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下旬诗作

◎巴枣



取舍

本来昨天就决定好
今晚要留在父母家
照护父亲起夜
想到得知二姨子
查出卵巢癌晚期
妻子情绪不好
需要人安抚
便改了主意
于是
晚上送父亲
上床躺下后
母亲让我走时
便顺着台阶下
吭都没吭
径直出了门

2021/02/21


母亲的发现

幺姨奶奶
30岁守寡
二姨表婶
36岁守寡
表婶儿媳
33岁守寡
“三代寡妇
换谁
走在人面前
都难抬起头”
这事儿
不是母亲说
还真没想到

2021/02/21


打铁

把3个月大的外孙
拿着一个木锤
敲打另一个的
一段视频
拿给已痴呆的
父亲看
我说
“这是您重孙子”
父亲呵呵一笑
“好奇怪啊
这么大点的孩子
就知道打铁呢”
父亲17岁学打铁
一直打到快70岁

2021/02/21


鸽子

跟母亲聊天
说到二姨子
担心透露
她病情
家人知道后
让妻子不高兴
话到嘴边
又收住了
现在
我心中仿佛
飞进一只鸽子
再也飞不出去
在不停地撞击
心房的窗玻璃

2021/02/21


嗑瓜子

妻子买的瓜子
好不容易嗑完了
弟妹又拿出一袋
送到父母这边
说是给我嗑
母亲说
她们以为
还跟从前样
需要嗑瓜子
打发时间咯
现在的人
不是打麻将
就是玩手机
哪儿有时间
顾得上
嗑瓜子哟

2021/02/21


问答

送父亲撒尿
半天出不来
问他有没有
(父亲痴呆
属于白问)
没想
父亲呵呵一笑
“它有点儿怕你
不敢出来”

2021/02/21


多好的父爱

男子的豪车
帮朋友娶亲回来
贴过喜字的粘胶
擦不掉
他父亲看见后
悄悄拿清洁球
帮他擦掉了
当然
引擎盖油漆
也给擦坏了

2021/02/21


起床铃声

两所学校
相隔不到
500米
起床铃声
一模一样
以致于
妻子经常误判
将那所学校的铃声
当成自己学校的
让她不爽的是
那所学校
起床时间
早20分钟

2021/02/21


代价

得知二姨子
查出卵巢癌
心里面
咯噔了下

她以前的
种种不是
瞬间一笔勾销
只是这个代价
太大了

2021/02/21


反差

外面春光正好
家里阴霾重重
这样的反差
让人越发郁闷
上次是3年前
妻子堂舅表弟
罹患脑瘤去世
这次是二姨子
刚刚查出
卵巢癌
情况很不乐观

2021/02/21


痛心

尽管我深信
人的命运
皆有定数
但得知二姨子
查出卵巢癌后
还是忍不住想
她要不是
一门心思
都搁在赚钱上
也许就能提前
察觉出
自己身体的
细小变化
早点儿医治
就不至于变成
现在这个样子

2021/02/21


路遇猫狗

从父母家出来
巷子里
突然窜出
一条半大的狗
忍不住骂了它
“狗东西
吓我一大跳”
走出一段儿
道上一只猫
见我走近
噌的一下
逃走了
心里面
不禁自问道
它会骂我吗

2021/02/21



解绳疙瘩

父亲患有痴呆症
喜欢揪衣服上扣子
或者衣襟下摆
听说解绳疙瘩
能够延缓痴呆进程
母亲特意找了条绳子
打上疙瘩
拿给父亲解
没想
父亲兴趣不大
总共也没解几次
倒是依旧热衷于
揪扣子和衣襟
几件衣服前襟
都揪破了
重新钉上的扣子
也是各种各样

2021/02/22


4个糍粑

弟妹拿出
4个糍粑
送给母亲
让她煎了吃
母亲将糍粑
搁在碗柜里
都长出
白色斑点儿了
我要拿去扔掉
母亲不让
伸手拦我时
一把没拉住
接下来
母亲在后面
一路小跑
一直追到
垃圾池跟前

