍他家的格局

一只鸟笼,挂在阳台的晒衣架上
两只虎皮鹦鹉在笼里玩

罗鸣和我吃了陆子做的阳春面

我们两人在陆子家吃吃喝喝
还在沙发上靠了靠

聊了文学、艺术

陆子喊罗辑过来
一起去老杨家

陆子家北面的窗户
对着一所学校的围墙

很安静。像处女一样静。

2021.2.24


《给杨黎送什么礼物》

我们在陆子家商量
晚上给杨黎送什么礼物
杨黎生病孤独
需要动物陪伴

我们先后否定了送猫、狗
甚至熊猫

信鸽。罗辑提议
信鸽的好处是
杨黎病情有变时
可用信鸽及时通知我们

罗鸣说,信鸽不妥
罗鸣和他老婆都喜欢喝鸽子汤

其实陆子早就有了主意
送给杨黎一对虎皮鹦鹉
与陆子家阳台上的那对虎皮鹦鹉一样

下午我们去花鸟市场买虎皮鹦鹉
特地挑了一公一母两只

陆子在微信里告诉杨黎
我们带去一男一女陪他玩

2021.2.24


《病、老婆和身体》

又见到杨黎
病使他憔悴
我们稍有伤感

返回时,在陆子的车上
罗鸣和罗辑赞美了束晓静
并顺带表扬了
他们自己的老婆们
对他们身体的照看

2021.2.25


《与陆子谈诗》

陆子问我什么才是好诗
我含糊地说,每个诗人有自己的特点
很难说好诗的标准是什么

想了一会,我又补充:
每个诗人的文学修养不同
只能写出他自己认为的好诗

我现在想,我还可补充:
好诗能让我读进去
坏诗我一句都读不进去

2021.2.25


《灯笼》

罗辑进了陆子家的门
忧心忡忡地对我们说
他外孙给他派了一个任务
让他买一只灯笼

下午我们去花鸟市场买鹦鹉时
罗辑在市场里到处找灯笼

晚上,我们离开杨黎和束晓静
陆子的车开到夫子庙附近的老门东
罗鸣从车窗里向外看,兴奋地喊
我看到了,路边有卖灯笼的店

罗辑赶忙下车,扑向卖灯笼的店
好久我们不见他回来
就派罗鸣下车去催他

看来外公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2021.2.25


《糯米团子》

陆子的车把罗鸣和我
丢在香港城旁边的路口

罗鸣去他父母家一趟
拿来了他合肥老家人送的糯米团子

罗鸣分给我半袋糯米团子

我们站在路边等出租车
风把放在地面的
装糯米团子的塑料袋
吹得呼呼直响

2021.2.25


《灯》

兔子灯,船灯,鱼灯
情侣们提各式的灯
走在南京的城墙下

罗辑给他外孙买的是牛灯
金色的牛,表示他外孙从小就牛

元宵节晚上的灯会
搞不了了吧,今天是元宵节
室外正在下雨

2021.2.26


《女同性恋》

绿杨春的包间里
我们打完牌吃饭
聊了聊女同性恋
罗鸣说他喜欢看女同性恋的电影
束晓静说,在国外
女同性恋之间没有性角色之分
两个女人相爱就很美
并不需要其中一个女人扮演男人

