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小倩(诗三首)

◎叶虻



聂小倩

我知你忌桃木 符挂 道士的剑箧
你走路畏光 避水 不敢路过铜镜
还有一些事也不必细问缘由
更况荒宅古刹 一双孤男寡女

其实你目生巧盼 颜若桃花
只是此处被一笔带过 笔者竟有忌讳
你言说你在阴间身陷囹圄
我不忍告知其实人间亦是魑魅魍魉
不过我最感兴趣的是你的还阳术
更况你还能行男女之事 有点出神入化

是夜 风雨如骤 榻边燕生鼾如喘牛
我竟不能寐 想这人间如此萧杀
植物们带着五脏六腑纷纷坠落
如一场声势浩大的空难

我再次回到那个被杜撰的院落
推开那扇被杜撰的吱呀呀响的旧门
看客们纷纷落座 有人附在我耳边轻语道
公子 我知你就是那个 信以为真的人



 
纸鬼(叙事诗)
 
她有点像我 总是失眠
她讨厌被硬塞进机器的缝隙里
还有镭射喷墨的味道 我言说
她脉相不好 偶尔心悸 舌苔有肝火
忌化学制剂 宜手工研磨 狼毫温服
她嗤地掩口笑道 你还是个蒙古大夫
 
其实她温顺 有草木的秉持
有小的的洁癖 但也识时务
一日她听到有人喊 天干物燥 小心火烛
瞬间花容失色 伏于案头 作瑟瑟状
我忙指了指电视机的荧屏 告知那是民国
但她依然心有余悸 从此我知她忌讳
 
在这之后 我们一直相安无事
直到有一天 我投出一封信笺
事后才知 她埋身于那一页纸里
朋友收到信的那日是个雨夜
一阵电话铃声将我吵醒
我正要嗔怪朋友不该三更半夜发癔病
可听筒那边只有窸窣的摩挲声
似穿堂风掀动书页 之后就没有了下文
几天后我收到朋友的回信
他说他最近  总是失眠


 
青柠
 
青柠是一个女鬼的名字
只有我知道她的来踪
她是灯影里丰盈的魅影
素手秉烛达旦的佳人
 
如果幻像过于恍惚
她可能超越一种存在
如果认知过于清晰
她又无法抵达
她的脚步低于松榛的飘落
她蹑足而过的庭院
在我书房的右侧
而我的门虚掩 窗半开
 
如果此刻我在她目光的涵虚里
我可以为她拓一篇金石
告诉她尘间无所眷恋 也无需返还
她轻蹙峨眉 低吟道
公子定是忘了前世
画舫外 桂桥东
我轻启珠帘的那一刻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