2021/02/22


赴宴

酒店保安
将中年男子
挡在大门口
要求他
戴上口罩
才能进去
男子解释说
出门走得匆忙
忘了戴
附近又没药店
请他行个方便
保安说
这是硬性规定
谁也不能例外
男子大声嚷道
我还不信邪了
难道里面的人
都戴着口罩
在吃饭吗

2021/02/22


烤豆腐

外甥女
去公园玩了回来
问她玩得开心吗
“不开心”
“为啥”
“那儿的摊贩
还真把公园
当作旅游景点了
我说买3块钱烤豆腐
你猜怎么着
那人只给我6片儿
如果在其他地方
3块钱能买
一小碗”

2021/02/22


降温

今日气温
高达26°C
本不足以
开空调
无奈
我办公室向阳
一扇大窗户
收进大把大把的阳光
即便是穿件衬衣
亦如蒸桑拿
开门通风固然好
可走廊里人来人往
打搅读诗写诗
于是
史无前例地
在阳历2月
选择开空调
降温

2021/02/22


割蘑菇

天气暖和了
骑电动车的怕晒
纷纷架起雨阳篷
忽如一夜春风来
千万蘑菇竞相开
于是每天早上
我都能看到
执勤交警
手持刀子
站在路边
割蘑菇

2021/02/22


寸头

年前理发
理发师说开春气温高
给你剪个寸头吧
现在每次睡觉起来
好好的寸头
都会变成
莫西干发型
好像我这把年纪
还要追星
学贝克汉姆

2021/02/22


菩萨保佑

我知道
很多人
生活遇到不顺时
会祈求菩萨保佑
尽管之前
我不信
在女儿深度抑郁
长达12年里
我都没求过菩萨
但这一次
二姨子
查出了卵巢癌
我要替她求您
菩萨
可怜可怜她吧
在那个三口之家
她是顶梁柱
垮不得啊

2021/02/22


糊涂姐

诗人原音
推出一组
君儿诗作
在底下看到
君儿写下的寄语
里面有这么一段
“我第一次
见到原音
是在苏州
在他主办的
新世纪诗典
第二届江南诗会上
他用自己的力量
办成了一场
非常精彩的诗会”
如果我没参加
在南京举办的
第一届江南诗会
还真就信了
那次
他俩都参加了呀
哦,想起来了
早在几年前
伊沙就称君儿
为诗坛糊涂姐

2021/02/22


拉黑

在微信朋友圈
经常看到
A转发B诗作
B却无动于衷
别说谢谢了
连个赞
都不点
我想
这只能说明B
早已拉黑了A
这种事儿
真他妈扎心啊
值得庆幸的是
它没发生
在我身上
因为很早之前
我就不转他人诗作
等于抢先把自个儿
拉黑了

2021/02/22


忌讳

得知二姨子
查出卵巢癌后
妻子第一时间
转告了女儿
并叮嘱
她和女婿
这段时间
别在家庭群里
发欢乐的消息

2021/02/22


幻觉抑或灵光

把父亲搀到大门外
安顿他坐下后
我打开手机读诗
父亲突然大声喊道
“志老表
你还认得我吗
你在那儿做么事”
抬头张望
门前巷子里
连个人影儿都不见
父亲口中的志老表
是一个堂舅表叔
我很吃惊
他怎么会突然想起
这个小他20岁的表叔
父亲自从痴呆后
除记得跟他同年的
大舅表叔远性名字
其他表叔
谁也不记得
包括跟他走得近的
幺姨奶奶的大儿子
恭安表叔
他都一问三不知

2021/02/22



家庭群

家庭群里
有岳父母
有我夫妻俩
有女儿女婿
有二姨子的
一家三口
有小姨子夫妻俩
和他们大儿子
共计12人
二姨子查出卵巢癌
一直不愿告诉她儿子
和岳父母
怕他们承受不了
在我和女儿的坚持下
今儿让小姨子告诉了
二姨子儿子
并且
女儿又重新
建起一个群
只有我和妻子
女儿和小姨子
二姨子儿子
5个人

2021/02/23


妇产科的男医生

我同学的大舅哥
快60岁了
人民医院的
妇产科医生
自从2004年
医院搬迁新址后
他上班的路线
就跟我刚好相反
我们就经常相遇
10多年如一日
他总骑着一辆
粉红色电动车
旧的扔了
买了辆新的
依旧是粉红色