2021.2.26


《部落》

云南南部,有一个很小很小的部落
部落首领叫钟相达
部落里有两个英俊的大象骑手:四马和钟树林
还有一个神秘的女巫黑莫尼章

他们在森林里捕猎
野羊、野牛、花面狸和眼镜蛇
用这些动物与别的部落交换粮食
闲暇时,四马画画,钟相达和钟树林写诗

黑莫尼章知晓宇宙和未来的事情
她时常半躺在一张豹皮上
用她火一样锋利的眼神
盯着刻满铭文的陨石研究半天

2021.2.26


《客栈》

明天就走了?客栈老板陆子问我
是的,我说,我明天走

在这家叫南京的客栈里
我结识了一些朋友,玩得很开心
现在我要走了,去更远的地方

客栈后面是青烟缭绕的紫金山
我走到客栈门外,望了望山顶

此地不宜久留,我想

2021.2.27


《与罗鸣谈诗》

罗鸣是小说家,一般不轻易写诗
但他对诗有他独特的理解
他交往的朋友大多数是诗人
他与诗人们喝酒、唱歌、游玩

罗鸣毕业于南师大中文系
长期在高中从事语文教学
他热爱世界文学
他对诗的评判能力,除了来自直觉
还来自他的知识系统

他说,诗是要有文化背景的
诗人的思考很重要
诗人精神层面的挣扎也很重要
口语只是一种表述方式而已

2021.2.27


《另一个家》

今天上海诗人叶明新来南京看望病中杨黎
我去了杨黎家,听了听鸟儿的叫声

今晚是我离开南京的前一晚
我又见到了
陆子、罗辑、孟秋、罗鸣
杨黎和他家的束晓静

刘蕴慧明后天才回南京
我没机会在今晚见她了

明天中午我就出发去苏北
孟秋和罗鸣
说要去苏北农村找我
他们想像我在苏北农村有另一个家
有另一个老婆和
一群孩子

2021.2.27


《军统便衣》

解放前夕,我作为军统的便衣
深入到苏北农村
把女房东发展为军统秘密联络员
为将来国军反攻大陆做准备

这是陆子和罗辑为我安排的角色
我会尽力演好这个军统便衣

2021.2.28


《温暖》

刚才与小说家罗鸣站在路边等车
寒风吹过来,我浑身发抖

我手拎着陆子兄送给我的小幅国画
心里却感到有些许温暖

陆子兄画了山、水、树、草屋、木桥
这幅画仿佛是陆子兄对我在农村生活的鼓励

2021.2.28


《与孟秋谈诗》

孟秋说起近年来
他不怎么看外国诗了
主要是因近年的外国诗没啥可看的

依然是宗教、哲学、说教
外国诗整体上与很多年前一样

外国诗人一代、一代地这样传承着
没什么变化

我也不怎么看外国诗

2021.2.28


《吵架的女人》

我听说,在遥远的开普勒星球上
两个女人,卜鹿卜鹿和王小拧
吵了起来

我用天文望远镜观看她们
她们现在不吵了
一个在洗长发
一个在化妆

2021.2.28


《金童玉女》

今天酒席上
我对袁晓庆和汤泓伉俪说
我们泰州也曾有过风光的时候
也出过一些人物

不过什么样的人物
也比不上老袁和汤泓
老袁和汤泓带给我无限的快乐
他们是太上老君身边的金童玉女

2021.2.28


《叶明新》

我在网上认识叶明新很久了
有将近二十年
但我们一直没怎么交流

我甚至都不知道他定居上海
前几天他来南京看杨黎时
我们总算见面了

我印象中的叶明新
写了很多小说
他近几年从小说家变成诗人
写了很多诗

我问他平时在上海与哪些朋友交往
他说他不交往
他习惯一个人写作
一个人思考、散步,沉没在上海的深处

2021.3.1


《袁晓庆抄诗》

汤泓谈起袁晓庆抄诗
她说袁晓庆每抄一首诗
都要出一身汗

我听得很惊讶

我回想我读别人诗的情形
那也挺耗神

读诗尚且如此
更何况用毛笔把诗一笔一划地抄在纸上

2021.3.1


《家乡泰州》

在家乡泰州
我感到时光飞逝
我瞬间从少年变为老年

我的宇宙飞船昨天降落在泰州
我才卸下宇航服,就奔向袁晓庆的酒席
我们每人喝了半斤白酒
老袁的老婆汤泓说
你们每人最多喝半斤,多了会伤身

2021.3.1


《梅兰芳祖茔》

解放前,我外公家有些地
为了不被划为地主
外公把地廉价卖给别人

那些地,离我们昨晚喝酒的地方不算很远

昨晚我与泰州诗人北极、泰州画家段庆
还有袁汤伉俪吃饭
席间,段庆谈到他学院旁的梅兰芳祖茔
袁晓庆说,那是假的。真的早已找不到了

2021.3.2


《在虚空里写诗》

泰州画家段庆身高接近1.9米
他与他夫人是高中同学
高中毕业那会儿
他夫人送给他一张
山口百惠和三浦友和的合影照片
段庆心知他夫人对他有了好感
便不再推辞
二人成秦晋之好

