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21年2月之三)

◎伊沙



v短诗



《美片》

她总是
在别人的葬礼之后
来到墓前
献上一束花



《印度》

一帮乡村男青年的
择偶标准:
"嫁妆越多越好
新娘子没受过教育"


《印度片》

每一个婆婆
都会对新娘撒谎说: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世界

神灵越多的地方
苦难越多


《偷听来的诗》

我爱偷听
不是新闻
刚才在电梯间
偷听到两妇对话:
"你知道那谁
皮肤为啥不好吗?"
"不知道"
"她在腾讯工作
天天加班"



《韩片》

1953年
许三观穿越到
美军占领下的
南朝鲜卖血
那是韩战
最后一年



《完美改编》

许三观卖血后
补身体的猪肝
换成了血肠
黄酒换成了烧酒
原著够好
电影亦好



《韩片》

1964年
韩国人许三观
卖了血
用卖血得来的钱
几个军用罐头
让我看着好亲切



《对话》

"看你最爱的复仇片
竟然打呵欠……"
"不是私仇没兴趣"



《意大利片》

罗马
某大学
医学院
毕业生答辩
某男生得了优
指导教师
发出如下衷告:
“想当外科医生
去伦敦
去巴黎
去美国也行
就是别留在
意大利
这里虽然很美
但是没有希望"




《意大利片》

字幕组译错了
1966年
在世界杯上
踢败意大利的
不是韩国
而是朝鲜
那一天
我还不满两个月
但是知道这事儿




挪威森林

上个世纪
六十年代
挪威森林
美丽湖畔
一群来自
世界各地的青年
在齐诵
金斯堡《嚎叫》
准确点说
是《嚎叫注释》
"屁股神圣"那部分




《对话》

"某某这回没跟着
一块丢人"
"那帮吹鼓手
看不上他
所以没拉他"



《小年寄语》

过小年了
却想说一句
不讨喜的话
十年
被《新诗典》
打捞起的诗人
是否真诚反思过
你之所以长久地
被淹水下
难道全怪别人



酒道

每次进酒吧喝酒时
都为贫穷的老酒鬼
买上一杯酒
便会有美丽的女人
为你买酒


探长

大案突发
探长
来不及
吃早餐
在出案现场
偷吃了
受害者的遗物
甜甜圈


《民风》

去小哈店寄快递
问很熟的老板
哪家快递
过年无休
他说都无休
"不过"他说
"咱也该
理解人家一下
过年期间
就别寄东西了
人家也要过年
你说对不对?"
"对!"我说
"所以我抓紧
再寄一次"



《韩片》

在一个酒吧的场景中
在四个人的交谈中
听到两个外来词
钢琴来自英语
干杯来自汉语



《谦逊》

全运会

今年将在陕西举行
我注意到吉祥物中
有羚牛
便向其专家我父亲
表示祝贺
他说:
"这有啥祝贺的"
自然科学家
人皆谦逊
如此反应很正常
不像社会科学家
那么浮夸



《今日鸟鸣》

《新诗典》
3600天上午
我去物业办公室
为地火书库买电
走在路上
群鸟夹道欢迎
鸟鸣连成一线:
"同志们好!"
"首长好!"
"同志们辛苦料!"
"为人民服务!"



《忘我》

十年以来
多少聚会
首次忘记拍合影
只是因为
我说了一晚上
李白



《巴西片》

两位少女
在海边
谈论
各自的
男友
关键词是:
球技和床技




《巴西》

大家都是混血儿
混血再混血
就没有
种族歧视了




《除夕前夕》

在乍暖还寒的街头
卖烧纸的老太太的
面孔与表情
仍然像
罗中立的《父亲》


电影

同一个
摩萨德抓捕纳粹战犯的故事
美国和以色列各拍了一版
美国拍得好
以色列拍得真


《洁癖》

把家里
日擦两遍的母亲
给儿子养成的洁癖
在其后半生彻底发作
绝不允许自己
书房的任何角落中
有一粒灰尘

空气中
有一丝异味


《我的拜年词》

面对各方拜年之美词
方知口语诗人之词穷
只会回复:
"过年好!"过好年!"
心里想的是:
康健一一远离病患
平安一一不被歹人所害
畅达一一平生之志得尝所愿



《伊朗片》

拍孩子
从龌龊的
成人世界中
退出
拍纯电影
以保住影人
最后的尊严




《德片》

在本片尾声
字幕拉上的时刻
那通常是性急的观众
站起来退场之时
伟大的结尾出现了
画面上

军用吉普中的党卫军
1945年的街道
开进今天的街道
肆意搜查路上行人




边城

二战初期
趁希特勒大举进攻苏联
苏顾此失彼
芬兰军队侵入苏联
占得一座城市
在列宁像下
他们辨认着街道的名字
果戈理街
普希金路
高尔基巷



《最重要的问题及其答案》

今天有多少人
骂当代诗和诗人?

全国总人口乘以
唐朝白丁比

不妨碍我们又一次
从初唐迈向盛唐



《芬兰片》

在苏军打来之前
阵地上
老兵叮嘱新兵:
"把糖吃了!
别舍不得!"




《新加坡片》

中学生
讲华语
不爱中文课
爱中文老师



《泰国》

在每个风平浪静的海域
都有暗流涌动
在每个没心没肺的国度
都有一颗良心



《美片》

女主缺钱
便在梦中
呼喊"钱!"
导演如此耿直
可以不看了


《什么玩意》

小区里
棋桌边
一棋叟
对另一棋叟
怒目圆睁道:
"哎呀,我让着你呢
我年轻时候
赢过省队教练!"

让途经的我
联想起网上所有骂诗者的
晚年




《法片》

如今
硬汉的标准
都被统一定在
能否给自己
动手术
在没有麻药的
条件下



《乍暖还寒》

喜鹃、乌鸦、天空
围棋盘上宇宙流




《韩片》

每次看韩片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