2021/02/23


礼让

同事小李
看我走向洗手间
赶紧止住脚步
让我先上
这让我一下想起
有次在酒店吃饭
如厕的人很多
他一个侧身
就抢在一个老哥前面
麻利挤进了隔间
出来时
看我在跟前
又把位子
留给了我

2021/02/23


株连

绿灯亮起
车子刚发动起来
斜地里突然冲出
一老一少两个女人
可把一把手气坏了
“对这样不文明的人
就该跟古代那样
采取株连措施
除对她们
进行罚款
甚至拘留外
还得
对她们亲戚车
采取限行措施
逮着一次
限行一个月
让她们亲戚
都来骂她们”

2021/02/23


老年人的力量

一辆白色小车
停在巷子中央
一个中年人
走出车来
从旁边支巷里
迎出三个老头
和一个老太太
把他们
一个一个地
扶进车里去
在那辆小车前后
停下来等候的
10几台车
都很有耐心
没有一台车
按喇叭
坐车上的一把手说
这就是老年人的力量
换成年轻人
结对镇不住
肯定早就吵起来了
说不定还要动手

2021/02/23


鱼贩子杀鱼

菜市场买菜
看到鱼贩子杀鱼
他先把鱼扶成
趴着的姿势
用左手摁住
右手抡起
除鳞的刷子
照着鱼后脑勺
使劲儿敲打了下
那条6斤多的草鱼
便毙命了
买鱼人夸他
“你真厉害啊
一下就结果了它”
“人跟鱼也一样
如果摔到后脑壳
基本上就没命了”

2021/02/23


白教授

下村填写
贫困户帮扶手册
驻村工作队员
提醒我们
“不会填的
别瞎填
正好今天白教授在
有什么不清楚的
可以请教他”
我以为这个教授称呼
就是开玩笑而已
他真正的职务
是镇党委宣传委员
没想
工作队员一本正经说
“白教授货真价实
对扶贫政策
那是一口清
没有他不知道的
只要是他做出的报表
无论那个级别的检查
都没出过问题”

2021/02/23


线人

每天蹲在酒馆附近
观察里面出来的人
上了哪辆车
然后
把信息报送出去
查酒驾有任务
一个人每月
至少要逮8起
当然
谁也不会超额完成
哪怕多逮1起

2021/02/23


气球

前面小车的
副驾车窗
留着
几厘米的缝儿
一只红色气球
飘在外面
走了会儿
忽然发现
那只气球
贴近窗缝儿
然后慢慢萎缩
被收进了车里
我不解的是
里面的人
为什么
不把车窗
落下一些
直接把气球
拿进去

2021/02/23


最后3分钟

扶贫脱困工作
明儿要接受
最后一次交叉检查
一把手带着大家
今儿下乡入户
填写扶贫手册
一路上
大家情绪高涨
仿佛
一场足球比赛
临近终场时间
已经胜利在望
大家彼此提醒
千万不能掉链子
跟中国足球队样
动不动就出现
黑色3分钟

2021/02/23


回家过春节

从东北返乡前
他跟村委会主任
反复询问
家里防疫政策
确认无误后
带着核酸检测结果
买了机票飞回来
没想
就在他落地前
防疫政策变了
一走出机场
就被带往隔离点
里面的生活待遇
倒也不错
管吃管喝
还有电视看
只是14天隔离期
还没满
他的春节假期
已经耗完了

2021/02/23


进京

妻子打算去北京
看望在协和医院
治病的二姨子
被告知
3月15日前
从国内低风险地区进京人员
须持抵京前7日内的
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妻子问我
“为什么
截止时间
是3月15日
春运截止日期吗”
“否”
“那是什么”
“两会结束时间”

2021/02/23



冻龄女神

某女星50多岁
晒出的照片
还跟大姑娘样
一派网友留言
“冻龄女神”
另一派不服
“是不是冻龄
找个雄男
去睡一夜
便知道”

2021/02/24


邻居儿子

中午饭桌上
我跟妻子说
每次回来
楼下的狗狗
听到我脚步
总会叫上几声
好像打招呼样
完全不像邻居
就算对面撞上
他都不开口
除非我张嘴
妻子笑着说
“你是说他不行
但养了个好儿子吗
可惜哟
这不是他的种”