很多年后的现在
他夫人成为植物人躺在医院
段庆花了几十万元为他夫人看病
终究无法让他夫人苏醒

相较于段庆的痛苦
我的诗显得轻飘无力
我在虚空里写诗
既不为人解忧
又不造福社会

2021.3.2


《北极》

泰州诗人北极是南京诗人叶宁的朋友
少年时与邱华栋、左靖、葛亚平等交游甚密
他们在一起疯狂喝酒、写诗
纵情山水,驰骋天下

近年北极淡出诗坛
以培养女儿为乐
他女儿从泰州中学考入香港大学
现在美国斯坦福大学攻读硕士

2021.3.2


《泰州的人间消息》

泰州诗人袁晓庆和汤泓夫妇
懂得很多
从书画,到诗和小说
他们无不有很深的研究

昨天下午,我在他们家翻看
他们夫妇合著的诗集《人间消息》
我看到叶橹先生给此书写的序言
我很羡慕

我尊重的大批评家叶橹先生
与我喜欢的诗人袁晓庆和汤泓
居然出现在同一本书中

2021.3.3


《私奔》

人在年轻的时候
都做过一些看似离谱的事情

袁晓庆24岁时,曾与18岁的美女汤泓
一起从泰州出发去哈尔滨

这是他俩第一次离开江苏去远方
他俩完全没有想到
他俩的私奔,会造成泰州的震撼

在泰州画家段庆的小庭院里
阳光清澄,我们坐在石凳上喝茶
聊起袁晓庆和汤泓伉俪年轻时的私奔

诗人北极说
如果他女儿18岁与人私奔
他也会很震惊

2021.3.3


《港口暴动》

1940年6月29日
泰州郊区的港口镇发生暴动
地下党策反了国民党的部队
夺取了国民党的重机枪

这次暴动,是新四军与国民党
黄桥决战的前奏

2021.3.3


《收藏家孙大宝》

我们去泰州收藏家孙大宝的家
参观老孙收藏的宝物
木器、玉器、古画应有尽有

他家的院子里,摆满各式盆景和奇石
我们仿佛走进仙境
时光倒流

南京诗人陆子给我发微信
他说戴局长也喜欢搞收藏
陆子让我把老孙也发展为军统密探

2021.3.3


《最后的晚餐》

我离开泰州城区
回泰州郊区的老家
带走一批礼物

我这两天在泰州
每天吃山珍海味
像皇帝一样享受快乐

我每天喝一斤酒
中午半斤
晚上半斤

只是老婆在身边
我不能喝得尽兴

在泰州西门桥边的酒店
我与泰州一众朋友喝完酒告別

2021.3.3


《泰州侠侣》

在泰州,袁晓庆和汤泓贤伉俪把我夸成一朵花
他们给我老婆喝了不少迷魂汤
使我老婆迷失自我,认可我的文学创作
他们使我老婆重燃对我的希望

可是世界上,能比翼齐飞的夫妇毕竟很少
我视野所及的夫唱妇随的侠侣,唯有
泰州籍的袁晓庆和汤泓

2021.3.3


《猫》

刘蕴慧养猫
刘畅养猫
孙冬养猫
赵波养猫
海氏养猫

我不养猫

王宣淇也不养猫
她养孩子

我不习惯与猫交流感情
有时我坐在树林里的长椅上
看到一只猫孤单地走过我旁边
它很可怜,一边走一边找吃的
被一只黄色的狗欺负

那只黄狗
一看到猫
就跟在猫后面追

2021.3.3


《像段庆一样帅》

段庆养了十几盆菖蒲
我们去他乡间别墅时
他送给我们每人一盆菖蒲

我以前没养过菖蒲
据说菖蒲会散发奇异的香味

我以后把那盆菖蒲放在我书桌上
看到它,我就想起袁晓庆和北极
在评点泰州人长相时
