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刘海燕

◎心地荒凉



张林兄,有时间的话,我很愿意请你再喝一杯


2020年4月1日
张林在微信里
教我如何翻墙
看国外黄网
教我如何下载
快连VPN
如何付费
教了我半天
我才找到感觉
我说感谢兄弟
我终于可以
无限制地看
世界各地男女
搞那个事情了
2021.3.1
 

最漂亮的一个姑娘


2020年5月17日
晚上8点10分
我在微信里问她
在家干吗呢
她说带孩子啊
我问孩子多大了
她说一周十个月
我说快上幼儿园了
她说最早也要明年
之前她在我所在的
餐厅物业上班
是我眼中物业
最漂亮的一个姑娘
2021.3.1
 

刘海燕


有个叫刘海燕的
也忘记是在哪个
群里加的她了
去年5月18号
我撩过她一次
我说看你朋友圈
只看你玉照
漂亮啊
她说怎么?
您是摄影师
我说不是,诗人
她说哦,哈哈
那么我会成为
诗词里的主人翁?
我说想必是必然
你在北京啊
她说是的
2021.3.1
 

勇哥


勇哥在搞通风管道
以及厨房设备生意
有一次
我在淘宝买了一台
山东人制造的
海鲜蒸柜
叫勇哥过去帮我安装
勇哥穿着昂贵的西裤
三下五除二就帮我
安装好了
我想留他吃饭
他说饭我没空吃
回头你帮我买条
裤子即可
转眼又过去了
差不多一年时间
勇哥没来吃饭
我也没给他
买裤子
2021.3.1
 

雄霸天下


叫叫喳喳的
我不喜欢他
吃完还要把我的杯子
拿走
拿走一个还不行
还要拿走三个
即便我同意他
拿走三个
我都怀疑他拿走的
远远不止三个
我怀疑他之前
也偷偷拿走过
我的杯子
至于他总共拿走了
多少我的杯子
我想这辈子也只有
他自己知道了
2021.3.1
 

平安


回头想想有些后悔
我把大把美好时光
都用在了撩妹上
而且我还是那种
撩一下这个扭头
就去撩下一个的主儿
我撩妹不是为了操妹
就是为了跟妹聊两句
比如这个叫平安的
我说你是平安公司的啊美女
她赶紧用语音回复我说
你好,我不是平安公司的
我的名字就叫平安
我说哇声音好好听
平安没再答理我
我也没再答理平安
2021.3.1
 

投资


有一些客人
加了我微信后
试图向我推荐
各种商场旺铺
有的想让我去房山
有的想让我去石景山
我心说搞不好你们
他妈的就会把我
送去八宝山
还有的想跟我合股
开湘菜馆
我通常会告诉他们
我这边有一大堆股东
我自己说了也不算
他们一般都会
进一步地怂恿我去
现场调研一下
消费人群以及
周边配套设施等
被逼急了我干脆
就直接不回信息了
其实我想对他们说的是
别说老子没钱去搞投资
即便是有钱我也不会
再去瞎搞什么投资
接下来我最想投资的
就是一座荒山
一栋小别墅
一个小娘子
对其他啥都
没兴趣了
2021.3.1
 

海子


杨哥在2019年3月26日那天
发了一个链接给我
“1989,一个叫海子的人决定去死”
说致敬诗者
我说他死得其所
名垂青史
以后我死了可能没有一个人知道
杨哥说海子是我高中英语老师的同桌
是我们老家人
他上学太早了
考上的大学也太好了
这少年小小的躯体
并没有太多的养分
却承担了太多的才华
我说有些人来到世上
是要完成某种使命的
而绝大多数人只是为了
来凑一下热闹而已
2021.3.1
 

石磊


美女
我知道石磊
只是你的小名
你大名其实叫
石沉大海
2021.3.1
 

徐长庆


我有个朋友叫徐长庆
还是徐常庆
搞不清楚
到底是哪个chang
那就权且写作长短的长
说回我这个朋友徐长庆
徐长庆呢,他是个卖车的
在北京各种豪车4S店之间
多年来各种跳槽
卖过宝马奔驰奥迪
最近我看他又在卖
劳斯莱斯和宾利
我想说的是
不管他卖啥
都不能改变他一直
都是一个穷逼的命运
2019年9月20日
他邀请我去亦庄
便宜坊科创店
参加他的新婚晚宴
我说我在河北,回不去
他说行,你人不到
礼到就行
我说不随礼
他说要脸不
友尽
我说实在没空
回头见面补上
他说发红包
滚犊子
见你一面
比见习近平都费劲
想了一下我将红包
压缩到了最小单位
发了100元给他
我说最近买卖不好
欠了一屁股债
一点心意。兄弟
千万不要嫌少
恭祝新婚性福
2021.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