2021/02/24




一档法制节目
在播放小偷
作案得手的录像
小妹看得来气了
“把这些小偷
全都抓起来
一个个杀绝
世界就太平了”
母亲呵呵一笑
“这世上
哪儿有不长
稗草的田呢”

2021/02/24


水果种子

在自家花盆里
我曾经埋下过
各种各样的
水果种子
希望它们
能够长出来
哦,这些种子
多像我儿时的
一个个理想呀
可它们最终
都没能冒芽

2021/02/24


我的两条腿呢

前方红灯
没车通过
行人一个
接一个
走上斑马线
到了马路另一边
我跟个傻子似的
钉在那儿
一动不动
猛地想起
小时候
到生产队稻田
割红花草喂猪
别人都跑走了
只有我被抓到
扣掉母亲一天工分
回家被母亲会呵斥
“你没长腿啊”

2021/02/24


红豆

一只麻雀
站在窗外电缆线上
跟室内的我对视着
它突然打了个哈欠
哦,它嘴里
含着颗红豆呢
我手情不自禁
往外伸了下
想要摘下它

2021/02/24


消息框

正在读诗
电脑右下角
突然跑出个消息框
“无法安装更新
选择此消息
可进行修复”
没理他
很快
他自个儿
觉得没趣
转身离开
像女儿小时候
找她妈去了

2021/02/24


开会

主席台上
作报告的人说
“在选人用人方面
要选用能廉洁自律
守得住清贫
耐得住寂寞
经得住考验
能时刻严格
要求自己的
好干部
事业需要什么人
就配什么人
岗位缺什么人
就补充什么人
要把最合适的干部
用到合适的岗位上”
心说
这说的不就是我吗
论专业论品行论能力
整个单位无出我右者
瞬间又想到
混到如今
还是个副科
而且还是靠边站那种
便再也听不下去了

2021/02/24


从现在开始培养共产主义接班人

这是妻子
拿给我看的
女婿在2月22日
编发的朋友圈
还有两张图片
是他抱着外孙
在翻阅美国人
斯图尔特•施拉姆
著述的《maozedong》
一张是外孙抚摸书封面
一张是外孙在看第四章
《中国共产党的创立》
我的小外孙
才3个月零8天

2021/02/24


外星人

会议开始前
主持人要求大家
全都把口罩戴上
坐我旁边的老项
从兜里掏出个
一次性口罩
兜在嘴巴上
起初以为
他没留意
后来见他取下
喝完水后重戴
特意辨认后
仍然上下戴颠倒了
另一个同事老李
跟他打趣道
“伙计
你打外星球来的吗
咋连口罩
都不会戴啊”
“不是这样吗
软的在上面
有硬条的在下面
我一直都这么戴”

2021/02/24


添水

办公室小陈
拎着暖水壶
来到跟前添水
看她将壶嘴儿
搁在我杯口上
当着大家面儿
不好说什么
她再来添水时
只好示意不要

2021/02/24


护身符

新春头上
在北郊大转盘
一辆深灰色轿车
连超几辆车
眨眼工夫
便不见了

我刚才注意到
它前面引擎盖上
贴着张红色签子
“出入平安”

2021/02/24



相信奇迹

陪父亲坐着
闲着无事
问他冷不冷
他呵呵一笑
“我有衣服
怎么会冷呢”
父亲痴呆两年了
早已是谁都不认识
能答出这样的话来
让我心里为之一振
父亲的病
会不会
突然某一天
就好了呢

2021/02/25


上班路上

迎面走来个
漂亮女人
可惜
被香水毁了

2021/02/25


泡沫箱

骑自行车
见路面上
躺着个
泡沫箱
抡起右腿
我操
一脚下去
踢呲了

仔细想来
已10多年
没碰球了

2021/02/25


房租

为方便二姨子
在北京看病
小姨子
计划在她家附近
租套一居室
我说
“这主意好
房租我们分担”
“不用
钱我没问题”
“你也不容易
别硬撑着”
“好的”
妻子正在赶往
北京的火车上
赶紧把这事儿
跟她汇报
知道她节俭惯了
末了又补上一句
“只当我
吃喝玩了的”
哎哟喂
说妻子节俭
我也不输她呀