常说:
像段庆一样帅

2021.3.4


《画中人》

昨晚在泰州君悦楼大酒店
泰州朋友们聊他们小时候的一个玩伴
做广告策划的叶茂中

叶茂中现在长期居住在北京和上海
他在大地方弄出的广告雷声
炸得小地方泰州城里人心浮动

在安贫乐道的泰州朋友们看来
叶茂中与他们有了那么一点距离感
叶茂中像是走进古画中的一个人物
朋友们看到他在画中云游、会仙
但他并不走出画外

2021.3.4


《抗金》

这次我来泰州期间
陈云虎要上班
没空来泰州喝酒

袁晓庆和汤泓很关心陈云虎的现状
他们问我最近有没有见到陈云虎
我说,没有见,陈云虎还在研究圣经

陈云虎久居仪征
袁晓庆和汤泓扎根泰州
仪征和泰州都是岳飞北上抗金时
重要的练兵基地

2021.3.4


《红烧鱼籽》

孙大宝在泰州城里做古董生意
与袁晓庆是多年的好朋友
因袁晓庆喜欢吃红烧鱼籽
孙大宝经常吩咐他老婆烧一碗鱼籽
送给袁晓庆

我到泰州访友的这几天
我也吃到了孙大宝老婆烧的鱼籽
粒粒饱满,香甜可口

“鱼籽里加点虾米
味道就更好了。”
袁晓庆端起酒杯
与我的酒杯碰了一下
开玩笑地说

2021.3.5


《袁晓庆其人》

袁晓庆这么多年写泰州文史
把自己写得很累
我18年在仪征见到他
他说还有一篇稿子没写完
喝完酒回泰州要写

我那时听后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这次我来泰州,去他家里亲见他的生活状态
看到他写的字、画的画、做的诗
我为他惋惜
一个大才子的青壮年全消耗在文史文章中
他本来完全可以成为一个杰出小说家,或者杰出画家

他对我的说法不以为意
他说他能做好现在的事,就很好了
他爱他的家庭,爱汤泓

2021.3.5


《仓库里的文学》

北极刚认识袁晓庆的时候
还是泰州的一个中学生
而袁晓庆已上班
在泰州糖烟酒公司看管仓库

两个文学青年一见如故
北极有事没事就去仓库找袁晓庆
两个人坐在堆积如山的啤酒箱子旁谈文学
啤酒随意喝,永远喝不完

让中学生北极难忘的是
两个人喝多了
袁晓庆拎起一只啤酒瓶
像扔手榴弹,把啤酒瓶
从仓库的一头,扔到仓库另一头

2021.3.5


《植物人》

泰州画家段庆的夫人
得的是闭锁综合症

她表面上与植物人相似
但也有区别

她可以思考,眼睛可以眨
但四肢和身躯全都瘫痪

南京收藏家葛亚平
是纯粹的植物人,他身体静止,眼睛也不会眨

我有时做梦
也会梦到我成了植物人,想醒醒不来

我以为我必须从梦中醒来
我拚命挣扎,但其实我也可以不醒的

2021.3.5


《诗兴》

先是离南京远了
再又离泰州远了
我把自己抛入黑暗
去寂静的乡村里思考和写作

在老袁袁晓庆家里
我对他说过,我喜欢过福楼拜所过的生活
平时藏于乡村
有事时回到城里

近期,我不打算写诗了
虽然这有些遗憾
(泰州画家汤泓的画
我还没写进诗里)
但我已来到乡村
我看到了旷野里的农田
我诗兴全无

2021.3.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