2021/02/25



快速反应

见小姨子
在家庭群里
连发3张二姨子
躺着养病的照片
我赶紧开私窗
问小姨子
“二小姐病情
告诉爹妈了呀”
小姨子把照片
全部撤完后
才回我话
“爹妈知道
肯定受不了”

2021/02/25


决战

舅妈去世
吊唁出来
想到父亲
已经6天
没排大便
心里放不下
反正请假出来
决定回家一趟
将父亲扶进厕所
陪他蹲了10分钟
见毫无效果
戴上手套抠
依然不行
给父亲挤完开塞露
又用手堵住他肛门
然后让他再蹲
这次终于奏效
母亲笑着说
“现在好了
至少又可以
管上3天”
那感觉
仿佛
刚刚一次决战
打出了
30年和平

2021/02/25


刀子话

舅妈过世
前去吊唁
表姐妹们跟我说
“听说你要辞职
回家照顾姑父
那以后的工资
要少一大截哟”
“我现在考虑的
不是钱
而是两个老的
能够多活几年”
母亲回家
学给小妹听
小妹说
“哥哥这话
等于拿刀子
在捅几个表姐
她们要是齐心
好好照顾舅妈
她肯定还能
多活几年”

2021/02/25


舅舅临终预言

听母亲说
舅舅临走前
跟舅妈说过
只要他走了
用不了一年
舅妈也得走
扳着指头
算了下
舅舅走了
刚满9个月
舅妈就去了

2021/02/25


舅妈走了

早上八点差几分
正准备换衣服出门
手机响了
拿起一看
是舅表弟电话
心里咯噔了下
指定舅妈走了
接通便得到印证

这下算是遂了
几个表姊妹的心愿啦
如果过了正月十五走
他们可能更高兴

2021/02/25


充电器

回父母家
没带充电器
用父亲定位仪充电器
代替冲了30多分钟
才冲进6%电量
仿佛
一头老黄牛拉犁
走得真慢啊

2021/02/25



父子相克

二舅表姐夫
早年找人算命
人说他这一生
注定膝下无女
只有两个儿子
其中一个
还与他相克
后来
果然得两子
但父子仨
一直太平无事
直到前年
他二儿子
生了个孙女
高兴得不行
燃放爆竹
把左眼炸瞎
到去年年底
又波及右眼
如今两只眼
都看不见了
他见谁都说
那个算命的
真厉害

2021/02/26


提醒

突然想起
前些年
妻子在北京时
曾经两次遇到小偷
便在微信上提醒她
“这几天在北京
多留意财物”
很快
她回复说
“书房写字台
左边抽屉里
我放有2500块钱
你转个地方存放吧”

我们家
也遭过两次贼
一次是1999年
一次是2007年
两次损失都不大
关键在于
我们家啊
没钱

2021/02/26


护城河

护城河水面上
泛着油光
远远看去
仿佛结了
一层冰

麻雀们知道
那不是
它们贴着水面飞过
并没有停落上面

2021/02/26


汤圆

舅妈遗体
火化回来
摆放在灵棚里
大表姐忽然说
“哟呐
今儿是元宵节
你们谁赶紧去
买袋汤圆回来
煮好后
给妈供几个”
在场的人
都夸大表姐处事明白
“你这个主意真好”
我心说
但凡你们姊妹几个
有一个人肯站出来
好好服侍舅妈
她现在
就跟你们一起
坐在饭桌上
吃着汤圆

2021/02/26


2021年的元宵节

妻子昨夜10点
抵达北京
去探望
在北京看病的二姨子
她目前暂住在小姨子家里
今儿正月十五
元宵节
仨姐妹聚在一起
本该欢乐的场景
却被医生无情的诊断
——仅有一年存活期
轰炸得
灰飞烟灭

2021/02/26


妈妈

上班路上
听到个年轻妈妈
叮嘱小女孩
“妈妈赚钱
也很辛苦
给你的钱
不能乱花”
我就想
好妈妈
也许应该是这样子的
孩子从小就要告诉他
爸爸妈妈的
工作和经济状况

2021/02/26


也算是指导意见吧

二姨子儿子
跟我电话里说
他有个初步设想
就是拿不定主意
“我妈还不知道
她最多能活一年
还想我去美国学习
我想这个学期过后
提出延学申请
先留在国内
陪我妈妈
你说行不行”
我没回答他
行与不行
只告诉他
“作为一个男人
行事要果断些
哪怕若干年后
回头看是错的
也不要后悔
正是前面的错
在成就后来的你”

2021/02/26


鸡汤

二姨子病情诊断
昨天出来了
卵巢癌晚期
扩散太很
估计也就能活一年
担心她儿子受不了
赶紧炖了碗鸡汤
端出来
“每个人都应该
活得勇敢些
睿智些
面对命运
只有不卑不亢
做自己该做的
想做的
这样才会
创造奇迹”

2021/02/26


噩耗传来时

医生给了诊断
乐观点儿
二姨子
还能活一年
女儿跟她聊完天后
开私窗跟我商量
“我觉得应该在群里
照常发些开心的事儿
比如我儿子的照片
让二姨心情
尽量好一些”
“是的
前几天
确实有点儿不妥
现在可以发些了
一个原则
发的照片
尽量往
可爱和好笑里
拍”

2021/02/26


木桶

两年里
舅舅舅妈
相继去世
倒是遂了
舅表姊妹们心愿
他们压根儿没意识到
这个大家庭
已经变成
掉了箍的木桶
马上就要散架了

2021/02/26


今年的第一声春雷

春雷从冬眠中醒来
揉了揉眼睛
打了两个哈欠
又倒头睡下了

2021/02/26


学习

单位组织学习
党办主任
见一把手
外出办事未回
让大家先等会儿
大约40分钟过后
一把手回来了
开口就问
“学习搞完没有”
党办主任赶紧回话
“还没开始呢
专门等着你”
“等我干吗
你还怕我
学得少吗
平常这会那会
哪次会议精神
我不清楚啊”

2021/02/26



那个年代

散步到郊区
发现一块
抛荒的菜地里
长满了野菜野草
哦,如果时光倒回
到40多年前
我们家的猪仔和水牛
这会儿就该能享用
丰盛的晚餐了
唉,那个年代
不光人缺吃的
畜牲们也是

2021/02/27


观诗不语

在朋友圈
看到诗人图雅
晒出油炸平菇
老实说
品相不咋的
如果搁在以往
我肯定要告诉她
下次下油锅之前
先把平菇撕成条状
然后裹上一层面糊
这样炸出的平菇
好看又好吃
现在不会了
就像诗
有各种各样写法
千万不要去干涉
他人怎么写

2021/02/27


母子俩

父亲痴呆症后
生活不能自理
需要人来照护
母亲付出最多
我也不少
天长日久
搁谁身上
都会厌战
但我发现
如果每次
我和母亲两人
同时面对父亲
都会抢着上

2021/02/27


老家村里的姑娘

10多年前
老家村子
变成了城中村
嫁出去的姑娘 
回村里索要
宅基地的
愿望落空后
纷纷在村里
购买了
村干部开发的
小产权房

2021/02/27


倒过来了

中午回父母家
父亲一见到我
就瘪着嘴
带着哭腔
跟我说
“我把人家东西
打坏了
已经赔了钱”
就像我小时候
在外面闯了祸
回家后
找他诉说
母亲告诉我
父亲没站稳
把墙壁上的
多媒体线盒
给撞瘪了

2021/02/27


禁鞭

昨儿在单位开会前
聊起禁鞭话题
我说
今年没人管似的
春节前后几天
我父母住的小区里
放鞭炮的人很多
几个同事都说
天天有警察巡逻呢
跟往年没什么区别
还说我故意抬杠
晚饭过后
去给停丧的舅妈上香
路上果然遇到
禁鞭巡逻车
没想走进小区
眼前一片火花
远处还传来
二踢脚的爆炸声

2021/02/27


猫和老鼠

元宵夜晚上
小区里几个孩子
聚在一起燃放烟花
一个中年男人
打旁边走过
突然大叫一声
“警察来了”
没想
几个孩子
咋也不咋
看他一眼继续玩
他转头冲我笑了
“现在的孩子
胆儿真肥
连警察都不怕
我们小时候
见警察
就跟老鼠
见猫一样”

2021/02/27


考研分数

突然接到女同事电话
说她孩子考研分数出来了
“急死人哟
不太理想”
“多少啊”
“366”
“不错啊”
“人家还有考380多的”
挂断电话
恍然大悟

我这情商也真够可以
人家明明在跟我玩
凡尔赛呢

2021/02/27


战利品

母亲牵着父亲
在小区转了回来
说小区的人
时不时会告诉她
外面都在传说
父亲去年
就不在了
当那些人
听说父亲还在时
一个个都很惊讶
“铁匠还在呀”
父亲打铁手艺
周围一带
也算小有名气
母亲学给我听时
流露出一脸骄傲
仿佛父亲
就是她的
一件战利品

2021/02/27


水滴筹

二姨子查出
卵巢癌晚期
医生诊断为
一年存活期
现在不流行
水滴筹吗
如果可以
我来组织发起
不需要多的
每个有爱心的人
只需要捐出你们
生命中的
一秒钟

2021/02/27


空易拉罐

马路上
一只空易拉罐
一路顺风
向前滚去
发出咯嘣咯嘣的响声
仿佛

在吹玻璃咯嘣

2021/02/27



散花

舅妈葬礼上
举行散花仪式
我等戴孝晚辈
在道师带领下
在舅妈灵堂
逆时针绕圈
仪式结束时
我瞥见
主持道师
独自一人
走进灵堂
顺时针
走了一圈

2021/02/28


老表

他们明明
是堂兄弟
彼此相称时
却口口声声
喊着老表
原因在于
挨着我坐的这个
他父亲小时候
过继到了
他姑奶奶名下

2021/02/28

对策

舅妈葬礼
参加人数太多
远远超过市里规定的
疫情期间白事简办
原则不超过3桌
大家聚在一起
商讨对策
七嘴八舌的
有人出主意说
舅表姊妹7个人
如果解释成
每人待客3桌
就可达到21桌
二舅表弟烦了
“用不着你们操心
社区来人
让我跟他们谈”
大家一听不做声了
这才想起
二舅表弟
是呆过号子的人
这事儿
有他在
完全没必要怕

2021/02/28


当了回看客

在路边等弟弟
结伴参加舅妈葬礼
看见两个女孩子
拖着旅行箱
从公交车上下来
要换乘去乡下的班车
一辆黑出租
靠近揽生意
谈了半天
最终
为10块钱
谈崩了
看着这一幕
好想掏10块钱
帮他们促成
但也仅限于
想了想
然后看着他们
悻悻然散去

2021/02/28


摆水果摊的大叔

回父母家路上
有个大叔摆的
水果摊儿
买的次数多了
人也混熟了
后来得知
他儿子们
都做生意
不差钱儿
也都很孝道
他摆个摊儿
纯属打发时间
有次
看他晚上8点多
才收摊儿
正想打招呼
他把头
埋下去了

2021/02/28


寒碜

舅妈去世
前去参加葬礼
大舅表弟见我
骑自行车赶到
半开玩笑说
“都啥年代了
还骑这破玩意儿
你看今天来的客人
谁个像你这么寒碜
趁早扔掉
去换辆
4个轮子的”
心说
也是啊
如果搁到以前
诗人吃香的年代
咱还可以
拿它出来
遮下羞

2021/02/28


区别对待

“不见了
很久的口红
突然被找到了
所以想见的人
也总会相遇”
我告诉侄女
她这句话
其实是首
不分行的
现代诗
(上面是我
帮忙分的行)
换别人
打死我
都不会说

2021/02/28


礼节

舅妈葬礼
赶上下雨
表姐妹们
送灵幡来
按照本地习俗
舅妈的侄儿辈
都得出动迎接
还得下跪
于是
几十人
穿着孝衣
有的拿着纸板
有的拿着塑料袋
仿佛一个个
捡破烂的
从小区
鱼贯而出

2021/02/28


是您呀

大街上
一个戴着口罩的老哥
跟我打招呼
没认出来
不好意思问他是谁
只得回了他一句
“啊?
是您呀
戴着口罩
猛地一下
没认出来”
走出好远
才想起这人
是家属院一个邻居
妻子退休同事老叶

2021/02/28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